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男神总爱来蹭饭

第二十四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二十四章
那边男声给白怯寄详细的解释了一番,“是的,这次大赛的主题就是各大平台的美食主播一起比拼厨艺,我们刚好拿到了举办权。因为比赛也是会在各大平台在线直播的,我们观察过了,你的外形非常出色,食物也颇受好评,所以选择了你来代表我们参加这个比赛。”
  然后又补充道,“这个比赛第一轮就会在各大直播平台直播,每个平台的粉丝都会前来观看,你如果能在这么大的人流量面前露脸,凭借你的条件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个为你之后的直播可以带来大幅人气提升,要是你能获得冠军,我们平台也能为此刷波脸,所以是件互利互惠的事情。”
  
  白怯寄有些心动,但是他的厨艺就是个半吊子水平,平时摆摆路边摊还行,真才实学参加美食大赛他还真有点虚。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他挑了比较在意的点问道,“那这个比赛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那边似乎是知道他的顾虑,笑着答道,“您也知道,其实咱们来做美食主播的,很多都是业余爱好。真正的大厨都忙着在五星级酒店挣钱呢,所以竞争对手都是差不多的水平。其次咱们这个是主播之间的比赛,也不会只拿美食的味道来作为评判标准,还会或多或少的参考主播的人气等因素。具体的赛制我们还在制定中,我目前也没法再给您提供更详细的规则。”
  
  “您可以考虑三天,如果这三天内您想参加了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三天后如果还未得到您的回复,我们就会考虑把这个名额给其他人,到时候您可就来不及后悔了。”
  
  通话结束后,白怯寄若有所思的对着早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呆。
  
  宁蒙稚刚才从手机里间断的听到了一些字眼,结合自己的推测,猜到了这通电话的来意。
  他问道,“是让你去参加美食大赛?”
  
  白怯寄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和宁蒙稚说过自己在开美食直播的事情。
  他说:“我很穷这个事情你知道吧。”
  
  他说的坦然,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感到丝毫羞愧和自卑。
  这也是宁蒙稚最欣赏他的一点地方。
  
  他虽然并不会因为家境去看轻他人,但是不太喜欢因为家穷就每天哀声怨道、感慨命运,却从来不为此付出实际努力,活在伤春哀秋里的人。
  白怯寄的身上充满着一种奇异又无比吸引人的矛盾感。
  明明家境贫寒,举手投足却是大家公子的气度。
  明明外表奔放不羁,内里却柔软的不行。
  
  宁蒙稚回道,“我知道,但是你没有必要为了赚生活费去参加这种压力很大的比赛,如果你钱不够的话我可以介绍几个实习给你。”
  白怯寄却摇了摇头,“之前为了赚钱,我尝试了一些方式。”
  
  “摆路边摊?”
  
  “那个现在其实都快成为副业了,呃,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直播?”白怯寄看了眼宁蒙稚,觉得他这种莫得感情的工作机器可能根本不知道直播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宁蒙稚居然回道,“知道。”
  
  ???
  白怯寄看着宁蒙稚的眼神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这就很令人震惊了,难道宁蒙稚其实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特别严肃正经,内里喜欢看各种美女主播时不时再一洒千金以博红颜一笑的土豪金主?
  
  宁蒙稚看到他的眼神,不用猜也大概知道白怯寄在想什么,便解释道,“我之前研究过一个迅速崛起的高新经济产业课题,直播和电子竞技游戏都在我的观察范围内。”虽然他并不只是单纯的研究课题,还曾考虑过自己的第一桶金从直播行业里挖。
  
  因此他对直播的了解也许并不比白怯寄少。
  白怯寄迅速变成一副膜拜高端玩家的眼神,“大佬果然看直播的方式都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看直播为了打发时间,大佬看直播居然为了写论文...”
  
  宁蒙稚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几声,岔开话题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在直播?”
  
  白怯寄尽量简洁的说了一下自己直播的起因,“就是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摆路边摊,然后遇见了你们。结果刚好遇见一个美食节目在那边拍摄,就把我拍进去了。然后我就上了微博热搜,有了一点点热度。你知道,我很缺钱嘛。所以我就干脆借着这个热度每天晚上开始直播自己做饭,居然人气还不错,每天赚的钱都快赶上我以前摆摊赚的十倍了。”
  
  然后他又感慨道,“我是不是太幸运了点,其实我到现在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何止是不真实,简直是飘在云端中。迅速成名让他内心隐隐不安,他时常在想,这一切会不会都是一场梦,第二天起来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宁蒙稚却道:“不只是运气。”
  这种事情就算靠运气获得了热度,但是自己没有真才实学能留住这些热度,转换成经济,那也是于事无补。但是眼前这个人,不但抓住了机会,还成功趁东风起势,靠的不仅仅是这一点运气,更多的是他本身。 
  
  两个人就这样在办公室聊了许久,一直到太阳坠下地平线,梦幻般的金色洒满整个书桌,肚子里的咕噜声也开始发起抗议。
  
  白怯寄和宁蒙稚就参加这个美食大赛的利弊做了分析,最后决定前往。
  想明白这个事情,他对宁蒙稚止不住的感激。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是宁蒙稚陪在他身边,给他分析利益得失。实在让人觉得舒适且温暖。
  
  从他入学A大以来,发生的几件大事还历历在目。
  
  第一天摆路边摊一筹莫展,无人光顾的时候,是他如天神降临般突然出现;开学考试那天,被人不要脸的举报,是这个人冷静稳重的给他解围;被舍友排挤,锁在门外的时候,是这个人在寒风彻骨的夜晚收留了他;甚至这个人还不顾自己的洁癖,去自己环境脏乱的宿舍,就为了给他出头;知道自己家境贫寒后,又不动声色的把学生会加班御用点餐的外卖电话换成了他的。
  
  如果没有遇见宁蒙稚,也许他现在要糟心很多。
  还好,
  还好...遇见了这个人。
  
  他突然想好好的感谢一下这个人一直以来对他的帮助。
  看了看手表,他开口邀请道,“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宁蒙稚同学共进晚餐?”
  
  就在他笃定宁蒙稚一定会答应的时候,宁蒙稚却出乎他意料的说道:“今天恐怕不行。”
  
  白怯寄有点遗憾:“是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吗?”
  
  “不是,我预约了体检。”
  
  白怯寄一愣。
  “这个时候去体检?”
  他倒是知道那些特别昂贵的私人医院是可以晚上体检的,专门为那些白天忙于工作没空前往的事业成功人士提供服务,不过宁蒙稚怎么会突然想起去体检?
  
  宁蒙稚脸上表情还是冰冷的,耳尖却有几丝可疑的红色。
  “...嗯。”
  
  白怯寄新奇的看着宁蒙稚,这还是他头一次看见宁蒙稚身上出现这种表情。他心里好像有根羽毛在挠痒痒一样,麻麻的。
  他脑子转了转,想到他们之前的对话,突然福至心灵。他有几分迟疑的道“...不会是因为我上次说,不想和不自爱的人做朋友,这句话你给记住了吧。”
  
  “.......”
  
  白怯寄没想到他随口一句话宁蒙稚居然记了这么久,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我陪你去吧,体检有些步骤要脱外套,我可以帮你拿着随身物品。”
  
  宁蒙稚正想拒绝,白怯寄又接着说道:“那些放外套的椅子不知道多少人坐过,啧啧,说不定表面上看着干净,实际上全是细菌。”
  
  “...好。”
  
  这家私人医院离A大大概有半小时车程,考虑到宁蒙稚的洁癖,白怯寄不敢选择公共交通。
  只是打车的话,似乎也不怎么干净。白怯寄正想转头问宁蒙稚要不要帮他擦一下座位,就看见宁蒙稚从自己衣服口袋十分娴熟的掏出一张一次性的塑料坐垫,铺在出租车座位上。
  
  白怯寄:“......”
  他撇了撇嘴,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试图说服宁蒙稚的理由,这会儿看起来有几分可笑。所以其实在准备去医院之前宁蒙稚就带好各种东西以防自己的洁癖发作了吧,哪还用他来提醒。
  
  宁蒙稚倒没发现自己已经暴露了,仍然面色镇定的坐在自己带的一次性坐垫上。
  
  白怯寄哑然失笑,也跟着坐了上去,向宁蒙稚问起了最近股市的情况。
  宁蒙稚说起股市话多了起来,两个人一路聊得十分畅快,不知不觉就到了私人医院。
  
  宁蒙稚抢在白怯寄之前付了钱,然后又先下了车,走到白怯寄那边把他的车门打开安静的等他下来。
  白怯寄被这一举动暖到,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宁蒙稚摇了摇头,看见白怯寄下来后又把车门带上。
  
  两个人站在路边,正要进去医院的时候,突然旁边一辆电动车似乎是方向盘失灵,直直的往宁蒙稚站的那边撞了过来——
  白怯寄想也没想就扑了过去,挡在宁蒙稚身前把他推开,自己的腿部承受了这重重一击。
  宁蒙稚脸色骤然大变,扶住白怯寄倒下来的身躯大喊道,“怯寄——”
  
  在大脑失去意识之前,白怯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我竟然有生之年能看见宁蒙稚神色慌张的这一天,这波不亏。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