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惜时

第24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24章
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候场室有着单独的隔间给魁地奇球员们换衣服,在告别了欢呼的人群之后,德拉科和哈利就跟着队友们回到准备室去换长袍了。
  封闭的更衣室里面,德拉科脱下外袍,右手习惯性地抚上左手的胳膊,那里,原本有个一个丑陋的标记,那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尽管现在那个标记已经看不见了,但是每当右手抚上这片皮肤的时候,那种灼烧的感觉却还是清晰如昨。
  那是他绝对不可能忘记的过往,他知道,终其一生,他都不会再有那段时间的恐惧以及不得不对别人臣服的不甘了,所以那一段记忆是最难以忘记的。
  身后传来细微的波动,德拉科的反映极为迅速,转身的瞬间魔杖已经出现在他手中,一秒钟,他已经做好了绝对的防御姿态。
  距离魔杖顶端只有不到一英寸的下巴还保持着扬起的弧度,德拉科看到了卢修斯诧异的眼睛。
  “我没有想到是你,卢修斯。”德拉科迟疑了一会儿,收起了魔杖,“我以为这里是私人更衣室而不是休息室。”
  
  “是的是的,一个马尔福不应该做出这么不贵族的事情。”卢修斯练练点头,看似赞同德拉科的话但是德拉科看着他的收起为善笑容的脸,突然觉得心里有了些许的不安,似乎……卢修斯看透了什么……
  “但是……”卢修斯上前一步,逼近了德拉科,“当事情严重到涉及家人的时候,什么贵族礼仪对于马尔福来说,都会形同虚设。”
  德拉科皱了皱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卢修斯的神情渐渐冰冷,他突然对着德拉科伸出手,在德拉科没来得及举起魔杖的时候从德拉科的脖子间揪出了一条链子。
  “我猜得果然没错。”卢修斯看着这条项链的纹路冷笑,不枉费他整场比赛的时候,用望远镜看的都是德拉科·马尔福这条露在外面的项链了。
  
  糟了!
  德拉科看着被卢修斯抓在手里的项链,内心一阵紧张。
  这条项链的链子比较长,所以平时都被他塞在衣服里面,而刚刚一定是以为剧烈运动的时候被甩出来了。
  这条链子的他的妈妈纳西莎·马尔福给他的,上面有着强大的魔法阵。
  因为审判结束之后,马尔福家得到的惩罚轻得无法想象,这让大部分当时没有被抓住的伏地魔的衷心的食死徒们大骂马尔福家的“背叛”,所以当时的德拉科很危险,纳西莎用布莱克家特有的炼金术练就了这条链子,并且在上面加注了好几个魔法阵,就是为了让德拉科抵挡意外的灾祸,为了这条链子,纳西莎的魔力几乎耗尽,在此之后修养了一年魔力才完全恢复,而这条机会耗尽纳西莎魔力的项链也帮助德拉科躲过不少的攻击,甚至帮德拉科躲过一道力量不算强大的索命咒,直到食死徒全部被投入阿兹卡班。
  这条项链上的魔法阵不会有多少人看得懂,但是上面的纹路,确实魔法界很多人都极为熟悉的。
  那就是马尔福家的家主徽章。
  
  每个纯血贵族都有自己的家族徽章,家族的每个成员的首饰上、衣服上都允许纹上此徽章,但是家主家徽却与之不同,那是家主一个人才能用的,一旦他不再是家主了,那么他将不能再沿用那个徽章而是用上家族的徽章,而德拉科现在的项链上的纹路正好的马尔福家主的徽章上的纹路。
  纳西莎把项链交给他的时候,轻轻抚着他的头,对他说:“小龙,从今天起,你就是马尔福的家主了,你有资格带上它。”
  与此同时,父亲也把蛇头拐杖递给了他,但是他没有解释,因为蛇头拐杖不算得是强制交接的家主物品,德拉科认为还是自己的父亲适合这根蛇头拐杖。
  卢修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隐隐地暗示德拉科什么时候需要它就什么时候找自己要。
  纳西莎的这条项链并不算大,链子上吊着的椭圆的炼金物品只有一节手指大小,有些人即使是用望远镜也不可能注意到,但是偏偏卢修斯的望远镜是可以调整距离的,就像当年哈利四年级的时候在魁地奇球杯上买的望远镜的一个原理的,所以静止不动的德拉科只顾着找金色飞贼自然没有注意到项链已经掉出来了,所以这条项链被卢修斯看得清清楚楚。
  
  “我十分确定,就在几天前,我还亲眼见到我的父亲,并且我确定我的父亲并没有说把家主之位传出来。”即使是传,马尔福家的继承人也是他卢修斯·马尔福,而不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身为马尔福家的继承人,我想我有资格知道为什么你能佩戴家主徽章。”家主徽章的纹路上有咒语,除了举行过家主继承仪式得到族谱承认的家主,任何人动用这个纹路,将会遭受诅咒,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贵族家族里面的人敢背着家主动用家主徽章的原因。
  而现在,德拉科身上带着马尔福家主徽章,却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卢修斯百思不得其解,事关马尔福家族,他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遵守什么该死的礼仪。
  德拉科看着卢修斯,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卢修斯靠近了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德拉科:“告诉我。”他几近是命令一般。
  
  德拉科把项链从卢修斯手中夺了回来,向后退了一步,卢修斯的魔压虽然庞大,但是德拉科却没有丝毫不适,即使他现在的魔力不是巅峰时期,但是这些魔力足以撂倒卢修斯。
  “嘭”的一声,卢修斯原本下着的咒语被人撞开,哈利面色沉重地闯了进来,在看到更衣室里面的两人的时候愣了愣,随即,他傻笑着挠挠头:“大家都走了,你们不走吗?”
  卢修斯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装傻的人,他自己布下的咒语他自己清楚地很,能无声无息将之破解的人怎么可能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得那么无害,这个哈利·波特看起来弱小,但是似乎也不是个善茬。
  “波特,你的礼仪呢!”德拉科愣了一下,然后动作迅速地穿上长袍,若无其事地向哈利走去,似乎他和卢修斯之间的僵硬氛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般,“你这么总是忘记敲门。”
  “啊,德拉科,你就别再教训我了。”哈利头痛地说,“你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该死的贵族礼仪。”
  “但是你现在是在斯莱特林。”所以就得维持最起码的礼仪。
  “要是你劝得了他让我转院,我一定在十分钟内把自己打包滚到格兰芬多。”
  “你算了吧……”
  交谈声渐渐远去,卢修斯收回视线,然而恼怒却没有散去:“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卢修斯与德拉科最大的不同:前者是把事情查清楚之后才会无论大小都把事情汇报到家里,而德拉科则是当事情发生之后就立刻去告诉自己的爸爸,之后才会渐渐去查询事件的缘由。
  然而此时的卢修斯还不知道,当他查的越多,当他更了解德拉科他就会陷得越深,直到发现不对劲想抽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自己身陷其中,无论是痛苦还是甜蜜,他都得自己去品尝,因为这是他最初的决定。
  后来,当西弗勒斯询问他有没有后悔此时要调查德拉科的决定的时候,他想了想,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不是此时的决定,他不会爱得那么苦,然而,若不是此时的决定,也有可能他这一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所以,他不知道该什么回答。
  然而那终究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卢修斯,还什么都不知道。
  
  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哈利与德拉科告别,走会自己的寝室。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背影,一丝温暖的笑容爬上嘴角。
  他知道哈利一定是感觉到卢修斯布下的咒语才会急急忙忙地闯进更衣室,尽管哈利知道自己在这个时空不会出什么事但是他却是要保证自己没有事才安心,虽然看见卢修斯在里面,但是他却什么也不问,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处理好。
  话说回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那个家伙的脸上出现这么正紧的表情了,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他为教父翻案还有为马尔福家作证的时候(翻案和作证是接连着一起审判的)。
  这就是朋友吧?会担心你的安全,却不去询问你的隐私,现在的哈利,不仅仅是个格兰芬多,还有已经被斯莱特林同化了,毕竟,纯粹的格兰芬多在魔法部里面可是斗不赢魔法部里面的那群老顽固的。
  谁能想到昔日在校园里面两个水火不容的少年在毕业之后能成为至交呢?
  时至今日,德拉科自己还不敢相信呢。
  
  哈利转身回休息室的路上一直沉着脸。
  卢修斯·马尔福现在才六年级,但是却比六年级的德拉科精明得多了,要是他一直紧紧地盯住德拉科,那么德拉科的身份总有一天会曝光。
  他们来自平行空间,无意打破这边的轨迹,但是如果德拉科身份曝光,也许就会很麻烦了……
  打开门的哈利还在考虑德拉科那边的问题,然而一道锐利的视线实在盯得他浑身不自在,他疑惑地抬起头,时间西弗勒斯难得没有在摆弄他的魔药,但是却死死地盯着他,带着愠怒的视线让哈利无辜地眨眨眼睛。
  他怎么惹西弗勒斯生气了?
  “哼。”西弗勒斯冷冷地哼了一声,打开书本不理会哈利。
  
  “西弗,你怎么了?”哈利莫名其妙地问道。
  正在看书的某人没有理会他,自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
  得,他还是先解决他这边的事情吧,至于德拉科的身份曝光什么的,让德拉科自己去伤脑筋算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