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情劫

世界016(02)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世界016(02)
没有让苍疏影发现他内心不可告人的得意,稍微平复了心绪后,他主动捧着苍疏影去床边,郑重的道:“小月,我要炼化你了。”
  
  “好呀。”苍疏影嘴上随意应了一声。
  
  得到了苍疏影肯定的答复,古月方正放出元力,苍疏影听从身体本能,将元力吞下。
  
  ……几分钟后,元力几乎被掏空的古月方正躺到了床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而他身边,仍旧白白嫩嫩的苍疏影,心虚的缩起了身子。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真的没想到他只是顺手给自己神魂住的地方进行的改造,会造成这么大的后果。
  
  如今只是一转初阶的古月方正,根本无法炼化已然进化,如今只是处于幼年期的苍疏影。他掏空了元力,甚至不能在苍疏影身上留下哪怕一丝痕迹。
  
  元力稍微恢复一点,古月方正迅速从床上起来,看向在他枕边缩成一团的苍疏影,惊喜又难过的道:“对不起,小月,我没办法炼化你做我的本命蛊……”
  
  他无法炼化小月,只能证明他太弱,而小月太强。虽然他不明白这么可怕的小月怎么会出现在他族里的蛊虫密室,但他知道,苍疏影被他拥有的事暴露出去,苍疏影是一定会被其他人抢走。
  
  那些抢了小月的人,好一点不对他做什么,过分一点,直接宰了他都行。
  
  他绝不能让小月落到别人手里,绝不允许小月帮助别人变强。
  
  苍疏影心里无语,表面上却是慌张不已,凄凄惨惨的求古月方正不要抛弃他,还主动提出让古月方正将元力送进他体内。
  
  ——反正眼前的傻小子也不可能炼化他。
  
  “小月不怕,我保证过的,不会不要小月的。”苍疏影哭的那么惨,古月方正叹了口气,主动安慰他,“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苍疏影慢慢止住哭,弱弱的道:“其、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我可以和你签契约,那样,那样你就可以动用我的力量了……”
  
  古月方正想了想,点头答应:“那我们签订契约吧。”
  
  既然无法炼化小月做本命蛊,让其他人断了念想,签一个契约也不错,最起码让小月变成他的。
  
  “那么,方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不会要别人,只和我在一起。”苍疏影仰起头,怯怯的道。
  
  “当然,我会一直陪着小月的。”古月方正爽快给出了承诺。
  
  “那,方正,记住你的承诺哦,你如果背弃了诺言,我就,我就不要你了!”苍疏影认真的道。
  
  “哎呀小月你该相信我,我不可能违背诺言的。”古月方正不以为意,反倒催促着苍疏影赶紧和他签下契约,“快点签契约吧。”
  
  苍疏影扁扁嘴,慢慢爬到古月方正手心,小心动用体内月华之力,在他手上割出一道小小的伤口。
  
  彼此鲜血交融,元力与月华之力相缠,古月方正只觉得,他全身像是被泡在了温水中一般,舒服极了。
  
  “好了!”契约完成,苍疏影欢呼一声,乐颠颠的出声邀功,“方正方正,以后就没有人能分开我们啦!”
  
  签订契约,他们从此生死相依,古月方正能动用他的力量,还能得到月光对他的加成,而他同样可以使用古月方正的元力。
  
  古月方正能感觉到,他与小月有一种特殊的联系,他能凭这个联系,知道小月的位置,还能感觉到小月的情绪。
  
  “小月好厉害。”他夸奖道。
  
  “没有没有,是方正更厉害。”被夸的不好意思,苍疏影洁白如月的小身体上,竟是多了丝丝缕缕的粉色。
  
  感觉到苍疏影传递过来的害羞情绪,古月方正笑弯了眼。
  
  …………………………
  
  签订契约,并不算是炼化蛊虫,不过,一轮弯月,仍是顽强的烙在古月方正额头,在古月方正第二天去上课时,被所有人发现,进而传到族中高层耳中。
  
  作为第一个炼化蛊虫的天才,他得到了十块元石的奖励。
  
  古月方正有心想要反驳,但在看见自己额头的弯月印记,再想到说实话后小月会离开他,他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不能辜负族老对他的期待,更不能让别人发现小月,将小月带走。
  
  不过,在领取元石的那一瞬间,他特别想要扭头去看古月方源,想要看见自己哥哥脸上的表情。
  
  可惜,他还没扭头,苍疏影就醒了,小心翼翼的开口:“方正,我……我可以吃一块元石吗?我保证,就吃一块,不会多吃的。”
  
  古月方源怎么可能有自己的小月重要!
  
  古月方正立马将哥哥从脑海里扔出去,沉着的领了元石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摊开本子,做出一副认真学习记笔记的好学生模样。
  
  可他的本子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可以,不过小月不能贪心,只能吃一块。”
  
  “我不会贪心的,不会多吃让方正没有元石修炼!”苍疏影认真的道,“不过,如果方正不介意的话……我可不可以吃方正的元力?”
  
  “当然可以,但是也要给我留一点,我还要使用,知道吗?”古月方正故作大方的写到。
  
  “没问题!我都听方正的!”苍疏影诚挚的夸着古月方正,一扭头就钻进了古月方正空窍里,在青铜色的元力中打了个滚,“方正最最最好了!”
  
  古月方正低下头,藏起脸上的笑。而角落里,古月方源第一次在上课时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古月方正。
  
  下午放学后,古月方正直接回了家,在餐桌上回答了舅父舅母对他学习进展的询问后,总算是可以回自己的小房间,复习课堂上老师说的知识,与苍疏影交流。
  
  白天的时候,得了他的允许,苍疏影就从他额头的弯月转移到他的空窍,舒舒服服的泡在他元力里,偶尔拿他的元力当海,在里面游两圈。
  
  “小月,小月。”听到古月方正的呼喊,苍疏影在心底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出去,趴在古月方正手心。
  
  “方正,怎么了?”他故意装出懵懂的模样,软趴趴的问道。
  
  “能让我看看你最强大的攻击吗?”古月方正期待的望着手心的苍疏影。
  
  成了蛊师,有了自己的蛊虫,自然会想要知道自己有多强。
  
  苍疏影看看窗外茂密的竹林,再看看古月方正期待的脸。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气,周身开始发光。
  
  天空中的月华被牵引,在他力量的驱使下组合成一道月芒,飞向半空。
  
  元力突然一空,古月方正眼前一黑,直挺挺的栽在了床上。而向月亮冲去的月芒,也因为失去了力量来源,消散在空气中。
  
  苍疏影扭了扭,特别小声的问道:“方正?方正?”
  
  没有得到回应,他也不奇怪。傻小子被他抽空了元力,这会儿估计还晕着呢,要醒过来,最早大概都得半夜,元力填满之后。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抽泣着道歉,牵动月华将窗子一关,拉被子给古月方正盖上,这才钻回空窍里休息。
  
  ——哎,甲等的人天赋就是好,这才多久,被他抽干的空窍里居然有了一层浅浅的元力。虽然没有之前多,但至少不用他趴在空窍的膜上。
  
  想到这,苍疏影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将那一层浅浅的元力给吃了,还顺便舔了舔空窍那层膜,感叹一转蛊师的元力,还不如空窍的膜味道好。
  
  可惜他不能吃,吃了古月方正就毁了。
  
  昏迷中的古月方正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元力干涸太疼还是空窍膜被舔太刺激。
  
  因为晚上的时候元力被抽空晕了过去,第二天古月方正差点迟到,还是婢女见他一直没出来,主动去叫他他才没迟到。
  
  傍晚下课回家,古月方正在吃过晚餐后,迅速缩回屋子里,按着长老教的方法修炼,有不理解的地方第一时间记下来,准备第二天去问长老。
  
  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一周。
  
  这日,正当他结束了复习,准备修炼增加自己的元力数量时,有人敲响了他房间的门,在门口呜咽着。
  
  “方正少爷,求您开开门,救救我……”女声软弱的哭求着。
  
  古月方正皱了皱眉,心下有些不喜,但还是过去开了门:“发生什么事了?”
  
  出现在他房间门口的是一名美艳侍女,一名名为沈翠,服侍他哥哥古月方源的侍女。只是,此刻,沈翠哭的梨花带雨,瞧着好不可怜。
  
  “方正少爷,求求你救救我……方、方源少爷他……他……”沈翠哽咽着,却又像是在顾忌什么,不敢直说。
  
  “是不是哥哥欺负你了?”古月方正皱了眉,神色间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嫌恶,“先进来吧,我不会让哥哥继续错下去的。”
  
  “谢谢,谢谢,谢谢方正少爷……”沈翠连连道谢,在古月方正让开路后,低着头慌忙进去。
  
  书桌上,苍疏影抬起头,看着沈翠来到古月方正房间,用梨花带雨的哭泣模样,掩饰自己勾引的行为。
  
  而古月方正,天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满脸心疼的揽住沈翠,温柔的哄着她,嘴里不断讨伐他的哥哥古月方源。
  
  ——全然忘了,在他还小时,是古月方源护着他,才让他有了一个落脚点,也是古月方源去收拾了其他小孩,才没让别的小孩在他面前指着他,说他是没爹没娘的野种。
  
  “方正,你不要我了吗?”看着他们一点点往床边转移,苍疏影忽而开了口。
  
  古月方正看看怀里满面红霞的沈翠,再看看书桌上昂着头看他的苍疏影,脸上有不耐烦划过:“翠儿,我先处理点事。”
  
  “您先处理吧,翠儿这边……没关系的。”沈翠原本红润的面色有些苍白,可她口中却是体谅的话语。
  
  “翠儿真乖。”拍拍沈翠肩膀,古月方正起身,捞起桌上的苍疏影出去了。
  
  箭在弦上却又被强行按住,古月方正难得的有些生气。但苍疏影是他想要炼制为本命蛊的蛊虫,潜力又十分恐怖,他不想为此惹恼了苍疏影。
  
  可就算是这样,他的语气仍是不太好,至少没有之前的温柔。
  
  “我没有不要你。”掩上房门,他站在楼道内,努力心平气和的对苍疏影道,“小月,你能不能理智一点?你是我的本命蛊,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抛弃谁都不可能抛弃你的。”
  
  “那她算什么呢?你刚刚的动作,不是要和她结合生后代吗?”苍疏影忍着心里的难受,大声道,“方正,你说过要陪我,只要我不要别人的!”
  
  “我的确没打算要她,玩玩而已,很正常的。小月听话,别闹。”古月方正沉下脸,语气已然带上几分火气。
  
  “别闹?你让我别闹?”苍疏影怒极反笑,含着哭腔的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方正,我没有闹,我……”
  
  “小月!”古月方正提高了声音,脸上写满怒意,“我都说了和她不会有什么,我就玩玩,玩玩也不行吗?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
  
  “玩玩?管的太宽?”苍疏影笑了,但笑声无比悲凉,“古月方正,我们签订契约的时候,你亲口答应了我,不会要别人的,你现在就是在背叛我!”
  
  古月方正已然沉了脸,面色阴沉:“如果我要把她收入房中,你说我背叛,可以。我现在不就玩玩你都要管,你一个蛊虫而已,有什么资格管我?你现在甚至不是我的本命蛊。”
  
  “一个蛊虫而已?”苍疏影表情绝望,内心却一片冰凉,“是我瞎了眼,误把鱼目当珍珠。”
  
  强行斩断契约,契约反噬让他闷哼一声,嫩白的表皮裂开大道大道的伤口,丝丝缕缕的血液从中流出。
  
  “想跑?晚了!”古月方正握紧拳头,不让苍疏影离开,“既然选择了我,那你就不准离开!”
  
  “古月方正,你真让我恶心。”古月方正的态度激怒了苍疏影,他冷哼一声,过去吸纳的月华凝聚成月刃,直接在古月方正掌心破开一个口子,令他得以钻出。
  
  离开古月方正手掌,他当即融入月光中,消失不见。
  
  ——他这次可真是看走了眼,以为的乖孩子原来是个白眼狼!
  
  古月方正,古月方源,让这两兄弟见鬼去吧!谁爱伺候谁伺候去!他不管了!什么辣鸡玩意儿!恶心死人了!
  
  古月方正捂住右手掌心的伤,面色阴沉。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