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十二事务所

第十五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十五章
午休之前,韩闻逸果然召集事务所全体成员开了个会,会议的内容就是从钱钱做的几版LOGO设计稿里选出一版最合适的。
  
  因为是给心理咨询事务所做LOGO,这个LOGO给人带来的感觉应该是温暖的、治愈的、有爱的、充满希望的。为了体现这些感觉,钱钱尝试了多个意象:初升的旭日、张开的怀抱、碰撞交汇的心灵,交握分手……不光选择了多个意象,有的意象她还尝试做了不同的版本。最后她一共拿出来六张稿子供大家选择。
  
  钱钱在审美上是有天赋的,再加上多年美术功底和艺术设计的深造,她拿出来的每一张作品最起码都是好看的。在好看的基础上,又各有特点。
  
  于是乎,出乎钱钱意料的,会议才刚开始,大家的争论就已经非常激烈。
  
  “我觉得三号这张最好看。”
  
  “三号是好看,可是二号更好看!一眼就惊艳到我了!二号这张如果不用的话,简直太太太浪费了!”
  
  如果是矮子里拔高个,大家的讨论热情不会很高,最后选一张过得去的也就算了。可正因为大家对钱钱的作品很喜欢,不舍得自己喜欢的作品落选,于是情绪非常高亢。
  
  眼看着会议室乱成了一锅粥,郑佳赶紧出声阻止了混乱的讨论:“大家看完了就投票吧。每个人先在纸上写下两个最喜欢的版本。”
  
  然而在众人投票之前,韩闻逸又提供了一个选择的方向:“最好选择跟‘人’相关的。”
  
  夏见灵表示赞同:“心理学毕竟是研究人的学科。”
  
  两位创始人的言下之意,初升的旭日这样的意象还是不必纳入选项了。
  
  众人了然,选出自己更喜欢的版本后,纷纷在纸上写下来。
  
  等所有人都投完票,郑佳把大家写完的投票收缴上来。收到越明宇那份的时候,她奇怪地“咦”了一声。
  
  在韩闻逸和夏见灵两位大佬表明态度以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旭日的logo,唯有越明宇,他依旧坚持选择了那枚越过地平线的旭日,而且他把自己的两票全投给了旭日。
  
  对于自己奇怪的选择,越明宇面无表情地给出解释:“我不喜欢人类。”
  
  郑佳:“……”
  
  众人:“……”
  
  一旁的肖巴忍不住吐槽:“怪胎啊你……”
  
  郑佳收完所有票,很快就把结果统计出来了。而结果又一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由于每张设计稿都各有特色,大家最喜欢的都不一样,所以一开始争论的非常激烈。但是韩闻逸允许每个人投两票,投票的结果,二号设计稿竟然几乎赢得了全票!也就是说,即使大家心中最好的设计不同,可要选一张大家都不愿意放弃的设计稿,所有人的答案都一样的——二号。
  
  二号设计稿是一张以张开的怀抱为意象的LOGO。而这张设计稿,也正是钱钱设计得最用心、最费力的一个。
  
  想要表现出她想表现的那些感觉,图片的意象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用色。
  
  暖色调能调动人的积极情绪,像旭日可以选用橙色,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营造出温暖人心的氛围。但一个拥抱的用色要怎么给人温馨感?
  
  在烧死了很多脑细胞之后,钱钱自己画了一幅画,画得并不复杂,她画出了一双环抱的手,给观看者感觉仿佛有人正在拥抱自己;两条臂膀组成的形状很像一颗心形,这也是她的用心之处;在用色上她实在是下了大功夫的。她选择了温馨淡雅的粉色与橙色,并且她不是用整块的颜色来填充,而是让色彩逐渐过渡。
  
  粉色带着微微的冷,橙色则是温馨的暖。越靠近怀抱中心的地方,橙调越深,颜色越暖——那也正应该是最温暖的地方。
  
  韩闻逸拿起二号设计稿专注地看了一会儿。这张图安宁中带着生机,理性间蕴含希望。
  
  片刻后,他微笑着抖了抖手里的稿子,缓声道:“那么,我们就选这张稿子作为我们的LOGO了。大家没有意见吧?”
  
  投票的结果大家有目共睹,这次所有人一致通过,再无异议。
  
  “钱钱,辛苦了。你很棒!”郑佳对钱钱竖起了大拇指。
  
  一开始韩闻逸一意孤行坚持要用钱钱的时候,郑佳还有点担心。现在钱钱已经入职一段时间了,她的能力和她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韩闻逸没有看错人。
  
  如今郑佳甚至有点庆幸自己当初没太坚持,作为一个HR,她知道想从人才市场上招揽到这样的员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同事们纷纷给钱钱鼓掌,感谢她的辛苦付出。事务所里员工数量不多,就跟个大家庭似的,氛围一直很友好。唯一的异类就属越明宇。
  
  所有同事在鼓掌的时候,他很别扭地举起手,想拍又不知道怎么拍似的,胡乱碰了两下,就立刻把手收回去了。
  
  =====
  
  晚上钱钱完成了手里的工作,用力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居然都快晚上九点了!
  
  办公室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就剩下她对面的越明宇还在敲代码。
  
  加班对于程序员来说简直是日常。不过钱钱自从入职以后,几乎也天天都在加班,有时候在公司里加班,有时候回家了继续做。
  
  钱钱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对越明宇挥挥手:“小明,我先走啦,拜拜。”
  
  越明宇没反应。
  
  钱钱对他的冷漠已经习以为常。
  
  她拎上包站起来,打算起身往外走。然而脚步还没迈出去,忽然一阵眩晕,她又跌坐回椅子上。她一直有点低血糖,今天晚上太忙了忘记吃晚饭,刚才站起来的时候动作又太快了,大脑里血液没跟上,就犯晕。
  
  钱钱把手伸进口袋里。因为低血糖,她平时习惯随身揣两颗糖,以备不时之需。然而手在兜里摸了一圈,她愣了:口袋里空空如也。
  
  前两天她把家里的糖吃完了,准备出去买来着,结果因为手上还有别的事儿,就把这一茬给忘了!
  
  没奈何,她只能坐在椅子上休息,等待身体恢复。
  
  忽然间,一枚巧克力被推到她面前。
  
  钱钱抬头一看,越明宇还在聚精会神地敲代码,好像这颗巧克力不是从他袋子里摸出来的似的。
  
  “谢谢啊。”钱钱拆了巧克力的包装纸,把巧克力扔进嘴里。
  
  吃了糖,低血糖的症状有所缓解。但她还需要稍微歇一歇再走。电脑已经关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不说点什么感觉气氛怪尴尬的。
  
  “小明同学,”她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困惑,“你每天戴着耳机,都在听什么?有什么好听的歌你推荐我几首呗。”
  
  越明宇看了她一眼,居然直接把放在桌上的耳机递了过去。
  
  钱钱有些惊讶地接过耳机。一戴上,她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是特殊的降噪耳机!
  
  一戴上这副耳机,外界的杂音就变得很轻、很遥远。办公室里机箱运转的声音、窗外的风声、窗帘的飒飒声……瞬间全部消失了,整个世界变得非常安宁。
  
  越明宇戴着这么一副玩意儿,不是在听什么。恰恰相反,他是什么都不想听。
  
  然而钱钱很快就把耳机摘下来了。生活还是需要点BGM的,适当的白噪音能给人安全感。超乎寻常的安静让她有种被世界排挤了的孤独感。这种感觉她并不喜欢。
  
  她把耳机还给越明宇:“这个,是因为办公室里太吵,影响你工作吗?”
  
  小明同学面无表情地说:“是因为我不喜欢人类。”
  
  钱钱嘴角一抽,“你为什么不喜欢人类?人类做错了什么?”
  
  小明同学看她一眼:“你为什么要讨好人类?”
  
  “哈?”钱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讨好人类?”
  
  小明同学冷冷地说:“你一直在努力让别人开心。”
  
  钱钱:“……”
  
  这场不知道哪个次元的聊天聊得太诡异了,她有点Hold不住。
  
  低血糖的症状已经彻底缓解了,她赶紧提包站起来:“内什么,我还有事儿,我先回去了啊。你继续加油,拜拜~”
  
  越明宇没什么表示,拉开抽屉把耳机收进去。钱钱没看到,他的抽屉里还躺着另外一副长得略像的耳机。
  
  钱钱刚出事务所的大门,就在门口撞上了正准备往里走的韩闻逸。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怔。
  
  “你这么晚了才下班?”韩闻逸皱了皱眉头。
  
  “你这么晚了还回去上班?”钱钱也有点不可思议。
  
  韩闻逸事情很多。他经常要跑去跟投资人见面,或者有别的会要开,所以并不经常待在事务所里。
  
  “没有,”韩闻逸说,“我正好开车路过,看到楼上灯还亮着,就想来看看谁还没走。”
  
  “哦……”钱钱说,“就剩下小明同学了,其他人都已经下班了。”
  
  韩闻逸点点头,没再上去了。
  
  他掉头跟钱钱一起往外走:“我送你回去。”
  
  “不用啦……”钱钱拒绝。也就上班第一天她坐过韩闻逸的车回家,这两个礼拜都没再坐过了。
  
  “为什么?”韩闻逸坚持,“这么晚你自己回家即不方便也不安全,我送你。”
  
  “你送我又不顺路。”钱钱说。钱家一家三口还住在T大的家属楼,韩家好几年前就搬走了。
  
  “再说了,加班超过八点,打车回家能报销啊!”钱钱笑嘻嘻地说,“不能浪费这种薅资本家羊毛的机会。”
  
  “资本家不光给你薅羊毛,”韩闻逸掏出车钥匙,对着停在对面的车按了一下,“资本家的羊亲自驼你回去。请吧。”
  
  韩闻逸盛情难却,钱钱推脱不过,只能老老实实上车。
  
  韩闻逸发动车子,开始关心下属:“你天天加班到这么晚吗?”他最近整天在外面,没时间关注钱钱的工作状态。但看到钱钱的工作成果,他也能反推出她的工作状态。
  
  “嗯……”
  
  其实钱钱手里的工作并不算很多,可她自我要求高,哪怕是一些不重要的小工作也很注重细节,工作量自然而然就变大了。
  
  韩闻逸摇头叹气。
  
  “晚饭吃了吗?”他问。
  
  钱钱的肚子适时地叫了一声,给了他答案。
  
  “钱是资本家的……”韩闻逸瞥了她一眼,“身体是钱钱的。钱钱比钱更重要。”
  
  钱钱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韩闻逸去了趟美国回来,比以前幽默多了。
  
  “要是让钱叔叔钱阿姨以为我这么压榨你,很影响咱们两家的交情。”韩闻逸前面这句话说半真半假说的,可后面这句话却是认真的,“别太辛苦了。”
  
  钱钱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怎么。入职一个月因为工作太敬业被老板劝说不要太辛苦……看来也不是每个资本家都是黑心的。
  
  车驶近T大,这里的路韩闻逸和钱钱都很熟了。
  
  韩闻逸突然想起一些很久远的小事:“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以后要考T大来着……”
  
  韩教授和钱教授任职的T大是一所很不错的高校,在国内排名很靠前。在小孩子心目中,以后能考上T大是件挺光荣的事儿。
  
  “哇靠,”钱钱反应很大,“那绝对是我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瞎胡说的!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人生中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念了我妈教书的那所小学——那简直是我童年阴影好不好!所以考大学的时候我就发过誓,打死我都不能考我爸教书的大学!”
  
  “噗……”韩闻逸被她夸张的语气逗笑了。她人生中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那时候还轮不到她来做决定吧?
  
  “自己冒充家长签名,找同学帮忙冒充家长签名,帮同学冒充家长签名……这应该是每个小孩都有的童年好吗?”钱钱回忆起那段人生就倍感悲愤,“那些对我来说都不存在!每次考完试,我妈比我还先知道考试成绩!就因为我妈,我的童年根本就不完整!”
  
  “嗯……”韩闻逸若有所思,“看来我的童年也不完整。”
  
  “……”钱钱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神仙,请你不要跟我们普通人类比。”
  
  反正在母亲任职的学校念书,童年阴影简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钱钱感慨:“幸好我没考T大,不然我的大学生活也一定过得很悲惨。”
  
  “要是钱阿姨知道你没有拿到毕业证,”韩闻逸问道,“她会骂你吗?”
  
  “骂我?开玩笑。”钱钱想到这种可能性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延毕的事让我妈知道,她绝对会把我绑进考场,然后拿枪顶着我的头逼我考试的。”
  
  其实韩闻逸早就想问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会儿好容易让他逮到机会了。
  
  “那你怎么会延毕的?”他问道:“你的成绩应该不差吧?”
  
  钱钱一怔,这才发现韩闻逸一步一步引导着,把她给引到坑里去了。
  
  这个话题她不想谈。她脑子飞快转着,准备嘻嘻哈哈把话题带过去。然而韩闻逸的动作居然比她还快,没等她想好下一个话题呢,韩闻逸突然自己先换了个问题。
  
  “今天上午你是不是听到我跟小木的对话了?”韩闻逸问。
  
  T校已经近在眼前了,再拐两个弯就是家属楼,他放慢了车速。
  
  “我可没偷听你们谈话啊。”钱钱连忙澄清,“是你们自己门没关好。而且我也没听懂你们在说什么,很专业的样子。”
  
  “嗯,我猜你也没听全。”
  
  钱钱很莫名地看了他一眼。几个意思?他们的谈话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钱钱……”韩闻逸突然开门见山,“你是不是想过要接受心理咨询?”
  
  钱钱眼皮猛地一跳。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告诉我。”韩闻逸说,“如果你现在不愿意,没关系,不着急。但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提议。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一点。”
  
  钱钱想起上午他们的对话,不由撇了撇嘴:“就咱俩这关系,你连个优惠折扣都不肯给我。我还给你增加业务?你想得倒挺美啊。”
  
  “早上你走得太快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啊?”钱钱一惊,“难不成你要直接给我免单?”
  
  “不,我不可能给你折扣,而且,我都不可能接受你的咨询。”韩闻逸笑了笑,“但我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帮你,如果你愿意的话。”
  
  钱钱惊讶而不解地看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车已经开到T大家属楼了。
  
  韩闻逸把车停下,侧过身面对着钱钱,目光温柔:“我不能帮你做咨询。因为……你对我来说,本来就是特殊的人。”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