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想和我结婚目录

22

  第22章
  
  千里百无聊赖的挨过了一整天的课,好不容易等到三点下课,赶紧收拾了书包,第一个冲出校门。
  
  中原中也的那辆黑色的车已经等在了校门口。
  明明都是黑色的车辆,可却让人能够一眼认出来。
  
  中原中也的兴趣不多,买豪车也算是他的爱好之一,工资也足够他去挥霍,被太宰祸害了不少,现在还能开新的出来。
  
  和今天早上的那辆还不是一辆。
  
  “这里。”中原中也降下了车窗,露出了他的半张脸,千里跑过去,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先回总部见爸爸。”森千里对中原中也说,“先把这个解决了。”
  
  “我今天白天和首领谈过了。”中也没有开车,而是紧张的抓紧了方向盘,犹豫要怎么说接下来的话。
  
  “嗯?爸爸同意了吗?没同意的话我去说。”千里以为森鸥外没有同意中原中也的请求,如果自己也去说不想和中原中也一起的话,他应该能够同意的。
  
  中原中也并不想中断这段关系。
  
  哪怕是因为森鸥外的原因。
  
  “……算了。”中原中也还是没有说出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将麻烦事扔给了森鸥外。
  
  中原中也发动了车子,黑色的跑车顺着车流融进了进去,这个时间不像早上那么堵,很快就来到了总部。
  
  “爸爸在吗?”森千里问在顶楼执勤的黑手党。
  
  这些人都是直接听命于首领的,也是最值得信任的,森鸥外出没出去问他们一般不会出错。
  
  “首领没有出去过。”值班的人保持着九十度的鞠躬的姿势回答道。
  
  “中也和我一起去。”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手心开始出汗,他摘下皮手套,松了松手指,这才跟着进去。
  
  森千里先是敲了敲门,听到森鸥外的回答这才推门进去。她刚推开门,就接住了小炮弹似的冲过来的爱丽丝。
  
  爱丽丝只穿着白色的南瓜裤,上本身光着,整个人都埋进了千里的怀里。
  
  “怎么了?”千里一把抱起了爱丽丝,摸着爱丽丝顺滑的金色卷发,从地上捡起一件小衬衫,给爱丽丝穿上了。
  
  中原中也闭上了眼睛,不去看爱丽丝。
  
  “哦呀,放学了吗。”森鸥外把小裙子丢到一边,对森千里张开了手,森千里放下爱丽丝,扑了过去。
  
  中原中也终于知道爱丽丝喜欢往森千里怀里扑是从哪里学的了。
  
  “爸爸,我并不喜欢中也,可以取消婚约吗?”森千里抱着森鸥外的脖子,被森鸥外托着腰,熟练的蹭过去撒娇,顺便说了自己的要求。
  
  森鸥外听到千里说不喜欢中也那句话之后看了一眼中原中也:“不可以哦。”
  
  中原中也似乎不为所动。
  
  “为什么啊?”森千里不依,“以后中也找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却有我挡着怎么办?那我不就成了罪人了?一定会成为阻拦他们的拦路石的。”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森鸥外意有所指,中原中也拉了一下帽檐,挡住了自己的上半张脸,“等中也找到喜欢的女孩子之后,你们的婚约就不做数了,等四年之后你20,就自动和中也接触关系了。”
  
  “所以不用担心这个,我白天已经跟中也商量好了。”
  
  “可是你不问问我……”
  
  “只是为了防范于未然。”
  
  “可是……”千里还想说什么,直接被森鸥外打断了,“中也,带着千里去买衣服吧,记得给自己也买一身。在宴会的时候,你们两个也要一起出场的。”
  
  “记得给爱丽丝也买。”森鸥外眨眨眼睛,又变成了那副痴汉的样子:“爱丽丝一定要穿的漂漂亮亮的才行~”
  
  “林太郎!好恶心!”爱丽丝毫不留情。
  
  森鸥外露出了哭一般的表情:“穿穿看嘛,穿完了给你买草莓蛋糕哦——”
  
  森千里知道森鸥外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了,只好从森鸥外的怀里跳下来,跑了两步跑到中也身边,抓着中也的胳膊,把他往外面拉:“走吧。”
  
  中原中也顺从的被拽着走,他回头看了一眼森鸥外,却发现森鸥外根本没有看自己,还在引诱爱丽丝穿新的小洋装。
  
  “抱歉,我爸爸太过分了。”森千里离开了总部之后,这才开口:“总之,就像爸爸说的那样,不要管我好了。”
  
  “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中原中也都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来解释自己的缘由,“算了……”
  
  中原中也不挣扎了。
  
  现在已经尘埃落定,是再也没有办法改变的结局。
  
  他已经能想象到太宰治的反应——
  
  反正只要保持朋友和上下级的关系就好了,其他的并不用在意太多。
  
  中原中也下意识的压住自己心里的那一点暗喜,把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都藏了起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绝对不露出一分一毫。
  
  中原中也从来不知道陪女孩子买衣服是一件这么累的事。
  
  以前自己买衣服的时候,都是去店里试一下尺寸差不多就拿上好几件,至于礼服之类的都是红叶大姐帮他买,陪红叶大姐出去买衣服也很少,而且尾崎红叶都是定做和服,也没有这么累过。
  
  试图在生日会上艳压群芳的森千里在店里挑选礼服的样式,店员直接把店门给封上,把最新款的礼服全都挂在一起推了出来。
  
  千里的身材好,绝大部分的礼服都可以穿的好看,中原中也坐在一边,百无聊赖的等着千里挑衣服。
  
  女孩子买衣服真的是又纠结又慢。
  
  明明有差不多的款式,却还是要纠结到底选哪个。
  
  中原中也无奈,却也只能任由千里在店里挑挑选选。
  
  “哪个好看一点?”千里拎着一条黑色的抹胸短裙和一条渐变蓝色的长裙给中原中也看,中原中也看了看,指了一下蓝色的那条。
  
  千里带着礼服,指了另一边男装的架子上的几套黑色的礼服,“都拿一套那位先生穿的尺码。”
  
  “你去试试看,别老是穿黑色的,平常还没穿吐么?”千里没忘了给中原中也找衣服,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接过店员找出来的衣服,去了隔壁的试衣间。
  
  在港口黑手党上班的人基本都在穿黑色的西服……黑蜥蜴那边穿的好像更随便一点。
  
  千里给他选的,除了一开始那身黑色的之外,还有一套绀色一套银灰色,都是中原中也没怎么穿过的颜色。
  
  千里拉上拉链,抱着裙摆从试衣间走出来,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把她整个人的体型都拔高了不少,一字领露出了修长的脖颈和锁骨,一道深深的沟壑露了出来,看起来非常的成熟。
  
  中原中也刚换好一身衣服出来,千里就拎着裙摆在中原中也的眼前转了一圈,“怎么样?”
  
  中原中也的脸刷的就红了,从头顶红到衬衫里面,“挺,挺好的。”
  
  “是吧,这个颜色和中也的眼睛颜色有点像,应该会很配。”千里对着镜子前后照了照,“我去试试另外一条。”千里抱着裙摆,拿着另外一条短裙进了试衣间。
  
  中原中也捂着脸,让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冷静下来。
  
  和自己眼睛的颜色像什么的,太犯规了。
  
  他看向一边的换衣镜,里面倒映出了自己的身影,自己帽子下面的眼睛的颜色,的确和刚才那件蓝色的礼服有一点相似。
  
  森千里很少穿这种性|感的衣服,平常来总部也是穿学校的制服,和现在爱美的小姑娘一样,把衣服和裙子都改短了,可是该遮的地方全都遮起来了,哪里见过这种刺激的场面。
  
  店员们偷笑。
  
  千里很快就又出来了。
  
  这件礼服比刚才那件礼服更短也更暴露,上半身是桃心领,森千里本来就发育的比同龄女孩子好,这种露出一半的礼服让她有点害羞。
  
  中原中也看到千里之后就宕机了。
  
  “换、换下来吧!”中原中也扭过头,从钱包里面掏出卡来去结账,“我身上穿的这身,还有小姐刚才的那两身一起包起来。”
  
  “一套就好了。”千里捂着胸口,“我去换衣服。”
  
  中原中也换下衣服来,看千里也换了校服回来,终于是冷静下来了。
  
  “有在其他人面前穿过吗?”中原中也拎着包装袋,犹豫了半天问道。
  
  千里叼着棒冰摇摇头:“第一次穿这种礼服呢,爸爸看到会骂我吧。”
  
  中原中也心情不可抑制的高昂了起来。
  
  反正还有四年,慢慢来。
  
  总会改变点什么的……吧。
  
  *
  
  太宰治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港口黑手党里,或者是出现的时候千里都不在。
  
  难得见到他一次,还是在上去找森鸥外的时候和太宰治擦肩而过。
  
  而太宰治就像是没看到自己似的径直离开了。
  
  “太宰怎么了?”
  “应该是很高兴?”森鸥外说道,“今天刚刚让太宰成为了干部呢。”
  
  “干部?那他不是港口黑手党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干部吗?”
  
  “年少有为。”森鸥外耸了耸肩膀,“毕竟太宰真的很出色。”
  
  千里皱了皱眉,直觉有什么不太对劲。
  
  前几天还在一直缠着自己,这段时间突然就没有什么动作了,让人很是奇怪。
  
  不过……不纠缠自己之后的确是轻松了很多。
  
  千里本来这么想着,但又很快被打脸了。
  
  那个在河里面起起伏伏的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是晚上擦肩而过的太宰治又是谁呢?
  
  千里扭头看了看,这里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经过,只好把书包一丢,脱了鞋子和袜子,深吸一口气跳进了水里,向太宰治那里游了过去。
  
  太宰治在水里根本没有挣扎,绷带因为泡了水四散开,连外套都吸饱了水沉甸甸的沉浸了水底,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马甲,黑色的领带在水里飘着,柔软的发丝被水荡开。
  
  他还睁着眼睛,看那个小姑娘跳进河里向自己游过来。
  
  这不是过来了嘛。
  
  森千里一看太宰治带着笑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被耍了,她揪着太宰的领子,脚下一蹬,往岸边滑了一下。
  
  “你又在发什么疯?”
  
  “阿拉,小姐要和我一起殉情吗?”太宰治伸手抱住了千里的脖子,把自己大半的身体都压了上去,饶是千里身体素质远超同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往下沉了,呛了两口水,手抓紧了太宰治的衬衫,往下沉了下去。
  
  “啦啦啦……一个人不叫殉情……两个人才可以……”太宰治抱住千里,把她从水中抱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后背。千里咳嗽着吐出水来,掐着太宰治的手愈发的紧了。
  
  太宰治伸手把千里被水沾湿的头发捋开,露出那张未施粉黛的脸。
  
  太宰治手被抓的痛,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
  
  “小姐还可以再用力一点的哦。”
  
  “你是变态吗你?”千里咳嗽了两声,气急败坏的喊道。
  
  “以前喜欢过变态的小姐也是变态啦。”太宰治反咬一口,他浑身湿淋淋的,微卷的深褐色短发打湿了软趴趴的贴在额头上,配上睁大的眼睛,竟然显得有些可怜。
  
  但森千里知道这都是表象就是了。
  
  以前太宰治也是因为总是做出这幅表情而得了不少便宜,直到现在也还在用。
  
  “既然你没有什么事就赶紧出来。”千里从自己身上扒这个狗皮膏药,可太宰治的手却和铁钳似的根本扒不开。
  
  “不要!好久没有和千里小姐亲热过了呢!”
  
  “这可是在河里啊!”森千里打了个寒颤。
  
  就算现在还是夏天,可水里还是很冷的,更别说现在还是晚上,水更是冰凉了几分。
  
  “果然小姐有了中也之后就不喜欢我了。”
  
  千里已经能感觉到水里的寒意慢慢的渗透进身体里,“和中也没关系,那是爸爸安排的。”
  
  “如果一点也不喜欢的话中原中也肯定会拒绝的。”天色渐渐的黑了,千里已经快要看不清太宰治的表情,只觉得那双鸢色的眸子越来越黯淡。
  
  “什……”
  
  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太宰治的手就拖着她的后脑俯下身,嘴唇贴在了那双因为寒冷而有些白的嘴唇上。
  
  太宰治的嘴唇比自己的还要冰凉些。
  
  这么近的距离,总算让千里看清了太宰治。
  
  “看着我。”
  
  
前男友想和我结婚》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