仵作日常目录

书房女尸(十四)

  杜思回到书房,将毛益一干人置于脑后,他一路走走问问,在一众女眷指示下,来到平日服侍秦氏的贴身婢女住处。
  
  于此处,他得到消息,秦氏虽每日亲自换香,但香烛却由其他婢女代为管理,杜思找到那名婢女,她将秦氏死亡那日梳理香烛的原景叙述几番。
  
  “一炷香共计半个时辰,我们通常将三天的量一并于最后一日子正前交给夫人,那日正好是三天里的第二天,夫人死后,我再去看那香烛,仅剩四十四根了。”
  
  换句话说,秦氏那晚燃了共有四根香烛,由此推之,她的死亡时间应为寅正以后,换算成现代时间,正是夜里四点。
  
  而莺儿声称自己寅正三刻去书房给秦氏送茶,杜思当即怀疑,那时的秦氏可能已经死亡,但现在于庄府得到的证词,又将箭头指向庄慧。
  
  杜思坐在一处石板上,静静回想每人所说的证词。
  
  先是牢中的三位仆役,郑秋等人当晚受秦氏命令来到书房,因与秦氏皆有过节,成为此案作案动机最大的三人。
  
  郑秋子初进入书房,子正二刻离去,力哥丑时二刻进入书房,半个时辰后离开、也就是丑正二刻离去,最后,莺儿声称寅时三刻来书房送茶,那时还下着雨,没停留多久便回去了;打更人却言寅时确实下着雨,可到二刻便停了。
  
  庄府住在后门的小四又道,寅时见到庄慧从后门匆忙奔走,而根据管理香烛的婢女所言,秦氏死亡应在寅正以后…
  
  这些人的活动时间都在寅时前,最晚也在寅时三刻,比寅正早了一刻。
  
  杜思叹气,从衣袍里取出那截带血香烛。
  
  他无论如何想,都想不通秦氏的死亡时间,这截带血香烛又是何意?最后那柱香明明已全部燃尽,怎么会多出这一截香烛呢?
  
  难道是秦氏刻意留下的线索…
  
  不可能,杜思亲眼所见,秦氏尸体下的血液痕迹分布自然,毫无拖拽奔走的迹象,换而言之,当秦氏遭遇背后重击,便已身亡。
  
  杜思望着那截香烛,陷入思绪不能自拔,直至太阳照到头顶上方,他才惊觉时日,起身,腿却麻的走不动路。
  
  毛益等人早已离去,杜思舒出一口气,才走向后门小四的住处。
  
  “咦,你怎么还在这儿?没人叫你离开么?”小四见他很是惊讶,衙门那班人已经走了,漏了杜思还留在庄府,竟无人驱赶。
  
  当小四打量几番杜思面相后,就释然了。
  
  “你定是到那群女人堆里了,我说怎么没有赶你走…”小四小声嘟囔着。
  
  “这些私事无碍,我来是为秦氏一案。”杜思严肃道,“秦氏遇害那晚,你见到庄慧从后门离去,当夜月不明,你如何确定那就是庄慧呢?”
  
  见杜思这副模样,小四敛起痞气,不自觉老实说,“你也看见了,我房里有一扇窗,我每日无事就喜欢踩在板凳上看风景,那晚恰好打更人路过,我醒了却又睡不着,便踩在凳上朝窗外看,谁知、却看见了一道人影。”
  
  杜思点点头,小四见状接着道。
  
  “那人手里捧着包袱,行色匆匆,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野兽在追他似的,起初,我以为那是个小小窃贼,可那人突然搬了一跤,包袱散落一地,白花花的银子掉出来,他伸手去拾遗落的银两时,我望到那人手上戴着猫眼一般大的金扳指,这才确定、他就是庄老爷了。”
  
  “为何我却听说庄慧那一夜都待在长乐坊,没有出去?”杜思疑惑道。
  
  “诶,你不知道么?”小四突然凑近杜思,开始八卦道,“那里地方的人只认钱、不认理,庄老爷常去那家赌坊赌钱,哪儿的人当然会帮他了,依我看、庄老爷怕不是去了二房那里,夫人管的严,性子又泼辣刁蛮,谁能受的了她。”
  
  小四做出一副难以忍受的滑稽模样,杜思不禁轻笑道,“你知道的还挺多。”
  
  “这倒也没什么,平日里事情少、闲得慌。”小四笑着摸摸头,他似是想到什么,又担忧道,“那个…被关进牢的三人现在怎样?知县大人何时放他们出来?”
  
  杜思一顿,复笑道,“怎么,你担心他们?”
  
  “他们对我都挺好,这些日不见,有些想他们了。”小四的眼清澈明朗,十分通透。
  
  “想不到,人人口中凶狠如夜叉的秦氏手底下还有一群这样通人情的仆役、世事果真难测。”杜思感叹道。
  
  “其实秦夫人也没有他们说的那般不堪。”小四突然辩驳,对杜思词话似有不满,“夫人虽刁蛮刻薄、极不讲理,却养活了一府的人,老爷常常逗留长乐坊,极少同夫人相处,夫人无事便在书房处理账务,通宵乃家常便饭,这样狠下心对自己,我心服口服。”
  
  杜思闻言,不禁心生感慨,人言可畏,如是他便也跟着信了传闻,实在有失偏颇。
  
  “你是衙门那里的人,一定知晓知县大人何时会将力哥等人放归庄府。”小四抓住杜思的袖子,睁着亮晶晶的眼望着他,“能告诉知县大人早些放他们回来吗?我可等着跟他们一起吃饺子,莺儿姐姐包的饺子最好吃了!”
  
  杜思不语,望向小四的眼极为温柔,“他们会回来的。”
  
  “我可等你这句话了。”小四笑的眉眼弯弯,转身便要走。
  
  杜思叫住他,又问了一些关于崔胜勇的事。
  
  崔胜勇非本地人,他无妻无子,据闻亲人死于一场大火,家产也被烧得一干二净,这才来到邺城谋求出路。
  
  此人风评不是一般的好,几近见过他的人没有不说他好的,杜思与他初见时,印象也极为不错。
  
  杜思又等了一阵,直到仆役匆忙起来,他才来到前院,顺着仆役来往最多的路,杜思很快便找到庄慧,他正与一名娇滴滴的女子调情,两人你侬我侬、好不快乐。
  
  杜思赫然从拐角走出,幽幽道。
  
  “庄老爷,今日心情不错啊。”
  
  “你是何人?我怎么没见过你?”庄慧连忙推开女子整理衣束,一边指示下人,“谁放他进来的?来人,快把他带出去!”
  
  “贵人多忘事,老爷,你不记得我了?”杜思凑近道。
  
  庄慧细细打量一番,突然想起来了。
  
  “是你?你不是秦婆娘的下人吗…”庄慧思索片刻,很快反应过来,“不对,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你是何人?为何要骗我!”
  
  这一通言语并没有吓住杜思,他稍稍一想,便想出一个完美的措辞。
  
  “老爷,今日县丞大人来了…您说我是哪儿的人?”杜思笑道。
  
  “县丞?”庄慧疑惑不解,一边小厮上前耳语,他的脸犹如云一般变来变去,最终挤出一个笑脸,“对不住了,我先前不知你是哪儿的人。”
  
  杜思一言不发,笑得高深莫测。
  
  “宋知县近日可好,需要我上门问候吗?”庄慧问道。
  
  “知县大人好极了,勿需你操心。”杜思又俯下身对庄慧补充道,“你那晚寅时回去,怎么没与大人说清楚了”
  
  “这、这…”庄慧说不出话,额边汗水遍布,十分紧张。
  
  “你那时干什么去了?”杜思厉声问道,颇有几分架子。
  
  庄慧打了一个哆嗦,左盼右股、将所有人都呼走,“我那晚本于长乐坊游逛,可运气不好,输了许多钱,寅时回家拿钱,只是如此!”
  
  杜思没有回应,只是瞧着他不做声。
  
  “这是真的,小人哪儿敢骗人,这与秦氏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死时我可不在!”
  
  杜思心中一惊,面上却丝毫不露。
  
  提起人命,庄慧匆忙闭上嘴,又塞给杜思许多银票,将他打发走;可他不知,自己却又被杜思骗了第二回。
  
  庄府外,杜思心中百味陈杂,他望望手里的银票,马上便为它们安置了一个好去处。
  
  “诶呦,您又来了。”衙门看守牢狱的老头笑眯眯的接过银票。
  
  “快进去吧,半柱香的时间。”
  
  牢门大开,狱内阴冷的地板上倾泻下几丝阳光,无数双窥探目光投来,杜思头也不回、直直走进牢房,大门很快便再次关合,堵住所有人的念想,也堵上杜思唯一退路。
仵作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