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替身很忙

第六十七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六十七章
从剧组棚里出来,外面的冷空气让穆言瑟缩了下,他才想起来冬天快到了,木头前几天被大雨淋感冒,穆言给了他一天休息时间,所以现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坐在车里,降了一半车窗,点了根烟。
  
  烟刚抽了两口,他就从后视镜看见剧里一起合作的女主董婕,身边跟着经纪人和助理,她往车的方向看了眼认出是穆言的车,便和身边两位说了几句话,等两位抬脚去取车,她就往车的方向走过来,在车后还换了个走向,走了副驾驶位置那边的方向,停下来之后敲穆言的车窗。
  
  穆言坐在车里愣了愣,不知怎么就想起五年前他也这么敲过一个人的车窗,那是他第一次拿到男主角的角色,为了庆祝约了苏漾去吃饭,当时在停车场,苏漾的车还没有停稳,他就走过去敲他的车窗,也是那一天苏漾说,他要结婚了。
  
  董婕见穆言没有反应就又敲了下车窗,这部戏已经拍了三个多月,她和穆言也算得上是熟悉的,穆言探身过去替她摇下车窗,她站在车外对穆言挑着眉说,“我是让你开车门。”
  
  董婕年龄长了穆言一岁半,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还是芳华正好,她出道这么多年什么角色都有接过,风格百变,也发行过数张唱片,在这一辈的女艺人里粉丝号召能力相当强。
  
  穆言替她开了车门,她坐上车倒也不客气直接就问,“方便带我回酒店吗?”
  
  穆言笑道,“我的荣幸。”伸手把烟头丢到窗外,开始发动车子。
  
  “穆言,有件事我想问你。”
  
  穆言侧头做了个倾听的表情,“请讲。”
  
  “你是双性恋还是同性恋?”
  
  这样类似的问题,五年前穆言在各种场合被各种各样的人问过,只不过近几年一直没有绯闻,也没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换做别人问,穆言或许连眼神也懒得给一个,可问的人是董婕,总不能闹得太僵,只能笑着说,“宝宝,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了?”宝宝是在戏里的称呼,这样喊一声一是为了缓解气氛,还有就是希望董婕能够适时得绕开这个话题。
  
  董婕扁扁嘴,这样的动作早就不合她的年龄,但是她做起来却不显做作,她说,“抱歉,或许这样问很唐突,但麻烦你不要转移话题,好好回答,这对我很重要。”
  
  穆言听她的语气很是严肃认真倒是生了几分好奇,侧头看了她一眼问,“这不应该是我的私事吗?”
  
  “对我来说不是。”董婕说到这里,很认真地转头来看穆言,穆言惊奇她的目光,碍于在开车也不好转头去回视。
  
  穆言刚想问为什么,董婕却已经开口,“我发现我入戏太深了。”说完悠悠地叹了口气,用比较轻缓的语气说,“我并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你是双性恋可以考虑给我这个机会,如果你是同性恋,我会帮你找个合适的。”
  
  穆言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是首次这样被人告白,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去回绝,开口道,“抱歉,我……”
  
  “好了,你不用继续说,我知道了。”董婕阻止了穆言将要说出口的话,他的意思她已经明白,没有必要徒惹伤感,转眼去看窗外,直到酒店也没有回过头来和穆言说话,穆言暗自庆幸还好酒店够近,免去他被沉默的气氛弄得尴尬至死。
  
  那一天之后穆言还是会和董婕见面,董婕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仿佛那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穆言自然也不会去再提,戏杀青是在十二月份,杀青当天董婕过来询问回去飞机的时间,穆言照实回了是第二天下午。
  
  董婕想了想方说,“那明天上午有空去茶座坐一会的吧?”
  
  “什么事?”
  
  “我上次和你说过的事情,给你介绍个人认识,我姐妹朋友的化妆师,最近刚好也在这边,人还不错。”
  
  穆言对化妆师这个职业的gay印象有些不好,觉得太C,出门会喷甜腻的香水,说话会发嗲,抬手会翘莲花指,但是面上是不好拒绝董婕的,笑道,“谢谢。”
  
  董婕笑着拍了拍穆言的肩,其中的意味不言而明。
  
  第二天上午,穆言让木头留在酒店,董婕临时打电话来说有事去不了,穆言也不知董婕说得是真是假,只能按照她给的地址一个人去赴约。
  
  穆言到的时候比约定时间早了十分钟,包厢是早就订好的,穆言进去还没有人到,大概过了两分钟,有人推门进来,穆言抬眼,对方也是单人赴约,从面上看和自己差不多大,穿着很正式,外面一件黑色的薄羽绒服,里面是一套西装,再里面是粉色的衬衫配了粉色彩条的领带,感觉到穆言的目光朝他微微一笑,秀气的脸上现出两个酒窝,阳光干净,“你好,我是陈洋。”
  
  穆言起身和他握手,陈洋的手很白,手指和手掌比例也很好,十指修长,握在手里不像一般男人的刚硬也不像女人的纤细。他身上也没有喷香水,带着的香味似乎是化妆品的味道。
  
  穆言之前在脑海里对他职业的印象有所改观,笑着问,“你一个人来的吗?”
  
  “来的路上跑了两个。”室内开了空调有点热,陈洋脱了羽绒服搭在空椅子上然后在穆言的对面坐下。
  
  穆言本以为两个人陌生会比较容易冷场,没想到对方倒是个善于交谈的人,也很懂得什么时候停下来倾听,什么时候接过话题,两人在茶座里大概坐了一个半小时,穆言因为下午飞机的事情提出要离开。
  
  陈洋拿着外套起身,微笑着说,“和你聊天很开心,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见面。”
  
  穆言点头答应,两人分别之后穆言才想起来双方都没有留电话,心里有些遗憾,陈洋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虽然不一定合适在一起,这是见了第一面之后穆言的想法。
  
  下午刚下飞机,董婕就打电话来问见面的情况,穆言有听陈洋说董婕是托了姐妹帮忙,然后她姐妹又托别人帮忙,这样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找到陈洋的,穆言就是再迟钝再不解风情,也知道董婕是认真的,对于她打电话来询问,也很认真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么多年我也都一个人,虽然说确实是想找一个,但还是宁缺毋滥,才见过一次我能怎么说?”
  
  董婕笑骂了一声,“你真是婆妈,我有问过他的情况,绝对是我知道的那个圈子里的人最好的了,他也是最近刚分手所以你才有机会。”
  
  “是吗?”穆言倒是完全没看出来他是最近刚分手,“好吧,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他比我想象中的另外一半相比弱了。”
  
  董婕听出穆言话里的意思在电话那边愣了半饷,才开口说,“在一起合适就好,真有感觉了,其他的都不会是问题的。你要是觉得还行,我就把他电话给你。”
  
  “他电话号码不会是你去要来的吧?”
  
  “不是,他是瑾姐的化妆师,瑾姐给的。”
  
  “不是我脑海里闪过的那个瑾姐吧?”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被称为常青树的歌后影后,那么,确实是她。”
  
  穆言最终还是要了陈洋的号码,就算不是恋人,多个朋友也还可以。
  
  穆言几次想打电话给陈洋,但每次都不知道打之前都觉得似乎没有话题可聊,也就作罢,没多久年底的跨年演唱倒是在后台遇到了陈洋一次,因为条件限制,几个人合用一间化妆间。
  
  刚巧那天林洛和景飒也在,自从林洛搬出去,穆言也常出差,两人也很久没有见面,林洛看到穆言就过来和他聊天,穆言当时正在化妆,从镜子里看到陈洋去和景飒打招呼,打完招呼还四周看了一眼,穆言想要喊他,他就已经转身走了。
  
  为此在穆言心里景飒的讨厌指数又增加了几分,后来穆言才知道陈洋是过去是因为和舒晴认识,没有过来和他说话是因为林洛刚好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没有看到他。穆言想想也觉得自己对景飒真的是天生看不顺眼的。
  
  林洛见穆言没有愣住没有理他的意思,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景飒望了过来,笑着问穆言,“你不会是在镜子和景公子比对视吧?”
  
  “没兴趣。”穆言白了林洛一眼,“和他在一起久了,我怎么觉得连你也变讨厌了。”
  
  “哈哈……”林洛笑了好一会才停住,对穆言说,“你对我家公子绝对是有偏见。”
  
  “能不能对他换个称呼?我总觉得我的血液在翻滚,随时可能吐出来。”第一次听林洛这样喊景飒的时候,穆言问林洛为什么这么喊,问了几次林洛也不肯说,让穆言以为他住在景飒那边被欺负了,甚至还打算要去找景飒算账,林洛知道他的想法才说是景飒要他喊老公,他不愿意,所以一直喊得景公子,而景飒回喊他为洛少,因为洛少爷这个称呼遭到了林洛的抗议,两人习惯在外面也喊这样的称呼,别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会以为是玩笑,他们却乐在其中。
  
  林洛也不理他,笑着说,“你还没回答我今年春节回不回去呢?”
  
  穆言提到回去这件事还是有些逃避的,自从跟母亲出柜之后他还没有回去过,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暗骂自己笨,当初就不该出柜,去年林洛和景飒回去,听林洛说母亲还是很高兴的,当时他还想要是她知道真相,绝对会直接拿扫帚打人了。
  
  “不然我问问有没有哪个愿意陪你回去,也好让你跟妈有个交代。”
  
  “不了。”穆言摇头拒绝,“这件事上我真不想给她希望了,到最后还是要绝望。”
  
  “你总不能一直不回去,好几年了。”
  
  今年是第六年了吧。穆言在心中叹了口气,现在偶尔想起当初,对苏漾的感情也更复杂。听到他要去结婚时,他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转变,等到苏漾结完婚,他才醒悟他们以后不能再是恋人了。
  
  他自毁前程其实是想让自己能够恨苏漾,因为他发现实在是难以放下这个男人,他在他心里有着根深蒂固的根基。爱过恨过,到最后和其他人交往过才明白,苏漾除了没有给他一辈子剩下的都给他了,因为没有父亲,生活上的压力让母亲也很繁忙,那样纵容他的一辈子也只有苏漾一个,就算闹得僵硬,他一个电话还是能请他帮忙,明白过来穆言总在心里叹气,何必当初呢。有了这样的认知,穆言也觉得自己似乎成长了,也不敢再去触碰有关苏漾的一切,一碰就觉得心里的伤口在开裂,虽不如最初撕心裂肺的疼,可还是会让他皱眉。
  
  错过苏漾是他的遗憾,可也不会抱憾终身。他们都有属于各自的人生要去完成,出现岔路就分开了,如果有一天再相见,或许是擦肩而过,又或许能微笑地伸手相握。
  
  “那今年就回去吧,我要是进不了家门记得给我送点吃的。”
  
  林洛伸手在穆言肩上拍了一拍,“妈也会心软的,不会真大年夜不让你进家门。”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