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哥哥目录

第二十七章

  “啊啊啊——疼!!!”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划破了梨香院安静的午后,小胖子捂着耳朵哀嚎出声:“老大你轻点啊!我千里迢迢过来投奔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最亲爱的小弟的吗?”
  
  林琰脸上的笑意加深,莫名有了种黑暗的味道,他拎着小胖子的耳朵,丝毫没有放松力道的想法:“有事没事竟做些扰我清梦的事情,你这种小弟我不要也罢。”
  
  守在门口的汤圆窃笑出声,林琰瞪了过去,他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地将头转了回去。
  
  小胖子“嘿嘿嘿”陪着笑,讨好道:“这不是没撞着好时候吗?下次我过来前一定先探听清楚,若是您在休息的话,我一定在门外跪着听宣。”
  
  林琰知道小胖子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但也不是真的要苛责他,便顺势放开了他的耳朵。
  
  小胖子揉了揉泛红的耳朵,又开始“嘿嘿嘿”的傻笑。
  
  林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没过一会儿也被小胖子的傻笑感染了,嘴角的弧度也跟着微微上扬,但嘴里依旧不耐烦的问道:“你嘿嘿嘿傻笑什么?”
  
  小胖子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满脸得意道:“老大,我已与你的鼻子齐高了,再过不久说不定会超过你呢。”
  
  两人虽相隔一岁,但小胖子一直以来都比林琰矮上好大一截,快三年不见,小胖子居然开始抽条,除了脸上带着依旧减不掉的婴儿肥,身材竟已渐趋匀称。
  
  反倒是林琰,这三年光景除了愈发的瘦了,身高倒长的并不十分明显。
  
  林琰白了他一眼,道:“我守了三年孝呢,换了你绝对会变成一只又矮又瘦的猴儿。”
  
  小胖子听了立马恭维道:“老大说的在理,老大自守制之后,越发像个仙人了,浑身上下都是仙气,让人见之忘俗。”
  
  林琰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出声打断了小胖子的话:“你是一个人回京,还是?”
  
  小胖子闻言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子,充满怨念地看着林琰:“老大,我还记得两年前你不辞而别……”
  
  林琰道:“告诉你我就走不了了,说不得半夜里还会碰着你追过来的船。”
  
  像是被林琰戳穿了一般,小胖子脸红了红,道:“我知晓你已离开,确实收拾了包袱追了出来,”见林琰投过来果然如此的眼神,小胖子又飞快地说道:“结果被我父亲和几个哥哥亲自逮了回去,给我一顿好打。”
  
  说到这里,小胖子手忍不住向身后摸了摸,似乎又想起了那场父兄交替打他板子时的阴影。
  
  “听说那阵子扬州同知、盐运司运同和商会会长再半年间先后暴毙,不知是谁曝光了他们私底下的账册,牵出了江南那边官场好大的震荡,我父亲领了皇上的旨意牵头调查此事,我一失踪,他们便以为我遭了受了歹人绑架,兴师动众找了好几天……”
  
  林琰听罢,淡淡说道:“那是该打!”
  
  小胖子嘴里嘟囔了一句“我躺床上三个月呢”,又道:“那事好像牵连甚广,我父亲他们这两年都在彻查此事,前些时候才刚刚查完,上了奏折,便被皇上一道圣旨宣召回了京。”
  
  林琰挑了挑眉,道:“看来你父亲要升职了,提前说声恭喜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说不得再打次架又被调走了。”小胖子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然后又兴高采烈地说道,“不过我听着风声林大人这次彻查出力甚多,好像也要调任了呢,待他任期满了说不定便能调回京里,这样老大你们一家人便能够团圆了。”
  
  那高兴的模样似乎比他自己父亲调回来更让他激动似的。
  
  林琰眼中闪过隐忧,道:“但愿吧,我父亲那位置太过扎眼,我家里根基又浅,他在那里仿佛一个活靶子似的,我倒恨不得他此刻便能卸下这重任来。”
  
  小胖子笑道:“放心吧老大,我父亲走之前让我姨父照拂林大人呢。”
  
  他没说,自家父亲的原话是:“就那文弱书生,谁看他不顺眼一根指头便能戳死他,但我看他儿子顺眼,是个爷们儿,便让你姨父看顾一番吧!”
  
  林琰点点头,让小胖子回去谢过他父亲。
  
  但他心里清楚,那是沙欣回给他那些账册的还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自是两不相欠,以后仍是无关之人。
  
  这小胖子的父亲,看他行事鲁莽,其实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要不然,当今皇上也不会将清理江南官场如此重要的事情交予他。
  
  还来不及深想,林琰转过头,便看到黛玉低头哭着从院门口走了进来。
  
  身后一脸焦急地跟着的……
  
  林琰眯了眯眼睛,认出了那追着过来的便是他那许久不见的贾家表弟。
  
  林琰冲小胖子使了个眼色,小胖子秒懂,两人一道上前迎上了黛玉。
  
  黛玉正低头向前走着,冷不防被人挡了道路,她抬起头,便看到自家哥哥和一个不认识的外男站在了眼前,她压下不小心溢出口的惊呼,忙用帕子遮了脸,快步往自己屋里走去。
  
  小胖子在黛玉身后笑嘻嘻地说道:“林姐姐不必如此见外,我可是老大的义弟呢,都是自家人。”
  
  林琰警告地拍了小胖子头一记,便追黛玉去了。
  
  小胖子笑着送走了林琰兄妹二人,随即将脸一板,伸手拦住了贾宝玉的去路。
  
  贾宝玉乍一看见小胖子,脸上一瞬间的茫然,而后他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挡住我的去路?”
  
  小胖子冷哼了一声,多年纨绔恶霸的气势自然而然地流露了出来:“我倒要问问你是何人,为何恬不知耻地追着一个姑娘家!”
  
  贾宝玉奇道:“这里是荣国府,我是二房的公子,我为何不能在此?”顿了顿,他又道:“那是我表妹,我与她有了些误会,快些让开放我过去同林妹妹解释清楚。”
  
  小胖子冷冷道:“我听说这里已被贵府老夫人送与林府的公子小姐借住,那你即便是主人,也不得随意闯入了。”
  
  贾宝玉多次尝试仍突破不了小胖子的防线,忍不住有些急了:“你到底是何人,拦着不让我进去也就罢了,还尽说些奇言怪语,莫不是外面闯进来的恶徒?若真是恶徒,我便要叫人了!”
  
  “孽障!”
  
  一声怒喝将贾宝玉吓的连退几步,脸上瞬间失了血色。
  
  只见贾政怒气冲冲地从门口快步走了过来,一面对贾宝玉怒道:“你站在这里!待会再收拾你!”
  
  一面朝小胖子陪笑道:“家教不严,让沙公子看了笑话。”说着便让小厮按了贾宝玉的头给小胖子道歉。
  
  贾宝玉早已被贾政吓的失了魂魄一般,软了身体任由小厮动作。
  
  小胖子在其他人面前还是挺能装腔作势的,他傲慢地点了点头,冲贾政道:“还望您能约束好令郎,莫要再做些唐突贵客的举止了。”
  
  贾政连声应是,而后吩咐小厮捆了那贾宝玉,嘴里直喊着要拿家法了。
  
  黛玉屋里,林琰神色冷淡地端坐在桌案前,面前紫鹃、绿鸥、雪雁整整齐齐跪了一排。
  
  “我也不问你们到底发生了何事,”林琰冷冷开了口,“护主不利,自己去领罚罢。”
  
  绿鸥和雪雁打了个冷颤,脸色惨白的应了。
  
  紫鹃不明所以地看了身旁二人一眼,心里打了个突。
  
  “紫鹃,”林琰冰冷地继续说道,“既然外祖母将你给了黛玉,那便按着我林府的规矩来。”
  
  紫鹃抖了抖,俯下身子重重磕了头,没多久额头便一片青肿:“我认罚。”
  
  “哥哥!”
  
  林黛玉红着眼想要求情,却被林琰一个眼神止住了,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出任何话来,因为她知道,林琰有些时候,固执的惊人。
  
  待三个丫鬟走远,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黛玉隐隐约约的小声抽泣声。
  
  半晌,林琰的声音响起:“说说,那贾宝玉怎么招惹你了?”
  
  “我在探春妹妹屋里同她一起针黹,宝玉表哥突然进来了,说起了那薛姨妈一家进京的事情,”林黛玉声音还是有些哽咽,但神色却慢慢冷静的下来,“宝玉表哥说,薛姨妈膝下有一名唤宝钗的女儿,生的极好,心里欢喜荣府又多了一位神仙一般的女儿家。”
  
  林琰没有插话,继续听黛玉往下说,他心里清楚,黛玉有时候虽有些爱使小性儿,但心胸却极是豁达,不可能因为贾宝玉夸赞另一位女子便心生不忿。
  
  “他道,以后姐姐妹妹们便永远待在荣国府里,再不分离了,”黛玉低垂着眼,藏住眼里慢慢溢出的泪水,“我便说,我有父亲有家,此时只是暂住,以后还是要家去的。他说,父亲和哥哥醉心仕途经济,甘心做那国贼禄鬼之流,便无心管我了,还不如同他在荣国府里一道来的快活。”
  
  林琰的面色陡然沉了下来。
  
天上掉下个林哥哥》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