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精神体是鹅目录

  75.
  
  叶矜双手插在口袋里,晃晃荡荡地出来了。
  
  范阳洲匆匆站起来,他简直一秒也等不了,跑到了他的面前,“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叶矜摇摇头,笑了笑,“他说了。明天他们会带人去找,希望不大,据说是在一个河堤上,这么多年了。”他抬头看了看高远的天际,这里和B市有些不一样,天空都显得更高一些。
  
  范阳洲道:“我陪你去。”
  
  叶矜张了张嘴,道:“好。”他总想说不用,可是内心明白自己需要。
  
  他回头望了望身后黑色的像是一个铁盒子一样死气沉沉的建筑物,“没想到会是这样。”
  
  他觉得很黑暗的痛苦,也有在阳光中消融的一天,他庆幸他终于从泥潭中挣扎着爬了上去,而不是被它拖垮。
  
  没关系的,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来吧。
  
  他没参加自己母亲的葬礼,他从小没见过他母亲任何的家人,想必她最后也是走投无路,孤独而痛苦地死去。
  
  他甚至不知道她葬在何处。
  
  然而终于可以昂首挺胸地去见她。
  
  他望着范阳洲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我不会再来了。”他牵起范阳洲的手,“我想去看看我们家。”
  
  叶矜早就退役了,通行证自然也被没收了,小区都进不去。他们在周边兜兜转转,有点懊恼。背后突然被人叫住,“你们回来了?”
  
  叶矜转过身,原来是莫先生。三年不见,他白头发多了几根,整个人还是乐呵乐呵的,像个不知疲倦的老渔夫。莫先生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像是刚从公会回来。
  
  莫先生打量了一番叶矜,拉着他的手,“自从你退役之后就不来找我们了,我们家老婆子还整天念叨你呢。”他扭头看范阳洲,笑眯眯地问:“怎么,搬回来了?”
  
  范阳洲笑了笑,说:“没有,我们现在住在B市。”他补充道,“住在一起。”
  
  莫先生拍了拍叶矜的手背,欣慰地叹了一口气,道:“好。”
  
  莫先生的权限比他们的都高,通过门禁轻而易举,叶矜和他们慢慢走在居住区分叉的小路上,远远的,终于看到他们家小别墅花园的一角。
  
  他走过去,放慢了脚步,花园里已经没有蔷薇和茉莉了,不知道是范阳洲搬家的时候就没有的,还是新主人并不喜欢这些。它们被铲掉,铺上了平整的草垫。中间架着一个实木秋千,还有一个充气蹦床被塞在一角,像一个沮丧的胖子。余晖从草坪和道路铺过,仿佛带着香气。
  
  他远远看着,仿佛看着自己的过去,又好像看着别人的未来。他所珍藏的东西,也会被别人珍惜。
  
  “回去吧。”叶矜看了看时间。他们笑着同莫先生告别,老头子乐呵呵地在台阶上挥手送他们。
  
  他生不知来处,而未来有归途。
  
  回去的红眼航班上,雪白的云层之上高高的有一轮月亮,星星亮得不真实,银色的光照进舷窗。高空氧气和声音都稀薄,只有呼噜噜的混沌的风声,好似全世界都陷入了甜美的梦里。
  
  范阳洲在看一本小书,叶矜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睡眼朦胧中,他看见他肩膀蹲着一只灰白色杂毛的小鹅,正在吃他的头发。
  
  ——END——谢谢你看到这里——
  后记:
  你好,我是茶深,谢谢你看到这里。鹅它终于写完了,现在还不知道各位的想法,但是真的很想听听看。对我来说呢,比起爱情,其实想写的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叶矜也好范阳洲也好江蓝也好,我内心偷偷称他们为三位一体哈哈,叶矜和范阳洲经历的是爱人和爱自己,江蓝经历的是自制和自由,无论结局如何,他们终于能和自己和解,对我来说这就是全部的HE了。由于作者笔力和视野的限制,文中有很多地方有局限性,也有很多透露出笨拙的缺陷,谢谢大家包容了这样的作品,并且喜欢它。
  更鹅的时候发生过很令人困扰的事情,也有令人失望的事情,可是好像写完,就跟叶矜一样,什么都可以轻飘飘放下。如果说从鹅这里得到了什么,就是这个吧。
  完结后,大概还会有三到四篇的番外,比如小初的量子兽,江蓝小同学的感情线,飞梭,五组之类的,好多可爱的角色都因为内容限制没有能给他们更多的戏份,所以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姑娘们可以持续关注一下!
  这是我写原耽的第二年,这篇也是完结的第四部作品,想了想,感觉留给自己的创作时间不多了,接下来也要努力写出新作品!江湖风波急,我们有缘再见!
  
他的精神体是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