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十八味的甜

chapter 14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chapter 14
杨粤音深深看了肖让一眼,仿佛重新认识了他,转头对张立峰说:“少牵扯无辜,说你自己。”
  这仿佛审犯人的口气让张立峰涨红了脸。看得出来他很想豁出去说了算了,可对上杨粤音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有旁边沉默的沈意、假装镇定却难掩好奇的关越越,少年人到底脸皮薄,说不出口,夺过那杯白酒就想喝。
  杨粤音却按住了他。
  她抽走白酒放回原处,重新倒了杯啤酒,大发慈悲道:“喝这个吧。”
  
  张立峰喝了啤酒,感觉自己这晚上真是一败涂地。
  
  杨粤音报了一箭之仇,这才心满意足道:“好了,下一个轮到你了。小意你选什么啊?”
  沈意这才想起自己也是中招人之一。在张立峰刚吃了真心话的亏后,她本能地不想选这个,犹豫三秒,说:“我选大冒险。”
  “肖让也是大冒险诶,你们俩很有默契嘛。”杨粤音笑着说。
  
  沈意抿嘴,不知该回什么。杨粤音摸着下巴说:“让你做点什么呢?我们是好姐妹,不能太过分,得对你好一点……啊,有了!”
  她伸手,沈意以为她要摸自己的脸,谁知她却绕到了后面,轻轻一抽。沈意只觉头发被扯了一下,就看到杨粤音手里拿着条明黄的小丝巾,上面用线条画了几个五角星,每个中央一只小蜜蜂,看起来活泼又充满朝气。
  是肖让送她的小丝巾!
  
  “我昨天就想问你,怎么忽然开窍了?还知道扎丝巾打扮一下……”
  杨粤说到这里忽然顿住,看着丝巾背面的细长字母愣了一下,“这是Dior的?真的假的?哇塞你居然舍得花这个钱!”
  沈意下意识说:“不是那是假的……”
  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一道谴责的目光。转头一看,肖让正幽怨地盯着自己,似乎为她居然说他送的礼物是假的而感到十分受伤。
  沈意噎了一下,“呃,是真的。不过这个很贵吗?”肖让不是说花不了多少钱吗?
  关越越也兴致勃勃拿过丝巾打量,“也不是特别贵,国内专柜买的话两千?找代购便宜一点。我在伦敦买过一条,一千八左右吧……”
  
  一千八……
  沈意觉得呼吸都紧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条丝巾而已,居然这么贵!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收了这么贵的礼物!
  和家境优渥的关越越不同,沈意连衣服都没有超过一千块的,所以当下第一个想法就是必须立刻把丝巾还给肖让,弄坏了她可赔不起!
  杨粤音却发现她话里的漏洞,“你不知道多少钱,所以不是你自己买的?别人送你的?谁送的啊?不会是……喜欢你的男生吧?!”
  
  杨粤音和关越越同时兴奋,双眼发亮盯着沈意。沈意被看得头皮发麻,之前出于某种自己也不懂的心理,她没告诉她们肖让送了她礼物,没想到现在把自己陷入这个境地。
  肖让就在旁边啊,杨粤音这么说,他听到会怎么想!
  
  但此情此景,承认也是不可能的,嗫嚅半晌,说:“我只参加了大冒险,没参加真心话。”
  “切。”杨粤音扫兴地撇撇嘴,也知道现在不是逼问的好时机,没关系,她会问出来的。
  “好,那我们来大冒险吧。”
  
  她拿着丝巾站到沈意身后,还顺手摘掉了她的眼镜。沈意完全被弄糊涂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却发现一个东西在眼前降下来,然后,越贴越近……
  她用丝巾蒙住了她的眼睛!
  
  杨粤音兴高采烈道:“我们来个盲人小游戏吧。我把你的眼睛遮住,然后选一个人站到你面前,你去摸他,猜猜你摸的人是谁,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
  而且,这个游戏怎么这么熟悉?沈意想起来了,之前看过的电视剧里,主角结婚时,伴娘们就是这么捉弄新郎的!
  她为什么要当新郎!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杨粤音就说:“你不来这个,我们就来真心话,你回答我谁送你的丝巾。”
  沈意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杨粤音趁机把她拉起来,推到餐桌前的空地上,强行宣布游戏开始。
  
  眼前贴着柔软的丝绸,头顶白光照下来,只能看到几团模糊的影子。沈意忽然有点紧张,会是谁呢?
  他们会选谁,来和她一起玩这个游戏……
  
  肖让看着被蒙住眼睛的沈意,她站在那里,像个茫然的小孩。他忍不住想,刚才她为什么不说丝巾是他送的?之前她说不想大家觉得他们走太近,怕引人注目,可那两个女生不是她的好朋友吗,她却连她们都没说……
  他这么见不得人吗?
  正胡思乱想,忽然被抓住手腕。他下意识挣扎,却见杨粤音端庄一笑,用唇形说:就你了。
  然后,一把把他推到了沈意面前。
  
  肖让:“……”
  怎么又是他!
  
  沈意只见黑影晃动,他们似乎推攘了一下,然后,一个人被推到了她面前。
  没有人出声。
  四周忽然间变得很安静,沈意感觉到那个人就站在身前,试着抬手,抓住了一截衣袖。熟悉的触觉,是他们的校服,可惜没有半点帮助,今天他们都穿的校服。
  
  女孩的手白白的,指甲是粉嫩的红,就这么攥着他衣袖。肖让垂目看了一眼,又回到她的面庞,丝巾上是活泼的小蜜蜂,遮住她的眼睛,露出挺直的鼻梁,还有花瓣般的嘴唇……
  喉结上下滚动,一股奇怪的感觉滑过心口。他忽然有个冲动,很想抬手,去碰一碰。
  碰一碰她被丝巾遮住的眼睛……
  
  沈意把心一横,手往下一滑,端端攥住了那人的手。
  烫。
  这是她第一个感觉。
  
  明明已经是秋天,他们之前也没剧烈运动,它怎么会这么烫?她指腹按在手背,感觉到微微凸起的血管,分明的骨节,还有瘦长的手指。这只手很大,她的手放在上面,却被衬得整整小了一号。
  她忽然意识到,这是一只男生的手。
  
  她无意识摩挲了一下,那只手随之一颤,像是手的主人终于忍不住了。
  她整颗心猛地揪紧。
  是张立峰,还是……
  
  鼻尖忽然嗅到熟悉的气息,是男生身上散发的,她皱眉回忆,终于想起来。两个月前,教学楼的阳台边,男生俯身凑近,为她把T恤打了个结。
  那时候,她闻到的就是一样的清香……
  
  沈意忽然抬手就扯下了丝巾。头顶的白光下,肖让正低头看着自己。他们离得太近了,她甚至能看清他黑眸中倒映的自己两个小小的影子。
  丝巾还挂在脸上,而她像被蛊惑了似的,就这么和他对视。
  
  “你……”不知过了多久,肖让终于开口。
  沈意猛地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他,忙不迭松开。肖让迷惑地看着她,像是对她的表现不解,又像是对自己不解……
  那边杨粤音等人也表情古怪。现在什么情况,游戏玩到一半,沈意猜也不猜就直接扯下来了。
  而且,他们刚才的氛围,怎么好像有点微妙……
  
  沈意掩饰地走到桌边,抖着手抓起啤酒瓶满满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下去才说:“我犯规了。我喝了。”
  关越越似乎想问什么,杨粤音却眼珠子一转,一把按住她说:“好啊,游戏我们也玩得差不多了,可以了。切蛋糕吧。”
  
  他们看出来了吗?
  直到餐厅里的等被熄灭,蜡烛的微光闪烁摇晃,沈意还满心凌乱地想。
  那一瞬间,她狂跳不止的心,还有陷于他眼睛的蛊惑。
  他们都发现了吗?
  
  她有点迷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给他喂完菜后的落荒而逃,再到刚才,这一个晚上都不对劲。
  男生就坐在斜对面,烛光里,他双眼闭着,似乎在跟杨粤音一起许愿。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他是那样好看,像童话书里的小王子。
  心跳又加速了,她慌张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就在她闭眼的同时,肖让睁开了眼睛。
  他望向沈意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总觉得有人在看他,但入目所见,只有闭眼许愿的女孩。
  晃动的烛光里,她十指交扣、放于颔下,头微微低着,非常虔诚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过生日呢。
  肖让轻舒口气。刚才真是疯魔了,他居然会有那样的念头,还好她及时按住了他。
  他想象自己如果真碰了她的眼睛,再加上之前的A.V,这些女生估计真要把他当大色狼了……
  真是万幸!
  
  沈意本以为,杨粤音的十八岁大寿过得如此刺激,第二天就会把这个消息散遍全校。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当星期天早上她去上自习时,并没有听到诸如“肖让去给杨粤音过生日了”这种重磅新闻。
  “你懂什么,我可不是那个咋咋呼呼的陈瑶瑶,跟肖让说两句话就恨不得去广播站广播。这种绝杀招,当然要在关键时刻放出来。”
  课间休息时,杨粤音这么说。她和陈瑶瑶不对盘已久,加上之前她找沈意麻烦的事,现在是新仇旧恨叠在一起,没事儿就要损她两句。不过沈意不关心她们俩的斗法,而是问:“昨天晚上,你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还装傻,就是……你说你有喜欢的人,是真的吗?”
  
  关越越本来在玩卡通农场,闻言立刻凑过来,“对对对,你喜欢谁啊?连我们都不知道,你瞒得也太好了吧!”
  杨粤音拿过她手机,帮她收了波西红柿,在轻快的游戏音里随口说:“当然是假的了,我骗张立峰的你们也信?”
  “是吗?”沈意狐疑。
  沈意也不信,杨粤音当时的表情她们都看到了,应该不是在说假话。可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不肯对她们承认?这么保密的吗?
  
  杨粤音忽然一笑,关越越问:“怎么了?”
  “你们觉得不觉得,张立峰还挺清纯的?被我那么一问就不好意思了,都不敢回答了。就他这样的平时还装老司机呢,还给大家发资源,我看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完全的纸上谈兵、光说不做。”
  提到这个关越越就脸红了,有点埋怨地说:“你也是的,真心话就真心话,你怎么问……那种问题啊。还当着肖让的面……”
  她想到当时的场面还觉得害羞,而且张立峰说什么来着,肖让也看过他的资源……
  
  旁边的沈意也抿唇低头,明显不好意思多谈。
  杨粤音对两人的没见过世面很无语,“你们俩几岁?幼儿园大班毕业了吗?就咱们这个年纪的男生,有几个不满脑子想着那种事儿?我跟你们说,班上一共十三个男的,我不信能找出一个没看过这种片子的。”
  顿了顿,嘀咕:“别说理论派了,没准连实战派都有呢……”
  
  十七八岁正是青春冲动的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即使是重点中学也不缺谈恋爱的,五班就有对大家都知道的情侣,至于私底下有没有偷着谈的就更不清楚了。不过沈意一直以为他们谈恋爱就是牵牵手约约会,最多亲一亲,难道……不止吗?
  杨粤音示意她们凑近,压低声音说:“暑假的时候,有人看到徐丽娜和周远一起从酒店出来……”
  两个女生同时吸气。
  
  徐丽娜和周远就是那对情侣,三人同时往教室右边看去,徐丽娜在和别的女生说话,周远在座位上做题,两人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关越越耳朵尖都红了,小声说:“你是说他们……做了?”
  最后两个字说出来脸颊又是一烫,唯恐被人听到。杨粤音也有点不自在了,“我没说。我不知道。我就是听到别人这么传……就算是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有经验也不止周远一个,搞不好还有别人呢。”
  “谁?”
  杨粤音没说话,却用目光瞄向一个座位,以及座位上正闭目养神的男生。
  沈意愣住。
  
  杨粤音轻飘飘地说:“肖让毕竟是娱乐圈的,那个圈子有多乱网上都说了,还有那么多美女。肖让每天生活在那种环境里,我看他的嫌疑最大……”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