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身外之物

【十五】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十五】
尹文低头喝了口茶,有点品不出好赖。可能入口苦,回味甘便是好,那这茶大约是好的。
  喝口好茶,愉悦的心情更多了些,他的脑子却砸奋力思考着现在是不是个促膝长谈的好时间。
  林言易也不急,他看似漫不经心地继续喝茶,实际上整个人都在等着尹文的回答。
  
  当他以为尹文拒绝回答的时候,尹文却开口了:
  “我以前,挺小的时候,十三四岁吧。还在上初中,那时候比现在矮,也比现在小。”尹文比划了一下,“大概就这么点吧。”
  林言易挑了挑眉毛。
  “我哥比我大两岁,我们俩都差不多在一个节点上开始张个子。那时候他长了,我还那么小一点。”
  
  “我成绩好,从小到大都很好,年级正数那种,我哥不行,从小到大打架正数吧。但我爸妈那时候离婚,他们俩有阵子谁也不管我和我哥,我们俩就像流浪儿一样有一顿挨一顿。”
  
  林言易愣了愣,眉头皱了起来。
  尹文继续道:“我哥后来被送出国了,我哥一走,我就开始那啥,有个词叫……被校园霸凌。”
  “……?卧槽。”林言易道,“因为那时候没人管你?”
  “差不多吧,很多原因……而且我那时候长得矮小,我哥走后我经常一个人回家,先是被几个人堵在校门口逼迫做作业,后来知道我家有钱,就开始问我要钱,不给就打。”
  “为什么不反抗,不告诉老师?”林言易震惊道。
  
  “我当时有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他知道我一个秘密。”尹文笑笑,“后来,我也想不到他会成为那些人的一员呢?”
  
  林言易吸了口气:“他们拿这个秘密威胁你,如果你不给钱或者告诉老师。他们就告诉其他同学是吗?”
  “嗯,差不多。”尹文揉了揉鼻子,“不过,也就持续了一年吧。”
  “嗯?”
  “我后来在本地上高中了,我妈也把我接回去了。”尹文说,“可能叛逆期来得太晚,也可能是我长个子长得非常是时候,上了高中之后这种情况就没有了。”
  
  他伸出手,开始掰指头:“我开始学会打架,抽烟,成绩和以前也不能比。”
  林言易看着他,尹文说:“你刚刚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什么秘密?”
  “你想告诉我吗?”林言易说,“想告诉我你自然会说。”
  
  尹文抿了抿嘴,似乎在思考,林言易说:“不想说就不要勉……”
  “我不喜欢女孩子……”尹文慢慢说,“我……喜欢男的。”
  林言易说了一半的话顿住了,半张着嘴看着他。
  他不是震惊这件事,他就是震惊尹文这么说出了口来,猝不及防的像一盆冰水,把林言易从头到尾浇了个透。
  
  尹文的眉头在微微抖着,似乎在极力控制表情,半晌才继续道:“我上高中之后,因为个子和心理变化,整个人都在没什么怕了的状态。大概……欸……用那时候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校霸?”
  “校霸?”林言易笑得耸了下肩,“那你,和那些曾经欺负你的人有什么区别?”
  “我不抢人钱,我走路上看见抢钱的还会打一顿。所以那时候和我们对面那职中的混蛋们老是有冲突,他们来堵我同学,我就和他们打架,那时候还流行收小弟呢。我小弟可不少。不过反正我妈没少被老师找。”尹文说,“那时觉得生活无聊,青春期躁动,我妈就逼我找事儿干,后来她给我买了个相机。”
  
  “啊……”林言易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叼上,尹文把桌上他随手乱扔的打火机递给了他。
  “有了那个相机,我感觉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吧那种感觉!老板你肯定能体会……”尹文说,“我经常会上网去看看一些论坛,走走本地的展览,买摄影杂志……”
  
  “有一年我看见了一张照片。”
  林言易把烟夹在手上,往后靠在了椅背上:“改变你人生的照片?”
  “差不多吧。”尹文微微扬起头,看向林言易身后,“那时候我爸想让我去当……我爸反正想让我去他公司干活,我哥是本身自己喜欢,所以我爸让他去,他也就去了。但我实在不喜欢。我爸就说以后不去也得去,我根本没办法规划我自己的人生。”
  “我就和我妈说,我可以,我喜欢摄影,我可以试试走这方面的路。我妈被我说动后去找我爸吵架,然后被我爸……打了一顿。”
  
  “……”林言易瞪着眼睛看他,“……你爸有病?”
  尹文笑了笑:“当时我把他也打了一顿,然后我妈把我骂了一顿,把我赶出了我爸公司。”
  
  “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这种感觉,觉得一家人都是疯的。那天还下着雨,我从他公司一路跑,跑到不知道哪里停下来喘气,在一个公交站下面的立牌,第一次看见那张照片。”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温柔又有力量,整个世界都在下雨,是唯一让我感觉对我温柔的东西。”
  林言易没有说话,把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我明白。”
  
  “差不多就这样。”尹文说,“前面铺垫得挺长……但、就、这就是、以前的我……”
  
  “后来你爸是怎么放过你的?”林言易问,“你们现在关系似乎还行?”
  “我这人心大,没什么隔夜仇。”尹文叹了口气,“……那时候也不懂事儿,那张照片之后,我觉得能拍出这样片子的人,肯定内心也强大而温柔。强大这种东西,也不是什么打个架啊、吵个架能出来的……我想让我爸妈对我服气,不控制我的人生,我就自己赚钱,考大学,哪怕再没用,学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林言易了然。
  那雨夜公交站的立牌,是他想通很多事情的转折点。这么一说,确实是可以担当得起“改变他人生”的照片。
  他问:“我能知道那照片上是什么么?”
  
  “……是鱼。”尹文手在桌子上,临空转了两圈,“就……大鱼。”
  “啧。”林言易三分调侃七分真诚地对他说,“鱼而已,我还拍过鲸呢。你也就是少认识我几年,否则我就是……咳。”
  
  他打住了自己的话。
  尹文盯了他几秒,低下头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他道:“我怎么觉得你还有点可惜?”
  “……有吗?”林言易不想承认,但还是试探了最后一句,“所以这摄影师你认识?还是你单纯只是暗恋人家?”
  “嗯……认识。”尹文点点头。
  “哦……”林言易彻底没话说了,只能在微微沉默后又补了一句,“……那,他对你,影响是挺大。喜欢是应该的……他是自由摄影还是有隶属的?我或许还认识……啊!”林言易转头瞪他,“卧槽!我是不是认识他?!所以你才会来我工作室?”
  
  “……别误会别误会。”尹文摇摇手,眼里的笑意更多了些,“工作是工作,喜欢是喜欢。”
  “而且你这种喜欢就很朦胧嘛。”林言易说,“你以后会遇见更好的……男……男的。别就想吊死他一棵树上了……你还不知道他性取向吧……”
  
  尹文终于发现自己是避不开这个问题了,挠了半天头:“……嗯。”
  林言易瞄了他一眼:“别挠了!头挠秃了!”
  
  “……老板你……”尹文说得有些艰难,“你不……讨厌吧?”
  “不讨厌。”林言易马上说,脑子中甚至还出现了昨晚那些酱酱酿酿的事情,脸上有点燥热起来,赶忙又抖了根烟出来。
  “……那。”尹文轻声说,“要是有什么,你和我说,反正明天就要换地方了……”
  “嗯。”林言易忽然觉得还有点失落?
  
  对啊,换地方了,不用和尹文挨一个床了。
  尹文不会翻身翻自己身上。
  啧,为什么不过两天发烧,还能找个好借口搂着尹文睡一晚上什么的……
  
  林言易被自己那脱缰野马般的思绪措手不及地弄得面红耳赤,还被烟呛了一口。想伸手去端茶杯,被尹文阻止了一下:“茶都冷了别喝了,喝水吧老板。”
  “嗯。”林言易赶忙端起水杯喝了两口。
  
  柳依她们回来之后,还给林言易和尹文带了点吃的就回去睡了。
  林言易和尹文晚上吃得挺饱,看着给他俩带的卷饼也只咬了两口,两个人洗完澡就准备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知道了尹文那些从小到大的秘密,尹文洗澡的时候他一直思绪在飘,他想象了一下初中时候个子矮的萝卜头尹文,还有高中后叼着烟的校霸尹文,站在雨夜里的尹文。
  
  他在微博和度娘里搜了搜关于鱼的摄影,可是搜出来有成千上万条,尹文不想说这作品的来源,“温柔”这个词也模棱两可,他似乎想最大限度地去保护着这个他“喜欢的人”。
  妈的,很羡慕了。以后有个何时的机会,他想找尹文看看那照片。
  
  两人洗好澡窝在床上,林言易为了让尹文觉得不要太尴尬,半躺着用笔记本打开了一个电影,推推尹文:“纪录片,看不看?”
  尹文凑过来:“你喜欢看纪录片吗?”
  “嗯,人文的艺术的,有些国外的拍的还不错。”林言易说,“构图色调都漂亮,而且外国人磁性的嗓音……真的很催眠。”林言易说完还很配合地打了个哈欠。
  
  “嗯……”尹文犹豫了一会,轻轻挨过来。
  林言易打开的是一个英国拍的维多利亚时期服饰演变的摄影纪录片,纯正英式发音,确实听得舒服。尹文本来挨着他,后来整个身子都挨过来,看得非常有兴趣。
  
  尹文前半段还看得起劲,后半段就心不在焉了。
  客栈的沐浴露,一直都是提供的一次性独立包装的手工香皂。今天客栈换了一种,不是昨天的玫瑰味儿,是一种他也无法形容的香气。
  不像花香,像撩人的香水味。
  尹文闻了一会就心猿意马,林言易喊了他两声他都没反应过来。
  “尹文。”林言易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这么好看?!”
  “嗯?!”尹文吓得一蹦。
  
  “……”林言易按了暂停,“想什么呢?”
  “……”尹文指指屏幕,手指划了两个圈,“……这个、这个男声还挺好听的。”
  
  林言易皱了下眉头,而后松开了:“你是困了吧?”
  “有点的。”尹文揉了揉眼睛,然后慢慢往下缩了缩,“嗯……看了会好困了我想睡了。”
  “那睡吧。”林言易顺手给他拍了把枕头。
  尹文在那撩人的味道里很快睡了过去。
  
  他做了个很臭不要脸的梦,梦的主角和他同床不共枕,在他睁眼刚回味一秒,还试图转眼看一眼当事人的时候,当事人也正好睁开眼。
  
  这种默契不想要!
  
  还想再欣赏一下当事人侧脸好吗。
  
  尹文心中叹了口气,慢慢坐起来。林言易却比他还快,从床上弹了起来。
  “早。”林言易抓了抓头发想从另一边下床直接跑去卫生间,正好一转头,盯到了尹文的□□上。
  
  林言易:“……”
  尹文:“……”
  
  林言易咳了一声,转身还是从自己那边下了床。
  “老板!!!”尹文在林言易要进卫生间的那一瞬间吼了一声,吓得林言易差点一抖,扶着卫生间的门框看他:“怎么了?!”
  
  “……”尹文瞪着他,又看看自己□□,“我没有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真的你相信我。”
  林言易也跟着他眼神看了一眼:“哦。”
  
  从双廊开往丽江还有不少的距离。
  尹文跟着导航开没有问题,林言易就坐在副驾发了会呆。后面三个姑娘开着越野的顶,边笑边唱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民谣。
  林言易掏掏耳朵啧了一声,尹文在旁边笑起来。
  
  天高海阔的,除了适时打破平静的电话。
  林言易拿起来看了一眼,坐直了身子。
  尹文马上警觉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小王……”林言易皱起眉头,“我靠,他们不会……”
  “先接。”尹文沉声道。
  
  “怎么了?”林言易接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小王一声急促的惊叫声。
  “老板!”小王喊道,“一早上开门就一群社会人坐门口……我进门之后,他们就在门口看着,我问他们话也不说,我赶他们走也不走,来个人就瞪着……”
  
  林言易皱着眉头:“报警。”
  “报了!”小王说,“警察来了看他们也没干什么,也不能抓,教育了两句就走了。他们继续蹲着……”
  
  “……操。”林言易烦躁地一抓头发,“我打个电话给孙资旬,你别怕。不行你就把店关了,先回家。”
  “嗯……嗯嗯。”小王应了两声,“好。”
  
  可能林言易说完报警,车里的人都安静下来。这会看他挂了电话,后排三个都凑过头来,尹文微微转头安慰道:“还要再坐好几个小时呢,我们等会在附近找个馆子吃饭吧。”
  柳依看看尹文还不太放心在打电话的林言易:“林老板没事吧?”
  
  “没事的啦。”尹文道,“姐姐我早饭还没吃,你们包里有没有点儿吃的什么的。”
  “我有。”点点说,“你想吃什么呀,我有饼干和肉干,还有鲜花饼,你想吃哪个?”
  “哪个好吃啊。”尹文说,“鲜花饼好吃吗?我那天看了都没买呢。”
  “好吃啊!”小瑜从包里摸了一个出来,“我给你扒皮啊。”
  “谢谢姐姐。”尹文笑着说完,微微转眼看了一眼林言易。
  
  林言易皱着眉头在发微信,似乎感受到了尹文的目光,抬头看了他一眼。
  
  开完了一段路,路边能开始看见不少旅游商店和云南特色土菜馆。林言易打完字之后就手肘靠着窗没说话,尹文讨了两个零食,自己在那边啃,林言易在开过那一排土菜馆的时候对着尹文说了一句:“停车吧,饿了。”
  
  “在这边吃吗?”尹文看了一眼,开始找停车的地方。
  似乎就这一片休息的人多,路边停了一排车。尹文开了不少路才看见了一个可以穿插这辆越野的空隙。林言易手撑着,头探出去看了半天。
  尹文方向盘打了半圈进去,又打了一圈出来,来回两次,还没卡进去。
  
  林言易把头探回来看尹文:“我看你怎么倒。”
  尹文这回眼瞄着后视镜,啧了一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林言易看着他打了第三回,头探出去回来笑了:“你,还是倒不进去。”
  “下来下来。”林言易推了他一把,“小伙子这科目二学的不行啊,侧方停车没合格吧?”
  
  三个姑娘已经下车去对着蓝天白云自拍了。
  林言易虽然也倒得慢吞吞,但好歹是一次入库,成功保住面子。他甩了下钥匙,对着尹文挑了挑半边眉毛。
  “怎么样。”林言易把钥匙塞尹文背着的包里。
  “勉勉强强不错吧。”尹文笑起来。
  
  他笑完,低声问林言易:“店里要紧吗?”
  “孙资旬去了,应该不要紧。”林言易皱了皱眉头,“我让小王先回家待到我回去,反正梁生平时也不在店里待着。”他愤愤骂了两句,“妈的,下作。知道我不在,使劲欺负我店里的人,让他们知难而退吧。”
  
  尹文沉默了一下,伸手点了点林言易的手背:“没事,回去我陪你。”
  林言易点了点头,揶揄道:“知道校霸打架厉害。”
  “能不能揭过这茬了……”尹文揉了揉鼻子,“谁没中二时期啊。”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