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纨绔女配豪门骄宠 > 换装

纨绔女配豪门骄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换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显然,宋晓比商素想象得还要沉得住气。
  
  至少到现在,她还安安分分,平平静静坐在沙发上,除了脸部表情有些紧绷,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看了一眼双手紧抓着沙发不放的宋晓,商素转目对上顾墨再次恶语相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必谈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们两个。”
  
  同是作者笔下的傀儡,我同情你们,放手不打扰你们的感情。
  
  但这并不妨碍我讨厌你们。
  
  商素只是懒得动脑子,不是没有脑子,现在的她就是这么一个黑就黑,白就是白,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的人。
  
  虚与委蛇?
  
  不,她的虚伪从来不会用在委屈自己身上。
  
  她敛了敛眉,留下最后一句:“以后少在我面前出现,大家眼不见为净,各自安好。”
  
  话毕,商素侧过身朝着林蕊儿招了招手,一面朝着楼梯口走去,一面背身问站在沙发旁的林蕊儿:“蕊儿,陪我上楼挑衣服?”
  
  “好呀!”林蕊儿忍着笑,扫了一眼沙发上的三人,脚步轻快地跟上。
  
  看着商素头也不回的上楼,被留在楼下的顾墨气得差点破功。
  
  倒是一直没出声的宋晓,脸色缓缓平和下来,不似之前那么紧绷。
  
  其实,宋晓不是不在意,只是她在意了也没多大用处,她和顾墨之间,是顾墨选择了她,商素这根扎在两人脊梁骨上的芒刺她拔不动,也不能拔。
  
  相反的,顾墨是不能不在意。
  
  他确实不喜欢商素,也认定了宋晓才是可以陪他走一辈子的人。
  
  可毕竟他和商素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年的情谊不是假的,纵使商素傲慢骄纵,在他心里也始终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更何况,一旦他跟商素决裂,商家跟顾家的关系恐怕也会出现裂痕。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此时的顾墨虽然预料到了这一点,却没往更坏的方向细思。
  
  商家是江南一带的儒商世家,一向与人为善,商家人个个脾气温和,做事向来留有余地。
  
  只要不是犯到他们身上的事,当然不会跟你计较。
  
  可商素是谁?
  
  商家这一代的独苗苗,商老爷子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的掌上明珠。
  
  再好脾气的商家人,也耐不住人丁稀薄,犯到这个宝贝疙瘩身上,一个个的不要太护犊子哦!
  
  ……
  
  楼下的顾墨三人被一直没出现的沈管家请了出去,楼上的商素是真的在挑衣服,顺便还想听听林蕊儿一直忍着没说的话。
  
  果然,林蕊儿跟着她进衣帽间后,立马倒豆子似地把刚刚憋着没说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
  
  “素素,你是不知道,本来顾墨和宋晓,还有那个齐鑫根本不想过来的。自从你上次说了不许顾墨和宋晓进商家,顾墨都不知道吃了多少次闭门羹。”
  
  商素耸耸肩,随手在衣柜里扒拉衣服,一点不意外道:“秦致让他来的吧。”
  
  她从小喜欢粘着顾墨,因为顾墨的个性比较成熟稳重。对秦致恰恰相反,因为他最喜欢耍坏捣蛋,小时候老爱欺负她。
  
  但不得不说,秦致有多爱欺负她,背地里就有多宠她。
  
  要不然这么多年,她一闹脾气,顾墨也不可能次次都过来妥协,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来自秦致的压力。
  
  林蕊儿一脸果然瞒不过你的表情,语带不屑:“自从顾墨跟宋晓在一起之后,最近几次出去玩,两人天天腻在一起。你这些天又闭门不出,秦致能不急吗?”
  
  “我前些天去美国看我爸妈来着,没在家里。”从衣柜里挑出一件黑色透视薄纱长裙,商素转头问:“对了,以后别管顾墨和宋晓他们。”
  
  “嗯!”林蕊儿点点头,“你能放下顾墨也是件好事情!”
  
  商素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拉开三排连轴的四层鞋柜,弯着腰从里头挑了一双黑色绑带细高跟。
  
  鞋跟不高6cm左右,配上她此时的身高足足175cm,够用了。
  
  一旁看着商素从衣柜里选衣服的林蕊儿,终于忍不住抽了一下眉角。
  
  素素以前挑的衣服不是精致甜美的日常长裙,就是优雅得体的礼服,最近这是连审美都变了?
  
  商素对林蕊儿惊讶的目光没有任何反感,她面色从容地换上短款流苏黑色背心,下边是同色的超短热裤。
  
  再穿上之前找出来的黑色带珠光透视薄纱长裙,一双长而直的美腿在透视长裙下影影绰绰。
  
  修长的十指调整着薄纱长裙上的黑色铆钉腰带,商素又问:“秦致都请了些什么人?”
  
  “班里的人都请了,还有校篮球队的,你们初中的同学应该也叫了不少,反正都是秦致认识的。”
  
  秦致的这些圈子,几乎就是顾墨和商素的圈子。
  
  恐怕这会儿已经有不少人等着商素今天走这一趟了,毕竟这是顾墨和宋晓在一起后,商素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能看商家大小姐笑话的机会可不多,这次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林蕊儿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神色带着些担忧,“素素,要不我给秦致打个电话,让他给我们俩安排个单独的包厢?反正秦致他三哥包下了整个五层,让那些人在外面玩就是了,我们坐包厢里唱唱歌吃点东西也好。”
  
  商素朝着林蕊儿眨了眨眼,语带玩味道:“单独安排一个也好,省得到时候太抢风头,挡了秦致那群争奇斗艳的烂桃花。”
  
  林蕊儿扑哧笑出声,刚才的那点担心瞬间消弭,转身走到一侧给秦致打电话。
  
  等到她回转身,商素正坐在化妆台前,手法灵活利落地往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素素……”看着商素自己动手上妆,林蕊儿欲言又止道:“你不去艾希那里做个妆面吗?”
  
  “需要吗?”商素放下手上的唇膏,调整了一下颈项的黄钻吊坠黑色蕾丝项圈,嫣红的唇瓣隔空朝着林蕊儿飞吻,睫毛如蝶翅般轻扫。
  
  复古妆独有的妩媚和优雅,只需寥寥几笔就已然勾画完成。
  
  林蕊儿见状,有一瞬间的失神,呆呆地摇了摇头,“素素,我发现你现在跟个妖精似的。”
  
  以前的商素有世家小姐的高傲和优雅,现在的商素优雅不减,女王范十足,又有着媚而不妖的气质。
  
  这种相互交织,矛盾又不矛盾的气质,美得仿佛烈酒一般,呛人又令人沉迷。
  
  正当两人挑选着手包的时候,商素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滋滋滋地震动起来。
  
  她扭过头看了一眼。
  
  陌生电话。
  
  归属地是杭城。
  
  接起电话,一听,男人带着些冷意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是我,骆丞。”
  
  居然是骆丞。
  
  商素眉角轻轻动了两下,嘴角轻抿,明知故问:“小骆舅舅,这是你的私人电话?”戏精!还特地买个新电话号码!
  
  “嗯。”那头的声音淡淡的,背景有些嘈杂,似乎正在KTV包厢之类的地方。
  
  “不是说让宋助理告诉我吗?”
  
  骆丞脸色一冷:“他没空。挂了。”
  
  刚接通不到五秒就被挂断,商素拿开手机,瞪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在林蕊儿满是好奇的目光下输入了骆丞的名字。
  
  “骆……骆二少???”林蕊儿一脸懵逼外加惊吓,“你,你这是……”
  
  商素抬手,食指放在红唇前,轻嘘了一声。
  
  “不可说,不可说。”眨巴着眼睛,说出让人想入非非的话。
  
  在林蕊儿扫描仪似的目光下,商素坦然自若地编辑好通讯录。
  
  她刚放下手机,忽然记起林蕊儿之前提过,秦致之所以能包下蓝焰会所整个五层,完全是沾了他三哥秦嵩的光。
  
  这么说起来。
  
  秦致的三哥秦嵩,好像跟骆丞是一个圈子的。
  
  秦嵩从小养在燕京的外祖父家,应该就是前两年骆丞来杭城的时候跟着一起回来的,两人的关系应该不错。
  
  这回从燕京来的客人,恐怕就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玩得比较好的豪门子弟。
  
  毕竟现在这个点,像骆丞这种工作狂应该不会无故旷班,更何况是去KTV或者酒吧之类的地方。
  
  知道骆丞也在蓝焰,商素眼眸儿一挑,心里那点恶作剧因子跃然而起。
  
  啧啧啧,一会儿要不要来个偶遇,然后当着顾墨的面撩拨一下他舅舅啊?
  
  站在旁边的林蕊儿,乍看到笑容忽然灿烂的商素,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眨了眨眼,再看时,身旁的人分明还是刚才那副高冷女王模样。
  
  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
  
  奇怪。
  
  总感觉刚刚素素笑得有点坏。
  
  如果商素知道林蕊儿此时的想法,一定会万分耿直地告诉她:不是有点坏。
  
  是真的坏。
  
  做坏事的那种坏!
  
  而。
  
  随着有关秦嵩的记忆出现在脑海里,商素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继而又慢慢明朗起来。
  
  蓝焰会所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杭城的高端休闲会所,听说幕后老板是燕京人士,秦三少似乎也有点股份。
  
  而这并不是这串记忆的重点。
  
  大概在秦致出国没多久后,秦家突然爆出一个大丑闻。
  
  秦家大房的私生女在蓝焰三层做公主,毕竟是秦家的血脉,虽说不是皮肉生意,可陪酒,热场,推销这种事情,说出去到底下了秦家大房的面子。
  
  就是后来秦家大房把这个私生女认回来,对二房的大儿子秦嵩始终心有芥蒂,谁让秦三少是蓝焰会所的股东之一。
  
  商素关注的却不是这些,她注意到的是这个私生女。
  
  她叫秦忧。
  
  现在应该大学刚毕业,而五年后,她是闻名华国的十大金牌经纪人之一。
  
  真是。
  
  缺什么,来什么。
  

纨绔女配豪门骄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