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之凤鸾目录

帝皇之怒

  本是一时兴起出宫,凤鸾虽不见得对新月有多关心,但是她生性淡薄,对于不喜的人通常只是无视,只要对方没有犯了她的忌讳,她也不会多此一举去做些什么,因此即便之前新月惹得她很不悦,她也只是将新月送进了将军府,让满洲八旗都知道新月格格不过是个没有依靠又不得喜爱的格格,当然,这在新月看来更是一种善良的成全。
  
  早在街上看到新月跟努达海的情形,凤鸾就知道这两人行事确实荒唐,但是她没有想到偌大一个将军府,除了当家夫人雁姬之外的主子们,竟全都是一些无脑之辈,在格格守孝之际就给她大肆庆祝生日不说,还说了那般大逆不道的贺词。若是传扬了出去,一是新月格格不忠不孝;二是他他拉家居心不良;三便是对皇帝,对皇家不敬,每一桩算起来都是足以让皇帝发火的罪名。
  
  只是可怜了雁姬。
  
  想起那名端庄娴雅的女子,凤鸾无声地叹了一口,眼里划过一丝惋惜。
  
  那女子跟皇额娘有点像,不是长相,而是个性,都是看起来高贵优雅,实则对家人温柔体贴的性子。
  
  嫁给他他拉·努达海那种莽夫真是糟蹋了。
  
  那种人根本配不上雁姬。
  
  还有他他拉家那两个孩子……
  
  他他拉·骥远跟他他拉·络琳……
  
  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都是被雁姬保护得太好了,单纯天真,只凭着一腔热情就鲁莽行事,根本不懂得事情的严重性。
  
  跟皇额娘对自己的儿女的态度也是一模一样……
  
  她记得,小时候皇额娘也是这样子,一心一意宠着她,护着她,把所有阴暗的东西都藏得深深的,不敢让她发现……如果不是她生来带有记忆,恐怕会在皇额娘的教导下变成一个单纯透彻犹如水晶一般的孩子。
  
  可是,在这宫里,单纯善良的孩子是活不下去的。
  
  养在温室里的花朵离开了温室,便无法适应大自然的暴风雨。
  
  唯有让它一开始就于暴风雨中成长,才是对它最好的选择。
  
  雁姬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未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不舍得罢了。
  
  就像皇额娘一样。
  
  真是的,雁姬那么聪慧的女子,她都不忍心看着她被无辜牵连了。
  
  那件事,恐怕最无辜的就是雁姬了。
  
  但是……他他拉将军府所犯下的罪,不可以不追究。
  
  垂下眼帘,凤鸾轻声唤道:“乌图。”
  
  “殿下。”身后一名侍卫上前一步,弯下腰身静听凤鸾的吩咐。
  
  “你去禀报皇阿玛的时候,记得跟皇阿玛说,我挺喜欢雁姬的。”
  
  “奴才遵命。”
  
  “去吧。”
  
  “是,殿下。”
  
  雁姬,我能替你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她毕竟是爱新觉罗·凤鸾,是爱新觉罗家的公主,是皇阿玛的女儿,给皇阿玛一句话,希望他手下留情便也是了,多的,她却是不会再做了。
  
  毕竟,再欣赏雁姬,对方于她也不过是个初次见面的女子而已。
  
  踏进坤宁宫,对上主位上女子投来的温柔眼神,眉眼之间满是属于母亲的宽容慈爱,凤鸾微微笑了:“皇额娘,我回来了。”
  
  -------------------
  
  且不说坤宁宫这边母女相聚一片和乐融融温馨无限的景象,单说养心殿这边,听到今年天跟着凤鸾出门的侍卫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禀报了在将军府的所见所闻,皇帝的脸色成功地完成了从一开始的晴朗无云到如今的乌云密布风雨欲来的转变。
  
  俊朗的面容阴沉沉的,帝皇那双深邃的凤眸宛如深渊一般幽深莫测,沉淀着惊人的怒火,周身散发着令人忍不住心生战栗的冷厉,那是属于帝皇的愤怒,仿佛要将一切敢于触犯他的生物焚烧殆尽。
  
  他错了……
  
  真的是他错了……
  
  他单知道他他拉·努达海不着调,但是他真的不知道他他拉·努达海能不着调这种地步。
  
  他知道新月那女人不安分,但是他不知道新月竟是不安分到这种地步。
  
  虽然他本来就有处置这两人的意思,不过是碍着还不是时候所以暂且容忍一下,没想到他二人竟然暗度陈仓,直接在将军府里便有了私情。
  
  万寿无疆?
  
  好一个努达海,好一个新月格格,好一个‘担心格格’,好一个‘情不自禁’!
  
  天底下的人都跟他们一样只要情不自禁就能胡作非为,那还要律法还要道德做什么?!
  
  “来人,传旨,他他拉·努达海大逆不道,触犯君威,教子无方,念其荆州一役有功在先,故革除其将军之职,永不录用以示惩戒。”他他拉·努达海是他他拉家的顶梁柱,他他拉·骥远虽然年纪不小却没有任何功名在身,他他拉·络琳就更不用提了,所以要处置他们很简单,直接将他他拉·努达海的职位什么的全都撤了,让他回家赋闲就行了。有的时候,杀了一个人并不是惩罚他最好的方法,须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生不如死’,若要一个人得到惩戒,便要让他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若是死了,才是真的一了百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那么报复也就全然没了意义。
  
  “他他拉·骥远,他他拉·络琳,同样触犯君威,念在年龄尚幼,故杖责三十以示惩戒。”不过两个不懂事的小鬼,那大逆不道的贺词是他他拉·努达海想出来的,跟他们也没多大关系,说到底,也不过是被他们愚蠢的阿玛连累了而已。
  
  至于努达海的夫人……
  
  “鸾儿很喜欢雁姬夫人?”
  
  “殿下对雁姬夫人,似乎颇有好感。”
  
  “哦?”皇帝来了兴趣,他那个宝贝女儿,外表看着冷淡,性子确实也挺冷淡,不过对着家人会温和亲近许多,初次见面若想要得到鸾儿的好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们觉得雁姬夫人如何?”
  
  “依奴才愚见,雁姬夫人,性子行事似乎都有些肖似皇后娘娘。”
  
  原来是这么回事。
  
  陛下悟了。
  
  他说怎么鸾儿才见了人家一面就心软地帮人家说话呢,原来是雁姬刚好戳中了鸾儿的软肋吗?
  
  牵涉到皇后,十分宠爱自家宝贝女儿的陛下很理解地点点头,鸾儿到底有多恋母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毕竟,一直到现在为止,在女儿心里只能跟皇后排在同一个位置却始终没办法成为第一位的这个事实,已经让皇帝陛下怨念了很久了。
  
  鸾儿,阿玛才是最疼你的你要看清楚啊!
  
  角落里的高公公看见皇上一脸的怨念,低头无语地捂住脸,皇上又在怨念了……您说公主殿下又不是不尊敬爱戴您您至于每次说到皇后就这么怨念活像空闺寂寞的怨妇么……太丢份了真的……
  
  这货真的是皇上么……
  
  跪在下面的侍卫偶然间一瞟,立马把头垂了下去。
  
  那个周身都飘着怨念的货绝壁不是英明神武的皇上啊嗷嗷嗷!
  
  不是皇上被掉包了就是他出现幻觉了!
  
  “皇上?”
  
  “咳咳,”回过神的皇帝陛下干咳一声,“那个,既然鸾儿那么喜欢雁姬夫人,那朕就放她一马好了,横竖,照你的说法,雁姬夫人也确实是个聪明的。”不过是运气不好,嫁了个脑残,又生了两个小脑残罢了……被连累了的雁姬还真的是很无辜……
  
  杂家就知道。
  
  高公公一脸‘杂家早就预料到了’的淡定。
  
  所谓皇帝的原则那种玩意,自从公主殿下用着软软糯糯的嗓音叫着‘皇阿玛’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浮云了……这货的女控已经到了晚期了没救了……面对公主殿下,皇上的下限在不断地刷新,再这么发展下去,就算哪天陛下拿着玉玺来哄公主殿下开心公公他也不会有一丝丝的惊讶的……
  
  “行了,没事的话就下去吧,继续保护好鸾儿,不得让公主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奴才遵旨。”
  
  等到侍卫退下,皇帝坐在金黄色的皇座上,静默了一会,薄唇勾起一个优美却分外冰冷的微笑,令人不寒而栗。
  
  “他他拉·努达海……新月格格……呵!”
  
  ---------------------
  
  圣旨下到他他拉将军府。
  
  原本还提心吊胆生怕皇帝一怒之下颁下什么抄家灭门的圣旨的他他拉将军府众人安心了,除了一开始就认清了现实的雁姬和一心将希望放在努达海身上的老夫人。
  
  犯下那等大逆不道的罪名,却只是努达海被掠去了职位,不用抄家灭门是很好,可是后面那一句‘永不录用’却让老夫人当即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那么晕厥了过去。
  
  饶是如此,年事已高的老夫人也是受了不轻的刺激,连站都站不稳了。
  
  真是造孽啊!
  
  老夫人一脸悔不当初。
  
  原本以为能够奉养一位格格是天大的荣耀,是皇帝的恩典,毕竟,他他拉家是奴,而新月格格却是主子,端亲王府虽然没了,但是可以继承爵位的小世子却还在,若是他们真的跟新月打好了关系,日后小世子继承了爵位,势必会对他们家另眼相看。再加上新月年方十八,刚好与骥远同龄,若是格格能够下嫁,那对骥远的前途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当然,新月贵为格格,本来老夫人是不敢如此痴心妄想的。但是新月实在是不像个格格,相貌虽然美丽却太过柔弱,不像满洲女儿倒更像是汉女,性格更是柔弱,一天到晚伤春悲秋,一点架子都没有,动不动就是‘我当你们是家人’‘请不要对我下跪’‘我太惶恐了’之类的话,让老夫人完全无法对这个格格提起哪怕半分的敬意。这女人真的是格格?就是一般的小家碧玉都比她有气势。若不是她格格的身份,以她的相貌气质,那根本就是当小妾的最佳人选。
  
  身份高贵性格软弱,可以借助她的身份给骥远提供助力,也不怕她身份太高不好拿捏,还有比这更好的媳妇人选吗?至于她身子骨太柔弱不好生养的问题,到时候叫骥远多娶几个妾侍便是了。所以对于努达海对新月的热情和体贴入微的关心,骥远跟络琳对新月的友好,老夫人一直都是抱持着乐观的态度。甚至知道努达海他们偷偷打算着给新月过生日,让她能够高兴一下,即使觉得这样做不是很好,毕竟新月还在守孝,他们这么大肆庆贺新月的生辰,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被说得很难听。然而,为了拉拢新月,又想着事后好好叮嘱一番,不将消息传扬出去,老夫人也就答应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儿子看着稳重,却竟然会教导出那般大逆不道的贺词来!
  
  万寿无疆?!
  
  老夫人真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那是新月一个格格能够承受得起的吗?!你也不怕折了新月的寿!
  
  更糟糕的是,这件事竟然还被忽然前来的和鸾公主亲眼目睹了!
  
  天要绝将军府啊!
  
  那一瞬间,老夫人是真的绝望了。
  
  看着新月对和鸾公主的不敬,还有小世子对新月的冷漠,老夫人深深地后悔了。
  
  这哪是什么恩典,这分明就是一个祸害!
  
  早知如此,她决不会让新月这祸害有机会进将军府!
  
  看着丈夫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丝毫不为圣旨的惩罚所担忧,甚至只是看了一眼因为激动而站不稳只能坐下歇息的老夫人,也不关心一下被拉下去杖责的儿子女儿,就一脸急切地跑去关心眼泪汪汪一脸自责地说着‘是我连累了你们’‘是我不好’‘我罪该万死’云云的新月,雁姬心里一痛,莫大的讽刺和凉意浮上了心头。
  
  这就是她的丈夫,是她深爱了二十多年的丈夫。
  
  在这之前她觉得自己有多幸福,这一刻,她心里就有多痛。
  
  新月格格,呵!
  
  果真是个令人心生怜爱的柔弱美人啊,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一直甘心守着她一个人的努达海都动了心。
  
  可是你们知道什么叫廉耻吗?
  
  新月格格,一个还在孝期就跟一个足以当她的阿玛的男人勾勾搭搭纠缠不清的女人……
  
  努达海,新月格格的年纪跟骥远相仿,而且你明知道骥远对她有意,你跟她暗度陈仓的时候,就没有一点羞愧一点不安吗?
  
  她本以为努达海是她的良人,如今他才知道,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个对家人不忠,一个对父母不孝;一个自私自利,一个不知羞耻;当真是绝配!
  
  罢了,罢了。
  
  君既无心吾便休。
  
  既然努达海变了心,她又何苦纠缠不清?
  
  若不是因为骥远跟络琳,她必然要休弃这个负心的男人!
  
综琼瑶之凤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