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主角和他师尊分手目录

  • 字体
  • 背景
  • 滚屏

打架斗殴

  等过了几分钟,秦见离终于收拾好表情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人半躺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青衣坠地,习惯性的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
  
  秦见离忍了忍,还是控制不住的开口道:“石头上有灰尘,你快点起来。”
  
  林觉条件反射地“嗯”了一声,回过神来,歪头看了看他,从石头上跳下来,随便的拍了拍衣服,不甚在意地说:“哎呀,这点灰尘没关系,管的太多,小心变成老妈子。”
  
  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虽然口里怦然说着调侃的话,但他的眼里却没有太过明显的笑意。秦见离看着林觉的样子,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也不由得暂时抛下了刚才的事情,略微提起心,表情严肃下来。
  
  “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要问你。”林觉正了正脸色,问道,“明天的庆功宴,你去不去参加?”
  
  没想到是问这个问题,秦见离有些疑惑地回道:“会。”本来不必要多说,但他看着林觉严肃的样子,还是不自觉解释的详细了些,“这次的庆功宴本来就是问道宗做东,十二峰峰主都要带着一两个参赛的徒弟参加,还有大比的前十也是要去的——无论是从哪一方来说,我都必须参加。”
  
  林觉皱了皱眉。
  
  秦见离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林觉吐掉嘴里微苦的草茎,随手扔到一边,脸上的表情一转,又变回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他显然是不打算解释,转头问起另一件事来,“那这个庆功宴能不能也带我去啊?”
  
  不愿意说吗……秦见离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虽然是用的疑问句,但林觉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因此相当释然地接受了。
  
  不过,事实上他对庆功宴并没有兴趣,他这么问,主要是怕魔尊真不管不顾,在庆功宴上暗中下手把秦见离干掉,所以尝试一下能不能正面混进庆功宴而已。
  
  毕竟参加庆功宴的,都是两界有名的人物,躲藏和窥探的可操作性都极低,要是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去,恐怕他很难第一时间得知庆功宴上的情况。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让秦见离去参加这次的庆功宴。虽然因为血脉的关系,在比试台上,秦肃风很可能已经猜到了秦见离的身份,但是两人还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因此还无法完全确定。
  
  实际上,秦肃风一直以来对秦见离的存在是不知情的——这也是秦见离能安安稳稳长大的一个原因。秦见离的母亲在怀孕时,出于各方面的安全考虑,都不打算声张,魔尊也把这个消息瞒了下来。
  
  两人本来打算等秦见离平安诞生再对外宣布,只是没想到中途就发生动乱,魔尊偷偷地把夫人送了出去,甚至直接把她送到了修真界,这才逃过一劫。
  
  秦肃风恐怕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确认秦见离的身份,这次之后,才是秦肃风真正打算要下手的开始。
  
  不过……在修真界的地盘,又是问道宗的主场,秦肃风应该不会心急到在宴会上下手吧。林觉叹了口气,还是感觉有点不安稳。
  
  他提心吊胆地注意提防了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只不过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更没想到的是,问题不是魔尊,而是明远。
  
  秦见离走了之后不久,林觉正在屋子外面晃悠,想着怎么去打探一下消息,一抬眼就看见一个人正满脸不忿的往秦见离的小破屋走来。
  
  来势汹汹的样子,长相还有点眼熟。
  
  林觉眯了眯眼,仔细打量了这人几眼,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了。作死小能手,明成的弟弟,修二代明远公子——就是不久之前给秦见离下药的那个。
  
  他今天穿了身风骚的淡紫色衣裳,面颊通红,步伐微急,手里握着剑,身上还残留着一丝没有散去的淡淡的酒气。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显然是喝的醉了热血上头,来给秦见离找点麻烦的。
  
  林觉看着他径直往秦见离门前走去,抬手显然准备暴力破除门上的禁制的样子,还是叹气走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
  
  明成被忽然出现的人惊了一下,随即发现是一个生面孔,就有恃无恐地冷笑了一声:“你是谁?”
  
  林觉无语的看着这个脸上挂着自以为冷酷笑容的傻孩子:“你要进他屋子干嘛?”
  
  明成本来就心情烦躁,喝了酒之后更是一点就炸,他想着不过是个不知哪里来的低等弟子也敢拦他,就不由得暴躁起来,不耐烦地低声吼道:“你别多管闲事!我今天就要给那个秦见离一点颜色看看!”他说着,情绪激动起来,愤愤道,“要不是孟峰主不知怎么回事忽然点名收他做亲传弟子,秦见离他根本什么都不是!以他的实力,那场比赛他不可能打赢我哥哥,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林觉瞅了他一眼,并不想跟醉鬼讲道理:“行了行了,不管有没有用手段都和你没有关系。明小朋友,你只需要转身回家,私闯别人洞府是要受罚的吧?”
  
  “闭嘴让开!你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明远显然不打算听劝,看出来林觉没有让开的打算,他红着眼一把抽出了剑,闪身就向林觉刺过来。
  
  得,小少爷今天是没那么容易打道回府了。
  
  于是林觉也拿出了他前几天在武器铺花上几块灵石随便买的剑,步伐微动避开了明远的剑锋,右手抽出剑来,剑峰一转,在明远来不及防御的时候就出手极快地挥向了他的腰侧。
  
  明远本来修为就不够,哪怕是平日里全神贯注的时候也比不上林觉这样的装嫩老男人——哪怕林觉如今只剩元婴初期的修为——更何况是这副醉醺醺样子,简直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不过他本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架不住背后有人撑腰,要是真的受什么伤,林觉估计要被一些人找麻烦,因此他下手很有分寸,只使了五分力气,想来伤的不是要害,伤口也不深,应该没什么事情才对。
  
  林觉自认为考虑的很周到,然而事实证明,贫穷根本严重限制了穷人的想象力。
  
  当真的砍下去的时候,林觉的手臂猝不及防地震了一下,他手中剑刃的触感不像是砍到了人,倒像是劈上了一块铁板,让他不由得顿
  了一下。然而就在几个呼吸的时间,明远抓住了机会,他的剑已经破空而来,在极短的距离,林觉没有空间躲避,只能挥剑挡住了明远的剑——
  
  然后,林觉手机的剑发出一声脆响,直接断成了两节,而明远那把闪着寒光的剑则接着势如破竹地直接刺进了林觉的肩膀。剑锋刺穿了肉体发出沉闷的声音,鲜血顺着剑流出来,林觉闷哼一声,后退了两步。
  
  明远对这个意料之外的结果也很惊讶,哪想到林觉的剑会直接断掉……他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同时及时收了手,手忙脚乱地把剑又拔了出来,样子看上去竟然有些无措。
  
  肩膀火辣辣的痛感提醒着刚才发生了什么,让林觉的表情险些都控制不住。
  
  这就是贫民玩家和氪金大佬之间经验都无法弥补的差距吗?看起来明远身上应该有一个等级不低的防御法阵,也就是这个挡住了他的攻击,明远的剑也品阶不低,所以他的那把破剑才会毫无抵抗之力地断掉。
  
  林觉捂住肩膀,伤口渗出血来,很快沾湿了衣服。一大片暗色在青衣上格外的显眼,像一朵盛开在细竹上的粘稠花朵。
  
  嘶,有些疼。
  
  明远在一旁呆呆地站着。
  
  他虽然从小被宠的狠了些,但也很少这样直接出手伤人,况且这人这样好看,他并不是有意想伤他的……
  
  明远醉意几分的脑袋被刺激的清醒了一点,他犹豫着刚想要上前去,耳边就穿来了一声厉呵:
  
  “明远!!”
  
  转头看,却是正主终于来了。
  
  秦见离眨眼间就到了林觉身边,视线落在他的伤口上,心里一惊。他想碰一碰又不敢莽撞,只好有些小心翼翼的扶着林觉。
  
  等等,这个场景怎么感觉好像怪熟悉的。
  
  林觉被他莫名小心的动作弄得浑身一抖,连忙有些不自在地把胳膊抽出来站到一边,伸手指了指明远:“找你的。”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不掺和了。
  
  然后作死牵动了肩膀上的伤,不由得轻吸了一口气。
  
  秦见离自然听见了,他顺着林觉指着的方向,目光转向明远手里那把染了血以后更添几分锐利的剑,面色一点一点沉下来。
  
  问道宗灵心峰的秦见离脾气是出了名的好,这个好不是说他待人热情善心,而是说他极少生气。他对人一向客气,也不喜欢与人交往,几乎可以说是孤僻,因此在灵心峰上敬畏他,不屑他的人多,真心爱戴他的却少。
  
  但是,一般不生气的人真正生起气时才可怕。
  
  秦见离的眼神逐渐冷下来,黑的像浸了墨,他无声的拔出了背上的剑,灵力翻涌而出,剑上透着一股逼人的寒气。
  
  明远本来对林觉还有一句没说出口的道歉,看到这种挑衅也咽了下去。他看着秦见离这张让人不爽的脸,丝毫不肯认输的握紧了自己的剑,向前一步猛地冲了过去。
  
  两人缠斗在一起,没有什么花哨复杂的剑法,用的是完全暴力的打法,剑鸣铮铮,寒光凛凛,撞击间劲气四散,吹得地上扬起了一片尘土。显然是秦见离占了上风,两人又过了几招之后,秦见离的剑以几乎相同的轨迹刺进了明远的肩膀。
  
  明远伸手捂住肩膀,踉跄了一下。
  
  虽说伤口看着相似,但他的伤是比林觉要重的,林觉只受了皮肉伤,而秦见离的剑气伤害了他的经脉。
  
  秦见离收了剑,一脸冷漠,比起明远伤人之后的反应,简直漠然过了头。他此时的一身黑衣看起来极深重,几乎与地面的阴影融合在一起,冷风越过山林把他的衣角吹得飒飒作响,一下子与平日里的样子相差甚远,简直不像是灵心峰的大弟子,倒像极了一个……魔修。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明远,没有再管他,转身直接拉着林觉回了房间。
  
  林觉被强制按着吃了一颗回血丹,又上了药,伤口很快停了血——实际上,哪怕不管它,这点伤也能在一炷香内痊愈。
  
  秦见离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固执得要命,非要给他治疗,哪怕说了没事也不听。等林觉的伤口终于妥当了些,被允许再次出门的时候,门外的明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林觉:“……”
  
  好了。
  
  这下好了,很快麻烦就会上门了。林觉心中悲凉地想。
  
  
如何让主角和他师尊分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