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侠 十代掌门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全知视野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全知视野
    古宝永恒之塔若即若离的悬浮在江枫身侧,似在沉寂,似在睥睨,但更多的是在准备,江枫能体会到那种微妙的,欲拒还迎的复杂情绪。祭炼古宝,可以进一步掌握古宝的能力,而与主人的契合更深,古宝之灵也会进一步复苏,作为有生命,有灵智的存在,古宝也一样期待着这一天。

    与祭炼法器的方法截然不同,祭炼永恒之塔,有着特殊的手段,这些方法,还是出身齐国的晏殊佳提供的。

    沉浸身心,冥冥之中,念诵古老而悠长的口诀,与古宝之上,自己曾经铭刻的灵魂印记紧密相通,江枫将整个识海尽情放开,让古宝能融入其间,种种意识,种种思绪,化作丝丝缕缕的牵引之线,融入,穿插进入古宝之内,勾取点点滴滴的,无形却又真切的存在,随着灵力源源不绝的注入,那些似乎是来自亘古,又像是来自洪荒的记忆,如繁星坠落天际般,陨落至江枫的识海之原。

    没有轰鸣之音,没有火光乍现,只有水滴溅落的细小涟漪,江枫的修为层次还太差,差到那些脆弱的丝线如此纤细,倘若这里真的有风的话,或许些许拂面之力,就会将其轻易扯断,纵使这样,那些被勾连而出的记忆和珍藏,也让江枫震撼不已。

    那残存的支零破碎的画面,似乎为某个大能修士所经历,或许是这古宝的前任主人元楚尊者,或者是更早的主人,从这些凌乱的虚幻印象之中,江枫窥到了那无面人的些许足迹,经历和情绪。

    那只能窥视其背影的强者,其足迹遍布山川溪流,雪地险隘,火原幽潭,绝大多数存在江枫从未涉足,其险绝壮丽,甚至很明显并非天元北陆;其过往经历,则是数次与人斗法的惊鸿一瞥,有人族修士,更有妖族,甚至无法辨识的异族,有弱小之辈,也有一方强者,散乱但却幕幕都动人心魄,江枫甚至感到自己体内的历练之海,正在因而不断充盈,变得波涛渐涌,好在有古宝在侧安抚镇压,并未影响江枫的心境;其蕴含的情绪,更是驳杂无序,以至于透过江枫的识海屏障,让江枫战栗,混乱,欢喜,烦忧,直到后来,江枫不得不得趁自己还在清醒之中,主动切断那些细小的丝线,避免受到不利的影响。

    心中了然,这些引动的莫名力量,并非当前的自己能够承受,深吸一口气,意识回归主体,江枫便重新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

    古宝永恒之塔的祭炼,因那丝丝缕缕的牵引,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黑色的小盾,此时已经修复了所有的伤痕,正泛着银月般的辉光,一闪一闪,在这黑暗浸染的荒原之上,甚是明润扎眼。

    第一种技能,江枫简单尝试之后,将其命名为“黑石之体”,盖因这技能主要涉及的物事,便是神秘的黑石,在第一次将灵魂印记打在古宝之上时,江枫便已经知道了这神秘的存在,只是这东西实用程度十分有限,甚至抵不上一件低阶的法器。

    如今,在进一步祭炼古宝之后,他可以同时掌控更多的黑石,并按照自己的心意,随心的变幻形状。黑石尽数埋藏在遗迹深处,但只需一个念头,便可以随意的调动任一块感知到的,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黑石,只是同时能够操控的黑石数量,仍然不多,合计不超过五尺见方。

    黑石具有超强的防御能力,能吸纳半数攻击,在此遗迹之中,许是最佳的盾牌,但吸纳的同时,余下则会对古宝之灵有所损伤,进而影响古宝的所有者,江枫和晏殊佳。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一味的防御并非取胜之道,江枫对此也颇有些失望,毕竟眼下的危机在于迎战,而非坚守待援。况且,自己能够带出遗迹的黑石,数量可能更少,或许最终只够凝练一面普通半人大小的盾牌,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这盾牌可以根据臆想,随时凝聚在周身各处,除了耗费灵力颇多之外,并无其他缺点。

    第二种技能也与这遗迹有关,并非战斗技能,借助古宝永恒之塔,他可以随时窥视这遗迹中的每一个角落,故此,江枫将其命名为“全知视野”,据此猜想,元楚尊者当年,能够借此窥视进入遗迹的每一位修士,只是最终算计不成,陨落此间。与第一种技能不同,这能力仅在此处可用,且只需耗费极少的灵力。

    有了“

    全知视野”,江枫立即游动心神,将整个遗迹遍历了一番,这才发现这处已经缩水的遗迹,悬浮在一处虚无空濛的空间之中,大概有四百里长宽,除却自己现在的这处三阶灵地之外,还有两处极小的一阶灵地,除此之外,他发现曾经被楚安澜埋没的雪女祭台,隐没在一处废墟之下,这或许是除了灵地之外,此间剩余的唯一有价值所在。

    在遗迹的中部,便是进入此间经由的古井。

    意识穿透古井一直向下,江枫很快便发现了晏殊佳和器灵黑鲸,正在与三人勉力激斗。凝聚心神,视野越拉越近,江枫甚至看到了晏殊佳额头的细微汗珠。

    此时,晏殊佳几乎已经脱力,而对面三人,除却铁三泉脸色苍白之外,状态都十分良好,场中只有他们三人,看起来,守卫古井的那位修士,已经被晏殊佳和器灵黑鲸除掉。

    嗯?

    虽然能凝聚黑石,但只有防御作用,此时帮不上大忙,江枫窥视了片刻,却有一个特别的发现。对面三人虽然频繁施法,但却似乎要生擒晏殊佳,而并非要置之于死地。

    难不成,他们三人之中,没有人能激活传送阵,离开此间?有了这个发现的江枫陡然兴起与对方谈判的想法,随即便马上否定了这种可能,对方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击杀晏殊佳,活捉自己,矛盾根本不可调和,如今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因为缺少离开的手段而已。

    不过,这种投鼠忌器的念头,却给了晏殊佳游斗的空间,她手中的飞剑片刻不歇,在周围游走的同时,专攻似乎灵力不济的铁三泉,而器灵黑鲸虽然身形受限,但巨大的蛮力,让孙宝泰等人,也不得不分心躲闪,一时间,还无法轻易取胜,不过,场中的趋势很明显,晏殊佳步履渐显轻浮,而对手三人,孙宝泰和另外一名持棍修士,躲闪间隙轮流上前迎战,灵力虽然未有恢复,但时而会得到些许补充,如此耗下去,晏殊佳必败。

    咔!

    孙宝泰的青光长剑,再次迎上了晏殊佳的一柄从刁钻角度袭来的飞剑,同时身形遽动,移步数尺,避开了所有潜在的危险,斗法已经持续了近两炷香的时间,他已经初步掌握了对方的路数,并将其仓促恢复的灵气,尽数耗尽,借着与天理门金丹修士马士凯的轮流配合,两人的灵力只是略有下降,优势进一步扩大。

    不过,这样的前提是牺牲了道友铁三泉,最后轮到驾驭飞剑仓促赶来的他,灵力本身就已空虚,且被对方看破,第一时间就被对手作为重点突破对象来应对,故此,孙宝泰和马士凯,便因势利导,并不过多分心救助,打算借铁三泉为饵,便可令晏殊佳力竭,进而将其生擒。

    手中灵力绽放,借着转身的机会,孙宝泰给马士凯一个“你懂”的眼神,对方则几步上前,拦住了冲涌而来的飞剑,那飞剑的速度已经渐渐趋缓,正是晏殊佳颓势渐显的征兆,借着灵力的泼洒,孙宝泰挥剑,将点点绿光抛飞,化作漫天飞雨,散布在周身各处,这些蕴含木系能量的绿光,最终会被激发,变为牢笼。

    曾经因此失手,被困在坚韧牢笼之中的江枫,立即便有了觉悟,但他却没有办法通知晏殊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器灵黑鲸游弋过来,体表黑气涌动,与那点点绿光纠缠在一处,发出互相溶蚀的声响,两者固然形态不同,但却同样均蕴含着腐蚀的能量。

    嗯?

    晏殊佳似乎体味到那点点绿光的诡异之处,飞剑沾染绿芒导致的些许溶蚀,与其心意相通,很快便被她窥破,她身形迅速跳脱,向后挪移数步,手中飞剑再次汇聚,直奔铁三泉,争斗一旦持久,她勉力用丹药恢复的灵力,已经空虚见底,此时,更需要抓住一切机会,力争击杀一人,同时给江枫争取更多的时间。此时,她隐隐感受到身体的些许不同,似乎与这空间,有了莫名的联系,而在冥冥之中,似乎感知到有人在窥视此间。

    难不成是江枫?知道这遗迹之中应无其他生灵的晏殊佳,由此判断,江枫或许已经成功祭炼了古宝。

    看起来,是时候撤退了,只是如果能留下一人的话,或许结果能更好,倘若对手完全恢复灵力,即便拥有古宝,两人也不是这三人的对手。不过她也知道这

    是极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瞥见了对手的一丝破绽,便悄然放弃想要离开的念头,身侧飞剑半数合为一处,直奔那露出破绽的一人斩去,那正是自己一直盯着的灵力空虚之人,不论如何,能够减少一名地级对手,对于后续的逃脱,也是好事一件。

    他们似乎略有嫌隙,并未分心来救。

    晏殊佳思及此处,手中旋即多了一枚“云震龙威碟”,虽然对同阶修士伤害有限,但只需他们躲闪一二,便有更多的机会,斩杀那名灵力稀薄之人,将最后一缕灵力注入法器之中,晏殊佳不退反进,身侧仅存的飞剑,也尽数飞出,直奔余下二人而去,此时器灵黑鲸恰巧挡住了那名持剑妖修,她便令那投射而出的三把飞剑,尽数绕向事先锚定的对手。

    去!

    “锻英”的灵光已经尽数消散,它早已耗尽了所有修复的灵能,此时,便只是一把更加锐利的飞剑而已,晏殊佳将这把飞剑混在所有飞剑之中,暗中纠缠了更多灵力,这或许是最后一击,她已经感受到灵力空虚带来的无力和晕眩感。

    摆尾!

    就在这个时候,器灵黑鲸同时发力,那原本被黑鲸遮挡,擎着青光长剑的孙宝泰,也不得不分心躲闪一二,身形遽然贴着冰冷的石壁飞起。

    好机会!

    晏殊佳心中无数念头涌动,手中飞剑更是如漫天花雨般,疾速射向铁三泉,她甚至在心灵相通间,感受到对手的无力,“锻英”已经刺入对手肌肤半寸,那把被他擎在手中的鱼叉样法器,顿时蓝光乍现,虽然同样已经到了身体极限,但铁三泉最终还是想办法触动了这法器的特殊技能,只在一息之间,数枚有如实质的蓝光鳞片,在那鱼叉各处横生,将那已经与其交错的飞剑卡在其间,丝毫不得寸进。

    随着这股灵气的强行注入,铁三泉脸色再度苍白,神魂为之一颤,而对面的晏殊佳,也同样感受到对手的乏力,右手一个投掷,将刚刚充盈至满的“云震龙威碟”投射过去,顿时,一阵耀眼的光芒伴随撕扯的力量,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出人意料的是,另外两人根本没有躲闪,而是径直向自己冲了过来,晏殊佳脸色大变,看其身上陡然浮现的数道护盾,心道原本对手就在等这个时机,却见那持鱼叉法器之人,因为无人救助,顿时被“云震龙威碟”所伤,器灵黑鲸则趁此机会,一个急速冲撞,将他顶到一旁,血盆大口撕咬过去,顿时连同法器,都吞入腹中。

    黑鲸离开,晏殊佳眼前一片通明,毫无遮挡,那两名修士手中却多了数道符箓,一左一右,将飞剑尽数已经放出,尚未收回的晏殊佳围拢,随着一阵各色光芒闪过,晏殊佳勉力从其中跳脱,身上已经伤了数处,有寒冰,有炽热,有电芒,更有无数令神魂震颤的力量,这种平素很少使用的乱神符,对于尚有灵力在体的修士,没有任何用处,但对于灵力完全枯竭的晏殊佳,可谓伤到了关键。

    噗!

    晏殊佳口吐一口鲜血,正待那器灵黑鲸回转,便可以借助其庞大身形的冲撞,换得一条生路,却见那器灵黑鲸身上光芒闪现,陡然消失在眼前。

    走了?该死!

    它竟然借吞噬地级修士获得的力量,遽然脱离了此间。看到此景的江枫,神识扫过整座遗迹,发现器灵黑鲸已经不见了踪迹,顿时大骂可耻,它竟然一早就锁定了铁三泉,而同时与其缠斗的晏殊佳,则给了它从中获利的机会。

    无心去咒骂器灵黑鲸的背信,当初立下灵魂誓言帮助涂山,却忘记了对方同样有背叛联盟的可能,江枫只能着眼现下的战局,孙宝泰距离晏殊佳只有数十步远,他的手中已然多了一枚封灵符,正小心的向晏殊佳走去。

    “晏道友,只需你帮我捉到江枫,并离开此间,我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孙宝泰生怕关键时刻,对手引丹自爆,倘若那样,自己恐怕要困于此间终老了。

    不能这样,我必须尽快做点什么!

    见晏殊佳脸色苍白,艰难的挪移后退,江枫也担心她拼死一搏,丢了性命,但落在对方手中,即便帮忙破阵,下场也会很惨,想到此间,江枫陡然将神识外放,聚集在这古井之下的片片黑石之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