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这反派谁顶得住啊

01-23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01-23
[本世界任务进度现在更正为百分之八十五,请宿主再接再厉。]
  
  系统的提示音跳出来,贺一程差不多知道,在他没看到的地方,柯利弗和乔安都因为他的出现,和原来的路产生了偏差。
  
  他托着下巴,看着克莱,“你知道他们的任务大约什么时候完成吗?”
  
  “怎么也要好几天吧?这才第二天,你就别想了。”克莱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脑袋搭在菲特利的肩膀上,“不过我觉得我家菲特利的话挺又道理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啊贺。
  
  既然早晚都要有个人站出来,这个人为什么不是你家的呢?这样以后,说不准我还能跟着吃香喝辣嘿。”
  
  克莱掰着手指头数来数去让封楚“叛变”的好处,贺一程连忙打住他,“这种事情不要在这里议论,被听到了就完了。”
  
  克莱不以为然,“既然菲特利都感受到绑定的松动了,那外边现在肯定有更多仿生人感受到了。既然还没什么动静的话,那就说明大家都在观望。”
  
  贺一程眸子沉了沉,其实他到现在都不怎么清楚封楚的计划是什么样的,只是走到一步是一步,如果封楚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么他们的计划还有进行的必要吗。
  
  如果有,那么在高层已经知道绑定松动的情况下,他们再想进入军部可能是难于登天。
  
  高层的仿生人也觉醒了吗?
  
  克莱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这倒不清楚,不过越强的,估计醒得越早吧。”
  
  贺一程扫视下周围,只见周围的氛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不仅仅是克莱在他身边垂着脑袋绕着自个儿的发旋,还有更多他没见过的面孔掺杂着前两天熟悉的面孔,慢慢都朝着他聚拢了过来。
  
  他们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默地坐着。
  
  好像在等待什么人的回归。
  
  贺一程看到这一幕,抬头朝向菲特利,“你们之间,有什么特殊的感应吗?”
  
  菲特利这才低笑出声,他的笑声尖利,但却透露着无害的意味,“气息。”
  
  贺一程茫然。
  
  “您身上有着强者的气息。”菲特利将克莱圈进怀里,“他们都在等待您身边的领主回来。”
  
  “领主?”
  
  “在我们兰斯大陆,实力强悍的人才可以拥有自己的领地,您身边就是仅有的几位领主之一吧。”菲特利停了停,“不过他的气息,好像比我原来的领主还要强。”
  
  贺一程下意识抬起胳膊闻闻自己,没什么味儿。不过好像随着这些仿生人的觉醒,一个更完整的封楚要随着他们的眼神跳出来。
  
  这些东西封楚没有告诉过他,贺一程也没问过,现在听菲特利一说,他觉得还真的很有意思。异世界的生活啊,以后还可以写个回忆录叫做,我来自异世界的亲密伙伴。
  
  “你可以给我讲讲你们领地的事情吗?”贺一程的两只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菲特利笑笑,“我们领地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是在兰斯大陆上最落后也最弱小的领地。如果您有兴趣,我可以帮您讲讲您的伙伴的领地。”
  
  贺一程点头,他只是想听故事,关于谁的,一点也不重要。
  
  不过他热切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菲特利顿了顿,不知道有些事情该不该说,只好挑一些兰斯大陆上都传言的,忌讳的话说,“封主是以一种非常强势的姿态回归自己的领地的,后来领地的所有人都崇拜他的手腕和力量,不过封主极少参加领地中盛大的典礼,传说中封主的家族中流传着一种缔结伴侣的神秘舞蹈,只有古老的家族才有这种礼节,不过因为封主从不拿出来展示,后来再也没人会了。”
  
  贺一程心里咯噔一下。
  
  封楚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跳舞的人,但是之前那个活动比赛……
  
  菲特利好像看穿贺一程的心思,他停下了自己的话头,帮怀里的克莱倒了一杯水。
  
  “快要训练了,我们先走了。”克莱拉着菲特利离开座位,只留下还在若有所思的贺一程。
  
  “克莱,你又何必让我一定要说这个?这样也太明显了。”菲特利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克莱。
  
  克莱掐着菲特利的颊肉扯了扯,“我实在看不下去,帮他们一下。”
  
  “你又怎么知道……”菲特利握住克莱作恶的两只手。
  
  “当然是用眼睛看啊,你看他们两人之间的火花都噼里
  啪啦了,结果两个人还都在装瞎,我实在看不过看不过……”
  
  ……
  
  新兵的训练基地是完全封闭的,没有任务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外出的。
  
  就算这里封闭不自由,贺一程在这几天里还是听到了不少消息。
  
  比如哪个高层的仿生人突然暴动,不得不注射了抑制剂提前让仿生人陷入沉睡。
  
  这种例子实在太多,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仿生人的力量是人类所一直以来的力量,一旦这种力量失控,绝对会引发非常惨烈的结果,人类也不舍得失去这种依仗。
  
  贺一程经过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成功和坐在他周围的一圈人混熟了,只要他发挥出他在剧场交往的那股伶俐劲儿,不说和人出的太要好,但是混个差不多熟悉是没有问题的。
  
  “今天……”站在训练场上,克莱戳了戳贺一程的胳膊,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贺一程的眼神已经飘到了远方。
  
  他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只见几个人正昂首阔步地朝着这边走来。
  
  “喂,你家伙伴完全觉醒了,你可别……”又是没让克莱说完嘱咐的话,身边的人已经迎了上去。
  
  贺一程有太多话想和封楚商量了。他们一直是利益共同体来着,现在进程被推动了这么多,他们必须重新调整计划……
  
  封楚看着面前眼睛发亮脸蛋发红的少年,鬼使神差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等急了?”
  
  “是啊。”贺一程重重点头,他看了一眼身后,知道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只能先把一肚子话咽回去。
  
  封楚打了个手势,他身后的几个人这才散开,不知道散入哪里。
  
  “这是?”
  
  “我的队员。”封楚越过贺一程,看向贺一程的身后,是人类和仿生人的集合场地,这次出任务,他清楚地感受到绑定的力量松动了,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样确实省了他很多事,而且他的力量又能增大了。
  
  浑身的气势再也不压抑,完全释放出来,铺天盖地地席卷了身后的集合场。
  
  “参见吾主。”
  
  在贺一程看不见的背后,在其他人不解的眼神中,所有放生人全都单膝跪地,左手放在胸口,朝着封楚的方向低下自己的头。
  
  不管原先他们属于哪个领地效忠哪个领主,在现在,只有一个封地,一个领主的情况下,他们体内的等级压制,不得不让他们选择在这一刻臣服。
  
  贺一程僵硬转身,这特么是什么中二的场景?
  
  几乎所有的仿生人都保持着一样的动作,不管是训练场中的新兵,还是原本就在训练场的老兵。
  
  整个训练基地中鸦雀无声,直到封楚做出一个手势,他们才全都站起身来,依旧看着这边的方向,好像在等下一步的指令。
  
  封楚却扯住自己身边的贺一程,朝着两人的宿舍走去。
  
  在这次出任务的时候,他心中的波澜程度并不比任务的危险程度低。
  
  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无心无情的冷血,但是在这分开的几天里,想到的最多的是竟然是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原本以为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了自己牺牲掉这个人,结果还不等计划实施,就已经被自己打败。
  
  封楚以为自己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或多或少受到了压制,受到绑定力量的影响,却没想到,在完全解除的那一刻,让他心惊的是喷薄出来的——占有欲。
  
  已经很多年,没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想要得到。
  
  或许,是在少年小心翼翼朝着他坦白自己的时候,他心里的念头就已经生根发芽。
  
  封楚不懂什么喜欢,不懂什么是爱,也不懂他对贺一程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想法。
  
  但是他知道,当他看到这个少年表现的和年幼的自己一样时,或者说,当他看到这个少年即使被所有人鄙夷,仍旧有着强大的内心来召唤他时,就已经想要得到这个人。
  
  两人一路快步回到宿舍,封楚转身将贺一程压在门板上,发出砰地一声。
  
  “大佬!大佬饶命!”贺一程被压制同一秒,迅速举起自己的双手,示意自己现在是无害模式,请让他说几句话。
  
  封楚挑了下眉,放松一点力道。
  
  “封楚你先冷静听我说。”
  
  没得到回应。
  
  贺一程组织组织语言,继续说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你当我的附庸,你想想,咱们两人的相处也是一直平等又愉快的吧?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绑定你也不是我非要的……你想解除绑定我也没提出什么异议吧?你做计划我还主动帮你支持你…… 这么说起来,你没有道理要……”
  
  贺一程说着说着都要被自己感动了,没想到他是一个这么民主自由的好绑定人,只是现在自家的仿生人好像被激发出了凶性,要迫害他这个好绑定人了。
  
  他也管不上ooc不ooc了。他任务还差一点点,现在绝对不能嗝屁。
  
  封楚重新压紧门板上的人,眼前人好像紧张地睫毛都在抖,他哑声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贺一程脑子一片放空,被人这么压着,他实在是难受,在听到封楚的话以后,他连想都没想就说道,“当然是因为——”
  
  把中间“爸爸”两个字省略掉,自然地衔接上,“爱你啊……”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