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妖孽攻略系统

攻略二:日久深情(十二)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攻略二:日久深情(十二)
三人取了宇文承舟的藏品来到齐天最大的古玩市场博物斋,将字画在众人面前展了。
  
  果不出墨成璧所言,不出两个时辰,宇文承舟的十几件假货就销售一空,甚至一度出现竞价哄抢的场景,实在让宇文承舟大大惊喜了一番。
  
  赚得盆满钵满的靖王爷拿着轻易到手的银票,心里颇有些惴惴,拉着墨成璧躲到角落里偷偷道:
  
  “你说他们回到家里,发现字画是假的,怎么办?”
  
  墨成璧摸索着他的头发,将颊边的碎发别到他小巧的耳朵后面,“放心,你老公我早有安排。每个买字画的人,随后都可到侯府取一件古道的画。本侯的作品,可都是真迹~”
  
  市面上皆传古道的字画是国之珍品,可谓有价无市。那些个买字画的非但不赔,反而还赚了不少!
  
  “送他们做什么?你这个败家的……怎么不送我?”
  
  墨成璧笑容恳切,“老婆喜欢?那本侯日后定然多写多画,全都送到老婆府上,如何?”
  
  岳炀转身对着赛虎怅然道:只可惜要等“日后”才行啊~
  
  赛虎斜睨着他:你有本事再跟他强调一下?
  
  岳炀:咳咳,还是算了……
  
  宇文承舟想到他送出去败家的那些字画,气不打一处来,“哼!你现在就算是送,本王也不稀罕!家里的那一幅,本王……本王也要烧掉!”
  
  “好好好,改日本侯把家里的都送到王府给靖王爷烧~~~”墨成璧点点宇文承舟气得红彤彤的鼻子,“只要靖王爷开心,把本侯的衣服都烧了也成啊~”
  
  “烧你的衣服做什么……”想到衣服没了,墨成璧就要全身赤-裸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宇文承舟才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气得鼻子更红了。
  
  “墨小屁!你少来戏耍本王!”
  
  墨成璧拿扇子支着自己的额头,闷笑不已。
  
  却在这时,一个家丁打扮的人匆匆赶来,对着二人恭敬施礼道:“靖王爷,侯爷。方才陛下有旨,命侯爷速速进宫,有要事相商。”
  
  墨成璧和赛虎对视一眼,低声道:“知道是哪边的事吗?”
  
  下人不敢造次,谨慎道:“听说是……西边。”
  
  岳炀顿时神婆附体,絮絮叨叨道:历史的齿轮缓缓转动,啊~这无法逃离的命运之轮啊!~
  
  赛虎:你这是在引我吐槽吗?
  
  岳炀:还是算了,猫嘴里吐不出象牙。
  
  赛虎呶着鼻子怒瞪他。
  
  墨成璧命下人备两辆马车,待一切交代停当,便将扇子收了,长臂一伸将宇文承舟揽在怀里,对准粉嫩的唇狠狠亲了下去。
  
  “呜!……你!……”
  
  宇文承舟刚要开骂,墨成璧却已经将头抬起来,墨色的眸子里好像淬满了星辰。
  
  “纵然只有一瞬,也让我好好看着你。”
  
  低哑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宇文承舟瞪大了眼睛,此前那种心跳过重让胸腔不堪重负的感觉又来了!
  
  墨成璧却没再啰嗦,用拇指抚了一下宇文承舟的唇,低声道:“坐侯府的车回去,警醒些,别让我担心。”
  
  说着转身大踏步地走了出去,转眼便消失在黑沉的暮色里。
  
  宇文承舟望着他消失的方向,莫名……觉得心……空落落的……
  
  怎么感觉那么奇怪?好像他这一走……就再也见不着了似的……
  
  赛虎拿余光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迈着粗短的小腿追了过去。
  
  一直躲在暗处随时待命的小茄子将方才的事一点儿不落地看在眼里,他用手死死地捂着嘴,几乎要咬出血,好像一松口……就会叫出声来:
  
  看自家主子的眼神儿……苍天啊大地啊……了不得了!
  
  -
  
  本以为边关有战事,可是一连几天,宇文承舟也没发现有什么动兵的迹象。
  
  本以为没事儿了,墨成璧就会来找自己,没想到他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啊等,却连根毛也没等到。
  
  憋在家里实在难受,思来想去,宇文承舟决定进宫见见皇兄。虽然皇兄从来不和他说什么军国大事,但总可以试试探探口风。
  
  拎着小茄子,还是一路畅通无阻进了后宫。宇文承舟正好堵到刚刚下朝的宇文承若,立即狗腿地腻了上去。
  
  “皇兄皇兄!我好想你啊~”
  
  几位跟随而来的大臣纷纷垂首侍立两侧,见总管太监摆了摆手,便无声无息地退下。
  
  宇文承若此时还穿着朝服。
  
  瀛予尚水德,以黑色为尊。此时他便是一身黑,一条极英武的五爪金龙自左肩将头探出,喷吐着光滑万丈的宝珠,而后盘曲全身,一直蜿蜒到靴前。寸许高的束带,勾勒着宇文承若不盈一握的细腰,衬着他苍白的肤色和栗色的长发,更显单薄。
  
  不似墨成璧自小习武,又因为儿时颠沛流离生了一场大病,宇文承若自那场病之后就身体极弱,虽然不至于吹点风就倒,却总也胖不起来,加之容颜秀美,纤细得宛若女子。若非身着龙袍,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柔弱不堪的身体里,居然住着一个冷血铁腕的灵魂。
  
  偏生一双茶色的凤目亮得渗人,好像全部生命力都燃烧在这双眸之中。
  
  宇文承若拍拍猴儿在身上的宇文承舟,温笑道:“今儿怎么有空来看朕?”
  
  “我每天都想来的,可是又怕给皇兄添乱,所以都一直忍着没来呢,嘿嘿……”
  
  “哦?你几时怕给朕添乱过?只怕添乱太少吧……”
  
  “别取笑我啦~我最近都没出去惹是生非了。”宇文承舟言之凿凿,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番之后皱眉道,“皇兄,我怎么觉着,你最近又清减不少?喂,邢老头儿!你们几个是不是没好好伺候我皇兄啊?你们看看,当今天子都被你们伺候成什么样儿了?”
  
  总管太监邢天赐吓得慌忙跪倒在地,一时间哗啦啦跪倒奴才宫女一大片。
  
  “靖王爷息怒,老奴非肝脑涂地不足以报皇恩,只是……只是……实在是靖王爷进宫次数太少……皇上他思念得紧,靖王爷您也知道,唯有您进宫时,皇上他才会多用半碗饭啊,老奴……老奴也是无法啊……”
  
  宇文承舟听了,不由有些脸红。
  
  自家皇兄的确有这个毛病。宇文承舟食量小,加之公务繁忙,若是自己在,说说笑笑的确能多吃些,若是不在,别说多吃,就连不吃也是常有的事。可是嘴上不能承认,总不能顺了这些个奴才说话。
  
  “哼,推卸责任推到本王身上了,这还了得?该打!”宇文承舟狐假虎威道,“拖出去……啊不,你……你自己掌嘴十下!”
  
  没被拖出去已经是万幸,能让王爷知道陛下的心意便好,邢天赐诺诺连声,跪在地上一下一下抽着自己的嘴巴。
  
  内务总管邢天赐已近花甲之龄,他是亲眼看着建成帝和靖王爷长大的,当年“乌禹之乱”,宇文承若和宇文承舟流落南琊,亦是他和墨郁墨老侯爷去救回来的。
  
  建成帝对靖王的感情,他也是最了解,因而也最为心疼。只可惜靖王年纪渐长,心性却一直像个孩子。
  
  宇文承舟颠颠儿道:“皇兄,我罚得对吧?”
  宇文承若含笑瞧着,眼中满是宠溺,“靖王赏罚分明,心怀仁爱,极善。”
  
  “呜呜呜……皇兄~你好温柔~~~”宇文承舟就知道皇兄最疼自己,继续甜兮兮地起着腻,“你喜欢我来,我以后就再多来陪你~~~不过你得答应我,就算我不来,你也得好好吃饭!”
  
  “好。”
  
  瞧他答应得痛快,宇文承舟更美了,于是抓鼻子上脸地问道:“皇兄啊,你前阵子夜里突然召墨小屁进宫,是因为什么事啊?”
  
  宇文承若凤目微阖,而后抬眼道:“怎么?靖王爷竟也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
  
  “皇兄你不要取笑我嘛,不是我不关心国家大事,是皇兄一直不给我关心啊~~~你不是总说……”宇文承舟忽然眯着眼,压低声音,一脸严肃道,“咳咳,‘辛苦的事情都由朕来做,你就好好做你的闲散靖王爷’对吧对吧?这是你说的吧?”
  
  宇文承若无奈摇头,点点他的鼻子道:“朕便是你方才那副模样?”
  
  “嘻嘻,八九不离十~~~”宇文承舟涎笑道,“好嘛好嘛,告诉我嘛!”
  
  “你最近与他亲近?”
  
  “亲……亲近……”宇文承舟吓了一跳,脸不可抑制地红了,眼睛左右乱瞟道,“我……哪有?!我……我都烦死他了,怎么可能和他亲近!”
  
  宇文承若黛眉如烟,眉心微蹙,缓声道:“那怎么突然关心起他的事来了?”
  
  “我……我这不是关心,我这只是……哦对了!”宇文承舟终于找到了搪塞的理由,故作神秘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知道那个字画双绝,相传已经得道成仙鸡犬升天的古道,真身是谁吗?”
  
  “是玉浓。”
  
  “啊?你怎么会知道?”
  
  “这道号,便是朕赐的。”
  
  “啊?——你怎么不早说啊!”
  
  “说与不说,也无甚打紧。”
  
  “这倒也是……可是……可是……”
  
  看着宇文承舟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的表情,宇文承若幽幽道:看着“你现在知道,便如何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