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十九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十九
十九
  
  当婴儿拉克什米的手指触碰到神像的双脚的时候,她身上顿时发出金色的光芒来,而神像也开始发出耀眼而圣洁的白色光芒,两种光芒融合到了一起,她瞬间长大了一分,而当光芒更盛的时候,她又长大了一分,当光芒退去,她再次长大一分。分为三次,她就从婴儿直接长成了一位六岁的孩童。
  
  六岁的女孩子该做什么?
  
  拉克什米并不清楚这些,她仍旧如同婴儿一般在父亲的手掌之中安安稳稳地享受着关爱,而母亲匆忙为她披上的白色纱丽让她看起来如此的与众不同——纯白色的纱丽与她自身上挂着的那些黄金珠宝缠绕在一起,这些让所有人都震惊于她的力量,而当然,马上就有人走过来向这刚出生的女神寻求婚姻。
  
  这个人叫做玛拉波尼,是一个阿修罗,他作为男性阿修罗,却生得英俊潇洒,身材健壮,他穿着兽皮,头顶还带着闪闪发光的宝石,这让他看起来一点不像一个魔头,反而像是国王一般。
  
  他走到婆力古的面前,向他行礼:“尊敬的仙人啊,您的女儿如此可爱光辉,我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同意,让我带走她,她将成为一位真正的王后,她会拥有最尊贵的身份。”
  
  婆力古摇头:“我不能答应你,孔武有力的人,你的双臂强壮,身材高大,你会是一个好女婿,但是我不能同意让你带走我的女儿拉克什米,她在未出生之前就已经确定了她的命运,因而,她在此等候她的命运。”
  
  玛拉波尼登时就愤怒了,他举起手,手中握着一把刀:“婆力古仙人,你的女儿是我的妻子,我马上就能证明给你看!就算你是婆罗门仙人,可我却能通过任何我想要的方式与她缔结婚姻!”
  
  然而,他的愤怒毫无道理,婆力古也并不惧怕他。就在婆力古打算要开口诅咒这个不知礼敬神明的恶魔的时候,从毗湿奴的神像上射出一道光芒击退了玛拉波尼,也将他手里的所有武器都化作飞烟。
  
  玛拉波尼惊恐地抬起头看着神像。他从未见过这样精妙绝伦的神像,而神像的脸庞就像是在微笑,可作出的事情却让人心惊胆寒。
  
  婆力古双手合十,对神像说道:“那罗延天啊,您说您会来接走拉克什米的,她的神性与完美让这世间疯狂,而唯有您才能庇护她的神性。”
  
  于是,神像发出无上神光,毗湿奴从神光之中走了出来。
  
  他四臂高举,一手托举宇宙,手指上有妙见神轮旋转不停;一首持五生法螺,法螺呜鸣;一手拿月光宝杵,宝杵熠熠发光;一手持三界莲花,莲花之中光滑无限。
  
  玛拉波尼见到五生法螺,不由得倒退两步,不敢造次。
  
  这只法螺乃是从一名曰“五生”的阿修罗手中夺来的,五生此人作恶多端,曾吞食无数凡人,毗湿奴追杀他到海边,他钻入这只螺壳之中,而这只螺壳浑身洁白,在被钻入了阿修罗之后苦不堪言,便跃出水面,求毗湿奴帮忙,毗湿奴斩杀五生,并赐福螺壳以后必然会成为战斗之中赐福的宝具。
  
  玛拉波尼认出了这只法螺,然而他并不知道与五生打斗的人是谁,因着神明众多,在他看来,毗湿奴也只是一位长得更好些,打人也更疼些的神明而已——波尼一族,既不是底提所生的阿修罗,也不是修炼而成的阿修罗,因而,他看着也才不若别的阿修罗那样丑陋不堪。
  
  而毗湿奴早已知道这个玛拉波尼是从何处而来的了。
  
  他看得到过去,也看得到未来。
  
  当年毗湿奴造出须弥山便在须弥山山巅建造出了属于他的宫殿毗恭吒,这座宫殿美不胜收,但是他并不常去,而很多生于须弥山的精灵便要去毗恭吒里转转,时间久了,他们就化成了肉身,成为波尼。
  
  波尼实则并非真正的阿修罗,如若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修成天仙,但是这位玛拉波尼却并不愿意。他还有一对孪生兄弟,一位名曰闍耶,一位名曰毗闍耶,他们二人却因为一心崇拜这毗恭吒的主人而自愿做了门卫,守在毗恭吒的门口,也因为这样,他们二人变化成了提婆神族。
  
  玛拉波尼怨恨他的那一对孪生兄弟便走下须弥山,准备找一找让自己能够成为大神的力量,而原本,他是以为那个女孩是能够达成他的愿望的,现在看来,却是这忽然出现的能够杀死五生阿修罗的神明更为有能力些。
  
  于是,他假装恭顺地双手合十,向毗湿奴问候。
  
  毗湿奴却并不看这个阿修罗。
  
  而拉克什米已经知道毗湿奴是谁了,她对他露出笑容来,摆动着她柔软嫩白的小脚跑到她的跟前,在他温柔的注视下,用她的双手触摸了他的脚面:“向您问好,那罗延天,我的上主啊,看顾我出世的主人,请带我回到属于您的业力之渊吧,那里是因果轮回的终点与起点,我会因此而感到无比幸福与荣光的。”
  
  刚刚还不会说话的女孩儿,见到了她真身的主人,马上就学会了丰富的言辞。
  
  这并非是神迹,这也不是法力所致,这是因为她本就有着出生前的记忆与知识,但是没能见到她的主人,于是她只能将这些压抑在她朦胧的意识之中,而她的主人出现,便拨开了她脑海中朦胧的纱幕。
  
  拉克什米的话语让婆力古更为惊叹。他只能对着毗湿奴大神举起双手求他带走女儿。毗湿奴点头微笑,同意了他的请求,然而,玛拉波尼还在,他还在看着这些,他的内心仍旧蠢蠢欲动。
  
  毗湿奴微笑着对玛拉波尼招了招手,玛拉波尼马上走了过去,可是,他只是走了两步,瞬间就身首异处,再也没有动作的可能了。
  
  死亡,降临在玛拉波尼的身上。
  
  “你该学会用修行与善果来祈求成神而不是用要挟与阴谋来祈求长生,玛拉波尼,愿你的灵魂得到安息,也许下一世你会知道该如何去做。”说完,他的手一挥,刚刚玛拉波尼存在过的痕迹全都消失不见了。
  
  毗湿奴微笑着将他的宝杵放到地上,宝杵即刻化作一个孩童,而腾出来的这只手,他则用来抱起了拉克什米。
  
  那宝杵化成的孩童很是乖巧,他跟在毗湿奴身边,与他一同消失在了华光之中。
  
  婆力古十分欣慰。
  
  他知道自己女儿拉克什米会是最为荣耀的女神,而他信奉的神明不仅仅会保佑她,甚至会让她成为他的伴侣。
  
  作为父亲,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
  
  婆力古快活地回去与他的小妻子讲述这个故事,他对于毗湿奴神的力量简直敬畏不已。
  
  然而他的小妻子却因为女儿的离开痛哭不已,她伤心欲绝,无法自持……婆力古为此伤透了脑筋,只想要躲开这个妻子,便去找他的另一个妻子布罗玛。
  
  他刚刚走出家门没多远,就见一个绿色的孩子趴在地上大哭,这孩子肤色碧绿,双眼湛蓝,眼皮上还有紫色的印记——这样古怪的孩子,难得一见,婆力古走过去,拍了拍孩子的头,问道:“你家里人呢,孩子?”
  
  “我是从遥远的喜马拉雅山的另一边来的,我在找我的家人。”这个绿色的孩子哭得很伤心,“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亲人,贤者。”
  
  “可怜的孩子……”婆力古将他带回到小妻子凯亚蒂的身边,跟她说,“就把他当成你的孩子吧,贤女。”
  
  凯亚蒂看了看这个孩子,问:“你从哪里来?你叫什么?你为何会被我丈夫带回来?”
  
  那绿色的孩子回答:“我在江里漂流着被人捡起,我哭泣着追着太阳而去没能找到我的亲人,又背着太阳而去越过喜马拉雅还是没能找到我的亲人,因而都称呼我为。”
  
  凯亚蒂为他的可怜而感动,便答应收留他做养子。这位绿色的孩子,他发誓要做最好的歌者来报答他的养父母。
  
  然而另一边,被召唤出现的毗湿奴则对小拉克什米犯了难。他现在不能带她回到宇宙之海,但是又不能放下她自己玩耍,于是,唯有毗恭吒宫殿能够让她暂时居住了。
  
  那座宫殿他已经有万年没有回去过,虽然他知道神明的住所不会变成可怕的糟糕的地方,但是总不回去,已然有波尼这样的生灵出现,那么在这些生灵尚未学会分辨是非的时候,他是否该离开拉克什米?
  
  想着这些,他转眼就降临在了毗恭吒。
  
  闍耶与毗闍耶这一天仍旧尽职尽责地守门,他们不许任何人进入毗恭吒,任何不洁的生灵都会在门口遭到他们无情的攻击,即使那是他们曾经的兄弟。
  
  而这时候,一道金光出现,洁白的光晕在金光之中大盛,然后,毗恭吒的主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礼赞那罗延天!”双子兄弟高声赞美起来,“那罗延天,您终于回到了您的居所!”
  
  毗湿奴微笑着点头。
  
  “您回到这里,可以看到您的宫殿里仍旧是圣洁而白得毫无瑕疵的,您的宫殿的柱子高大无比,您的宫殿之中有黄金的地面与宝玉的王座,您看得到这里的孔雀为您时刻准备着展开美丽,您闻得到花香扑鼻,这里是我们兄弟守护的毗恭吒,它永远不会倒塌。”
  
  毗湿奴同意这样的话。
  
  他带着拉克什米走进门去,看见他宫殿的柱子高大无比,看得到他宫殿的地面是金子与宝石所铸造的,他看得到宝玉的王座上打造的黄金雕刻,他听得到孔雀的欢鸣也闻得到扑鼻的花香。
  
  “这里真是太漂亮了。”拉克什米说着,露出了笑容,她一笑,这宫殿之中竟然瞬间堆满了金子。
  
  毗湿奴将她抱到一朵莲花之上,她就坐在上面,伸出手去对着双子兄弟,而她的手一伸出来,便掉落了无数的珍宝。
  
  “这是拉克什米女神给你们的赐福。”毗湿奴如是说。
  
  两兄弟刚要感谢,就听到门口一阵脚步声,他们两个马上站起来要去战斗,却被毗湿奴叫住:“是摩诃提婆来了,你们退下。”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