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我的读者不可能都是弯

23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23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第二十三章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江陵曜这一眼,看了很久,看到后来他自己倒不好意思了。
  虽然许烽长得很帅,特别阳刚,身上充满了令同样作为男人都羡慕的男人味,但一个男人盯着另一个男人看,又不是GAY,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江陵曜摸了下自己的脸颊,被脸上的高温吓了一跳,他怎么跟花痴的小姑娘似的,看许烽看到脸红心跳了,又不是没见过帅哥。
  江陵曜拍了拍脸,边用手扇扇风来降温,边走到画册书柜前停下,从畅销栏里抽出一本翻看。
  平日里接触太多的文字,偶尔看看画册,另有一番风味。
  他手里拿着的这本画册名叫《活了100万次的猫》。既然活了100万次,那就死了999999次。
  他都是怎么死的?活了这么多次,肯定活了很多年,他都是怎么度过的呢?
  带着满心的好奇,江陵曜一页页地往后翻看着,每一页的文字只有一两行,画家用自己的笔描述出一张张活灵活现的图,正当江陵曜被这本书完全吸引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先生,你看的这本书是佐野洋子画的,很有名,荣获2005年日本学校图书馆协议会第23次‘好图画书’奖。如果喜欢的话,我还可以为您介绍佐野洋子其他的作品。”
  “不用了,谢谢啊。”出于礼貌,江陵曜下意识地抬起头对店员说,“我就随便看看……啊!是你!”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送货上门后,踢了江陵曜一脚就跑的金小南。
  江陵曜与金小南面对面站着,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只见江陵曜怒睁着一双眼睛,恨不能用视线在金小南身上瞪出七八个窟窿来。
  金小南也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我盗他喵喵号的事情露馅了,他这是上门算账来了。
  不行,我得跑!
  金小南是个行动派,脚底抹油就要溜。
  江陵曜发现不对劲,紧追不舍:“站住,别跑!”
  书店再大,也经不起这两人把这里当做是体育场那样地跑。
  刚刚完成一单网店生意的许烽听到动静朝他们俩走过来,金小南一边跑,一边往后看,没注意到前面,一头撞进了许烽怀里。
  惯性使然,两人一起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许烽撞到墙上才停下来。
  后背砸在墙上,痛得要死,前面又被金小南结结实实地撞个正着,五脏六腑都要错位了的感觉。
  许烽痛得倒吸好几口冷气,吓得金小南直哆嗦,不停地在他胸前和后背摸:“老板,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啊。”
  莫北站在一边,眼睁睁地目睹了金小南扑倒许烽,两人相拥后退的全过程。他皱了皱眉头,看到金小南脸上写满的关心,心里很不是滋味。
  许烽呼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瞪着金小南质问:“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金小南见他没事了,站到一边去,怯怯地踢了踢地面,低着头不吭声。
  许烽不理他,直接问江陵曜:“他干什么坏事了?”
  “他踢我!”江陵曜用手指指着金小南,表情像极了幼儿园里跟老师告状的受气包。
  许烽差点昏厥过去,拍了拍脑门质问金小南:“你踢人踢上瘾了啊?”
  “没。”金小南的脚一直没停,说几个字,就踢一下地面,幸亏是大理石地板,要是木地板,照他这个频率,估计离摩擦生火不远了,“他说的是上次。”
  “什么?”许烽蹙眉想了下,反应过来了,看着江陵曜问,“你是小江码字机?”
  江陵曜点点头,也反应过来了,上次买书,原来就是在许烽的网店买的。只是他不明白,他什么都没做,为什么金小南会踢自己。
  “你为什么要踢我?”江陵曜走到金小南面前问出自己困惑已久的问题。
  垂着脑袋的金小南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又扫了许烽一眼:“是你先踢了我们老板,我是帮他报仇的。”
  江陵曜完全听不懂金小南说的话,仰着头问许烽:“我什么时候踢你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许烽头疼不已,没想到在饭店门口踢自己的人是江陵曜。可江陵曜看上去不像是无缘无故就动脚的人啊。
  见许烽久久不说话,金小南以为许烽有心要维护江陵曜,立刻心生不爽,张口替许烽说了:“是你先无理取闹在川菜馆门口踢了我们老板一脚的。那脚可重了,老板的腿肿了一个多星期呢!”
  许烽的腿压根没肿过,就红了一下,当天晚上到家就好了,没想到被金小南添油加醋一番过后,江陵曜的表情明显愣住了。
  江陵曜慢吞吞地抬起头:“那天晚上是你?”
  “是我。”
  “我不是故意的,谁你叫摸我屁股的。”
  这个答案可谓是语惊四座啊,连莫北都大吃一惊地看向了许烽——没想到老板竟然有这种癖好。
  金小南郁闷地直跺脚:“我要是知道老板你是这种衣冠禽兽的人,我就不帮你报仇了!”
  “乱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面子受损的许烽抬手拍了金小南后脑勺一巴掌,“我当时喝蒙了,估计抓错了。”
  金小南抱着脑袋蹭到莫北身边,可怜巴巴地说:“哑巴,我好惨,头好痛,你要安慰我。”
  莫北在他脑袋上揉了两下,便收回手。
  “哎,我知道,你又把我当成小黑了。”金小南摸了摸莫北碰过的地方,唉声叹气起来,“小黑到底是你家狗,还是你媳妇儿啊。”
  这种口没遮拦的话,是个人听到都会恼火,莫北却一反常态的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说,忙书店的事情去了。
  “死哑巴,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
  
  金小南追着莫北走后,就剩下江陵曜和许烽两个人,面面相觑。
  如果在被金小南踢的第一时间,许烽这么跟江陵曜解释,江陵曜肯定不会相信。现在两人是朋友关系,对彼此的了解程度还行。江陵曜知道许烽不是GAY,真相十有八九是他说的那样,抓错了。
  当时他那一脚纯粹是被凌上淮烦出来的,这边凌上淮刚叫他写耽美,他又受了自己的读者都是GAY的刺激,那边出来许烽就抓了他屁股一下,这一行为无异于往枪口上撞。
  误会是解释清楚了,可江陵曜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许烽猜不透他的心思,只想着被自己不小心抓了下屁股,他就气成这个样子,看来江陵曜真是直得一塌糊涂的直男了。
  总这么晾着不说话也不是事儿,许烽挑了个话题说:“你要的书我整理好了,现在要吗?”
  “要,谢谢你啊。”
  “太客气了。”许烽把书装进袋子里,递给江陵曜。江陵曜要掏钱给他,许烽死也不肯要,“又不贵,你拿回去看。”
  江陵曜坚持要付钱:“不行,无功不受禄。”
  许烽淡淡一笑,把他拿着钱的手推开:“你不是写小说给我看了吗?”
  “你要是这么算,你还给我打赏了呢。”
  “这么算下去,可就算不清了啊。”许烽挑了挑眉,想出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好了,书你拿回去看,看完了再还回来,我接着卖。你就把我这里当成图书馆。”
  江陵曜讪笑:“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要觉得不舒服,就看得仔细点,我还能当新书卖。反正这里卖出去的书,有不少都被我看过了。”
  许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江陵曜就不好再推脱,笑呵呵地说:“那谢谢你了啊,回头我用双更来报答你。”
  “有这话我就心满意足了,走我带你上楼看看去?”
  “好啊。”
  两人在二楼逛了一圈,二楼的书确实没有一楼多,很多面积都没有用上。
  因为免费拿了别人的书看,所以江陵曜认为自己一定要为许烽出一份力。于是在二楼改造的问题上,他绞尽脑汁,当场就提出一个好建议。
  “你把书柜靠墙排成两排,在房间中间摆上一排桌子,最好是咖啡厅的那种小桌子,太大的,看上去就太像图书馆了。”
  许烽看了下格局,十分赞同江陵曜的提议:“具体的布局呢?要不要放一些小物件在桌子上?”
  “可以啊,温馨一点会更吸引人吧。对了,我又想起一点!你看过日韩地区的一些漫画屋吗?他们就有让客人坐着看的地方,有的人直接零散地放了几张单人沙发,周围用书架隔开,他们可以缩在沙发上看书,我最喜欢抱着腿靠在沙发上看书了,特别舒服。”
  江陵曜越说越兴奋,语速极快,一口气想出了好几个点子。他的脸色因为兴致高昂而变得红扑扑的,像是个成熟的苹果,散发出诱人的果香味,引得许烽忍不住上前两步,深吸一口气,确定是否真的能闻到那股清香。
  果香味自然不会有,许烽倒是闻到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不是让人皱眉的泡沫味,反而透着淡淡的果香。
  “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衣液?”
  “啊?不记得了。怎么了?”
  “很好闻。”许烽又走近江陵曜几步,低下头,鼻子几乎碰到了江陵曜的肩膀。
  许烽的突然靠近,和他突然放大的英俊脸庞让江陵曜一张脸“腾”得一下涨得通红,就连心跳也猛地剧烈跳动起来。
  “你、你闻什么呢?”
  “洗衣液的味道。”许烽微微抬头,江陵曜正看着他,两人四眼相视,视线撞在一块,江陵曜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连颜色都像苹果了,许烽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捏了捏江陵曜的脸蛋——又Q又软,特别特别好捏。
  “啊!你干嘛!”江陵曜捂着脸后退一步,脸上的红已经蔓延到耳朵上了。
  总不能实话实说你的脸看上去很好捏的样子,我就捏捏看了吧。若真这么说,江陵曜还不又得踹自己好几脚。
  大灰狼许烽勾唇一笑,睁眼说瞎话:“你脸上有个脏东西。”
  “啊?哦,这样啊。”江陵曜信以为真,蹭了蹭脸,“还有吗?”
  “这里还有一点,你别动,我帮你弄掉。”许烽的拇指在江陵曜白净的脸上抹了一下,滑溜溜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
  蒙在骨子里的小白兔江陵曜,仰头笑着跟大灰狼道谢:“谢谢你啊。”
  “不谢。”
  “你刚才沙发的那个提议很好,只是这样弄,我这里更像是悠闲娱乐的地方,而不是书店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江陵曜考虑了一下,笑着摆手,“你又不是要立刻就弄好,晚上回去我帮你想想看,不行我可以陪你去宜家逛逛。”
  许烽附和着他点头:“对,又不是不急于一时的事。”
  江陵曜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往楼梯口走去:“那什么,不早了,我先走了啊,过几天我就来还书。”
  许烽一把抓住江陵曜的胳膊:“一起吃饭吧。”竟然有些不舍得和江陵曜分开,实在太诡异了。
  江陵曜抽出胳膊,歪着头看他:“我们俩?”
  是的,我们俩。
  许烽默默在心里回答,可这么做,江陵曜大概会被吓跑吧?
  许烽自己心里都迷惑,为什么他会觉得两个人单独吃饭江陵曜会害怕,还有为什么会不想让江陵曜走。
  是因为他还没试探出年糕糕到底是不是漠北孤狼吗?
  一定是这样的!他当初的打算就是从两人之间的频繁交往中找出证据。
  许烽松开他的手,从容自若地说:“不是,还有金小南和莫北。”
  “吃什么?”
  “火锅怎么样?”
  近期气温骤降,冷天吃火锅最舒服了,江陵曜想到满锅的涮羊肉,嘴馋地吞了吞口水:“好,就吃个。”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