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女主离画出走中

有偿设定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有偿设定
“小黑,带土就拜托你了。”
  
  小黑一时之间无法理解这种托孤的说法:他既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去救带土。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只是想要带土的那只写轮眼而已。
  
  在《火影忍者》原著中,带土死前将自己的一只已经开了二勾玉的写轮眼送给了卡卡西,而日后,这只写轮眼不知为何居然可以变成万花筒写轮眼,而且在这种状态下还有扭转空间的力量。
  
  卡卡西将这一招数命名为神威,相当于空间忍术。
  
  而空间忍术就是他最需要的东西,也许转换空间,他就能找到自己的作者。
  
  现在,带土因为之前的战斗已经开启了二勾玉的写轮眼。
  
  对小黑而言,带土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只需要那只已经开了眼的写轮眼。
  
  至于怎么把这只眼睛进化成万花筒写轮眼,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尝试。
  
  让带土自行弄出万花筒自然是最好的,小黑甚至为此拟定了很多计划。
  
  但是现在,不管是未定还是小黑都没办法改变带土即将死去的这个事实。
  
  小黑无法给未定一个肯定的答复。
  
  而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给出答复了。
  
  未定的心声,他完全听不到了……
  
  这种状态并不是第一次了。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未定真正的嘱托。
  
  未定希望他从“恶念”手里保下带土。
  
  可他做不到,这一个因为善良的设定而完全无法读取心声的未定是他完全无法奈何的。
  
  他甚至会害怕这样完全猜不透的存在。
  
  他看着被“恶念”占据的未定站了起来。
  
  他忽而发现未定那纯粹的紫眸中居然出现了若隐若现的黑色,就像是在暗示“恶念”的危险和黑暗。
  
  未定相信自己的“恶念”有能力在这场战争中帮上忙才来的。
  
  而未定也无比确定“恶念”对带土意有所图……
  
  那么,“恶念”想必是会救,而且有能力救带土的吧。
  
  这可能是未定全部的想法。
  
  而“恶念”会按照她所想的做吗?
  
  小黑看不透,也猜不透。他只能小心翼翼地用心声与未定对话,可却从来得不到回应。
  
  他看着未定望向天空,用淡漠而又疏离的语气对着天空说:“我申请,有偿设定。”
  
  设定他知道,但是有偿设定是什么?
  
  小黑下意识地问了未定一句,心中却也知道现在的未定不可能给他回应。
  
  “有偿设定就是用设定交换设定。”
  
  这句话是已经被“恶念”占据,完全无法读取心声的未定的回应。
  
  她并非是在心里,而是直接用嘴说了出来。
  
  连一旁奄奄一息的带土都为这句话而诧异了。
  
  “你能听到我?”小黑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那众多呼唤可能都被未定听到了,可对方却很有心机地不给回应。
  
  “我当然能听到,只是你好像确实听不到我的心声。”未定回头望了望摊在草地上的小黑,难得勾起了嘴角,“所以我直接说出来了。”
  
  这是……在试探吧。
  
  小黑发现自己中计了,但他并没有在这点上纠结很久,只是提醒了“恶念”一句:“未定想救带土。”
  
  “我知道,她想做的就是我想做的事,”未定再次坐在草地上,看护在带土身边,“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她温柔地将右手按在带土的胸口处,像是在安抚带土。
  
  而她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带土无暇他顾的时候摸到了那把刀的刀把上。
  
  “未定……?”带土迟疑了下。
  
  “等会儿可能会有点痛。”她这样安抚着,完全不像小黑想象中的“恶念”的样子。
  
  “没用了的……”带土似乎已经放弃治疗了,“你就让我舒服点死去吧。”
  
  未定甜甜地笑了,左手单手握紧了刀把:“既然她要救你,我就绝对不会让你死。”
  
  “可是——”
  
  “嘘……死不死不是你能决定的哦!”未定突然将那空闲的右手从胸部游走到了带土那满是鲜血的嘴上,然后捂住了带土的嘴巴。
  
  而纵观全局的小黑还看到,不知何时起,未定的一只鞋子已经不见了。
  
  那双鞋子如水晶般耀眼,在此刻的阳光捕捉下更应该光彩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可这双鞋子此时却只剩下了一只,另一只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完全没了痕迹。
  
  可未定没有脱鞋,那只鞋子也是系带的凉鞋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
  
  还不等他多思量,他就惊恐地看到未定猛地一下将那把造成带土重伤的罪魁祸首给拔了出来,顺带着给未定和带土溅了一身血。
  
  而带土因为被捂着嘴只能痛苦地闷哼几声,将眼睛睁大到像是要死去一样的惊恐状态。
  
  “你这是要弄死他吧……”连小黑都忍不住开始同情带土了。
  
  “这样总比让他跟刀长在一起要好吧。”未定依然紧捂着带土的嘴,像是不忍听他的惨叫声,“你能不能用你的能力给他一点麻醉的效果呢?”
  
  “我不太喜欢听惨叫声呢。”
  
  未定的说法证实的小黑的猜想。
  
  小黑也乐得利用带土心中对小黑的负面情绪影响了他,让他陷入那种无知无觉却又奄奄一息的状态。
  
  这时未定才轻轻松开了手,并用力将血水从双手甩掉,然后再次抚上了带土身上的那个血窟窿。
  
  伤口依然在不断地渗血,未定的手再次被染成鲜红。
  
  这一次她没有擦血,而是默默地闭上眼睛,将手固定在那个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慢慢地,小黑看到未定手上居然出现了绿色的微光,像极了查克拉。
  
  不,那就是查克拉!
  
  小黑惊讶地发现带土重伤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这毫无疑问,就是医疗忍术的查克拉。
  
  可大蛇丸的研究已经彻底否决了未定修炼出查克拉的可能性,未定自己也说过自己并没有查克拉这项设定,根本无法使用忍术。
  
  那现在的查克拉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医疗忍术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黑无法理解。
  
  “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我现在用医疗忍术,有点不习惯,你别打扰我。”
  
  未定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止住了小黑即将开口的疑问。
  
  小黑只能憋着默默地观察着。
  
  等等……
  
  未定有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拔出那把刀吗?
  
  小黑还没忘记未定初次尝试拔刀时无力的样子。
  
  医疗忍术有这么厉害吗?
  
  小黑这时不只是惊讶了,简直就是震惊。
  
  刚刚还那么大的一个伤口止血不说,此刻居然开始慢慢愈合了,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居然开始长起了新的皮肤。
  
  可不等发问,他就发现此刻又出现了异变。
  
  附近开始有人过来了。
  
  而且,不是木叶的人……
  
  早该想到的,大蛇丸既然安排人抓未定,还做了这么多准备,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弃的……
  
  “嗯,我知道了。”
  
  未定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与平日的未定并无二致,只是小黑听不到她的想法。
  
  “让带土醒来吧,还有木叶那边你没有叫人来吗?”未定质问了起来,“如果是这样,你可能要和带土一起陪葬了。”
  
  小黑当然有利用自己放在木叶方的碎片请求援军。
  
  可他们的到来注定很慢。
  
  似乎只剩死路一条了,小黑并不害怕,只是想不通为什么在未定的说法中,陪葬名单里并没有她。
  
  带土慢慢转醒的时候,那一伙人已经来到附近,恰巧是别村的忍者。
  
  而木叶的人似乎也快要到了。
  
  此刻,作为唯一能正常行动的人,“恶念”未定站在了两人前方,闲适地笑着,似乎完全没将眼前的人放在眼里。
  
  对方似为试探,竟无一人再上前一步,而只是远程用手里剑攻击。
  
  一时间,数十把手里剑一齐向这一小块地方袭来。
  
  急的带土想猛地将未定拉走。
  
  可这时这个孩子才发现自己居然拉不动柔弱的未定了,而他的伤口也愈合了,只是动起来依然会隐隐作痛。
  
  “未定会医疗忍术?还这么厉害?”
  
  小黑很欣慰听到了带土同感的心声。
  
  而下一秒,他就张大了嘴巴,震惊得不能言语。
  
  只见未定挥了挥手,那些手里剑就一个个的发出了撞击声被猛地弹了回去,逼的敌方纷纷后退。
  
  拥有全视角的小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带土、未定三人被包裹在了一团绿色的光晕中。
  
  而这毫无疑问就是未定此刻的查克拉的形态。
  
  她不止有了查克拉,还能将查克拉释放到这种化出形体的状态,就如同尾兽一般。
  
  恐怕也只有这样精纯、强大的查克拉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治愈带土吧。
  
  大蛇丸期待的也是这样的身体,只是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小黑和带土两人只能茫然地看着未定用这强大的查克拉逗弄着那一群忍者,而身为伤者的带土更是被这绿色的查克拉包裹治疗着。
  
  等到未定将这一群人打倒后,他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看不到什么痕迹了。
  
  而这时,木叶的忍者也到了。
  
  为首的是琳和卡卡西,他们原来的队长波风水门并没有过来。
  
  至于其他的木叶忍者们……在到来时,就被未定一把查克拉扫出去了。
  
  “未定,你!”带土难以置信。
  
  连小黑也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