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十六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十六
十六
  
  摩奴按照那条巨鱼摩蹉的指点,在第二天就举办祭祀招来了他的父亲日天苏利耶,请求父亲带他去天上拜见梵天,并为他父亲呈现了那本韦陀经典。
  
  苏利耶看到摩奴手中拿着的经典,不由得惊讶万分,这本经典丢失了许久,梵天因此也闷闷不乐,即便是萨尔斯瓦蒂也无法使他开怀……而梵天是所有天神与仙人之祖,他的闷闷不乐就会让天神与仙人们心生恐慌,更何况,韦陀经典精妙非常,只要聆听之人就会瞬间获得大功德,于是,苏利耶马上双手捧住经典,答应了儿子摩奴的请求。
  
  为儿子取名摩奴,也是希望他成为人类之祖。
  
  苏利耶欣慰阎摩成为正法之神,但也为儿子的死去伤心痛苦,现在,摩奴成就人祖之名,他即便是再有多少不满,此刻也顿时消失不见了。
  
  于是,摩奴捧着经典去见了梵天,并向梵天要一艘船。
  
  梵天点头微笑:“摩奴,这样的点子绝对不是你想出来的,然而,为你想出这样计划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他的身体是金黄的色彩,他头顶一只弯曲尖角,他会说精妙的语言,能讲解最难的韦陀。摩奴,你所见的就是这个人。”
  
  “上主梵天啊,您说得对,但是我所见的却是一条鱼。”摩奴回答,“名曰摩蹉。”
  
  梵天抖了抖自己的手,他手中的水罐跟着一同抖了抖。
  
  摩奴双手合十放到头顶来赞美梵天。
  
  梵天笑道:“如果他现在是一条鱼,那么,摩奴,你应该用牛奶供养他,为他奉上最甜美的蜜糖,在他开心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一条船。”
  
  “但是梵天上主,是他让我问您要一艘船的,他说,这艘船巨大无比,在任何惊涛巨浪之中都能稳健前行;他说,这艘船能容纳一切,任何种子都能被收入其中;他说,这艘船坚固非常,在水中经行百年而不会损毁——而梵天则是这艘船的主人。”摩奴这样说。
  
  梵天无奈,只好问:“那么,告诉我,摩奴,他说这艘船是我如何得来的?”
  
  “灵鱼摩蹉说,这艘船从上主您的藏身之处中来,它陪着您一起度过许多时光,而您会因此而十分不舍。”,摩奴如实回答了梵天的问题。
  
  梵天想了想,再看看自己居住的地方,最终,他消失在原地。
  
  诸多天仙与神明都因此而指责摩奴。
  
  水神伐楼拿说:“你如何该听信一条鱼的话语,摩奴!你这样做简直是无知到了极点!如果说是鱼,那么他就必然在水里,在水里,他能知道什么东西呢?我就是水,我从天而降,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那条鱼就必然不知道!而我可不知道梵天上主会有一艘那样神奇的大船,我更不知道,你因为这艘不存在的船而逼迫上主这件事是不是值得!”
  
  伐楼拿说得声音很大。
  
  他与其他神明不同,他并非是提婆神明,反而是阿修罗众之中杰出的神明,因为他本质为水,而水可洁净一切,却也必然要沾染一切,于是,他出生成了阿修罗。
  
  他的出生使因陀罗无计可施。
  
  梵天只好让伐楼拿修梵行,在他出生一百年之后,因为绝食修行,他死去了,再次重生成了提婆神明。
  
  然而,他在作为阿修罗的时候死去的躯体却被几位阿修罗女分割了,这也使得他作为阿修罗的儿子们得以出世。可伐楼拿却并不承认他们。他以自己前生为恨,便更想要让自己在众神之中得到赞誉。
  
  可惜,他此刻的言辞并不能为他博得赞美。
  
  梵天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手里拿着一瓣莲花,递给摩奴。
  
  “这就是我的藏身之所,摩奴啊,那灵鱼摩蹉并非是普通的一条鱼类,你应当触摸他鱼尾下的水波来求得洁净你的灵魂。”梵天说道,“而伐楼拿,你的话实在是罪恶,就算那位上主不会开口诅咒你,伐楼拿,你的孩子们有一天也要得到光辉,每天到你面前,分得你的神系。”
  
  水天伐楼拿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梵天。
  
  梵天却不再看他,反而对摩奴和颜悦色:“摩奴啊,这就是你要的那条船,你把它交给灵鱼摩蹉,他会让你看到它的神奇之处。”
  
  “赞美您,上主梵天,但是灵鱼摩蹉又让我向您要这世间万物的种子。”摩奴继续说。
  
  梵天点头,回答道:“世间万物的种子,你必须向火天阿耆尼请求,因为一切的祭祀都需要通过他,而他自然保留所有的种子。”
  
  摩奴听闻,便向阿耆尼请求到了种子袋,这囊括一切的种子袋很小,拿在手里几乎感受不到重量。
  
  伐楼拿见阿耆尼给摩奴拿了种子,心中本来的惊惧与愤怒瞬间暴涨。
  
  阿耆尼对着伐楼拿摇了摇头,但是伐楼拿的怒火已然压不住了,这时候,因陀罗按住了伐楼拿的肩膀。
  
  摩奴并不知晓这天界到底为何暗潮涌动,他快速拿着莲花瓣与种子袋离开了天界回到自己的家中,而灵鱼摩蹉,就在海边等着他。
  
  他将莲花瓣与种子袋交给灵鱼摩蹉,这条巨大的光辉的金色灵鱼笑道:“这莲花瓣正是梵天出世的时候,孕育他的那朵莲花的花瓣,所以我说的是梵天的藏身之所;而这种子袋里装着的,是所有祭祀之后留下的余辉,它们会化作这世间的一切,这里有一切的稻谷也有一切的树木花朵,甚至有投入祭火之中的马匹,然而,摩奴啊,这并不齐全,你需要在三天之内将生主达刹家门前的那块石头一同带来,因为生主达刹喜欢他的女儿们,所以他的女儿们生了任何事物,他都会将之留下一点米青水,而这些都在那块石头里。你去吧。”
  
  摩奴马上动身去找达刹。
  
  达刹虽然不知灵鱼摩蹉本就是毗湿奴的化身,但是他听他父亲梵天说起了这灵鱼摩蹉的神奇之处,何况他万分尊敬他的父亲,于是,也就将石头送给了摩奴,同行的,还有七位在人间的大仙,这时候,摩奴来回来去一共用了六天时间,而在从他去找梵天的那天算起的第七天,就要有大灾难降临了。
  
  所以摩奴顾不得吃喝,一路上奔波劳累,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赶了回来。
  
  他一到海边,就见一艘巨大的海船停泊在那里。
  
  “你回来得太晚了,摩奴,这让你没有时间去寻找一位妻子。”灵鱼摩蹉对摩奴这样说,“于是,你只能求助于大海了,摩奴。现在,上船吧。”
  
  摩奴与众仙人登上了大船。
  
  灵鱼摩蹉一甩鱼尾,将一条巨大的那伽丢到他的船上,说:“摩奴啊,你将这条那伽的一段绑在船首上,待大雨来临的时候,你就钻进船舱里去与那些种子一同生活,这船是梵天的庇护之所,在这里,你不需吃喝,可与天人一般生活,每天你只需要潜心诵读经典就能生存,而等到我叫你的时候,你再出来。”
  
  摩奴答应了灵鱼摩蹉的话。他是这八个人之中唯一需要嘱咐的人,因为那七位仙人知道灵鱼摩蹉不是凡鱼,他们也必须相信这一点——他们父亲将他们从天界驱赶到人间,大约也就有一些疑问在他们心中产生了,而现在,他们在船上,自然要听从父亲梵天的安排。
  
  摩奴则钻进船舱再也不出来。船舱里有着无数的种子,也有牛奶,也有奶酪,还有一些挂满了蜂蜜的薄饼,然而这些都是梵天让他准备给灵鱼摩蹉的,他不敢动分毫。
  
  大船摇摇晃晃,摩奴在船舱里诵读经典,不敢出去,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岁月也忘记了生活,甚至,他忘记了如何去交谈。
  
  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一百年……他只是在诵读经典。
  
  而在外面,大雨滂沱。
  
  在雨水之中,鱼尾人身的毗湿奴牵着那条小船在大海里慢悠悠地前行,他化作无比巨大的形态,那原本是一艘巨船的莲花船,现在只是如同他手中的玩具一般,而在他身边一直跟着的,也是无比巨大的摩诃提婆。
  
  摩诃提婆有时候会将大海中的暗礁挪开,有时候又会将海里的一些精灵推开,有时候,他甚至要将在海中游来游去的那伽抓起来丢到头上。
  
  毗湿奴笑着,他将那些藏身在摩诃提婆头上的那伽一一摘去丢回到海中。
  
  “这一场大水有无数的好处。”湿婆这样说着,“它洗涤净这世界,那罗延,我们能看得到的未来是需要它的。”
  
  毗湿奴点了点头。然而,生灵死去,魂魄就会回归于他……正如有人死去,摩诃提婆就会感应得到一般,这种感觉,绝非快乐。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