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霸全国目录

终章

  第六十一章
  终章
  
  幸村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是霞光满布的黄昏了。他安静地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身旁沉沉睡去却仍紧紧握住自己手掌的迹部,眼神慢慢,慢慢变得温暖起来,沾染了一丝人间烟火瞬间变得春光明丽。
  
  仿佛感觉到这温柔的目光,迹部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睛。
  
  “已经是晚上啦,小景。”他的声音有些干涩,不如平日那样清亮,迹部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幸村愉悦地眯起眼睛笑了笑:“该起床啦。”
  
  迹部点点头,扶着他的脸颊轻轻一吻,然后先行站起来把衣服整理好,穿上挂在衣架上的厚重外套,然后小心地扶起幸村,一把将他揽入怀中。
  
  “感觉怎么样?”迹部关切地问道。
  
  幸村靠在迹部的耳边,声音有点小小委屈:“腿发麻了。”他有点沮丧,却不知道这沮丧从何而来,明明刚刚心情还是那么愉悦,转瞬却又低落了起来,幸村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但迹部却不在意,永远那么温暖地包容着他所有的任性。
  
  房门被打开了。
  
  忍足拿着一叠文件袋走了进来,看着两人亲昵的动作也见怪不怪,只是笑着打趣道:“你们俩就不要再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吧,赶快回去吧,除了家庭聚餐我可不想在这里再见到你们了。”
  
  迹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家庭聚餐叫你这个闲杂人等干什么?”
  
  “怎么说我也是风介的干爹嘛,也算是沾亲带故了。”忍足推了推眼镜,笑得一脸欠揍,“你们家可是精市说了算,我才不管你。”
  
  迹部听罢懒得理会忍足,蹲下身拉着幸村就把他背了起来:“太晚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连声“再见”也不屑丢给忍足,只留下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就离开了。
  
  忍足看着房门眼神心疼,却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家伙这么多年脾气都没有变啊,真是被精市宠坏了。”
  
  趴在迹部背上一路被背出去的幸村觉得略有些丢脸,本想走到门口就马上下来却被迹部难得强硬地拉住:“他们爱看就看吧,本大爷一点儿都不在乎。”
  
  这一路上车水马龙,一个身材高挑长相帅气的帅哥背着另一个帅哥怎么看都引人注目,围观的路人们有的指指点点,还有的兴奋地小声尖叫,但迹部都没有放在心上,仍旧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向前走。
  
  冬日里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外套本就有些行动不便,再背上幸村怎么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迹部却显得格外轻松,脸上甚至还带了一丝笑意:“今天天气挺好的,早知道就带上风介、遥斗一起出来了。”
  
  “嗯。”幸村轻轻应了一声。
  
  话说着,天上突然开始飘起了细细密密的雪花。幸村抬起头,伸出手试图接住从天而降的雪花却只是徒劳地让它们融化在手心。他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不知为什么心情一下释然了许多,他趴在迹部的肩头轻声说道:“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两校合宿的那时候呢,深冬的轻井泽真冷啊,好可惜没有下雪。”
  
  迹部禁不住顺着幸村的话回想起来:“那时候我们才刚刚认识,我觉得幸村精市真是个神秘的人啊,我一点儿也看不透。”
  
  幸村双手环住迹部的脖颈,低声笑着。
  
  这条路好像很长很长,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
  
  幸村打起伞,黑色的雨伞遮住了两人的面容,也隔绝了外界的视线。
  
  过了有多久呢?从年少一路走到现在,漫长的十二年啊……生命的二分之一都有这个人的陪伴,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大概,已经成为比网球还要重要的,胜过生命的存在了吧。
  独一无二的。
  
  幸村眼睛微微泛红,鸢蓝色的眼睛像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似的,变得晦暗起来。正背着他甜蜜地回忆过去的迹部没有发现。
  
  直到路的尽头,看到年迈却仍挺直身板的老管家站在车旁迹部才依依不舍地把幸村放了下来。
  
  “景吾少爷,精市少爷。我来接您回家了。”老管家笑着,打开车门让两人坐进去。
  
  幸村脸上适时带上了一丝笑容:“这段时间辛苦您了。”
  
  老管家摇了摇头,替两人关上车门后就默默地坐到前面。
  
  汽车缓缓开动,幸村看着窗外的风景忍不住出神。这个高楼林立的东京看起来和十几年前没有任何区别,依旧是冷冰冰的,人潮攒动的,可能更加繁华了吧,他也看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差别了。
  
  迹部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信息:“不二和手冢说明天来家里做客。”
  
  “嗯?”发呆的幸村立马回过神来扭头看向迹部,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正好,我们好久没见了。”
  
  迹部点点头,突然轻轻握住幸村的手:“真是太好了。”
  
  他的目光太过真诚,幸村不由得愣了愣,这时手中涌过的一丝暖流直通心脏,他定定地看着迹部,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道:“嗯,真是太好了。”
  
  汽车一路从热闹的市区开到郊区,停在曾经富丽堂皇如今却显得格外有人气的迹部大宅门口。
  
  刚刚打开大门,两个小不点儿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幸村和迹部的小腿。
  
  两张一模一样的精致的小脸同时仰头微笑绝对是杀伤力翻倍,尤其当他们还用甜甜的声音喊道:“爹地,爸爸。”幸村和迹部一人抱起一个孩子,然后被迹部抱住的风介不断往幸村这里蹭过来,看得迹部颇为无奈:“说了多少次,风介,你是哥哥,要有哥哥的样子,迹部家可没有这样耍赖的孩子。”这么说着,迹部的话里却没有半点儿怒意,温和得和刚刚对好友毒舌过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风介果然一点儿没有被吓到,仍笑眯眯地往幸村那里蹭,嘴上还振振有词:“天天见到爹地可是我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啊,爹地你说男子汉在家人面前可以放松一点儿的,所以我没有耍赖哦。”
  
  小小的年纪讲起话来逻辑却相当清晰,幸村听着直乐得亲了亲两个孩子,比较腼腆的遥斗还主动凑上去又亲了亲爸爸的脸颊。
  
  晚上幸村爸爸、幸村妈妈还有已经怀孕的晴美也一同过来吃饭。
  
  两个小孩自然是最受宠的甜心,连幸村也受到了冷落。但他并不在意,凑到厨房公然把大厨挤走自己下厨准备大餐。
  
  “怎么能让主角自己动手。”靠在门边的迹部一步一步走了进来,随手拿起旁边的围裙帮幸村围上,然后自己也穿了一件。
  
  “一家人开心就好。”幸村笑。
  
  身高已经超过幸村的迹部摸了摸他的头,笑容宠溺。
  
  大厨亲自出手果然立见高下,一家人吃的甚是满足,两个小家伙还特别懂事地给大人们夹菜着,哄得两个老人眉开眼笑。
  
  吃完饭送走家人,幸村才躲进书房关上房门独自打开忍足递给他的厚厚一叠文件袋。
  
  这些文件袋里的内容十分详尽,不过信息量太大,幸村只能挑拣着重要的部分逐一浏览。没想到还没看到关键就被不知何时走进来的迹部打断了。
  
  “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看?”迹部无奈,“你难道不相信忍足嘛,虽然那家伙看起来吊儿郎当像是个行走江湖坑蒙拐骗的骗子,明明精通心理学却至今一个女朋友也找不到,但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在行业内也备受好评,这种新疗法他已经做了足够多的临床试验了,不会有任何风险的。”
  
  幸村犹豫地看着面前的病历表。
  
  “你不放心的话,我陪你看一遍。”迹部永远无法对这样的幸村说“不”,但他眼神坚定地看着幸村,“你要相信,你现在——是个彻彻底底健康的人。”
  
  “你还是那个好儿子,好恋人,好朋友,现在到以后也都会是个好父亲。”
  
  “你是幸村精市,你不是个病人。”
  
  迹部紧紧地抱住幸村,紧得让幸村可以清晰地听到迹部的心跳声:“你是……我爱的人。”
  
  这一夜幸村睡得很安稳,已经不知有多久了,梦里不再是那场恐怖的车祸,那些崩溃的黑暗的日子,取而代之的,是阳光明媚的回忆。
  
  ——他还能感受到微风轻轻拂过脸颊的那种轻柔触感,迹部牵着他的手,走在晨光熹微的海边,天很蓝很蓝,他们聊着琐碎的小事,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幸福。
  
  第二天早上不二和手冢如约来拜访。
  
  见到幸村的脸色红润看起来健康有精神的样子,不二满意地夸赞了迹部一句:“迹部把你养得很好。”
  
  幸村忍不住笑。
  
  冷面的手冢不近人情但意外地还蛮讨两个小朋友欢心,加上不二天生的亲和力,四个大人陪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个早上,竟然还宾主尽欢。
  
  午饭之后四人坐在一起聊天,孩子们被老管家送去睡午觉了。本就少言寡语的手冢和没什么话题想聊的迹部无限冷场,只剩下不二和幸村两人欢声笑语。
  
  这时幸村突发奇想:“不然去外面打球吧,刚好这里四个人,我们可以两两组个双打。”
  
  不二先是一愣,但马上笑着答应:“对啊,难得今天的天气不错,外面虽然有点儿冷,但是活动活动反而更舒服。”
  
  从头到尾没有人阻止幸村,也没有人让他顾忌车祸后的玻璃体质,小心翼翼地待在家里。
  
  四人如今也只剩手冢仍在网坛,久不练手的不二和迹部早就退化成了业余选手,但好在都有些底子,打起来场面还算好看。
  
  幸村没打两下就有些喘,动作也有点儿吃力,但迹部看着他愉快的背影却一句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口,放纵着他享受着久违的打网球的快乐。
  
  没一会儿,幸村就渐入佳境了起来,仿佛刚刚的种种狼狈变成了幻觉,他的双脚始终没有离开原地,却把所有小球牢牢控制在周身一步的范围之内。
  
  “这是越前南次郎的招数吧,精市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不二见状笑了笑,然后还不惜回头调侃了手冢一步,“这可比手冢领域难对付多了。”
  
  手冢认真点了点头,看起来颇为认同。
  
  最终这场比赛打到一半还是没有继续,幸村确实有些体力不济了,今天难得能打这么一会儿球他已经足够满足了,也不想勉强自己。
  
  回到客厅里,壁炉里早已燃起了熊熊炉火,整个房间温暖得不像话。
  
  幸村一坐下老管家就给他递了一杯热姜茶,他抬头笑了笑:“别忘了小景他们。”
  
  “姜茶就在桌上,少爷他们可以自己倒。”说着老管家就相当不客气地走了。
  
  “看来老管家是对我们几个这么冷的天放纵你出去打球颇有微词啊。”不二挠挠头,只觉得老管家生气起来果然气场十足啊,却没有什么怨言。
  
  午睡起来的两个孩子到处没有找到爹地和爸爸,也不闹腾,被女仆带到庭院里堆雪人。
  
  幸村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到外面两大两小的四个雪人忍不住会心一笑,向正专心致志打扮雪人的两个小家伙挥了挥手。
  
  “感觉……精市你和从前不太一样,不,应该说还是从前那个精市。”不二这句话说得有些逻辑混乱但幸村却一下听懂了他的意思。
  
  幸村转过头看了眼正温柔注视他的迹部,伸出手紧紧十指相扣,眉眼弯弯,眼中没有半点儿阴霾:“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我只是突然觉得,我已经足够幸福了。”
  
  窗外的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向两位父亲展示自己的作品,房间里两位好友相伴聊些生活琐事。
  更重要的,是身边这个人的陪伴。
  
  两人目光相接,岁月静好。
  
  生活不总是那么一帆风顺,幸村也曾一度为车祸不得已放弃网球,那段晦暗的时光里,为何能坚持着看到最后一缕曙光呢?
  
  因为迹部从未放弃吧。
  
  幸村心底的最后一丝郁结被彻底打开。
  
  他看着迹部,眼中不再有阴霾,他想起十四岁的那个夏天,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身旁的这个人一直陪伴着;从最荣耀的时刻走下深渊时,他也一直都在。
  
  还能有什么呢?
  
  幸村突然靠到迹部的肩上轻轻开口说了几个字。
  
  迹部眼神瞬间明亮了起来。
  
  ——“我爱你,小景。还有,谢谢你。”
  
  END
制霸全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