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骑着毛驴回六零年代

放周假淋雨记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放周假淋雨记
天说变就变,刚走到半路上,天空打了个雷,雨点就落了下来,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几个孩子都没有带雨具,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是淋着了,必然会发烧感冒的。六个孩子互相看了看,有点不知所措。
  
  雨眼瞅着由小变大,给不了多少反应的机会,夏夜直接把外套脱了下来:“咱们男孩把外套脱了,两两罩着头顶,别把脑袋浇的透心凉。”
  
  边说边兜着衣服护住了李丽秋姐妹的头顶。自己有养气决在身,风邪不侵,已经停止了性别特征发育的胸部平平,小背心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了身子上,也不用担心什么!夏夜心里想着这要是让李丽秋姐们和赵穗儿淋湿了可就麻烦了。男孩们也没有多少别的想法,看着夏夜的做法,小二黑也就近把自己的衣服遮挡在了赵穗儿的头顶,小石头惦记他姐,把他姐李丽春从夏夜的衣服里接了过来,这样夏夜就和李丽秋躲在了自己的衣服里。
  
  所幸现在的父母给子女做衣服,都喜欢做的宽大些,这样春夏秋冬都能穿,长个了也能穿,所以都很肥大,正好能盖住两个人的头顶,但是如果不紧着点就会淋湿!一阵风吹过,夏夜看着李丽秋打了个摆子,没有多想,右手直接抻着衣服兜住了李丽秋,然后手自然的搭上了丽秋的右肩,加了劲把李丽秋往自己怀里搂了下,结果李丽秋一时没注意,吧嗒一下贴在了夏夜的怀里,夏夜的手一下子贴在了李丽秋的刚刚发育的部位上,夏夜浑然不觉哪里不对,然后侧过头嘴唇擦着李丽秋的耳朵过去,然后贴着李丽秋的耳边带着热气的说:“往俺这边靠着点,俺火旺,给你当烤炉!”
  
  瞬间热气扫过李丽秋的脸庞,给她肉包包的小脸染上了一层红晕。想把身子往外面挪挪,但是夏夜霸道的用劲往他自己身边又捞了捞,抱了个紧实。李丽秋的脸一下通红!还好下雨又是躲在衣服下,大家都没注意!
  
  一下雨,土地就变的泥泞,时不时会趔趄一下,夏夜于是时不时的紧紧怀抱,还总是贴着李丽秋的脸边说:“小心点,环着点俺的腰,这样就不会摔了。”边说还是一本正经严肃的脸,李丽秋时不时的偷眼瞅下,看着那一粒粒之前淋湿的头发滑下的水珠,从脸上滴过,仿佛未曾掉落地上,而是如同滴入她的心里,涩涩的胀胀的,这个感觉很陌生。
  
  那边夏夜在看到几个人跌跌撞撞,如果谁要是快跌倒了,夏夜就用左手紧走几步搀扶下。如此互相搀着走了二十来分钟,雨才慢慢变小,直至停止。
  
  到了雨停,在天边映出了一道彩虹,很炫彩。夏夜拿下盖在头顶的衣服,往背后的背篓里一塞,松开了李丽秋,突然空了的怀抱,以及流失的温暖让李丽秋有点怅然若失。几个人互相看看,几个女孩子还好,上身还没有湿透,男孩子们都剩下一件背心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李丽秋看着水哒哒的衣服,对着夏夜说:“夜娃,衣服俺给你拿回去洗了吧!”
  
  夏夜摆摆手,胡噜了一下之前打湿的头发:“没事,俺拿回去洗了,明天就干了!”
  
  看着雨停热气上来了,小二黑和小石头,感到背心紧贴在身上很难受就都脱了下来,小二黑对着夏夜喊着:“夜哥,不难受吗?背心脱了吧!这会儿天热了,脱下来搭在背筐里一会干了再穿吧!”
  
  夏夜想了想,看着胸前紧贴的轮廓,自己现在白条鸡的身材,在湿透的背心上显出一条条痕迹,想着这和没脱也没区别了吧?就心一横把背心一脱,比起二黑子和小石头,夏夜就像那白条猪排,白兮兮的,有点小瘦,但是胳膊上晃动间能看着肌肉。
  
  背好买的东西,夏夜拿着衣服挡在胸前,几人就抓紧着往家里赶去
  在夏夜背着背篓光着膀子挡着胸部进家门后,正赶上午休的几人准备上工。
  
  几个女知青看着笑了笑,赵蕊调侃道:“哎吆,看看我们的小夏夜同学真白呢!都比我们白多了!”
  
  夏夜没好气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刘娟抿嘴乐了下:“快别逗他了,先上工了,晚上下工再聊!”
  
  几个人就先打招呼出了门。
  
  夏母看着光着膀子的夏夜,手就啪的一下打在了夏夜胳膊,接过夏夜手里东西,嘴里絮叨着:“你个死孩子!也太不知道收敛了,咋还光上膀子了!也不知道早点回来,还不穿着点外套,着凉了怎么办?”
  
  夏夜无奈的笑笑,:“娘,这天热的,不会着凉的,再说那功法的功效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刚不是路上淋雨了吗?衣服都湿透了,湿衣服贴在身上很是难受,没事的,后面有背筐,前面俺遮着呢!太阳一晒就舒服多了,俺等会就把衣服洗了!”
  
  夏母摇头道:“知道你厉害了!不害臊!衣服都放盆里吧!下午你就在家吧!别上工了!知道你回来,饭菜都在锅里热着呢!你建国叔应该把家具都打出来了,你下午等会抽空去看看,把账结了!”
  
  说着夏母去到屋子里拿出了五十块钱交给了夏夜。
  
  夏夜接过了钱,从院子里晒着的水缸里舀出温温的水到木盆里,从厨房里拿出一些碱,就着木盆就开始洗起了头,在洗了两遍水后,确定洗的干净了,夏夜又打了盆水回到屋子里,将身上清洗了一遍。用毛巾全部擦干后,换上了新的背心和大短裤,这才舒了口气,雨水淋在身上很难受。更难受的是不处理干净的后果是会长虱子,在班级里就听几个同学说,不小心淋了,没及时清洗后来就头上长虱子,而且很难清干净。
  
  在背心外面罩了件夏母给新作的短褂,揣好那钱。就去厨房拿了窝头和一海碗的蘑菇鸡肉汤,美美的吃了一顿中饭。夏夜就往赵建国家走去。
  
  推开李建国家的大门,夏夜站在门口喊着:“建国叔在吗?”
  
  “谁啊?”建国的媳妇大翠婶子问道。
  
  “是俺!夜娃,俺娘让俺过来和建国叔结账,顺便把家具看看搬回家去!”夏夜连忙道明缘由。
  
  大翠婶连忙打扫了下身上粘的棉花,刚才在屋子里缝棉被呢!
  
  “夜娃啊!快进来!都打好了,漆也晾晒好了,你建国叔昨天还说让你甲子哥他们今天下午下了工看看给你家送去呢!”
  
  夏夜连忙说:“那可真是麻烦叔和哥哥们了!婶子,俺先把账结了,能搬多少,俺先搬多少,之前不是还让俺叔给俺打了辆拉车,叔给弄好了吗?”
  
  大翠婶领着夏夜来到后院:“你瞅,都弄好了,把大件都堆上去了!”
  
  夏夜拿出五十块钱递给了大翠婶。“婶子这是俺娘让给的!”
  
  大翠婶伸手接过来,对着夏夜道:“你看是不是等你叔他们回来,一起给你搬过去!”
  
  夏夜摇摇头道:“不了,建国叔下工后都挺累的,俺先搬着!”
  
  大翠婶点点头:“好吧!你从后院门那里好出,正好能过车!”
  
  夏夜点点头。手试着拉着拉车,挺顺手的。夏夜就开始搬家具,整整来回3趟,才把所有的家具拉回来。
  
  堂屋在M领导像下放了一个条案,条案两旁放两把靠椅。正中间把从李大山家拿来的方桌放在院子里,摆上八仙桌并四条条凳。
  
  然后在夏母所住的套间里,放上了一个衣柜,一个长方形桌子,打的几个储物盒子也都摆在了上面。在所住的炕上,放上高架柜,用来收藏床铺褥子。
  
  几乎一样的摆设放到了东西厢房,把一组桌子椅子放到院里的树下,把厨房架子摆放到厨房,在架子上放置了些夏夜让特别打制的调料盒子,一个个方盒带着盖子,还雕刻着花草鱼虫,把油罐等都放在架子上,又摆着好带着拉门的橱柜,上面有些可以挂锁,夏夜从空间里将买的锁挂上,如此可以放置一些腌肉,白面都值钱的吃食。
  
  多余的做出来的靠背椅子,被夏夜在每个房间安置了两把。
  
  在院子里靠近水缸的位置,放了水盆架子,可以放置水盆洗漱,把特意做的浴盆放置到下屋,谁用谁拿。虽然还是不是很多家具,但是总比之前空荡荡的屋子好了很多,因着都睡炕。所以就打了两张床,都放置在夏母对过的套间里,预备着用。在几个炕上都给放上了炕桌,夏夜败家的打了四张涂着烘漆的炕桌,都是实木的,看着就耐用。
  
  在厨房里还特意制了三块菜墩,用李建国的话说:“夜娃可是尽够了,还有啥没想到的!”
  
  夏夜挨个屋子看了,整个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怎么瞅都觉着这个家越来越像样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