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说好炒作完就散呢

第二十三章 豆浆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十三章 豆浆
是不是……该我脱你了?
  
  这句话一出来,周如宴懵了一瞬。两秒后,他差点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周如宴低了低头,半天才强行憋回去差点迸发出来的笑声。
  
  卧槽。
  
  太神奇了!
  
  何引喝多的时候,居然是这种样子!一脸茫然乖巧,别人指哪儿打哪儿,表情无辜得要命。
  
  怪不得今天龙笑笑会问助理怎么没跟着,要是平常放这么个喝多了的大明星出来,指不定会发生点什么。
  
  谁能知道银幕上一副温柔帅气的人,醉酒后能是一副年龄倒退样儿?
  
  只不过这脱衣服……还是免了吧。
  
  何引说完话,周如宴一直没回应,便继续一脸认真地盯着他。周如宴只觉得手腕被何引捏得有些发酸,掰了半天,才把何引的手小心翼翼地掰了下去。
  
  周如宴定了定神,敛了笑意,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对何引点点头。
  
  “谢谢你,”周如宴说,“不用了,我自己会脱衣服,你现在要不要去洗澡?”
  
  何引看了他半天,犹豫似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去洗澡吧,乖,你看你,都一身酒味了。”周如宴跟哄小孩儿似的,“洗完澡才能睡觉,明天还要工作……”
  
  听到“工作”这俩字,何引立刻皱了皱眉。
  
  “你不走吧?”何引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嘟囔了一句。
  
  周如宴愣了愣,笑了笑:“不走。”
  
  何引这才点了点头,不情不愿地起身上楼,径自往楼上浴室走去。
  
  这段时间的相处里,周如宴差不多吃透了何引的性子。不过今晚这一堆事儿,还真让他有点意外。
  
  在周如宴的印象里,何引是工作狂,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工作第一,其他事情统统第二。就连今天醉酒,一提“工作”二字,也会乖乖爬起来去浴室,为明天的工作做准备。
  
  但那句“你不走吧”又让周如宴有点懵,有点疑惑。
  
  不管是因为人身体状态不好时的本能挽留,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这种类似于担心别人突然离去的话,总给人一种说话的人很寂寞的感觉。
  
  何引寂寞吗?
  
  这个房子很大,上上下下好几层。周如宴坐在沙发上,看着何引上楼的方向,忽然有点感触——这人在之前的日子里,都是怎么过的?
  
  连何引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么多年的生活中,他好像放偏了一点什么。
  
  ……
  
  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何引洗澡的时候,周如宴还悄悄溜浴室看了好几次。
  
  没呛水,也没忽然晕倒,就是他动作有些缓慢,像某动画电影里的树懒。
  
  浴缸很大,何引泡了一会儿就自己出来了。周如宴边偷看边暗自感叹他身材真好,尤其传闻中那双将近一米二的大长腿,跟蚂蚱成了精似的……
  
  洗完澡,何引自己动手换了衣服,老老实实地往床上一躺,两秒钟就睡得没了声响。
  
  周如宴往卧室里探了探头,把何引卧室的灯关上,这才松了口气。
  
  晚上的雨一直没停,而且越下越大。周如宴往窗外看了看,这种雨势下就算撑着伞出去,用不了半分钟,也能跟在泳池里冲个来回差不多。
  
  他犹豫了一会儿,随便找了间客房,打着哈欠在何引家睡下了。
  
  ……
  
  “何引!一会儿去二食堂吗?”
  
  午后的教室里,窗帘被窗外的风吹得鼓起来,像天蓝色的船帆。
  
  周围有些嘈杂的声音,何引从桌上抬起头,有点恍惚地向四周看了看。
  
  黑板上的圆锥曲线被擦了一半,剩下的半片粉笔痕迹,能勉强看到有老师写的解题过程。
  
  何引发着愣看向黑板,却怎么看都看不懂剩下的那一半题目。
  
  一旁的学生碰了下桌子,何引愣了愣,回过神来。
  
  “二食堂的排骨晚了就没了,快走,你昨天不还说要吃吗?”旁边一个男生催促地拽了拽他的胳膊。
  
  “啊。”何引看着他,轻轻点头。
  
  二食堂。
  
  这个词好像很久都没见过了。
  
  午休的时间,大批学生从教学楼里涌出来,浩浩荡荡地奔向食堂。何引跟那男生一起往食堂走,走了两步,忽然觉得身后有什么视线,像被人盯着似的。
  
  大夏天的正午,太阳晒得很。风一刮,路两旁的行道树上,叶子被吹得唰啦唰啦地响。
  
  两边是拥挤的人流,何引被那视线盯得不自在,停了脚步,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他顺着身后的那一缕视线,正好对上了一双有些期待的眼睛。
  
  一个穿着高一校服的男生,看到他回头的时候愣了一瞬,然后立刻变得慌张起来。
  
  男生皮肤很白,短而柔顺的碎发,有些稚气但清秀的脸,以及带着点怯懦的眼神。
  
  何引愣了愣,忽然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没等出声发问,男生便一个转身,拔腿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何引张了张嘴,没喊出口。但回过神来,还是不由自主地啧了声。
  
  他盯了很久了吧……好,记住他了。
  
  ……
  
  早上醒来的时候,何引翻了个身,刚一睁眼,惊得差点没摔下床去。
  
  不知道哪个缺心眼儿的,在他旁边摆了个巨大的毛绒熊玩偶。那头熊还被摆成了侧面朝床内的姿势,正躺在他旁边,睁着双水汪汪的卡姿兰大眼睛看着他。
  
  靠。
  
  一大早上跟一头熊对视,睡意一下子一扫而空。何引“噌”地就坐了起来,刚刚被吓了一跳,现在脑子里一片混沌。
  
  过了两分钟,他总算回过神来。
  
  昨晚自己喝多了,宿醉导致了今天的脑内混沌和头疼。这只将近两米高的熊他也不陌生,这是很久前粉丝送的生日礼物。当时他嫌占地方,就放在了卧室旁边的客房里。
  
  不过,它怎么会在这儿?
  
  刚才起床受到惊吓,开机失败。何引努力坐在床上回忆了半天,这才成功修复系统,想起来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周如宴把他从会场解救回家、还照顾了他一晚上、最后在家里睡下了……他揉了揉额角,微微皱眉。
  
  那这头熊,是周如宴放这儿的?
  
  何引看着熊,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周如宴估计是怕自己晚上睡沉了翻下床,才弄了这么只超级无敌大的熊放在他旁边挡着。
  
  想想周如宴一个人从客房里抱出这头两米高的熊出来……那画面估计还挺有意思。
  
  他趿拉着拖鞋下床,洗漱完,在房子里找了一圈,竟然四处都没看见周如宴的影子。
  
  何引打开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周如宴八点多的时候发了条“早餐在桌上,拜拜”的消息。而现在,时间已经指向十点了。
  
  怪不得屋子里这么安静。
  
  连个人声都没有。
  
  餐桌上放着买来的没香菜、葱、和酱料的煎饼果子,豆浆也装在保温杯里。何引喝了口豆浆,发现竟然还是热的。
  
  啧。
  
  他眯了眯眼,有点想笑。
  
  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回到了高中,穿着白色的校服,在熙熙攘攘的午休放学人群里挤着,被人催促着往食堂的方向走。
  
  梦里是夏天,有个人在身后盯着他,眼神怯懦而单纯,带着少年的憧憬。
  
  何引回头,那人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便立刻泄了所有的勇气,拔腿就跑。
  
  梦在他想喊他的那一刻惊醒,那人的脸立刻变得完全模糊了。但何引隐隐能感觉到梦中的人是谁,因为那种稚气未脱的眼神,在几年后的现在,完整得出现在了一个久别重逢后的人的脸上。
  
  豆浆里放了糖,温度也刚好。
  
  周如宴很细心体贴,一举一动都带着当年的样子,那是一种何引极少见到的稚气和温顺,又有种小动物般的温柔。
  
  很温暖,挺好的。
  
  何引喝了口豆浆,没忍住,勾了勾唇角。
  
  他想了想,拿过手机,忽然有点想逗周如宴玩玩,发了条“早餐多少钱,转你”的消息过去。
  
  放下手机,何引忽然有了个神奇的念头——能跟周如宴一直这样相处下去,估计也不错。
  
  早点快吃完的时候,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一条微信发了过来。
  
  平时很少有人给他发微信,各种乱七八糟的群也被何引屏蔽掉了。何引皱了皱眉,边喝着豆浆边伸手把手机拿过来。
  
  是周如宴?
  
  这么快就回了消息!
  
  他愣了愣,赶紧把消息划开,只看了一眼,一口豆浆差点喷出来。
  
  --亲,早点是拜托你助理买的,钱就不用转了。
  
  靠!
  
  何引顿时有点尴尬,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缓了缓神后他又觉得有点想笑,回了个“ok”的表情包过去。
  
  过了半分钟,对话框里忽然显示出“对方正在输入”,何引愣了愣,直起身,盯着对话框看着。
  
  又过了几秒,“对方正在输入”忽然没了。何引皱了皱眉,半分钟后,“对方正在输入”忽然显示出来。
  
  这货到底想说什么!
  
  对面断断续续半天,何引盯手机盯得快有点焦躁的时候,手机震了震,一条消息才发了过来。
  
  --我今晚过生日,你来吗?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