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你别撒娇了

第 8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8 章
常梨第二天醒来就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迷糊间做的事也比平时更加大胆,可好歹也不是醉酒,不至于断片。
  
  常梨张了张嘴,低低的“啊”了一声。
  许宁青居然背了她吗。
  
  小姑娘躺在床上,翻身搂住旁边睡觉的饼饼,轻轻翘起了唇角。
  
  今天是周六,常梨简单洗漱完,从衣柜里翻出Chanel软呢迷你口盖包,踩着拖鞋便准备出门。
  走到玄关际又想起什么,甩掉拖鞋噔噔噔的跑到许宁青的卧室门口,敲了两下门:“小叔叔,你起床了吗?”
  
  没回应。
  少女两手贴着门,侧着耳朵贴上去,还是没动静。
  
  已经出门了吗,这么早。
  
  她又敲了两下门:“小叔叔?”
  
  她来这儿住以后这还是头一次去敲许宁青的房门。
  先前因为那天晚上樊卉那条语音,常梨之后一段时间都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可自从许宁青去了学校之后似乎他们的关系就渐渐的近了些。
  常梨发现,许宁青也不像她原本以为的那样什么都不在意的冷淡疏离。
  
  常梨在他卧室门口等了会儿,低声嘟囔一句:“真的不在啊。”
  原本还想问问你想吃什么早饭的呢。
  
  她刚打算走,门终于打开,男人出现在面前,头发有点乱,面无表情又不耐烦,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把她暴揍一顿。
  
  常梨空咽了下,迟疑道:“……你,要吃早饭吗?”
  
  许宁青起床气很重,要是这会儿面前换个人他大概已经发火了。
  男人眼底黑沉,神色克制冷漠,垂着眼看了她十秒才堪堪把火气硬生生压下去,他轻轻叹出一口气,神色终于柔和些。
  
  他随意的往后捋了把头发,人慵懒的倚墙靠着。
  起床气降下去后才发现,小孩今天没穿校服,一件Marni小粉裙,斜挎着一只小粉包,露出纤细笔直的两条腿,白袜子包裹着瘦削的脚踝。
  其实小孩的长相非常清纯干净,皮肤白皙,两弯柳叶眉,但大约是学艺术的关系,平日里打扮的偏向小成熟,在她身上也不显得突兀,只显出不安分但可爱的清媚。
  
  许宁青又叹了口气,声音透着惺忪沙哑:“随便买点儿吧。”
  
  啧。
  好心来问问你吃不吃早饭,回答还这么拽。
  
  常梨一边心里吐槽着,一边乖巧应声,挎着小包乐颠颠的出了门。
  
  -
  
  公寓对面有一家711,常梨买了一个三文鱼蛋黄酱饭团和日式野沢菜烤鲑饭团,又溜达了一圈买了两杯拿铁。
  
  收银员将四样东西“滴”完后问:“现金还是扫码?”
  “扫码。”
  
  常梨一边喝咖啡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修长漂亮的手指滑动页面,递过去,却得到了已经到达年度限额无法支付的消息。
  她轻蹙了下眉:“等一下啊。”一边换了张银行卡支付。
  
  收银员小姐姐温和的再次表示:“还是不行哦。”
  
  最后好在包里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几张纸币,常梨付完钱便坐在一旁的长桌前,剥开饭团咬了一口软糯的米饭。
  
  少女长的漂亮吸睛,便利店内几个女生偷偷往她的方向看。
  “呜呜呜那个妹纸长的好漂亮呀!我一个女孩子都看的移不开眼!”
  “肯定是住明栖公寓的啦,你看她背的包包,好几万一个呢,看样子还是高中生,这个年纪就背香奶奶,绝对是家里有矿的。”
  “好羡慕嘤嘤嘤,人家漂亮又多金,而我只是一个普通女高中生。”
  
  “……”
  周围的议论声丝毫不差的传到常梨的耳朵里。
  
  换作平时她可能还会和她们打个招呼,可现在她对于她们口中的“多金”感到了心虚。
  家里的确有矿,可她所有卡全部被停了,再过下去常梨可能就要过上卖包包或者卖画为生的道路了。
  
  她用头发丝儿想想都能知道这是谁敢的。
  昨天她和妈妈不欢而散,白懿就停了她的卡让她去主动找爷爷,刷一刷她这个孙女的存在感。
  
  常梨觉得挺可笑的。
  她这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既然你为了这件事能把卡都停了,那我就怎么也不会如你的意。
  
  -
  
  许宁青睡醒后重新走出卧室,就看到小孩趴在桌上,咬着笔盖心不在焉的正在写作业,桌上摆着一杯咖啡和饭团。
  
  他走过去,修长的食指伸过去,扒拉了下她的笔。
  
  常梨这才从发呆中出来,仰头看身侧的男人,眨了眨眼:“唔。”
  
  少女声音稚嫩细软,透着些鼻音,声线放的黏糊,许宁青毫无预兆的眼皮一跳,喉结上下一动。
  他手指了下:“别咬。”
  
  “啊。”常梨乖乖松开咬着笔盖的嘴,过了会儿把桌上的饭团和咖啡推过去,“你的早饭,随便买的,不知道你要不要吃。”
  
  许宁青淡声说了句谢谢,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昨天的酒会因为去找小屁孩提前就走了,原本打算趁酒会谈的一个合作项目也没谈,许宁青一边喝咖啡,一边登陆工作号给盒汽集团的国内总负责人发信息。
  
  男人工作时就认真许多,连带着那双自动放电的桃花眼也锋芒皆收,眉间微蹙,手指在屏幕上按着,侧脸弧度流畅沉毅。
  只不过这会儿常梨没心思欣赏了。
  
  她还沉浸在自己可能即将要靠卖艺为生的恐惧中。
  
  常梨往她们的“亿万富婆激情夜聊”群里发了求救信息后,樊卉和孟清掬就一顿侃,聊了一通之后才给她出谋划策。
  
  樊卉:你可以画画啊!找你师傅帮你联系一下,绝对卖的特别火啊!
  孟清掬:要是卖画了指不定黎欢那个小贱人还要阴阳怪气什么呢。
  樊卉:管她干嘛?
  樊卉:她算个屁!我们梨梨的手下败将X n!!
  
  “……”
  其实她不太想因为这样的原因去画画再去卖画,尽管她的名字在美术圈子里肯定是能把画卖出去的。
  
  常梨托着腮,慢吞吞的回:有没有别的办法啊。
  
  樊卉:这样吧,你不是学过钢琴的吗,我舅舅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好像还缺个弹钢琴的人,要不我跟他说说?
  
  常梨犹豫了下,她小时候学过几年钢琴,还是白懿让她学的,大概是觉得钢琴是上流名媛淑女都应该会的。
  她艺术细胞一直不错,虽然谈不上喜欢,可钢琴也学的算拿得出手。
  
  常梨:要求高不高啊,我好些时候没弹过了,不知道还行不行。
  
  樊卉效率非常快。
  樊卉:我已经跟我舅舅说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过去一趟他说要看看你水平,可以的话就直接定了。
  樊卉:哈哈哈我和我舅舅说是我闺蜜要去,他就说时间随你定,不影响上课,提前跟他说一声就行。
  
  常梨答应下来。
  
  许宁青跟对方的项目总负责人确定好时间,一抬眼就看见小姑娘抱着个手机在那傻乐。
  
  他刚一俯身,小孩就反应剧烈的啪嗒一下把手机倒扣在桌上。
  常梨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让许宁青知道自己被妈妈把卡都停了的事。
  
  许宁青挑了下眉,无意中瞥见群聊名称——亿万富婆激情夜聊
  “……”
  
  他低笑了下,又忽的想起昨天在小孩书包里看到的那几封情书,常梨长的好看,有人喜欢有人追是毋庸置疑的。
  他身子往前倾,声调拖的懒洋洋,眼角低垂时便自然扫出些漫不经心的风流,故意逗弄:“瞒着叔叔早恋啊。”
  
  “什、什么?”常梨睁大眼睛,随即瞬间红了脸,“才不是早恋,是我朋友,女的。”
  
  许宁青低笑,男人磁沉的嗓音荡漾开来,把声线拿捏的非常亲昵又不怀好意:“那怎么反应这么大啊,给小叔叔看一眼不行么。”
  
  常梨忍不住嘟囔:“干嘛给你看。”
  说着就急匆匆的站起身,重新拎起包就往门口方向走,“我朋友找我有事!”
  
  许宁青看着小孩红着耳朵和脖颈跑出去的背影,忍不住笑开。
  
  -
  
  他回屋又洗了个澡,换下家居服穿上正装。
  许承名下的公司资产如今想方设法的交给许宁青去处理,他比从前时候要忙了不少。
  
  许宁青从小长到大,说实话从来没碰到过什么不如意的事。
  他是许家唯一的继承人,父母恩爱,没有许多豪门那些见不得人的秘辛,周围人也因为他的身份不管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都对他不错,至少都不敢对他使绊。
  可以说,许宁青在这个充满虚情假意和利用的潜规则的上流商圈里,算是难得的集万千宠爱长大的人。
  
  这也使得他长的格外肆意。
  在他身上,没有规矩没有方圆,放纵不羁爱自由,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
  
  好在长期优良的教育也让他能明白分明的界限,他完全融入于纨绔圈子与生活,但和真正的纨绔也有不同。
  在那张风流皮囊底下,男人在工作上依旧能处理的很好。
  
  周六公司没人,许宁青独自在办公室处理晚上要谈的项目事宜,到夜幕渐沉才缓缓摁着眉心下到地下车库,开车去约定的西餐厅。
  西餐厅刚刚开业,许宁青提前预订了,随侍从上二楼包厢。
  包厢三面墙,另一面是镂空的,可以看到一楼,以及中央的乐队。
  
  片刻后对方负责人张烁也到了,旁边还跟了一个漂亮女助理。
  
  许宁青起身和张烁握手,张烁微笑:“许总,幸会。”
  
  张烁身边的助理也微俯身颔首,笑容得体大方,颜色饱满的正红色口红轻而易举将人衬的妩媚动人:“您好许总,我是张总的助理,我叫方泠。”
  
  许宁青目光淡淡的落在女人手上,也跟她握了下:“你好。”
  
  女人的手修长白皙,酒红色指甲油,很漂亮,大概是涂了香味浓郁的护手霜,许宁青握完手便觉得自己手上也粘了香味。
  他轻蹙了下眉,不动声色的拿纸巾擦拭。
  脑海中却倏的浮现出另一双手,家里那小孩的手极为漂亮,纤细修长,指甲修剪的干净,葱白的淡粉色,还经常因为画画沾着未洗干净的干涸颜料,却也一点不显得脏。
  
  商议合作过程进行的有条不紊,方泠倒也不是花瓶,张烁身边的,工作能力的确不错。
  
  到中途,张烁起身去卫生间,包厢内只剩下两人。
  方泠切了牛排小口吃着,眼线微翘,在包厢灯光内愈显明媚动人
  
  “这次的项目合作达成的话对我们双方都是非常有利的,也是都向建材产业迈出一步。”方泠说。
  许宁青目光掠过她:“嗯。”
  
  “不过我听闻许总今年才27岁?在如今业界当真算是年少有为。”方泠托着腮,涂着指甲油的手指搭在耳畔。
  
  这样的话许宁青听多的,只抿了口酒,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垂眸看向一层。
  
  忽地,他目光微顿。
  一是因为在一楼的乐队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二是因为方泠的腿攀上了他的小腿脚踝,细细又暧昧的摩挲着。
  
  许宁青目光直直的侧头看过去,对上女人直白坦露的目光,直接起身:“抱歉,我出去一趟。”
  
  方泠一愣。
  
  -
  
  常梨下午就在西餐厅老板前弹了一曲,这儿的要求不高,只需按着乐谱弹就好,还都是些考级时最常见的钢琴曲,对常梨来说难度不高。
  她刚刚弹完一曲,忽然被一个人影笼罩下来,余光里出现了一双长腿。
  
  西餐厅老板显然是认识,立马迎上来:“许总,您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注意到您也光临?”
  
  许宁青手指往常梨身上一指:“她在这做什么?”
  
  餐厅老板:“她是我外甥女的同学,缺生活费介绍来兼职的,就跟着乐队弹弹曲子什么的。”他说着朝常梨招了招手。
  常梨忙跑过去,到许宁青旁边,小手轻轻牵住他袖子:“小叔叔,你怎么来了。”
  
  男人垂眸,直白问:“缺钱?”
  
  “啊。”常梨鼓了鼓腮帮,对他这个直白的问法不太满意。
  少女站在他旁边,仰着头也只到他肩膀,微蹙着眉看起来有点儿小炸毛,而后踮起脚,费劲想凑到他耳边。
  
  许宁青配合的弯下腰,便听到小孩趴在他耳边低声说:“你能不能别这么直白。”
  
  男人笑了,低哑的笑声溢出,换了个问法:“那——你是想买包买衣服钱不够了?”
  
  少女继续身子凑过去和他咬耳朵:“还买包呢,我现在就剩买包子的钱了。”
  常梨从前对花钱很没用概念,觉得好看就买,也不看价格,买回来压箱底的不少,她下午时仔细算了算自己余下的钱,只有一张存比赛奖金的卡还能用,可也早就花的差不多,只有小几千。
  
  餐厅老板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咬耳朵,觉得心累。
  虽然也听说这许少爷风评不算好,可也不应该对人家刚18岁的小女孩下手啊!!
  
  许宁青听完常梨的话就皱眉,小孩又在他耳边叹了口气,补充:“我卡都被停了。”
  
  他一顿,没说什么,只是径自揽住了常梨的肩膀,看向餐厅老板:“我带她先上去,乐队你再另外找人吧。”
  
  言下之意就是常梨不去了。
  常梨立马不满起来,一边被许宁青带着往楼梯走,一边反驳道:“不是,凭什么呀,我都满18岁了。”
  
  许宁青轻飘飘的一句:“知道来这的都什么人吗。”
  他说这话其实很轻描淡写,但有警告的意思在,常梨噤声,跟着他上楼,而后才轻声在他身后说:“你不是也来这了吗?”
  
  许宁青没再多解释,直接把小孩带进包厢。
  
  常梨看着眼前的方泠一愣,没明白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许宁青扫了包厢一眼:“张总还没回来?”
  
  “出去接一通电话,马上就回来。”方泠说。
  这次晚餐不是什么正式的合作签署会议,许宁青和张烁两人之前合作过,互相也比较随意。
  
  许宁青推着常梨入座,又给她也叫了一份牛排和果汁。
  
  常梨大概明白许宁青来这是干嘛的,商业上的事她也听不懂,便乖乖坐在一边,听女人和许宁青讲话。
  只是片刻后,她就察觉不对劲了。
  
  这个女的。
  心怀不轨。
  常梨看着她轻轻磨了下牙。
  很不爽。
  
  她环臂往后面一靠,许宁青侧头看她问:“还有什么要吃的吗?”
  
  小孩又磨了下牙:“碧螺春。”
  
  “嗯?”
  “高级绿茶。”
  
  常梨那话是看着方泠说的,目光直白一丝不避,看起来像只炸毛的小兽。
  
  方泠立马听懂了她话里的隐喻,堪堪维持住得体的笑容,装作不懂的“嗯?”了一声,一边心里腹诽这小孩是谁家的这么没有教养。
  
  结果下一秒男人唇角一勾,身子亲昵的靠在小姑娘身上,一双桃花眼微微上翘,喉间溢出两声轻笑。
  笑完了,他才漫不经心的捏了把小孩的脸:“不能这样子说啊。”
  
  话是说教,声线里却透着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纵容。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