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暂居

番外·三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番外·三
漩涡水户刚醒过来的时候是庆幸的,因为她本以为自己会死。但这种庆幸也没持续太久,因为很快她又觉得她大约是死了的。因为她现在似乎已经不是她了。她不是木叶警备队的总长,也没有坐拥漩涡一族的阁会席位,更不是女忍协会的会长。她似乎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女人,以千手柱间的妻子的身份如同一个影子一般的存在着。
  多么的好笑,水户从来没有想过千手柱间还能娶妻生子,就多年来柱间对于宇智波斑的各种痴汉行径的了解,水户坚信千手柱间根本就不可能对女人有感觉!但现在事实告诉她,千手柱间不但娶了妻子,娶的还是她自己。娶妻不算还有了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竟然已经有十四岁了。
  水户把‘自己’的儿子叫来‘关心’了一番,这个叫做千手正守的少年就长相来说也算不赖,不能说继承了柱间和她自己的优点,但也没把什么缺点都揽过去。不过这个少年似乎作为一个忍者来说并不成功,就十四岁的年纪来单说查克拉量他就有点不够看,加上千手和漩涡两族血统的背景那就简直是个悲剧。询问了下修行进度,水户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而后发现了更大的问题,她在正守少年的脸上看到了畏缩,虽然他非常努力的想要隐藏这一点。
  忍不住回忆了一番记忆中那个同样继承了千手柱间的血统的小魔王。水户不得不承认,就生儿子而言或许她是比不上柱间的。而耐着性子找着各种话题和正守谈了一下午后,水户再次暗自叹气,就养儿子来说她或许也是比不上千手柱间的。
  最后水户心里就别提多腻歪了。千手柱间他就该自己生一个然后自己教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或者问题在于‘漩涡水户’没法子让他怀上孩子?
  而水户的不爽归根结底其实来源于对正守的发自血脉的亲近和喜爱。这个孩子缺乏自信,还有些胆怯。但水户能够感觉到他真诚而温柔,而且很让人意外的拥有一种很纯净的宽容。不是权衡利弊后的忍耐,也不是出于傲慢的视而不见,是那种对于无妨碍的事物发自内心的能够微笑着静静旁观的气度。
  水户欣赏正守这一点,因为在她看来即便是千手柱间其实本质上都是一个极富攻击性的人,毕竟一个能够扫平乱世的男人怎么可能真的是个包子。不过正守的这种特质并不适合存在于一个没有力量的人身上,而且他的出生还让他成为了一个天生的靶子。而正守之所以缺乏自信,甚至有些畏缩,在水户看来根本原因还是他没有实力。
  越是喜欢这个少年水户就越生气,这么好一个孩子怎么就不是从柱间肚子里爬出来的呢!真是白瞎了。
  
  之后的日子过的有些让水户都心惊胆战的……安宁。还曾考虑过如何和柱间坦白的水户不自觉间都渡过了最初的最可能露馅的危险期,她现在对于现在自身所处的环境已然门清了。虽然说这个世界和千手柱间的婚姻带来了近乎奢侈的宁静生活,但无疑藏身于柱间的庇护下的漩涡水户也只得蜗居于一个忍者家族主母的身份之中。
  就此一点水户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世界的她和千手柱间的婚姻了。毕竟柱间真的将‘她’保护的很好,让‘她’得到了在这个世道中完全可以说是弥足珍贵的东西——平静安乐的生活。但另一方面来讲,这么多天面都见不着一个的夫妻,连个露馅的机会都不给的男人,怎么都很难说是一个好丈夫。水户很怀疑她稍微用心掩饰下柱间能不能发觉自己的妻子换了芯子。
  就这样浪费了几天后水户忍不住开始有所行动,俗话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权利这种东西拥有过就很难再容忍真空。
  在那个世界时她头上一顶着宇智波佐助的头号爱慕者的名头,一开始或许是的,但后来这种身份变成了一具保护她独身与自由的盔甲。痴心不悔于一段不可能有结果的爱情的女人,真是一个绝佳的好由头。
  在这个对女人尤其苛刻的世界里连单身都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这个理由还必须符合男人们的审美,她的理由显然就属于让男人们都满意的那种,舍身的坚贞。水户觉得有些好笑,如果她的理由是她只单纯的想要保持单身的话,她估计就是个离经叛道又野心勃勃的坏女人了。而有了这个让她自身都觉得可笑的理由,她才能是一个真正以自己的身份独立存在而不附庸于任何人的个体。
  后来水户也慢慢的搞不清楚她对于佐助到底有没有真的爱过了。如果爱过,那为何不曾主动踏出一步?如果没爱过,那又何必生出种种惆怅?
  不过现在让水户更加发愁的事是她仍旧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而这个合适的身份很明显的就是千手柱间的妻子,千手一族的主母。这不能不让水户觉得惆怅,在那个世界她和柱间的交情几乎仅止于工作层面,对于千手柱间她还没有和斑来的熟悉。或许是因为佐助的关系斑对她一直抱着一种谜一般的亏欠感。而或许是因为斑的关系,那个柱间对她一直非常疏远,恨不得随时随地的在撇清关系的那种。
  不过再怎么惆怅水户还是顶着柱间的妻子,千手一族的主母的身份开始了行动。她选择一种很激烈的方式,因为她发觉正守少年简直是个小天使,而这个小天使的处境真的很不妙。或许这就是母性,她没办法看着正守一个人默默承受,哪怕他从来没有真的哭泣。
  按理来说作为族长的妻子水户在千手一族的内部话语权其实是仅次于柱间,高于扉间的。奈何千手一族长久以来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与外部的斗争去了,外加扉间的存在让‘水户’并不曾主动的去谋求权利,于是乎千手一族的内部其实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权利真空。毕竟扉间也是个男人,相对于家族内部的琐事,他对于‘外面的世界’显然要更加感兴趣也更加上心。
  水户的方式说起来也是照搬。那个世界千手一族的内部手令上很多时候会大咧咧的直接写着一个猖狂的名字——宇智波斑。这种情况开始于千手扉间和静流的婚礼筹备阶段,话说水户完全没想到扉间会因为结婚而大失常态,那段时间看起来扉间似乎每天都在结婚和逃婚的选项中痛苦挣扎,无暇他顾。而柱间遇到热闹就撒欢的性格让这场婚礼的真正筹备人变成了斑。调动千手一族的时候斑直接写的自己的名字,当初扉间处理这些事物的时候都是代签的柱间的名字。千手一族当然有很多不服,而那段时间不得不说斑也很暴躁,所以他处理刺头的手段很直接:揍一顿,完事。如果没完,那就两顿!
  只花了两天的时间水户就让自己的手令能畅通无阻的出入千手一族。此时不得不感谢那个世界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当初偶尔会怀疑为什么要那样漠视自己遭受的痛苦,无视留下的血汗泪水。但现在她带着正守穿过千手一族族地,所有人都向他们表示了应有的尊敬。而遇上或许是发现变化特意赶回来的扉间时,水户扬起下巴等待。扉间脸上露出了一个短暂的诧异,而后首先向她低头问候。水户这时才回礼,而后招呼正守和扉间打招呼。叔侄两客套了几句。扉间似乎第一次仔细的打量正守,而正守有点局促,但更多的却是兴奋。水户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水户忍不住笑起来,是啊,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和延续这一刻啊!当然,要是扉间能不叫她大嫂就更好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