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日久见甜心

第 14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14 章
离开悦铂会时,夜已深。
  
  宾利沿着路灯静谧的光往前行驶,逐渐将富丽堂皇的悦铂会甩在了身后。
  
  段晏在车上看完几份报告,签好字后合拢笔盖,想起一个多小时前撞见的一幕。
  
  他并未见过那两个女人,但从她们的只字片语之中,多少也能猜到一些端倪。
  而他也清楚,直接叫人滚出去,最丢面子的不是她们,而是楼上等候的那位谢总。
  
  虽然后来事情谈得还算顺利,但谈判还未开始就先拂人脸面,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段晏扯了下领带,回想之前听到的话,内心仍有怒意。
  
  十字路口红灯亮起。
  
  方晋踩下刹车,从后视镜里偷看着段晏的神色,同样也在回忆之前的情景。
  老实说,他非常惊讶。
  
  对于恒扬的下一位掌权人,方晋不仅认可,也相当佩服。
  年纪轻轻就能为恒扬拿下海外市场份额,回国之后的表现也有目共睹,段谨明更是对他赞赏有加,逢人便夸他儿子冷静自持,将来可成大器。
  
  可方晋却亲眼目睹到段晏沉不住气的样子。
  
  而且他的那份怒意,与其说是因为盛淮的女朋友在外面胡来,倒不如说……
  有大半都是为了那位盛小姐。
  
  红灯闪烁几下,车子再次启动。
  
  段晏仍然眉头轻蹙,静不下心似的。
  犹豫一阵,他还是从微信里找到盛淮,只问了一个问题。
  
  【盛恬平时过得开心?】
  
  盛淮回了三段文字,接连不断,字字都透露出他的悲愤。
  
  【你说的是人话吗?家里宠成什么样了,这都不开心的话,难道她想要天上的月亮?】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问我想和谁交换人生,那我肯定选盛恬。】
  【谁不想体会一把小公主的生活呢?】
  
  段晏听完,眉宇间的沟壑总算稍稍舒展。
  
  盛淮又问:【不是,大半夜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
  段晏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注意你女朋友。】
  
  ·
  
  转眼一周过去,品牌晚宴如约而至。
  
  盛恬在画廊低调久了,总算等到能让她尽情发挥的场合。
  
  晚宴当天,她换上了前不久才定的新裙子。
  星空蓝的蕾丝纱裙,裙摆用金色的丝线缝制了无数颗小碎钻点缀,根据她的身材量身定制,穿上之后稍走几步,就有熠熠星光烘托出她的明艳美貌。
  
  今晚整套造型都有专业团队为她精心打造,小姑娘皮肤好,上层轻薄的底妆就看不出任何瑕疵,完成全套妆容也用不了多久。
  时间尚还充裕,造型师将她乌黑的长发梳成发髻,又替她挑选了一顶镶嵌蓝宝石的小皇冠作搭配。
  
  盛恬对完成后的效果挺满意,她让造型师帮忙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说:【这次定的小裙子也好好看呀!喜喜欢欢!】
  
  发出去不到十分钟,下面的评论就已经把她夸出了花。
  
  盛恬盯着那些头像辨认了一会儿,忽然抬头问:“我这样好不好看?”
  
  今天来的造型师与她合作过多次,听她这么一问,忍不住笑道:“宝贝儿,到底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就你现在走出,谁看了不夸一句‘小仙女下凡辛苦了’?”
  
  所以是特别好看。
  
  盛恬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发现段晏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也不知是段总太忙,还是吝啬得不想为她送上一颗点赞的小心心。
  
  造型师见她仍然愁眉不展,只好放出大招:“听姐姐一句劝,今晚谁要敢不臣服于宝贝儿的美貌,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他眼瞎。”
  
  盛恬:“……”
  她本来下意识想替段晏反驳几句,但转念一想,这可是能说出不喜欢漂亮女人的段晏。
  完了,说不定是真的瞎。
  
  她就在这种微妙的痛惜心态里,坐上了前往晚宴的车。
  
  车到半路,同样正在路上的项南伊发来消息:【恬恬,快!快去朋友圈看看,朕为你谱写了一篇精彩绝伦的赞美诗章!】
  
  盛恬点进朋友圈,果然就看见那张照片下面有项南伊新鲜出炉的大作。
  她边看边笑,手指划了下屏幕,却在最尾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头像。
  
  段晏:【玩得开心。】
  
  虽然是很直男的平淡语气,但盛恬的眼睛还是弯成了月牙。
  
  ·
  
  临近晚上七点,盛恬到达晚宴的举办地。
  
  这是她熟悉的场合,进去之后找到项南伊和其他几个朋友,就趁着餐前酒会的时间聊了聊彼此的近况。
  期间不时有人过来和她打招呼,盛恬也没摆架子,甜笑着逐一回应了。
  
  盛恬游刃有余地进行社交之时,角落里也有人在忙碌。
  
  邹珊珊同样也有自己的社交圈。
  虽然彼此之间不够真心,但表面上的功夫,多少也是要做做的。
  
  这会儿就有人正在问:“珊珊,你前一阵说接到了它家的网络推广,差不多也该开始推进了吧?”
  
  “还在走流程呢,不过品牌方那边倒是蛮有诚意,”邹珊珊故意皱眉,一副忙不过来的样子,“手里的合作太多了,想休息几天都不行。”
  
  其余几人在心里“呸”了一声,脸上却不敢发作。
  
  她们不知道邹珊珊前几天已经被盛淮甩了,还以为她现在的身份仍是盛家三少爷的女朋友。
  明明大家都在为了品牌爸爸的垂青争得你死我活,她倒飞上枝头变凤凰,转身跟她们炫耀起来了。
  
  虽然没人相信邹珊珊能凭此嫁入盛家,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盛家三少爷对女朋友向来出手阔绰,哪怕他随便打声招呼,就能换来人家想都不敢想的好资源。
  
  邹珊珊装腔作势完了,自己也是一阵心虚。
  
  她其实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那天她被朋友叫去悦铂会,确实存了些不光彩的想法。
  本来这事在她眼里,就跟其他行业的人骑驴找马一样,既然盛淮这边希望渺茫,那她不如先寻寻别的门路。
  谁知还没真正踏出那一步,她就直接被人赶了出去。
  
  平白被人羞辱了一次倒是其次,关键是等她和盛淮分手的消息传出去后,这群人肯定又会在背地里奚落她。
  
  当务之急,是继续和盛恬打好关系。
  今后说出去,别人也会以为她和盛家的关系没断。
  
  也就狐假虎威的小事,她猜盛恬应该不会介意。
  
  邹珊珊早就看见了盛恬的位置,这会儿跟小姐妹们聊得差不多了,便端着酒杯笑盈盈地走了过去。
  靠近时她还故作亲密地拍了拍盛恬的肩,语气轻快地说:“原来你在这里呀,我找你好久了。”
  
  盛恬一愣,没想到邹珊珊竟然还会来找她,但她很快就收起了惊讶,点头道:“晚上好呀。”
  
  “晚上好。”
  邹珊珊见她态度自然,绷紧的心弦便松了松,“上回说的耳环我带了,等下找机会给你?”
  
  不料盛恬却说:“不用了,我那天回家发现家里耳环还挺多的,你送给我也是浪费,不如自己留着吧。”
  
  邹珊珊还不放弃:“我带都带来了,你先看看喜不喜欢嘛。”她指了下盛恬的小皇冠,“颜色和这个挺搭的呢,以后配成一套戴出来也好看啊。”
  
  盛恬尴尬地笑了笑。
  
  旁边的项南伊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嗤笑一声,问:“什么耳环也敢拿来配chaumet?你不嫌掉价么?”
  
  邹珊珊脸上笑容一僵。
  她知道盛恬的这个朋友,脾气不像盛恬那么温和,惹急了更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还好此时有人过来通知晚宴正式开始,请大家移步宴会厅。
  
  主办方提前安排好了座位,盛恬身为品牌的VVIP,座位自然与邹珊珊相距甚远。
  
  晚宴结束后,品牌公关过来与盛恬确认她今天买下的新品。
  
  邹珊珊见周围没有其他人为盛恬保驾护航,便找准机会快步走了过去。
  
  “恬恬,今晚都没机会好好跟你说话。”
  她刻意向品牌公关点了下头,“不好意思,我能和盛小姐聊会儿天吗?”
  
  品牌公关以为她和盛恬关系亲密,便答应道:“那我等下再过来。”
  人却只走到了十几米外,只等这边一结束,她就能继续为盛恬服务。
  
  邹珊珊想了想,开口时语气凄婉:“你不会在跟我生气吧?盛淮这人你是知道的,有事没事就出去玩,我看他这样,就以为我跟朋友出去玩玩,应该也不要紧的。”
  
  盛恬扬了下眉,她太了解盛淮了,交往期间他绝对不是乱来的人。
  
  “你想说他的坏话?”盛恬眨了眨眼。
  
  “怎么可能。我只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我们的关系变得生疏。”
  邹珊珊一边打感情牌,一边观察她的神色。
  
  盛恬表情挺平静,看起来和平时并无区别,撑着下巴望向她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个没什么脾气的小姑娘。
  
  邹珊珊想起朋友说过的话,盛恬也就是养来好看而已。
  就像别人家里用来装点门面的奢华物件,好看就足够,也不需要太聪明。
  更何况像她这样娇养长大的女孩,心思肯定单纯。
  
  片刻后,盛恬笑了一下。
  她从小过惯了众星捧月的生活,许多人会因各种原因对她好,而她也习惯于接受别人的好意。在待人接物方面,她的想法确实比同龄人更简单。
  
  邹珊珊的想法倒是复杂,复杂得简直愚蠢。
  
  “你觉得我特别好骗吗?”盛恬抬眼,笑得眉眼弯弯。
  
  邹珊珊一怔,反应过来后连忙恳切地拉住她的手,夸张道:“当然没有!”
  
  “你有。”
  “……恬恬,我……”
  
  盛恬今晚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也逐渐失去了耐心,直接道,“不懂得见好就收,还想拉我为你撑场面,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呢。”
  
  她抽回手,慢条斯理地用桌上的刺绣手帕,擦拭被邹珊珊碰过的指尖,眼中的笑意也一寸寸消失不见。
  
  “邹小姐,你凭什么?”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