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饲养宠物的正确方法

结局篇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结局篇
第二十八章
  
  虽然本丸这边的是十年后的暮朝颜,可现世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可不会管这里的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的,该拍还是要拍。好在十年后的这位记性还算不错,随手翻了几页手里的剧本就想起了七八分的剧情,为了以防万一索性把所有的台词全部背了一遍。连带着,也想起了不少事情。
  十年后的她因为某些原因,拥有了穿越无数平行世界的记忆——虽然她一开始的本意只是拥有山姥切国広这把刀,然后彻底抹消他在世界上的存在从而可以真真正正带他去她的地方。可最开始的暮朝颜设下这个局的时候千算万算没算到生出了这么多变数:比如眼下这些多出来的刀剑,而失去记忆的自己居然也和山姥切以外的人签了锁魂契……
  神特么发展。
  暮朝颜其实觉得自己的计划挺完美的:一开始挑了个特别苦逼的职业,然后策划各种行为让山姥切国広看到——为了保证效果她还特意抹掉了自己的记忆,虽然意料之中那个温柔又自卑的家伙成功上钩了,但是也许是她用力过猛,千辛万苦钓上来的一条鱼后面还多缀了一堆附加海产品。
  作为战力来讲这的确是相当不错的一支队伍,而且她日后也的确需要一支强大的心腹部队。可问题是……
  那群付丧神的体力和精力都他妈太好了,真的。
  感觉自己采补都能被撑死的样子。
  十年后被迫功力大涨强行不早朝暮朝颜捧着茶杯忧郁望天。
  而且目测让现在的自己退货也已经来不及了啊=-=
  把自己变成十年前的娇小模样的暮朝颜面无表情的拍掉了鹤丸国永顺着宽大的大氅爬上自己腰侧的爪子。“不许捣乱。”一时口误的结果就是除了山姥切国広以外的成年组的刀,似乎在一瞬间就觉醒了随时随地动手动脚不被发现的技能。
  “十年前的我当真是带你们两个来?”十年后的暮朝颜依旧有些将信将疑,两把老刀笑得樱吹雪阵阵飘,要不是因为现世无法局限化樱吹雪,估计现在她早就被樱花瓣给埋了。“您怎么会觉得这件事情有异议呢?”三日月闻言笑得灿烂极了,晃瞎了一堆旁边偷看的小姑娘:“就算我们想骗你,可您看,我们跟来的时候其他的刀剑也没反应啊~”
  暮朝颜懒得回答只是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张娜已经走了过来,十年后的暮朝颜一时间没能把眼前女人的脸和记忆里的对上号,张娜也没注意她有那么一秒的迟疑,抓着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快点快点,这场戏你之前卡了几天,其他的都完事了就差你了!”
  十年后的暮朝颜努力压下条件反射翻滚而起的杀意与不耐,若无其事的抬脚跟上了张娜急匆匆的步子,一副懒洋洋的口气仿佛调笑一般的问道:“哪场戏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张娜浑然不知自己方才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利索无比的回答:“就是皇女曦第一次走上朝堂面对曾经的朝臣,然后开口说要让英王登基的那场戏——我哥已经答应不会胡来了,你正常演就成,这回不用搭理他,该怎么来怎么来。”
  啊,想起来了。
  阔别了十年的记忆终于再次拜访了暮朝颜的大脑,她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这究竟是那场戏。
  《江山令》的这场戏算是暮朝颜这个角色的杀青戏,而且难度其实对暮朝颜而言,并算不上太难的程度。
  这段戏讲的是皇女夏曦筹谋数载,终于让英王成功登上了皇位,面对着朝堂上的昔日旧臣和英王试图娶皇女曦为后的打算,夏曦以昔日皇女的气势压制全场逼迫英王放弃娶自己为后的想法,然后在举国庆祝新皇登基的那一天,离开了京城。
  可问题就在于,这场戏里,张宸却耍了心眼——他和其他几个实力派的老演员刻意压了暮朝颜的戏,对于十年前的暮朝颜而言实在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可导演要的效果却是暮朝颜一派风轻云淡的压制全场然后拂袖而去的模样;而且因为这部戏是边演边播,按着当时网上对于戏中英王和皇女曦的热度,如果暮朝颜演不了,那么导演就会考虑第二结局,也就是原著以外的另一个原创结局。
  英王最后因为怜惜皇女曦,而主动退让一步的结局。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次对弈输的不仅是皇女曦,也是暮朝颜。
  夏曦的骄傲是敛在骨子里的,是压抑的、而暮朝颜的骄傲却是张扬而坦然的,这两个角色的融合让张宸准确无比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只要在戏里成功赢过皇女曦,戏外的暮朝颜,就有可能被他攻略。
  暮朝颜的性子傲慢又偏执,只要能成功赢她哪怕一次,就有可能得到美人垂青。
  不得不说,如果是十年前的暮朝颜,说不定还真能让他成功。
  可他现在对的是十年后的暮朝颜。
  是躲在十年前娇小外表之下的,已经恢复记忆,心机谋划深不可测的景王暮朝颜。
  “开始吧。”少女一拢宽大的袍袖,微笑着看着张宸。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气势威仪君临天下,在一个回眸的时间里,露出了属于真正九天之上的王者锋芒。
  
  ***
  纪明然在一边看着那个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遥不可及的暮朝颜,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压抑内心翻滚而出的恶念了。
  想要得到她。
  想要吞掉她。
  扯开她的喉咙,撕裂她的皮肤,嚼咽她的血肉,让她彻底融为她的骨中骨,血中血,从此再也不必在意会有谁把她从自己身边夺走,哪怕是暮朝颜自己也不行。
  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做了。
  纪明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劫持了暮朝颜,却没注意到在她暗中示意下两把强大的太刀并没有采取措施而是任由她带走了自己。也许明天报纸头条就会登出艺人被前经纪人劫持绑架的消息,不过她不会在意,屋子里那个被她锁起来的女孩子也不需要在意。
  在厨房哼着歌做饭的纪明然,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一贯冷静理智的大脑为什么会忽然像一个疯子一个脑残一样,不计后果的做出这种事情。
  而被锁在里屋的暮朝颜,则笑吟吟的感受着自己的妖力彻底侵入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后,闭着眼睛迎接了自己与十年前的交换。
  当她感觉到交换时刻的临近,内心深处压抑多年的贪欲终于在那一刻全部爆发。
  交给你啦。
  交给我了。
  女孩睁开眼,已经是十年前的暮朝颜。周身充斥的十年后自己的妖力纯粹而危险,还掺杂着带有强烈致幻效果的香气,纪明然在她强行催发妖力的情况下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早就不足为惧,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和她密切相关的某个人。
  山姥切国広感受到属于自己的主君回归的那一刻,终于毫不犹豫的穿过了现世的法阵来到了别墅这里,焦急无比的破门而入。
  站在血泊中的纤细少女手中拎着一把奇怪的匕首,脚畔躺着纪明然的尸体,她慢条斯理的擦拭着脸上的血迹,歪着头看着金发碧眼的青年,带着柔软的笑容向他走去。
  来吧,我亲爱的人啊。
  暮朝颜亲吻着青年的嘴唇,然后将手中的匕首更加用力的刺进了他的心脏之中。
  你将从此,成为我一生的挚爱。
  
  ***
  “真可惜啊……那么年轻就死了……”
  “凶手好像是前经纪人?真的是疯子一样的家伙,好像说那家伙喜欢暮小姐来着……”
  “因爱生恨?真可怕……”
  “而且犯下案子就自杀了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个神经病,倒是可惜了暮小姐年纪轻轻就死了。”
  ……
  张娜擦擦眼泪,看着一身黑衣的梁楠在墓碑前放下花束,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鬼使神差般,她开口叫住了梁楠。“梁小姐请等等!”她快步走过去,看着女人那张保养得宜的面孔。“您不说些什么吗?”
  梁楠却皱起了眉。
  “有什么好说的,”她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张娜。“我和她又不熟,只是拍了一场戏的关系罢了。来一趟就可以了吧?”
  “啊……对不起。”张娜有些尴尬的拢拢头发。
  错觉吧……觉得她会和暮朝颜关系好什么的……
  啊对了,她之前……是为什么和暮朝颜签合同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张娜挠挠脑袋,最终选择放弃了回忆。
  
  ***
  “主殿!”今剑趴在刚刚睡醒的暮朝颜的腿上,好奇的指了指近些日子才显形的金发付丧神:“这是谁啊?不认识的刀啊?”男孩鼓了鼓脸,有些不满的说道:“您这段日子一直以灵力养护这把刀,睡得越来越多都不理今剑啦!”
  “啊……这位啊……”刚刚从小憩中醒过来的暮朝颜揉揉眼睛,慢半拍的重复着。
  金发的付丧神安静的跪坐下来,递过一杯放得温热的茶水,垂着碧色的眼睛平静的自我介绍道:“在下山姥切国広,是朝颜的佩刀。”
  “山姥切国広?”今剑歪歪脑袋,露出个疑惑的表情。
  “和山伏堀川的名字很像啊,和他们有关系吗?”
  “大概只是巧合吧。”金发的青年把还没睡够的暮朝颜搂进自己怀里,然后冲着乖巧自觉站起来的今剑点点头:“我先送朝颜回房间。”
  睡得昏昏沉沉的暮朝颜感觉到有人把自己送进了松软的被窝里,她迷迷糊糊地从中伸出一只手,被对方握在了手心里。“我刚才有没有碰到你的伤口……?”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山姥切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握着她的手坐在了一边。
  “伤口已经痊愈啦……好了,睡吧。”青年沉稳的声音终于把她送进了梦乡之中。
  “我就在这里,不会走了。”
  
  -END-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