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丸里寻找平静生活是否搞错了什么目录

  • 字体
  • 背景
  • 滚屏

坑23

  东云还是晚了一步,陆奥守已经将扔到他脸上的兜裆布拿了下来。
  
  可是,因为太过用力,东云一时之间收不住脚步,直直的撞了上去。
  
  此刻,她那过人的力气再一次彰显了存在感,下意识接住了自家主公的陆奥守,因为强力的冲撞,向后倒了下去。
  
  路过的狮子王:“……”
  
  主公扑到付丧神,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加州清光原本被吓了一跳,但在发现陆奥守稳稳的垫在下面之后,就环着手臂,不慌不忙的走了过去。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家主公,半晌之后撇了撇嘴,像是抱怨一样说道,“你们到底还要维持这个样子多久啊……”
  
  我也想起来啊!可是,可是只要我起来,陆奥守一定就会发现……那个兜裆布是他的啊!
  
  到时候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吗!
  
  然而,一直旁观的是狮子王,也发现了被陆奥守拎在手中的兜裆布,他走到近前,弯腰将色彩鲜艳的兜裆布拿了下来,用手提到了眼前,仔细打量了起来,“咦?这个是……”
  
  啊,完了。
  
  东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宇宙。
  
  被压着的陆奥守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显然不知道自家主公的小心思,只是觉得对方可能是因为突然摔倒被吓到了。
  
  于是,他干脆单手揽住了主公的腰,用力坐了起来。
  
  “诶?”还在状况外的东云眨了眨眼睛,然后就感到了背后传来的视线。她默默的松开了手,当做无事发生一样站了起来。
  
  “哈哈哈,真抱歉啊陆奥守。”东云用棒读一样的语气说道,“嗯,大概是因为见到你太开心了,所以忍不住冲过来了吧。”
  
  如果你不是面无表情的这么说的话,可信度大概会高一些的吧?加州清光在心里默默腹诽着。
  
  “所以,这个是陆奥守你的吗”狮子王晃了晃拿在手上的东西,将话题强行扭转了回来。
  
  虽然他家发现话题又被扯回来了的主公并不开心。
  
  陆奥守这才来的及仔细打量刚刚砸到自己脸上的东西。
  
  “不不,不是咱的。”他摆了摆手否认道。
  
  “诶?不是你的吗?”东云一时没控制住表情,满脸都写着诧异两个字。
  
  如果不是你的,我干嘛这么拼命的冲过来?
  
  “不是啦,主公你为什么会认为是咱的啊?”陆奥守有些茫然的反问道。
  
  那当然是因为……她上次将被小汪翻出来的兜裆布放回去的时候,曾经打开过陆奥守的衣柜……
  
  明明你衣柜里的都是眼前这种样式的……还以为你特别喜欢呢。
  
  然而,打开了别人衣柜的这件事,显然是不能说的,于是她就打算用类似于“因为感觉很适合你嘛!”这样的话糊弄过去。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附体之后智商下降,东云竟然将心里想的和嘴上应该说的话……说反了。
  
  气氛在刹那间变得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加州清光用手搭住了东云的肩膀,阴沉着脸问,“主公,你为什么知道陆奥守这家伙的衣柜里放着什么样的衣服啊?”
  
  啊……搞砸了……
  
  东云像是石化了一样,僵立在了原地。
  
  “呜哇……你居然还偷偷去看了这家伙的衣柜吗?维新派的衣柜有什么好看的?”
  
  “不不不,这跟哪一派没有关系吧?!”东云一脸震惊,“难道说看新选组的衣柜就没有关系吗?!”
  
  “当然不行,您在想什么呢……”不知何时出现的安定,代替小伙伴给出了回答。
  
  “……”啊……知道了兜裆布事情的家伙又多了一个。眼神已死的审神者,默默的抬起了头。
  
  “不管怎么说,这次您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啦!”
  
  和其他多多少少顾及着主公颜面的付丧神不同,清光双手插着腰,像是教育淘气女儿的父亲一样说道,“这已经不是可以就这么简单算了的程度哦,必须要有所惩罚了。”
  
  “等等……加州,惩罚主公什么的……”在这个本丸里显得格外异想天开的想法,让狮子王不由的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但是,即使是被这样说了,东云也依旧没有生气,反而十分委屈的嘀咕着,“你倒是听我解释啦……”
  
  但是她确实偷偷进入了陆奥守的部屋……
  
  东云露出了苦恼的表情,整个人都颓丧了起来。
  
  加州清光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了房间,再回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挂着绳子的牌子,上面写着,“我擅自翻了别人的东西。”
  
  然后,在某些时候非常严厉的付丧神,将牌子挂在了东云的胸前。
  
  “总之,要挂满十分钟哦!”
  
  十分钟就可以了吗?!
  
  一直以来,挂过“我偷吃了冰箱里的布丁”,“我在迦勒底打水仗弄湿了墙壁”,“我和燕青在卫宫前辈睡觉的时候在他脸上化了妆”,等等一系列惩罚牌的东云,在这一刻切实的感受到了来自于自家刀的温柔。
  
  毕竟之前都是要挂一天的。
  
  “了解!”东云立刻恢复了精神,向着加州清光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
  
  加州清光:“……”他罚的是不是太轻了?
  
  事实证明,他确实罚的太轻了。得寸进尺的审神者在加州清光转过头的时候,对着面对她的付丧神做出了嘘的手势,然后偷偷从身上掏出了一根马克笔,将牌子翻了一个面,写上了,“我超级可爱!”这几个字。
  
  大和守安定:“噗!”
  
  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清光猛的回头,一眼就看到了东云慌慌张张的将牌子翻回去的画面。
  
  加州清光:“喂!”
  
  东云干笑了两声,试图狡辩,“如果是挂这一边的话,我可以挂一整天哦!”
  
  她的声音到了后面不自觉的弱了下去。
  
  “不过,这个如果不是陆奥守的,会是谁的?”狮子王忍不住出声拯救了主公。
  
  “嗯……”清光用手托住了下巴,陷入了沉思,“这么鲜艳的样式,石切丸殿他们似乎不怎么可能……次郎吧?”
  
  “这么说,虽然和泉守那家伙穿着紧身衣,但是里面说不定也是穿着这种样式的呢。”
  
  为什么要在我眼前光明正大的谈论兜裆布啊……虽然我觉得和你们之间的距离感缩小了是好事,但是一般会在女孩子面前说这个吗?
  
  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想要拉着本丸的大家一起玩R_18游戏的审神者,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个时候,从训练场归来的蜻蛉切,表情尴尬的站在了他们身后。
  
  “那个……”大约是因为有些羞涩,本丸的良心之一抬起手,放到了唇边轻轻咳了咳,“实在是羞耻,那个其实是在下的……”
  
  大约是没有反应过来,东云门前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半晌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
  
  “诶诶诶,但是蜻蛉切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应该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色款啊!
  
  “不……那个是之前买白色的的时候……店员赠送的。一直放在柜子里,昨天才突然发现不见了的……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听到了蜻蛉切的问话,在场的几个人齐齐的将目光转回到了东云身上。
  
  “……”怎么感觉像是又回到了原点?
  
  觉得解释实在是太麻烦了的东云,将脖子上的牌子里摘了下来,速度飞快的写道:“我擅自翻了别人的东西,但是没有偷拿蜻蛉切颜色鲜艳,画着花的兜裆布。”
  
  还特意在蜻蛉切和兜裆布下面,加了一道横线。
  
  写完之后,她在大家复杂的视线中,把牌子带回到了脖子上,并且一脸骄傲的,将牌子高高的举到了付丧神眼前。
  
  “……”
  
  加州清光沉默了半晌,默默的走到了东云面前,将惩罚牌翻到了写着‘我超可爱’的那一面,“还是算了吧主公,你还是这么带吧,不然在这么下去,蜻蛉切会成为全本丸的焦点的。”
  
  “诶?”东云忍不住抬头望去,发现读完了惩罚牌上新加字样的蜻蛉切,用手捂住了脸,从耳朵到脖子都泛着浅浅的红色。
在本丸里寻找平静生活是否搞错了什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