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二十九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二十九
二十九
  
  在意识海中,湿婆站在沙漠之中,他抬起头看着烈日炎炎,他低下头看着砂砾满眼,他再转头,眼中无数的沙丘夹杂着滚滚热浪向他奔涌而来,然而,这是意识海,他并不会因此而惧怕,反而,这是他的真情实感,他的意念之中,这样的热烈,这样的狂暴,又这样的寂静无声……生命一般的火焰在跳动,狂舞,而他,在这样的火焰之中起舞,用身体来传达出对生死的界定。
  
  而包围在沙漠之外的,是大海。
  
  毗湿奴站在大海之中,他抬起头看到的是月光皎皎,他低下头看到的是巨浪滔天,他再转头,眼中无数的浪花夹杂着点滴清凉向他轻轻吹拂……这是他的意识海,包裹着摩诃提婆的沙漠,也抚慰着摩诃提婆在沙漠之中的生命之火。
  
  火焰与海水,他们卷在一起。
  
  摩诃提婆品尝到那罗延海水的味道,它一离开大海,便成了牛乳一般的色泽,甚至品尝起来也仿佛乳汁,甜蜜可口。
  
  而那罗延品尝到摩诃提婆沙漠之火的味道,它一离开沙漠,便成了一团团的炽烈火种,而品尝起来却不会灼伤他,反而会变得温暖润泽。
  
  在意识海中,毗湿奴便是湿婆,摩诃提婆便是那罗延。
  
  他们交汇成一处,是一股清流,也是一团火焰,是一团奶油,还是一粒黄沙,是一阵风,更是一束光……他们的意识交汇,他们的精神在跳动,他们的灵魂碰撞着,滋生出这世界之中最绚烂的色彩。
  
  在这一次的意识海相会中,他们无限地接近对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那罗延那……”摩诃提婆轻声呼唤,他的眼睛没有睁开,额头的第三只眼却一直睁着,凝视着他面前那端坐着的那罗延。
  
  “摩诃提婆……”那罗延睁开眼,嘴角含笑地看着他,“摩诃提婆,我们的意识交汇,再次滋生出这世界的真实,爱,会成为正法的基础,任何理解它的人,都会有最高尚的灵魂。”
  
  摩诃提婆点头,他赞同那罗延的话。
  
  当爱意在心底滋生的时候,人就会变得善良、勇敢、坚韧、强壮、慈悲,有着五个品德的人,便会得到高尚的灵魂,而当灵魂高尚了,这个人才有可能学习知识而不被误导,得到利器而不用来伤害,口中能言且俱都是赞美而非如利箭般的讥讽……于是,他诚心地伸出手去拥抱了那罗延。
  
  “任何时候,那罗延,任何时候,我都会与你一同创造。”摩诃提婆说道。
  
  那罗延对他的承诺感到心满意足,于是,他伸开手臂回抱了摩诃提婆,而另外一双手臂却轻柔而又调皮地在摩诃提婆的发丝上来回逡巡,他卷起摩诃提婆的发丝,再放下,再卷起,把他的缠好绑成了结的头发全都散开。
  
  他笑道:“现在,便是发丝广散了,摩诃提婆。”
  
  就在这时,拉克什米匆匆走进,她脸上挂着泪痕,眼中还有愤愤不平的怒火,一见她的上主,便扑倒在地,哭泣了起来:“思瓦米,摩诃提婆,阇那与毗阇那在门口,他们强壮有力,他们知识完备,他们有美好的品德,却被有喜、永童、常在、古昔四位仙人诅咒要到三十三天之下去,到凡间去,到邪恶与丑陋之中去,思瓦米,他们只是完成我的要求,我嘱咐他们,您在与摩诃提婆冥想修行,而冥想的结果是对世界有益的——但是这四位仙人实在太过傲慢!”
  
  女神本质上的神性完全释放了出来,她的愤怒与悲伤,对阇那与毗阇那的怜悯跟对四位仙人的无知的哀恸已经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毗湿奴走过去,他扶起拉克什米,将她安置在自己的膝头。他轻轻抚拍着她的头顶,像是对一个女儿,又像是对待他的姐妹。
  
  摩诃提婆也因为她的哭泣而感到愤怒,他走过去,把手放到她的肩头,轻轻地给予她一丝力气以免她会因为这样的痛苦而晕倒。
  
  这时候,阇那与毗阇那兄弟走了进来,他们一脸的惊恐,而他们身后,还跟着急躁的四位仙人。
  
  “上主!”兄弟二人双手合十。
  
  拉克什米转过头来,与她的上主们一同,给他们二人赐与吉祥。
  
  阇那与毗阇那长久跪拜不肯起来。
  
  毗湿奴问道:“我的看门人 ,你们为何不肯起来?”
  
  “上主啊,我们遵从女神的吩咐,为您守门,而这四位仙人到来,既不礼敬您,也不尊敬大天,这使得我们愤怒,而更让人愤怒的是,他们不懂得女神的荣光,以为女神只是普通的少女,他们不见吉祥女神的神光无限,他们不见女神身上披挂着的珍宝闪耀如日月,他们不见女神的神性光辉如同上主亲自驾临。于是我们拦住了他们。而她们竟然对我们发出了诅咒!”阇那愤愤不平道。
  
  毗阇那马上开口:“我们知道大仙们的诅咒不能破除,这对上主是大不敬,因为这是存在于宇宙之间的规则,但是,我们并不想离开上主,每日能聆听上主的教诲便是我们获得知识的途径,我们深切的敬爱就好似乳海的水一般不可测量,又像是西马瓦特的高度那样遥不可及,如果让我们离开您,不若叫我们再也不复生,当即死去!”
  
  这样浓烈的,对神的崇敬与热爱,让永童等四位仙人浑身颤抖。他们不敢相信有这样的至真情爱会让人如此痴迷,就像是将自身投入火中也能在烈火之中吟唱颂歌一样。
  
  他们惊呆了。
  
  他们的父亲梵天便是至高无上的神明,但是他们对他并无这样的崇敬,他们不可能升华得这般热烈……而眼前的两位看门人,他们仅仅是看门人,甚至还不算是真正的提婆神族,但是,他们已经做到了全心全意的去爱他们的上主。
  
  四位仙人,甚至有喜仙人在内,他也为了自己的诅咒而痛苦不堪了起来。
  
  永童仙人马上说:“我们可以收回诅咒,上主,这样虔诚的热烈的爱意是不该被亵渎的,是我们的错,我们如此的傲慢,以至于连吠陀经典都要被我们亵渎了。”
  
  “不,仙人。”阇那却摇头,“打破誓言,你们的修行就要大打折扣,这是我跟弟弟不愿意见到的。”
  
  毗阇那也因此而点头。
  
  他们的善良更让永童觉得无地自容,他拍打着自己的手背,对着有喜用上了恶毒的语言:“你就这样的学习经典?你让你自己蒙羞啊我的兄弟!”
  
  常在跟古昔也是这样觉得,而有喜也揪着自己的头发,表达出自己的悔意来,他说道:“我要遵从女神的诅咒,去乞讨食物,恪守规则,让苦修的力量传达给你们,臂力惊人的守门者啊,我要为你们祈祷。”
  
  因为有仙人这样的承诺,阇那与毗阇那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而拉克什米的怒火与悲悯也渐渐收敛。
  
  湿婆的愤怒,却因着那罗延的一只手悄然探过来,在他的后背拍打了几下之后,瞬间消散了。
  
  他回到那罗延的身边,让拉克什米坐在他们两人的中间位置上而不是让她侍奉在一旁。这样的高贵的位置,便是要让世人知道,拉克什米并非是婆力古的女儿,她是吉祥的化身,是财富的化身,是荣耀的化身,如果这世上没有拉克什米女神,那么,一切的光彩都将消逝。
  
  那罗延也赞同摩诃提婆的这个建议,于是,整个宇宙都知道了拉克什米的定义;于是,女人也被定义成了吉祥天女在人世的化身,她们会带来财富,会带来荣耀,她们一出生就伴随吉祥而来。
  
  由于这样,萨拉斯瓦蒂,那位梵天的妻子,一位智慧女神,便心生一丝不满。
  
  她是梵天的妻子,也是他的女儿,还是他分离出去的阴忄生部分。而她的出生并没有这样的赞誉,尽管她是智慧的化身,但是谁又在乎智慧呢!
  
  萨拉斯瓦蒂即刻起身,要去与那罗延天跟大天进行理论。
  
  梵天止住了她的脚步:“女神,不要去为上主们带去烦恼。”
  
  “思瓦米,这不是烦恼,这是真理。”萨拉斯瓦蒂说道,抱起她的维纳琴,起身离开了。
  
  而在毗恭吒,两位守门人仍旧等着他们最后的宣判。
  
  那罗延天说道:“既然不为你们打破仙人的诅咒,我的守门人,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如果你们选择化做凡人,在凡人的肚子里坐胎,出生之后追随我成为我的信徒,那么你们会在人间转世七次。而如果你们选择化身为阿修罗,在迦叶波妻子底提的肚子里转生,之后成为我的敌人,最终也将要为我所杀,那么你们会转生三次。但无论是选择哪一种,你们在历劫之后都会回到我身边。”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