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你比王者好玩儿

这特么是看不起谁?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这特么是看不起谁?
“是这样。”顾南屿声音低沉,“我有一个提议……”
  
  地铁车厢里,在周围人嘈杂的交谈声和地铁电视的广告声中,他凑在孟夏的耳边,嘴唇几乎贴到孟夏的耳垂:“如果你愿意做我女朋友,我就加入,保证带你赢。”
  
  孟夏撇开头拉开距离,偏头对上他的视线,却见他面上一派光风霁月,完全不像是在撩女朋友室友的人,竟还有点风度翩翩的感觉。
  孟夏背靠车厢壁,抬眼看他,第一反应是:“你这是在撩我?”
  
  手指依然在手机屏幕上点触盲打。
  与此同时,坐在滴滴专车上的周雅玉收到孟夏的微信:你男人在撩我
  周雅玉“噗”地笑出了声,打字给孟夏回:我和他是开放式关系。你要是觉得他还凑合,可以玩玩儿
  
  音乐背景声中,正滔滔不绝和周雅玉聊天的司机小哥:“嘿,美女,你还别不信,我说的是真的。现在吧,老美那伙子人是真吃了合法持枪的亏,总出枪杀案,正呼吁控枪呢。不得不说,为啥咱们国家治安好?还就是枪支弹药和管制刀具控制得好……”
  
  周雅玉:“对,你说得很对。”
  
  地铁到站,孟夏瞥眼看到周雅玉的回复,额头直冒黑线。
  
  顾南屿护着孟夏在拥挤的人流中走出地铁站,微笑道:“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请你做我女朋友。”
  孟夏挑眼看他:“为什么?因为我漂亮?”
  
  阳光的照射下,顾南屿微眯了眼:“不要妄自菲薄。”
  到达场地时,滑板社只来了几个和孟夏并不熟悉的人。于是孟夏和顾南屿这俩只会点儿皮毛的人都开始站在滑板上慢慢滑行,没有酷炫的操作,倒也十分悠闲惬意。
  
  阳光下,顾南屿的笑容被镀上一层光边:“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孟夏点头。当时是周雅玉和顾南屿一起请她吃饭,顺便说她也想加入越剧协会的事儿。
  “那天你穿了一条白色的露肩裙。你背着光从门口走进来时,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增之一分嫌多,减之一分嫌少’。你有一双迷人的眼,当你注视着一个人时,没有人不会心动。如果说初见的心动只是因为你很漂亮,之后的心生爱慕,是因为聊天时,我发现你不仅思想很有深度,胸襟也是女孩子少有的广阔。在我见过的人当中,没有人比你更漂亮,没有人比你更聪明。你是一个有性灵的女孩儿,不管做什么,总是可爱的。”
  
  这话孟夏就不爱听了。什么是女孩子少有的广阔?女孩子的心胸怎么了?还性别歧视了?
  但她没表现出来。因为她对他的想法很好奇,为什么会在和雅玉交往时还来撩她:“那雅玉呢?”
  “雅玉也是一位十分有魅力的女性,只是你们的魅力各有不同。”
  “如果我做你的女朋友,雅玉怎么办?”
  
  顾南屿侃侃而谈:“你应该听说过Open relationship。其实人本身是一种多情的生物,可能会同时喜欢很多人。接受Open relationship的人往往能享受这种感情,不能接受的人比较传统,但他们只是在压抑自己的需求。我和雅玉目前就是Open relationship,我们是伴侣,但我们不干涉对方有其他人。如果你坚持传统恋爱观,需要忠诚,我可以结束和其他女孩子的恋爱关系。”
  
  她说完,转身对孟夏伸出了手:“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孟夏虽然并不是一个相信爱情的人,也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想,但她要真开始一段恋爱关系,那肯定说要彼此心灵相通互相忠诚的。
  对于顾南屿这种万花丛中过、长相也不是她喜欢的款的男人,她当然不愿意。
  她刚要拒绝,突然一个利落而美感十足的身影像是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姿态翩然地从她和顾南屿中间滑过。
  孟夏觉得这身影很是熟悉,那身影可能也认为她很熟悉,回了头,微扬下巴:“是你啊,小傻子。”
  
  顾南屿看到,孟夏整个人都变得生动了。
  她瞪眼看着长相精致的男生:“你才傻,你全家都儍。”
  男生笑容清澈明净,姿态却十分倨傲:“你不傻昨天排位会去一打五?”
  孟夏去追着要打他:“我靠!”
  男生:“原来你知道上分全靠我?我还以为你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呢。”
  听在顾南屿的耳朵里,更加坐实了孟夏其实很菜的事实。
  
  孟夏眼看着追上了,正要一脚踢过去,男生走位很骚地躲开,伴随着孟夏“你才死鸭子!呸呸呸,说多少遍了,那是我网卡了,网卡了,你还要再提几次”的声音,男生在孟夏一脚踢空要摔倒时,握住她的手臂让她站稳,腰上就被掐了一记。
  
  男生“嘶”了一声,顾南屿上前,对孟夏说:“这位是?方便介绍一下吗?”
  孟夏这才想起现场还有一个顾南屿,顿时收敛许多。她将脸侧的头发往耳后别了别,为两人作了介绍。
  “这是我朋友,段澄,隔壁的。”
  
  “这是顾南屿,越剧社认识的,中文系才子。”
  
  顾南屿对孟夏居然认识段澄很是诧异,对段澄他是十分佩服的。他伸出手:“你好。久仰大名,你最新研究成果登上《nature》的事,在我们学校已经传疯了,恭喜。”
  
  段澄对顾南屿点了点头:“我没有和人握手的习惯。”
  他用玩笑式的语气和孟夏说:“我突然知道,为什么你们学校的女生都喜欢来我们学校找男朋友了。”
  孟夏有点儿小好奇:“嗯?为什么?”
  段澄:“因为贵校的男生空有一身甜言蜜语的本事,满口理论,却掩盖不了长相欠缺华而不实难负责任的本质。显然贵校的女生是看清了他们的本质,才喜欢我校男生的帅气稳重踏实。”
  
  孟夏“噗”的一声笑了。显然,段澄这是刚刚听到了顾南屿的理论,在明朝暗讽。她轻锤了一下段澄的肩:“去你的,别地图炮啊。”
  顾南屿佩服段澄在物理领域的成就,但自身在文学上也颇有建树,他尊重段澄但对自己也很有信心。
  他半点不落下风:“这我就不赞同了。我尊重你的观点,但我不这么认为。人有千百种,各有各的性情,贵校男生稳重踏实但缺乏情趣,我校男生潇洒不羁但浪漫有情趣。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女孩子喜欢我校男生,自然也有女孩子喜欢贵校男生,这并不稀奇。”
  
  段澄还要说话,孟夏是知道他有多毒舌的,不想场面变得很尴尬,就各自拍了下俩人的肩:“嘿,嘿,出来玩儿就出来玩儿啊,别把那什么互黑的传统带出来,怪没意思的。”
  
  段澄嗤笑一声,内心:这个“孤男鱼”挺会骗小姑娘的。稍微蠢点儿的恐怕都被他一番话骗得不要不要的。好在孟夏并不是一个弱智,没被骗昏了头。
  
  他一手搭孟夏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给你面子。”
  孟夏拍开他,翻了个白眼:“我真是谢谢你啊。”
  段澄弯了眉眼:“不客气。”
  孟夏大白眼X2。
  
  因为孟夏和顾南屿都是新手,在做好基本防护措施后,段澄开始教他俩一些进阶技巧。
  就是吧,他怎么看这个“孤男鱼”怎么觉得碍眼,他明明和孟夏说话呢,顾南屿总要插两句,孟夏和他说话还得分出心神去应付顾南屿,心里有点不爽。
  
  按理说,他和孟夏的战友情应该更深才对,毕竟是一起上的王者,一起获得了荣耀王者的称号。
  是以,每次顾南屿要靠近孟夏,段澄总会挡开。
  玩儿了一两个小时后,被学校强制晨跑一个多月依然体力不佳的孟夏好累了,三个人就在旁边站着聊天。
  
  孟夏和段澄都是物理系的,能聊的很多,从相对论到四维空间、五维空间,再到弦理论,不管哪个话题,都能聊几小时不带停的。
  顾南屿是中文系的,要三个人都能聊的话题,几乎只剩下了名著和游戏。
  
  孟夏喜欢《红楼梦》,是典型的红迷,段澄涉猎很广,《红楼梦》也看过几遍。至于顾南屿,红楼梦是必看的。
  于是三人聊了聊别的,最后话题就落到了“红楼梦”身上。
  
  孟夏:“我喜欢的人物,是黛玉。这妹子很有才华啊,大家都说她小心眼儿,但实际上,文里除开和宝玉互相试探的那段时间经常和宝玉吵架以外,她几乎都没和人生过气。就算湘云拿她比戏子,她也没计较。对宝钗摒除成见后,掏心掏肺毫无保留。说话也很有哲理,‘事若求全何所乐’就出自她的口。”
  
  顾南屿点头:“我最喜欢的是宝玉,我和他很像……”
  顾南屿话没说完,段澄就嗤笑了一声,说:“宝玉这个人物,本身是有历史局限性的。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倡导一夫一妻多妾制,女性地位普遍很低。他的人物魅力在于他尊重身边的每一个女性人物,所以大家普遍认为他是具有革命性质的。但在现在这个时代,宝玉就是多情风流的代表,是感情不专一的中央空调,新时代女性摒弃的渣男。同学,大清亡了一百多年了,现在倡导的是一夫一妻制。”
  
  孟夏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
  她对顾南屿摆了摆手,说:“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觉得段澄说得很有趣。嗯,他的感情观还是象牙塔里的理想状态。”
  段澄瞥了孟夏一眼:“我只是说了实话,有什么好笑的。”
  顾南屿讲人性:“但是,人性本身是充满欲.望的,人这一生,不可能只有一个伴侣,不可能只喜欢一个人……”
  段澄:“你知道什么是出淤泥而不染吗?因为周围人都很混账所以你也要变成混账?这种逻辑,恕我不敢苟同。”
  
  两人唇枪舌战了十多分钟,各自坚持自己的观点,都不能说服彼此。
  段澄认为,不能让孟夏这小傻子被顾南屿这种渣观点污染,毕竟,他的观点是“大部分人都如此不堪但不代表我们就要随波逐流变成这样不堪的人”,于是他为了不让顾南屿和孟夏单独接触,坚持送孟夏回学校,孟夏尽地主之谊请他吃了晚饭后,他又坚持送孟夏回寝室,才回自己的学校。
  
  孟夏洗漱后换好睡衣,刘竹筠等人还没回来。孟夏刚要和刘竹筠联系,就收到了来自顾南屿的微信。
  
  顾南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孟夏:???
  顾南屿:做我女朋友
  孟夏:不,我不愿意
  顾南屿:约pao也行,不怕你笑话,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充满了幻想
  孟夏:不,我还是相信感情的,这种事我只会和喜欢的人做
  顾南屿:我经验丰富,会让你很舒服
  孟夏:按.摩.棒也可以让我很舒服
  顾南屿:你应该试试真人
  
  什么都没试过的孟夏:不
  
  顾南屿另辟蹊径:我在微信一区,上个赛季81星,是荣耀王者。做我女朋友,或者和我约一次,我就加入你的战队
  孟夏有点儿不明白了:这有必然联系?
  顾南屿:我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决定做一件事,就希望能做好。
  顾南屿:参加比赛,我当然是喜欢和实力相当的人组队,这样获胜的几率更大
  顾南屿:但加入你的战队,会充满很多不确定因素。这毕竟是一个团队游戏,比赛但凡有一个人实力不够,都有可能被针对,输掉比赛
  顾南屿:如果你和我没关系,我加入你的战队对我而言是毫无意义的事
  顾南屿:你愿意和我约或者做我女朋友,那我也愿意为你放弃我一贯的原则
  
  ……孟夏内心有一句mmp想讲。
  实力不够?
  为她放弃?
  容易输掉比赛?
  这特么是看不起谁?
  
  孟夏打字:不,不需要。我的战队不需要你做牺牲。你要真的厉害,就自己组个战队,我们赛场上见。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