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种田之吾心归处

胭脂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胭脂

  跟着岑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大壮。
  
  自从上次被牧琛打了一顿后,朱大壮消停了不少,在村子里,也没那么嚣张跋扈了。
  
  但这不是他打算改过自新,要变好了,而是他在找机会,准备一举报复回来。
  
  朱大壮因为岑乐被打的事,在村子里早已传的沸沸扬扬,不过大多是觉得朱大壮活该,幸灾乐祸的,很少去关注这件事,其实是由一个外乡人而起。
  
  陈桂红本来也没在意,可是上次因为岑乐被羞辱后,她便记了起来,后面去找了朱大壮。
  
  她心眼小,是个瑕疵必报的,牧琛是对她还有用,而且又有牧江远在,她不好下狠手段对付,可岑乐是外乡人,还是个来历不明的,想要报复回去,就简单很多。
  
  这个想法和朱大壮不谋而合,两人一合计,便准备先将岑乐解决掉。
  
  陈桂红知道岑乐在编织首饰,同时,她又偶然看见芸娘也在编织,于是她想到了一个十分歹毒的主意。
  但是要成立,她还需要更多的“证据”,于是就有了朱大壮今天的跟踪。
  
  岑乐并不知道一个陷害他的阴谋正在酝酿,买完胭脂和香膏后,又在街上转了一圈,就出了城。
  
  他已经和牧琛说过,今天要先回去。
  
  他要去一趟梅花林。
  
  梅花林的梅花依旧开得茂盛,岑乐漫步在梅林里,又小心地摘下开得最灿烂的一枝,放进布袋里,摘得差不多能够做两三盒胭脂了,便停了手。
  
  他还没有用梅花做过胭脂,先试试再说。
  
  闻着隐隐的梅花香,岑乐已经迫不及待,于是没有再继续停留,转身便朝回村的路走去。
  
  回到村子时,时间刚到晌午。
  
  岑乐脚下没停,继续往牧琛家走去,在经过小河边时,又碰上了芸娘。
  
  芸娘看见岑乐,便笑着跟岑乐打了个招呼。
  
  岑乐也朝芸娘笑了笑,然后从背后的竹篓里,拿出了一小袋玉石,递给她。
  
  芸娘看了,摆手道:“你不必分给我的,我能自己去买。”
  
  “无事,左右我自己也需要,给你带只是顺便而已。”岑乐笑了下,继续将布袋往前送了送。
  
  芸娘是一名女子,又是寡妇,太过抛头露面,只会被人说闲话,所以往往一月只会在赶集日进城一次,到底是不方便的,岑乐知道她的难处,这才总是帮她带回来。
  
  看见岑乐如此,芸娘不再推辞,她伸手接过,道了谢,又问:“这些要多少银子?”
  
  “一共是一两银子。”
  
  因为岑乐,秦明赚了不少银子,他感激岑乐,所以岑乐在铺子里买玉石时,价钱基本是半卖半送了——不论大小成色,玉石珠子都不再收钱,而玛瑙和玉佩,也只收下成本钱。
  
  闻言,芸娘从荷包里拿出了一块碎银,递给岑乐。
  
  岑乐收下后,又和芸娘说了几句,向她提了几个编织时需要注意的地方,就告辞离开了。
  
  而两人说话的这一幕,又恰好被陈桂红看在了眼里。
  
  —
  
  回到家里,岑乐随便吃了一点午饭,便拿起蒸花露用的琉璃器和一袋梅花,钻进了房间里。
  
  在正式开始做花露前,岑乐又去打了水,将琉璃器和花瓣都用清水洗了一遍。
  
  洗干净后,他就开始动手做起来。
  
  做花露时要注意的东西不少,首先便是不能有任何焦气掺杂进去,这一点在现代是非常好做到的,可在这个时候,却需要非常谨慎。
  
  岑乐想了许久,才记起一种细银碳,它本是放在熏笼里的,没有烟尘又少有气味,最为合适。
  
  往琉璃器里加入新鲜的梅花,再加入足够的清水,点起细银碳放在最下方,盖顶则用冷水煖凉,做好这些,他又取了新鲜的红梅花瓣放在一个干净的碗里,用小木棍仔细捣碾,直到浆汁溢出,便用细纱虑去渣滓,盖上静置。
  
  这时,花露也已经蒸的差不多了,岑乐拿过一个掌柜附赠的琉璃瓶装好,又将琉璃器清洗一遍,放入红梅浆汁,再倒入些许花露,又蒸馏烘干了一遍。
  
  成品出来,岑乐就用一根细竹签沾了点放在手背处,自己试了试,发现不仅颜色适当、气息芬芳,上妆效果也不错,便将出来的胭脂装进了小盒中,放在一旁等待凝固,然后做起了香膏。
  
  一旦开始做,岑乐便入迷了,一直到摘来到梅花全部用完,这才终于停下来。
  
  牧琛回来时,岑乐刚刚停下,正准备换身干净的衣服。
  
  牧琛并不知道岑乐在做什么,在门外闻到极浓的胭脂香后,他抿紧唇,直接推开了门。
  
  屋里,岑乐刚穿上里衣,但带子还没系上,听见声响,下意识转过了身,看见是牧琛,他才松了口气,又朝牧琛笑了一下。
  
  “回来了呀。”
  
  “啊……嗯。”牧琛有些呆呆的。
  
  他没料到岑乐是在换衣服,这会儿看着岑乐赤-裸的胸口,完全怔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没注意到牧琛的出神,岑乐将衣服穿好后,就拿起制好的胭脂,走到牧琛面前,笑容里带着些许兴奋,“这是我刚才试着做的花露胭脂,你觉得如何?”
  
  牧琛还没回神,他的视线虽然落在岑乐身上,可并没有看清楚岑乐在说什么。
  
  “牧琛?”
  
  “……”
  
  见牧琛仍是没理自己,只是一直盯着自己,岑乐眨了下眼睛,微微踮起脚往前凑了凑,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关心问道:“是发生什么了吗?”
  
  眼前突然出现岑乐放大的脸,又看到岑乐眼里的担心,牧琛终于回了神。
  垂下眼睛,他轻声道:“无事。”
  
  闻言,岑乐放松了下来。
  
  注视着岑乐,牧琛又回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这一瞬间,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几乎土崩瓦解,只想要伸手将人抱住,将那衣带解开,再仔细看上一看。
  
  牧琛知道不能再这样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退到迎风口处,被寒风一吹,一脑袋的胡思乱想才淡去,终于能够冷静下来。
  
  岑乐见他忽然退开,十分不解:“怎么了?”
  
  牧琛看了一眼岑乐,想了个借口:“……那里,味道太香了。”
  
  岑乐这才反应过来,房间的胭脂香味确实很重,只是因为他闻习惯了,所以没有多大感觉。
  
  “那我们去院子坐坐吧,这味道要散一散,晚些就会没了。”
  
  “好。”这正合牧琛心意意,话音落下,他就转身走了。
  
  去搬了两把椅子出来,牧琛特地和岑乐分开坐,他现在不敢太靠近岑乐,就怕会控制不住。
  
  岑乐不知牧琛的心意,看到这样,只当是自己身上还带着香,牧琛闻不习惯,因此也没放在心上,他笑盈盈的,又继续高兴地和牧琛分享起自己做出来的胭脂。
  
  牧琛虽然没见过多少胭脂,只有小的时候,在他娘房里看到过一些,可是他能看得出来,岑乐做出来的这盒,不论是从香味,还是品质来看,都是不错的。
  
  “你今日早回来,便是为了做胭脂吗?”牧琛问。
  
  岑乐点头,“编织的首饰,现在虽然还卖的火热,但再过不久,定然无法再像如今这般受欢迎,也不可能这么赚钱了,所以我想,可以改做胭脂去卖,我今日有稍微看了一下,发现但凡是香粉铺子,生意都不会太差。”
  
  “确实如此。”这一点,牧琛也同意。
  
  沉吟了会儿,岑乐忽然说道:“等攒够了银子,我想开一家胭脂铺,到时,你可愿意来帮我?”
  他又看着牧琛,一字一字地比划,“在这里,我最信任的,只有你。”
  
  看懂岑乐的意思,牧琛的神色变了变,他直直望着岑乐,眼底的情绪翻滚地厉害。
  
  被这样注视,岑乐心跳地有些快,他红了耳根,莫名觉得有些尴尬。
  
  将岑乐通红的双耳和面上的神色全部收入眼中,牧琛心里忽然一跳,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莫不是,岑乐也是喜欢他的?
  
  思及此,牧琛心中一喜,他将视线牢牢锁在岑乐身上,认真承诺:“你需要我时,我都会在。”
  
  看着牧琛的眼睛,又听着这句仿佛情话一般的承诺,岑乐心跳地更快了,双颊也变得滚烫起来,他匆忙移开视线,不敢再和牧琛对视,然后胡乱点了下头,当做回应。
  
  见状,牧琛的猜想得了一份肯定,他再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脸上露出了喜色。
  
  —
  
  岑乐这几天,有些心不在焉。
  
  他总是时不时就会想起牧琛的那句承诺,然后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起来。
  
  而且,他也不太敢直视牧琛的眼睛了,总觉得那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总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仿佛带着无尽深情,让他忍不住要沉溺其中,变得面红耳赤起来。
  
  上次觉得自己异常,躲避的人是牧琛,这一次,换成了岑乐。
  
  他开始不再和牧琛一起进城了,早上总是拖到牧琛离开才起来,晚上吃完饭,又早早回了房。
  
  牧琛自然发现了,但他并不着急。
  之前,他在还没确定自己感情,非常茫然懵懂的时候,也是这样,所以,他给岑乐时间。
  
  这些日子,岑乐虽然心里很乱,闹不懂自己在想什么,可并没忘记做胭脂,他现在每天除了编织首饰外,都在制做胭脂和香膏。
  
  一遍遍不断地重复做,希望能做到最好。
  
  岑乐现在还没准备开始卖胭脂,所以做出来的胭脂,基本都送人了,他也送了几盒给顾方游。
  
  而顾方游自己留着无用,又转赠给了芸娘。
  
  可他们都万万没想到,正是这几盒胭脂,让芸娘和岑乐,都险些丢掉性命。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