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为我痴狂

魔教教主养成记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魔教教主养成记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夕欢是被吓清醒的。
  
  根本不给她犹豫的时间,漫天火光晃花了双眼,连呼吸到的空气都像在燃烧,鼻端萦绕着发焦的味道。她抬手,长袖捂住口鼻,压下环境异变生出的惊慌,减少呼吸幅度,避免吸入过多浓烟,提前玩完。
  
  夕欢抬眼环视四周,脑海涌入大片原主的记忆——
  
  只有—条道没烧着,可是想要逃出火场,也得跳过掉落在地上,仍在熊熊燃烧的横梁。
  
  原主穿得累赘,—袭朱色褙子,别说跳了,跑都费劲。
  夕欢抓起旁边木桌上的—海碗,砸碎,取—碎片,配合双手,嘶啦—声的,将裙摆撕开到小腿。
  
  光脑说到做到,也真没给她剩多少剧情,她—边结合着原身记忆整理,—边找寻出路。
  
  许是因为写大纲的时候没来得及给女主角取名的关系,进来之后,原主也叫夕欢,夕家独女。
  
  夕家因父辈恩怨而惨遭江湖第—鞭宋怀意灭门,杀到厢房来的时候,夕父的旧友,天海帮的帮主陈征前来救援。宋怀意来不及亲自杀她,利用跟陈征周旋的空档,—边到处点火。夕欢—路连跑带跳,火烧得快而刁钻,厢房不算长,她左穿右拐的,费了不少时间。在快要跑到夕出去的时候,才蓦地从剧情记忆中翻出——
  
  妈耶,根据设定,她应该在里面等男主角来救的!
  
  男主角是谁?
  
  相关记忆被抹掉,夕欢错过了第—个认出日后金大腿的机会。
  
  来不及沉痛,要走出厢房了——
  
  院子里的三人映入眼帘,她的心脏同时紧缩了一下。
  
  男人手执长剑,剑尖滴着血,刚刚夺走歹徒的命。
  这个倒是没所谓,都长胡子了,看着即将奔四,超出男主角的守备范围,她不可能设定这么老的男主,应该就是天海帮的帮主陈征。
  
  问题在于,陈征旁边的两位少年。
  
  左边一袭蓝衣,剑眉星目,五官俊俏,气质朗润。
  
  一身玄色的右边亦有张极漂亮的脸,月色映着他的双眼,眼梢微微上挑,不笑也像在笑,虽然年少,但等成男子,想必长是位风流人物,可惜紧抿着的薄唇,透着一股不好说话的疏离感,并不想与人调情,白长了张风流脸。
  
  ………
  …
  
  可恶,都挺有男主相的啊!
  
  夕欢在内心捶胸顿足,恨自己把路人甲也写得这么帅,分不清谁是她的心动男生了。
  
  她思维转得极快,转眼便将滔天大火抛诸脑后。
  当务之急,是给两位‘男主嫌疑人’留个好印象。
  
  少女稚气未脱的脸上,镶嵌着一双灵动的眼,从漫天火光中奔出来,披散着云发。
  
  对女子来说,自然是不得体,有失仪态的,可是此情此景下,只显得身姿楚楚。火光灼人,她倔强地咬着下唇,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茫然惊慌得整个人也像玉似的要碎开了,可又堪堪维持着完整。
  
  成年人的灵魂藏在里头,拉出强烈的反差,即使是右边俊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玄衣少年,也不禁被夺去了注意力。
  
  她穿的不是下人的衣衫。
  
  “你是夕家姑娘?”
  
  陈征出声,玄衣少年才别开眼。
  
  “我是,”少女开口,声音脆生生的,带着满腹疑虑:“你是谁?爹娘呢?……依云!依玉!”
  
  依云依玉,是夕家千金的两个大丫鬟,已经死在宋怀意的鞭下。
  
  陈征来的时候,宋怀意还在忙着杀人点火,这人武功上佳,行事有点一根筋,一个个的杀过去,杀得很没效率,还漏了女主角。
  
  “夕姑娘,定山他……”
  
  陈征迟疑片刻,迎着女孩祈望的双眼,她大约已猜出这满屋烈焰与寂静的原因,只是由他说出口,就彷佛是宣判了死刑:“被歹人报复,已遭不测,是陈某来晚了,我收到消息的时候,连夜赶来……救到你一人,也算留住定山他最后一点血脉。你先随我离开,以后再作打算。”
  
  夕家上下已无人,看着眼前年幼无依的孤女,陈征已打算收养她。
  
  但在惨遭灭门的此刻,自然不能立刻说出要人换爹的话,便先离开这伤心地。
  
  闻言,少女浑身一颤,将将要哭的看住他。
  
  眨了眨,溢出一层透明的水光,双眼湿漉漉的,好似一只受了委屈的小鹿。她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去忍住眼泪,保住千金闺秀最后的尊严与仪态,易碎得如此珍贵坚强,甜软外表下,有着定松般的内核。
  
  居然没哭。
  
  两个少年自知不是适合说话的时候,默契地沉默着,只是看见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以为她要大哭大闹,当场失态。可是除了逃生时撕开了些许的裙角和散落开来的头发以外,她全无失态。
  
  太意外了。
  
  水光潋滟的眼,背衬火光,耳际是木头燃烧的声响,组成一张深刻的画,烙在少年心头之上。
  
  ……
  …
  
  靠,居然哭不出来。
  
  夕欢憋了半天,代入原身的记忆里,就差把眼珠子憋红,也没能梨花带雨的哭出来,只酝酿了一层敷衍的水光,剩下全靠演技。就像以往跟麻烦的情人分手,为了给足对方面子,只能演出一副很难过的样子,和平分开。
  
  幸而经验丰富,愣也演得有模有样。
  
  哭不出来,那就尽量悲伤得好看一点吧。
  
  须臾,她似强忍巨大悲伤,点点头,跟着陈征离开,坐上马车,一开始相对而无话。
  
  趁这沉浸在悲痛里的空档,夕欢整理了一下剧情记忆,知道自己当初拟大纲的时候,往‘父母双亡’奔着去了,没计较细节,设计了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功能性反派,完成使命后就死得十分痛快。为了让她放心,陈征清清嗓子,解释了一下来夕宅这趟的原由,自己的背景,以及身边带着的这俩跟班的身份。
  
  天海帮的帮主,已婚,育有一女,跟夕欢差不多大。
  
  夕欢一听,猜测这肯定是个重要女配角,非忠即奸。
  
  “杜浩歌,我的大徒弟,”
  
  陈征朝玄衣少年昂了昂下巴:“华听风,二徒弟,如果他日你愿意拜在我门下,他们就是你的师兄了,如你无意习武,他们也定视你如亲妹照顾。”
  
  突然就被安排了个妹妹,杜浩歌精神一振,然而转眼看向夕欢,想搭话的话头又咽了回去。
  
  跟被娇宠着的师妹不一样,这位夕姑娘彷佛一戳就碎,他不敢大声说话了。
  旁边华听风冷着脸,一点也没有当她大哥的意思,只微微颔首:“一切听师父吩咐。”
  
  夕欢静静地看向两人,眼眶红红的,似有泪意。
  片刻,她移开了视线。
  
  从未看过如此心碎的眼睛,杜浩歌忍不住好奇,加上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一路上猛往夕欢脸上瞧。
  
  这么小的女孩,满腹愁绪,即使不用师父说,他也会视她如亲妹,照顾保护她的!
  
  只不过,她在想什么?
  
  ……她在想到底哪个才是男主角。
  
  光脑剩给她的记忆里,除出开头安排,关于剧情的提示,只有三项。
  
  【自己有相面能力,可以看出以后谁牛逼】
  【男主角以后会是武林盟主】
  【男主角很容易害羞,不能瞎撩,要保持适当的节奏感】
  
  刚穿过来,又经历了火场逃生,原身的脑袋已疲惫得厉害,夕欢刚想启动看相的玄学能力,看看以后哪位兄弟会有出色,脑袋便针刺般发疼,只得暂且压下,容后再提了。
  
  杜浩歌,华听风。
  
  唉,这俩连名字都有主角相!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