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他有两副面孔目录

第二十一章

  秦楚从灵池里再出来,心境已经平静下来。再回头去想今日之事,虽然神君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他感到愤怒,但就对方无底线维护自己的行径,让他感到既意外又窝心。尤其想到苏源等人面色铁青的被赶回去,他更是浑身舒爽。
  
  眼看着时间还早,担心神君还在寝殿里打坐调息,他干脆没回主殿,直接绕去了内殿。
  
  内殿里,云苏和隋便都在。二人正在庭院里摆着酒肉对酌,来开门的云苏脸上还隐隐泛着些红晕,明显已经有些微醺。
  
  “你来得正好,前头有人送了好酒来,可是让你遇着了。你怕不是长了只狗鼻子,嗅着酒味找过来的吧,嗝~”云苏一见是他,先是眼前一亮,话未说完,又是一个响亮的酒嗝。
  
  秦楚冲他咧了咧嘴,接着朝坐在一边的隋便打了声招呼,却见对方只是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盯着他,眼神飘忽,并不说话。
  
  秦楚:“......”
  
  这究竟是喝了多少酒。
  
  云苏将他按在他与隋便中间的位置坐下,凭空变出一只碧绿的玉杯,把酒斟满,“方才还说起你呢。不就是去领个物资么,怎么还能被人绑着回来惊动了师尊?”
  
  秦楚闻言看了眼隋便,猜是外门弟子拿不着主意跑来找他了。当即也不藏掖,直把去主峰的经过一股脑的对二人讲了,听得云苏直拍桌子,“一群狗东西!他们倒是敢!”
  
  “胆子大着呢,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秦楚咯咯笑了两声,“你是没瞧见师尊把他们呛的,还断了锁仙绳,一群人险些吓哭了。”
  
  “哈哈哈哈哈......”云苏忍不住放声大笑,脸上的酡红随之漫上眼角,晕出两瓣桃花,“师尊这样的简直威武霸气,拿凡世话本子里的英雄来讲,那是铁定要引得一众小娘子以身相许的。咱小师弟可有给诱得小鹿乱撞?”
  
  “他不会喜欢那样性子的。”
  
  秦楚尚未搭话,一直未吭声的隋便便率先发了声。云苏听到有人反驳自己,当即皱着眉头看过去,不满道,“你又不是他,你怎么就笃定他不喜欢了!”
  
  “他性子看似乖巧,实则张扬的很。师尊那样太过冷清,架不住。”隋便说话时,眼神随之看向了秦楚,一双眼虽仍旧迷蒙着,却看得秦楚心头咯噔了一下。这人,看人还真是透彻。
  
  然而云苏却没有他那么多的深思熟虑,听完后不过莞尔一笑,“瞧你说的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照你那说法,他该喜欢什么样的?妖精?啧,一看就没个谱。”
  
  说着,他举起酒杯朝二人示意一下,抬手就将酒灌进了喉咙。秦楚见状,也懒得再想,跟着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倒是一旁的隋便,似乎被他呛得有些不高兴,嘴角撇了撇,倒也还是把酒喝了。
  
  三人说笑打闹一阵,酒已然喝了不少,秦楚已经有些微醺。朦胧中似听见云苏提了嘴什么妖娆的美人活像个妖精,他不由想起了后山的云墨。
  
  漆黑如墨随意披散的长发,一张惊艳决绝的脸,一身鲜艳似血的红袍,时常斜着睨人的诱.惑目光,永远上翘着的粉嫩薄唇……
  
  可不是妖精是什么。
  
  唇角扬起一抹笑,他眼神飘忽的看向云苏,故作神秘的道,“我就见过一个长得像妖精的人。那叫一个诱人心魄~举手投足间都仿似带着无尽的魅力,比那传说中的妖族还要魅人数倍。”
  
  “啧,叫你形容的,倒比我说的更形象了。怕不是你就是被人家勾去了心魂了吧?不然哪能记得如此深刻?哈哈哈哈哈......”
  
  “那是,毕竟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回见着那么好看的男人。”秦楚笑着晃了晃脑袋,看着云苏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不过那可是个实打实的男人,论美貌欣赏欣赏便足以,我哪能......”
  
  “男人怎么了?修真界可不管男女的。”云苏笑着岔开他的话,老神在在的道,“修仙一途多寂寞空寥,若是有个欢喜的人一路陪伴着,那可是别人如何也艳羡不来的。古往今来,修真界男男结为道侣的比比皆是,还有一同飞升上界的呢,没看别人也只有眼馋的份?”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云苏已然是喝高了,喝醉了的人就别妄想能同他讲理。秦楚一一点头应付过去,又同他饮了几杯,直至酒壶里再也倒不出来一滴,这才作罢。
  
  酒没了,人还有些未尽兴。三个人又空坐着闲谈瞎闹了一阵,直至月上中天才散开。
  
  ******
  
  秦楚从内殿出来时,头还有些晕乎,却并没有真醉。伸手搓了搓手上的空间戒指,里头还堆着不少美酒,不知为何,方才却是没舍得拿出来。
  
  脑海里不可抑止的出现了云墨的脸,他笑着晃了晃神,干脆转向去了后山。
  
  后山的夜一如往常的安静,秦楚踏在小径上,醉意消散了一些。等着靠近,果然见着那抹红色身影倚在池壁上,墨色长发半截漂浮在水中,正看着远处出神。
  
  “云墨~”秦楚喊了一声,笑颜随之在脸上漫开,不等那人回头,他便快步走了过去,“等很久了吗?我这就去给你弄些吃的。”几乎下意识的认为对方是在等他,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
  
  云墨回头定定的看他一阵,过了许久,才朝他笑了笑,“好。”
  
  秦楚笑眯眯的绕过灵池去了林子里,因为修为晋阶的原因,这回的动作很快,没多久便回来了。
  
  熟练的将吃食烤上,他摆出桌椅,又摸出一壶清酿,“今儿个就是想和你小酌几杯,吃食咱就随便弄些了,你看如何?”
  
  “好。”
  
  得了对方的回应,秦楚越发兴致昂扬。手下的动作也跟着加快,没过多久,香喷喷的烤肉便上了桌,这回还捎上了几只上回吃剩下的烤地瓜。
  
  面对而坐,秦楚倒满了两杯酒,笑道,“说起来咱俩好几日都没见了,许久不同你对饮,竟是馋得厉害。”
  
  云墨不动声色的看他一眼,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是挺久不见了,没成想就这几日你便结了丹。”
  
  “也是凑巧了。”见他毫不犹豫的饮尽,秦楚也跟着喝光,“说起来还得感谢师尊,若不是他大力相助,哪能有这般顺利。”
  
  云墨听他提起仙泽,眸色闪了闪,没有接话。就听他继续道,“你不知道,那人看上去冷冷清清的,却是个做实事的性子,一声不吭的就替我炼好了丹药,没有药引竟是抽了自己的魂丝补上。搞得我既感动又愤怒,怎么能如此不顾及自己呢!”
  
  云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是仰头喝了个干净。
  
  秦楚的话就这么断在这了,再次跟着喝光。再满上,倒是暂时忘了方才的话题。
  
  伸手扯下两只兔腿,他递了一支给云墨,“别光顾着喝酒,还是得吃点东西垫垫底。方才云苏就是不听劝,三两杯的就喝趴下了。”
  
  云墨伸手接过来咬了一口,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你同他们饮酒了?”
  
  “嗯,白日里发生了点有趣的事,我们趁着高兴就喝了几杯。”秦楚咬了一口兔肉嚼吧嚼吧咽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莫名变得兴奋,“你是不知道,我来择仙殿三月有余,今日主峰那群混账东西见我结了金丹才跑来告诉我没有领生活物资,敢情要不是你接济了我这么久,我还得等着活活被他们饿死。”
  
  云墨的眼里总算闪过一抹笑意,“这时候你倒是想起来我的好了。”
  
  “那当然,谁对我好我心里有着数呢。”秦楚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胸脯,“该我的东西那就必须是我的,即便是结了丹辟了谷,那也不能便宜了别人。所以我就跟着去了,没成想竟是因此遭了别人的道......”
  
  秦楚顺嘴将白日里发生的事就那么一股脑的全都道了出来,还越说越兴奋。说到最后,更是把仙泽一通夸,什么好听的都往他身上招呼。
  
  相对于他的热情昂扬,云墨却是一脸的兴致缺缺。最终实在不想听他再夸别人,他果断开口截住了他的话,“你不是好奇我同他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今儿个月色不错,我便同你讲上一段。”
  
  这话一出,毫无意外的令秦楚收了声,转而一脸惊喜的看向他,“你总算愿意对我吐露了?”
  
  云墨神色复杂的看他一眼,没有接话,转而讲述起了万年前的事,“其实我也记不太清究竟发生了何事,只知道等我有了意识后,仙泽便已经居在了择仙殿。那时候的修真界一片混乱,仙泽每日里忙的脚不沾地,不过或许是我那时候的存在感太低,他压根没有发现我。”
  
  云墨抿了一口酒,掩去眸中的神色,“直到有一天,他似乎是为了护住什么重要的东西同与人战了一场,及至最后悟天大陆上的所有大能都联手起来对付他,经历过一段漫长的厮杀,他虽然屠了所有追杀他的人,却也受了足够重的伤。神魂有所松动,我便趁着那时候攻击了他的意识,占据了身体的主控权。”
  
  “这么说,你俩当真是同一个人?”
  
  云墨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直至那时候起,我俩就开始争斗,都想干掉对方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你俩不是同一个人吗?还能干掉对方?”
  
  “是啊。所以这不没成功嘛。”云墨牵了牵唇角,像是自嘲,“打那以后仙泽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硬生生的重新分离了神魂,把他不喜或是自认不需要的那部分全都塞给了我,他自己就只保留了自认最冷静睿智的那部分,慢慢的也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云墨说完这话便没再吭声,眼神沉沉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秦楚伸手替他斟满了酒,笑道,“你俩的性子倒是全然不同的两个极端,不过我倒不觉得你的性子比他差。相比起师尊来,你反倒更像一个鲜活的人。”
  
  云墨无声的笑了笑,却没有吭声。倒是秦楚似是想起什么,忽然问他:“我记得你说过师尊他神魂虚弱的根本没察觉到你的存在,难不成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会在晚上出来吗?”
  
  “估计知道一些,不然哪能既压制我的同时又封锁住整个择仙殿?”云墨嗤笑一声,语气不屑道,“不过他实在自大惯了,怕是永远也想不到我会如此张扬,还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不过这样的日子怕是也持续不长了。云墨垂下眼睑,没有说出最后这一句。
  
  “如此说来,云苏他们也都见过你了?”
  
  “怎么可能,”云墨收敛起情绪,朝他邪魅一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入得了为夫的眼的。”
  
  云墨突然变得不正经,秦楚喝得有些多,倒没心思再同他闹,干脆举起酒杯喂进他嘴里,看着他被呛得直咳嗽,没良心的大笑着。
  
  二人笑闹一阵,酒壶里的酒便空了。秦楚又接二连三的从空间戒指里摸出几壶,一直喝到头晕目眩,舌头打结,最后晕晕乎乎的昏睡过去。
  
  世界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次睁眼时,入眼的是熟悉的床顶。秦楚有些迷糊的眨了眨眼,昨夜实在喝的太欢,他竟是完全断了片,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子里的。
  
  扭头看了眼外头已然大亮的天色,他揉揉眼睛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昨日神君不知道调息的如何了,他得过去看看才能放心。
  
  等着收拾利索出门,却见寝殿的门是开着的。秦楚有些意外,脚下又快了几步。
  
  一路踏着细碎的阳光走过去,秦楚立在寝殿门外喊了一声师尊,话音未落便瞧见对方端正的坐在高处,像是一直在等着他。
  
  秦楚虽然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荒谬,脚下却仍是没停。然而刚踩进去一只脚,就听上头的神君忽然开口道:“听说你喜欢上了个妖娆邪魅的男人?”
  
  秦楚身子一僵,脚下跨步的动作就那么定住了,仿佛石化。
  
  
神君他有两副面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