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三十五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三十五
三十五
  
  摩西尼,诱惑身,她并非真实的,却又是真实的。
  
  摩诃提婆在冥想之中见过她,然而,他却总也想不起来她的容颜,但是他知道,她的美貌是世间无可匹敌的,它穿越任何时间与空间,展现出无限的让人膜拜的绝美姿态来。
  
  她耳边的金饰,发丝间的珠宝,额头上的提拉克;她脖颈上的珠串与项链,手臂上的臂钏,手腕上的镯子;她身上的纱丽,纱丽上缀着的宝石,脚腕上佩戴的铃铛……它们闪耀着光芒,可是这些堪比日月的光芒却在她的美貌面前失色。
  
  摩诃提婆只是记得这个。
  
  他只记得摩西尼的美,一如那罗延的美。
  
  而摩西尼,她是那罗延的化身,是幻力的展现,是不真实的,可是,那罗延却是最为真实的存在。
  
  那罗延的真实与幻力正是他作为宇宙之主的体现,而摩诃提婆,他热烈地爱着这种体现,尽管他的力量被分裂出去,但是这并不会让他的情感也被分裂,他的这种爱存于宇宙初始,正如他一睁开眼看到的是那罗延一样,他的爱意也是来源于睁眼的第一瞬间所见到的那罗延。
  
  这热烈的爱在没有萨克蒂的催动下,仍旧是狂热而又自主的。
  
  摩诃提婆坐在祭坛旁边,为摩奴讲解这世界的起源。
  
  他歌颂着上主毗湿奴,他歌颂着蕴含着宇宙的那罗延,他歌颂着生命的初始与归宿。
  
  正如那罗延会化身天鹅,在梵天的宫殿里赞颂上主湿婆一样,摩诃提婆在这里赞颂着那罗延,他把那罗延的一切都当做是值得崇拜的对象,无论是他的莲花足,还是他的莲花眼,无论是他细嫩的手指,还是他美得如大地一般的发丝。
  
  摩奴倾听着。
  
  他是见过那罗延的神迹的凡人,他知道那罗延的美,也知道那罗延的慈悲,于是,他虔诚地跪下,全心全意地同摩诃提婆一起,赞颂起了那罗延。
  
  而摩奴的臣子们,那些身居高位的刹帝利与被赋予高尚职位的婆罗门,他们之中有人从他们的祖先那里得到了那罗延的消息,于是,也全心全意地崇拜了起来,当然也有人并不愿意崇拜那罗延,因为他们的情感更为专注于其他。
  
  然而,摩诃提婆说道:“那罗延,他是遍入天,他居于这世间的每一个角落,他知道这世上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所以,他又是梵所化身的玛雅的体现,也就是说,他是幻力之主,而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幻力的展现。”
  
  这世间万物,除非三相神,没有人能逃脱幻力的束缚,即使是修行万年的婆罗门。
  
  摩诃提婆的话让摩奴想到了灵鱼摩蹉,那伟大的光辉的鱼神,他正是那罗延天的化身之一,他拯救了摩奴,也拯救了凡人,于是,摩奴顶礼他,将他那鱼神的姿态镌刻在王宫之中,镌刻在他的王国之中,也同样镌刻在专门膜拜他的祭祀之中。
  
  而现在,这位圣者为他解除了疑惑。
  
  摩奴不由得心花怒放,他希望聆听更多。
  
  但是圣者却说:“我需要去寻找我的伐罗诃了,国王陛下,伐罗诃刚刚出世,我深怕他会惊扰到夫人伊罗。”
  
  说着,他站起来,去寻找伐罗诃。
  
  而伐罗诃,他正在伊罗的供桌上。
  
  伊罗,这位美丽的女郎,她的身姿曼妙,容颜美丽,她用上好的香膏与酥油供奉在盘子里,任由伐罗诃取用。
  
  伐罗诃,这一只那罗延化身的野猪,它小的不可思议。
  
  然而,伊罗,这为聪明的女郎,她的细腰就像祭坛,她的双眼就像是莲花瓣,她的满头黑发呀,像是智慧的缩影,所以,她对伐罗诃说:“烛火点燃,在我守护着它的时候,它不会熄灭,伐罗诃,告诉我,它不熄灭的是因为它是烛火还是因为我的心坚定不移?”
  
  伐罗诃没有回答。
  
  但是伊罗仍旧在提问:“我的夫君管理着国家,我负责生育这世间所有的凡人,但是我的儿子吠那却离我而去……伐罗诃啊,告诉我,我的孩子他这样的傲慢,他会遭受何等惩罚?”
  
  伐罗诃仍旧没有回答。
  
  伊罗继续提问:“那被拖拽到海中的陆地,它精美绝伦,拥有无数的生灵栖息其上,伐罗诃啊,告诉我,那拖拽它到海底的是哪一位力大无穷的阿修罗?”
  
  当她问到第三个问题的时候,伐罗诃终于开口:“细腰女,你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是否会因为现在你与你夫君的选择而痛苦。”
  
  伊罗不得不垂下头:“世尊,那罗延天,万物的起源,我知道是您在与我对话。即便您不肯承认,但是我仍旧感受得到您的目光,您的温柔,您的慈悲,您的一切慈爱就像是母亲就像是父亲就像是我的主,用最为原始的爱来滋养我,于是我出生,成长,成为了摩奴之妻。我知道是您驾临到人间,请享用我为您准备的供奉吧,上主。”
  
  她说着,开始王金质的盘子里摆放那些供奉的物品——奶油、蜜糖、拉杜、酥油、水果……每一样都完美无瑕。
  
  她的供奉得到了那罗延的赞许与愉悦,于是,他享用了这些供奉。
  
  而就在这时,摩诃提婆走了过来。
  
  伊罗站起来,对摩诃提婆双手合十,之后,她用双手虔诚地触碰了摩诃提婆的双脚:“赞美您,摩诃提婆。”
  
  因为伊罗已经识破了那罗延与摩诃提婆的真面目,这让他们在摩奴的皇宫里更为舒适了起来,没有人敢打破王后的命令,所以,他们时不时的失踪也不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就在此时,旃陀罗与陀罗的事情却爆发了出来。
  
  祭主仙人知道了自己的妻子陀罗被旃陀罗带走,他顿时怒不可遏。
  
  为了讨回公道,他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着双足,用椰子狠狠砸在他的额头上,砸出鲜血来,这才顶着额头上的血迹,一路愤怒地走到毗恭吒。
  
  毗恭吒的大门有许多重。
  
  祭主仙人此刻的样子太过让人恐惧,所以他顺利地走进着一层层的大门,最终,到达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
  
  “仙人,你因何而来?”拉克什米女神坐在大殿之上,她的位置在那罗延天的下首,可是她的位置却是最为华贵珍稀的。
  
  “女神啊,耀眼的吉祥者,请听我的诉说吧!”祭主仙人开始讲述自己的冤屈。他的妻子陀罗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美人儿,他爱惜她如同珍宝,但是,她却被旃陀罗抢占了去,莫说祭主仙人是众神的祭祀,即便他只是凡人,也要跟月神好好理论一番的。
  
  然而,吉祥天女神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不能这样就告诉祭主仙人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而能看得到过去未来的,能为祭主仙人解决疑惑的人,却现在要去解决那更为危急的事情,于是,她说:“仙人,你真的一定要将陀罗抢回来吗?”
  
  “女神,陀罗是我的爱妻,我不在乎旃陀罗抢走了她,我只要把她带回来!”
  
  拉克什米女神垂下眼睛,她思考了一个须臾,抬起她那粉红莲花瓣一样的眼睛,看着祭主仙人,道:“当然了,仙人,我会去与旃陀罗谈谈。现在上主并不在毗恭吒,他们有他们需要去做的事情,而仙人你的事情虽然并非关系世界,但是它仍旧关系到这世间的人与人的关系,我愿意为此做出一些贡献。”
  
  她从她的莲花宝座上站起,来到了月宫。
  
  旃陀罗正与陀罗彼此相爱着。
  
  他对她唱出心中的爱意,她为他舞出满腔的爱意。
  
  他们彼此相对,在月宫之中,将爱情播洒到每一处角落。
  
  当拉克什米现身的时候,他们仍旧在歌唱、舞蹈,完全没有觉察到这位世界上最为吉祥的女神已经到来。
  
  拉克什米愤怒地说:“月神苏摩,祭主仙人的妻子陀罗,你们两个怎么敢这样无礼?!”
  
  这时,他们才清醒了过来,向女神行礼。
  
  女神说道:“我本谷欠要诅咒你们,但是你们后来的虔诚取悦了我,所以,我并不诅咒你们,但是我带来了祭主仙人的口讯——陀罗,你是祭主仙人的妻子,现在你与旃陀罗子在一起,那么你告诉我,你选择的是祭主仙人还是月神苏摩?”
  
  陀罗一听,左右为难了起来。
  
  而旃陀罗却说:“女神啊,高尚的吉祥的女神,我请求您不要带走陀罗,她是我的爱情啊!”
  
  旃陀罗的话,让拉克什米女神的心中产生了怀疑。
  
  她当然明白爱情,她也明白其他的被称为爱的这种感情,但是,旃陀罗的爱情实在是让她不能理解——爱情,是否意味着占有?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