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外星嫡女重生手札

有事情就来找我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有事情就来找我

  窦府里面的下人们看到窦谦这个样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是脸色茫然的看着窦谦飞一般的从他们的面前跑过,那模样儿完全没有大老爷的威风。
  而还在屋子里面的大夫人,也急忙叫丫环去通知各个院落的人,她不是男子,若是要出去迎接,自然是要打扮体面了,但是大夫人也在心里头想,如果要来,昨天告诉他们一声,今天也不会这么狼狈。
  不过大夫人也不过是想想罢了,像面见这样的大人物,她现在连在心里想想他的坏话都不敢。
  ”快,快,快,去通知二房婉春院还有老夫人,都让他们赶紧到大厅里面去迎接诚王,要是到时候谁不敢来,吃了排头可不要赖到我头上。“大夫人心里着实紧张得要死,特别是看到窦谦面色发白的冲出去,大夫人心里想着难道窦府得罪了诚王。
  因着昨天窦谦都再管老夫人传言这件事情,所以完全不知道诚王到了丰都城,特别是打听事情的人,也没有打听到这件事情,从这事情上看来,窦府与丰都城内那些大户人家都脱节了。
  玉和听到大夫人的话,腿差点一软,这诚王的名头她也是听说了,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头,诚王怎么到窦家来了呢!
  ”夫人,这可如何是好啊,诚王怎么好端端到咱们府里面头来了呢!不会是谁犯事了吧!“玉和是越猜就越害怕,这梳头发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赶紧把头梳好了,这事情可怠慢不得,要是怠慢了到时候窦家都不够人家一个小指头。“大夫人呵斥了一声,玉和也不敢再出声了,她镇定了一下,将大夫人的头发挽好了后,便赶紧带着丫环们出了门。
  而二房那里也是鸡飞狗跳,他们心里的猜想不比大房低,二夫人甚至觉得这诚王直接上门,说不定就是想拿窦府开刀呢!
  婉春院的人是很早就起来了,所以完全没有手忙脚乱的感觉,这都是托窦琪的福,每天很早就起来在那里打拳,以至于下们也早早的起来了。
  ”姑娘,到时候你就站在最后面,也不要说什么,就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有大房二房老夫人应付着呢!“许嬷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跟窦琪说这样的话。
  窦琪点了点头,这事情与她没有关系,她干嘛要站在前面,还要跟那个所谓的诚王说话,她脸上就这么多二吗?
  ”放心吧,嬷嬷,无需担心。“窦琪拍了拍许嬷嬷的肩膀,转身出了婉春院。
  当所有人都齐了后,都迈步往大门那里走,毕竟他们哪里有胆子在大厅里面等啊,要说窦府的人算老几。
  窦秀倒是蛮镇定的,估计她自小一直在深闺中,所以也不知道诚王的大名,只不过看到窦琪后,便十分自动的与她站成了一排。
  ”三妹,你说诚王为什么来我们窦家啊!“窦秀迈着小步跟在后面,说话的时候也十分小声,只是嘴巴动了动。”而且,丰都城内这么多的大户,怎么偏偏到了这里。“
  ”或许窦家有麻烦了,不管怎么看。“按窦琪的想法,一大早上门的人肯定没有好事情,况且,气氛如此严肃,简直就像是要赴砍头台的感觉。
  窦秀听到她的话后,只能够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不过窦秀心里倒是不担心,毕竟她觉得窦家再怎么样,也不会得罪一些皇亲国戚的,因为窦家在丰都城内又不算是什么特别出名的人家。
  窦秀这么想,只是暴露她脑袋简单的事实,或许是因为窦府里头没有妾侍,而且窦琪没有来的时候,就只有窦秀一个女孩子,所以她也算是无忧无虑的长大,也没有人给她使绊子。
  “怎么会呢,三妹,你想得太多了。”窦秀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旁边走着的人听到她的话,都在心里想着,姑娘,是你想得太少了。
  窦谦是站在最前面的,他连头都不敢抬,窦谦凛气凝神的看着自己的鞋子,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前面的人说:“参见诚王殿下!”
  窦谦一下跪,后面的人一呼拉的就往下面跪了起来,窦琪走的时候正好插在了窦中清两个人的中间,所以当他们跪的时候,窦琪稍微用了些力,让他们不至于瘫软在地上。
  “起吧!”声音一出,窦琪心里动了动,便随着前面的人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人也不敢直视这位诚王,只不过窦琪稍稍抬了抬头,便看到了窦家人所敬畏的诚王是哪个人,这不是在梧桐院里面并肩作战的同志吗?
  窦秀明显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她捂着嘴巴,怕自己发出声音,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刚才这么轻松了。
  “诚王殿下请这边走!”窦谦禀承着少说少错的想法,尽量不问太多的事情。
  唐焱扫过窦家人,很明显就在里面发现了窦琪,而站在唐焱后面的黑路也是扬了扬眉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
  “不用进去了,今天殿下是来找一个人,因为殿下需要这个人帮忙。”黑路手一抬止住了窦谦往前走的脚步,将今天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窦谦听到黑路的话,心里头丝毫没有底,他不知道黑路说的人是谁,到底是几房的人,虽说黑路说的是帮忙,但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抓人来的。
  “能够帮诚王殿下的忙,是窦家人的荣幸,不知殿下要找得是哪位?”窦谦将姿态放得极低,面上也是十分的恭敬。
  因着现在窦府出现的都是窦谦,所以就算是老夫人站在前面,也基本上没有她的什么事情,况且是诚王又不是丰都城的人,所以老夫人也不敢吭声。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面前,有时候老夫人这根经还是会动一下的,现在这种大场面,要是老夫人敢说不过脑子的话,估计到时候窦府的人都会恨死她,等事情完了估计得说她疯了。
  “殿下找的是窦武的女儿,有些事情需要向她询问一下,你将她叫出来,就不用再这里站着了。”黑路目标明确,表示人找出来了,你们就要当树桩了。
  窦谦一听到要找窦琪,目光隐晦的朝着后面看了看,然后直起身子:“是,草民现在就将人叫出来。”
  窦琪不用叫就站出来了,她站出来后,窦谦将她带到了唐焱的面前,黑路对窦府似乎十分的清楚,一看到窦琪后便带路去了湖中心的小亭子里面。
  而留下来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窦谦看他们脸上还有些茫然,急忙吩咐道:“都傻了吗?还不赶紧让下人们沏茶倒水去都愣在这里干嘛不想要命了。”
  窦谦这一句话就像是轰在众人头上的雷,站在那里的人立马动了起来,大夫人安排着下人将最好的茶拿出来,还有让厨娘现在就去准备点心。
  老夫人没有沾这件事情,她就想着自个儿回院子里头,诚王的事情全部都交给窦谦,所以有时候老夫人这样的性子,真是让忙得团团转得窦谦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娘,您这是去干嘛呢?现在先不要走,等商量完了再走啊!”窦谦看到自家娘要开溜,就知道她肯定是不想管这件事情。
  “娘,您的心思我明白,您要是今天不留下来,到时候我出了事情,窦府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别人也不会因为您是老夫人就放您一马的。”
  窦谦实在是不想说出这样的话,不过老夫人的作法,实在是让窦谦好想发泄一下,所以这话自然就说出来了。
  “好了,用得着吗?走,都去大厅里面,看看诚王到底是为什么到窦家来。”老夫人狠瞪了窦谦一眼,便带着花嬷嬷进了大厅里面。
  小亭中,黑路正在煮茶,窦琪坐在对面,看着茶水沸腾的样子,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
  “你父亲来了一封信是吗?“唐焱也没有废话,一开口就直入主题。
  窦琪将放在怀里面的信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面:”是来了一封。“
  唐焱将信拿了过来,浏览了一遍后,便将信重新放到信封里面,他手指从信封上面划过,抬头问窦琪:”你父亲就来过这一封信,他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窦琪听到他的问话后,指了指他手上的信:”有啊,就在信里面。“
  唐焱听到她的话后想了想,将信放回了窦琪这边,他想着可能是信里面有什么暗号,所以他没有看明白。
  ”那你跟我说一下,这信里面说了什么事情。“
  黑路看着他们两个人一人一句,简直就像是再唱弹簧,不过他也没有问,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煮茶。
  ”父亲前几天做了个任务,但是这个任务是别人强迫他做的,虽说报酬给得很高,但是父亲看出来这任务明显很奇怪。如果你要问线索的话,这里面没有说线索,不过你们这么光明正大的找上门来,不会是想让我父亲背黑锅吧!“窦琪直接将他们的到来弄成阴谋了。
  其实当时窦武的信写得欣喜自溢,但是以窦琪的对他的了解,他整篇信都再写着反话,所以能够看得出他对这个任务有多恶。
  ”不用担心,你父亲不会有事情,今天来只是想要问这件事情,最近一段时间我会在丰都城内,如果你还有什么线索的话,可以来找我。“唐焱动了动桌子上的茶杯,淡声说道。
  窦琪没有客气的应下了,要是有事情的话她肯定会去找他的。
  ”你把住的地方告诉我,有事我就去。“
  黑路觉得这姑娘一点儿也不客气,她知不知道要是经常出入诚王府,到时候窦府可真的是要出名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