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少女心

有事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有事
第二十章
  
  姜拉的脸更红了,她慌忙换了个话题:“那个……我晕倒了,咱们班八百米怎么办?”
  “没关系啊,有我在你安心啦,你悠可是体育全能星人!”
  
  “奇怪。”唐悠悠往门外看,“毕然这个买零食的怎么还没回来?”
  “拉拉,你先躺着,我出去看看。”
  
  唐悠悠走出门,林寒站在门口,对面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
  王梓清,她过来干嘛。
  
  “三哥。”唐悠悠跟他打招呼,却对站在边上的王梓清视若无睹。
  这么多年了,王梓清早就习惯了三个人的态度,她也没什么好说的,转身走了。
  
  她走了,唐悠悠问:“三哥,她找你干嘛?”
  “没什么。”林寒问里面的情况,“姜拉怎么样了。”
  
  “挺好的,就是饿了,毕然这个买零食的太磨叽了。”
  真是不经念,唐悠悠刚埋怨完,毕然就提着零食回来了:“怎么都在外面?”
  
  唐悠悠接过他手里的零食:“王梓清过来了。”
  毕然皱眉:“来找三哥?”
  唐悠悠反问她:“不然是来找你吗?”
  
  毕然问:“三哥,她找你干嘛?”
  林寒还是没回答:“没什么。”
  他转过头:“我先进去了,你俩快点。”
  
  唐悠悠和毕然互换个眼神,也跟着走进去,打完点滴,姜拉算是彻底恢复了。
  田老师又嘱咐了她一些注意事项,姜拉都一一应下。
  
  走回运动会的林荫小路上,林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停下步子。
  毕然回过头问:“怎么了?”
  林寒调头往回走:“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过去吧。”
  
  洗手间?
  医务室那边有洗手间吗?
  
  林寒回到医务室,田老师好像已经料到了他会回来,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来了。”
  “田老师。”林寒走过去。
  
  田老师拍了拍桌子的几张A4纸:“都给你打出来了,自己看吧。”
  林寒拿过来,低血糖贫血患者的日常护理措施。
  
  “谢谢老师。”
  “不用谢,回去给那姑娘看看吧。”
  “好。”
  
  *
  
  林寒回到操场的时候,姜拉已经被她家里人接走了,没看到人,他把几张纸折好了放进口袋。
  运动会结束后,陈九安和林寒一起回家,陈九安坐在驾驶座,透过后视镜看过去,小孩儿正在闭目养神。
  
  “那个……”陈九安打了个转向,问他,“国庆不打算回家吗?”
  “不回。”
  
  “还跟你爸闹矛盾呢?”
  “没有。”
  “你爸前两天好像查体去了,也不知道查的怎么样。”
  
  林寒抬起手臂放在窗边:“要不你去看看?”
  “你这孩子。”陈九安埋怨他,“怎么跟你姑姑说话呢。”
  
  林寒不语,看着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林寒:到家了吗?】
  
  姜拉正在写作业,收到微信提示音,她打开一看,放下笔回过去。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在写作业。】
  
  林寒青轻笑,故意逗她。
  【林寒:这么刻苦?】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是啊,运动会怎么样了?】
  【林寒:团体第八,多亏你摔一跤,还拿了个精神文明奖。】
  
  哪壶不开提哪壶。
  
  姜拉撇嘴,又问他。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吃饭了吗?】
  【林寒:嗯。】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嗯。】
  
  姜拉找不到话聊了,她默默放下手机,拿起笔继续写作业。
  
  叮咚!
  
  手机屏幕亮起。
  
  【林寒:明天有空吗,毕然买了四张电影票。】
  
  姜拉想想,遗憾地摇摇头。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明天要和我父母出去玩。】
  【林寒:知道了,注意安全。】
  【今天你吃草莓了吗:你们也是。】
  
  *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林寒躺在床上睡觉,陈九安从七点开始,每隔十分钟准时敲一次门。
  第三次敲门,林寒终于忍不住掀开被子:“姑姑,你能不能让我睡会觉。”
  
  “不能。”陈九安推开门,抱胸倚在门框边上,“你爸说了,今天必须带你回家吃饭。”
  林寒翻个身子对着她:“我不回去。”
  
  “你想不想去都得去!”
  陈九安拉开窗帘,阳光一下子照进来,林寒捂住眼睛:“姑姑你疯了吗?”
  陈九安压根不吃林寒这套:“给你十分钟,起不来别怪我掀你被子。”
  
  二十分钟后,林寒坐上了陈九安的车,皱着眉,整张脸上都刻着两个字。
  
  不爽。
  
  陈九安也不想跟林寒啰嗦,很快,车子驶入市中心。
  路边有家麦当劳,陈九安停下车,解下安全带给他说:“我去买早饭,你在车上等我。”
  
  林寒闭着眼睛装听不见,陈九安撇撇嘴,拉开车门下去。
  高跟鞋走在沥青马路上的哒哒声音越来越远,林寒睁开眼。
  
  等到陈九安回来的时候,车上哪还有小孩儿的影子。
  
  妹的,心真大,不锁车就走啊。
  
  十月,林寒独自一人走在大马路上。
  下午就要返校,他的行李箱还在姑姑车上。
  
  没带钱,也没吃饭。
  这日子过得,真他妈不是滋味。
  
  “林寒?”他听到熟悉的声音。
  回过头,他看到熟悉的人。
  
  “真的是你呀!”
  姜拉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冰激凌:“你怎么会在这儿?”
  
  林寒去看她手里的冰激凌,挑起眉:“你能吃吗?”
  姜拉问:“为什么不能吃?”
  林寒提醒她:“月初了。”
  
  姜拉脸红,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摇摇头:“还没来呢。”
  “是吗?”林寒突然看到了什么,跟后面打招呼,“毕然你也在这儿啊。”
  
  姜拉回过头,手上一空,冰激凌被人抢走了。
  “你!”她又羞又气,“我还没吃呢!”
  
  林寒弯唇,舔了舔唇角,粘上了一点奶油:“那不是正好,省去间接接吻了。”
  他怎么能说这种话!
  
  姜拉张着嘴,哑口无言,林寒笑看她:“怎么了?很失望?还是说……”
  他弯下腰,贴近姜拉的脸:“你想……?”
  
  话还没说完,姜拉就怕了,双手捂住耳朵,一个劲地摇头:“我不想我不想!”
  林寒一怔,慢慢拉下她的手腕,拿着冰激凌外盒的手有些冰凉。
  
  “我本来想说,或许你想不想吃可爱多,既然你这么不喜欢,那就算了吧。”
  林寒的话里透着遗憾,嘴角却闪着调侃的笑。
  
  姜拉扭过头不理他,故意说:“我不喜欢吃可爱多。”
  “哦?”林寒看上去很惊讶,“是吗?我还以为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呢。”
  
  “……”
  现在哄我可爱也没用了。
  
  呵,男人。
  
  林寒没再跟她说话,几口吃完了冰激凌。
  姜拉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宝贝,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终于,“啪嗒”,林寒把空盒子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完美的一条抛物线。
  她的冰激凌没了。
  
  吃完冰激凌,林寒朝姜拉张开手:“带纸了吗?”
  姜拉点头,乖乖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给你。”
  
  林寒慢条斯理地擦完嘴巴,走到垃圾桶边上扔进去,这才想起来问她:“你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你家不是住在这边。”
  姜拉抬起头,咬牙切齿,从嘴巴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为了买冰激凌。”
  “你吃掉的那个冰激凌,全陵城只有一家店可以买。”
  
  林寒一怔,咂巴了两下嘴,似乎是在回味刚才的味道。
  回味了一会儿,他点点头,肯定了姜拉的口味:“味道确实可以。”
  
  “不是确实可以,是巨无敌炫酷好吃!”姜拉反驳他,两颊鼓起来了,气炸了。
  林寒觉得有意思,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这样哦。”
  
  “那谢谢你了。”
  姜拉瞪大眼睛,林寒把大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笑得欠揍。
  
  头发都被揉乱了。
  
  姜拉整整自己的刘海儿,懒得理他。
  “我要回家了。”她口吻生硬。
  
  “别啊。”林寒还是话里带笑,“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叙叙旧吗?”
  “都见面了,不寒暄多不合适啊。”
  
  叙旧?
  他们才几天没见啊。
  
  林寒好似知道姜拉的意思,又抬起手,把她整理好的头发再次揉乱了:“小鸵鸟,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姜拉没被他蛊惑,一点兴趣都没有,摇摇头:“我不去。”
  
  林寒眼里闪着亮光:“我知道一家店,冰激凌比你刚才买的那一个还要好吃,有兴趣吗?”
  姜拉犹豫了几秒,想想,还是摇头:“我要回家了。”
  
  那没办法喽。
  
  林寒突然弯下腰,没有征兆:“小鸵鸟,我肚子疼。”
  姜拉:???
  
  演技很差好嘛?
  
  她看着蹲在地上的林寒,他抱着肚子,看上去好像真的挺痛苦。
  如果不是了解他,可能就真的被他骗到了。
  
  姜拉用膝盖顶了顶他的肩膀:“林影帝,别演了。”
  林寒摆手,额角淌下两滴汗:“我没有,是真的疼。”
  
  他倒吸口凉气,摆摆手,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像是真的。
  
  姜拉蹲下来,用小手指戳戳他的肩膀:“林寒。”
  回应她的只有男生额角淌下来的冷汗,他脸色都发白了。
  
  姜拉慌了:“林寒,你没事吧?”
  林寒缓慢抬起头,平日黑亮的眸子里现在蒙上了一层雾,他近乎于用全部力气咬出几个字:“你过来。”
  
  姜拉凑过去,林寒痛苦地小声说:“再近点。”
  姜拉不疑有他,凑得更近了。
  
  离得很近,林寒能够嗅到小鸵鸟身上清新的体香,她很白,肤质嫩滑,满满的胶原蛋白。
  耳尖红红的,耳廓上一颗小黑痣。
  
  林寒搂住她的腰,让她的耳尖靠近自己嘴边,哈出来的热气痒痒的,姜拉害羞地一哆嗦。
  
  耳边湿热,只有男生低沉的声音:“有事。”
  “只有小驼鸟陪才能好。”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