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十五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十五
十五
  
  在池塘中游转了几日,他再次把自己变大,直到池塘无法装下他,而摩奴也只好把他转移到了河里。
  
  这一日,摩奴到河边探望过那条已然不是小鱼的小鱼,与他谈论了什么叫做正法,聆听他的高谈阔论之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居所。等摩奴离开,湿婆则走到了河边。
  
  毗湿奴化身的金色大鱼见了湿婆,心生欢喜,抬起尾巴将河水搅动起来,撩起一道水幕,洒在湿婆的身上。
  
  湿婆笑了起来,抬起脚进到河水之中。
  
  因为那罗延是幻力之主,他有着无穷无尽的幻化能力也能将任何幻化之相去除,所以他可以幻化做任何模样,而现在的这条鱼的模样,也如他第一次见到的那罗延一样。
  
  变成了鱼的那罗延绕着湿婆游了一圈,他将鱼尾绕在湿婆的腰上,用鱼鳍轻轻拍打湿婆的肩膀。
  
  “那罗延。”湿婆笑着去触摸他身上的鳞片。
  
  化身成鱼的那罗延也与其他的鱼类不同,他的头顶上有一只微微凸起的角,这只角也是金色的,在经过水波洗礼之后,阳光洒在这只角上,让它闪亮得就如同混沌初开时候最美的那一束光芒,而那罗延,他本身不正是那一束光芒?
  
  湿婆的手在那罗延身上轻轻游走,他变作一条鱼,便有着鱼的冰凉与腻滑。湿婆不由得心中生出无数的喜悦,这种喜悦是因为那罗延的幻力回归而出现的,也是因为他对冰凉冰凉的河水能流淌于鱼类周身而出现的,更是因为那罗延的鱼类形态的美而出现的。
  
  他轻声说:“当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让那罗出现在这世界之上,所以你叫那罗延,而现在你在水中,如同曾经的你。”
  
  “摩诃提婆,我一直是我,从未有过变化。”毗湿奴回答他,他轻声地笑了笑,讲上半身化回原本的模样,“正如在水中,我把自己放到水中,让一切从我而生,而现在,一切仍旧要从我而始,这也如同轮回一样。”
  
  湿婆坐在水上,一只手撩起水来与他玩闹。
  
  在一切都没有的时候,毗湿奴自称那罗延,因他睁开眼,见了摩诃提婆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之中有水光流转,因此,他将水,定义为孕育原初一切的母体。
  
  而他自己,则是这孕育一切的种子。
  
  湿婆当时还以为那罗延不见了,而当种子成长,那罗延从水中坐起的时候,湿婆才知道,原来,瞬间绚烂了整个世界的,正是那罗延。
  
  “如同你当年的孕育之力,那罗延,你正是腹中怀有金胎者。”湿婆的手,轻轻放到那罗延的腹部,那里有着一层层的金色鳞片,缠绕在那罗延的皮肤上,将他白得透明的皮肤显得更为耀眼。
  
  这时候的那罗延在人间正表现出吉祥的白色来。
  
  湿婆知道那罗延本身并非是白色的,因他是宇宙本体,自然也就会展现出宇宙的色彩来,而白色则是他在人间的表现,如同上一世,他会因为人心的渐渐转变,如若湿婆愿意,他可以打开心眼,心眼所见的,则是那罗延的本来相貌——这世界上,也唯有湿婆可以看穿那罗延因人心之变而变的伪装了。
  
  毗湿奴知道摩诃提婆子啊想什么,他抬起手,将摩诃提婆打着结的发辫三开,轻轻地在河水之中揉搓着他们。
  
  在毗湿奴看来,这些发辫与摩诃提婆的关系十分亲密,它们每一个都能化作摩诃提婆的化身,而每一个又都不是摩诃提婆。
  
  在毗湿奴的手中,摩诃提婆的发辫变得柔顺而听话,它们仿佛是懂得该如何讨好它们主人的那罗延,因而,它们缠绕住毗湿奴的手指,在他的手指尖上留下轻微的痕迹,这些痕迹并不明显,当水流经过,它们就消失不见,可是它们却会搔过毗湿奴的手指,让细微的柔和而又无法剔除的触觉留在他的指尖。
  
  湿婆微笑着看那罗延为他搭理发丝。
  
  “不知道下次再打理它们的时候该是多久之后了。”毗湿奴说着,讲那发辫重新结好,“摩诃提婆,还有九天,九天之后我们会再见一个新世界,一切都会重新再来,你则可以在这段时间里深入冥想。”
  
  “我的冥想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那罗延。”湿婆说道。
  
  “是的,我知道。”毗湿奴回答。
  
  他们曾经一同进入过冥想。
  
  他们同为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神明,任何的事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但是,在一些坚定的信念之下,他们又心甘情愿地蒙蔽自己。
  
  毗湿奴利用了摩诃提婆的这一点。他利用这一点让摩诃提婆蒙蔽了自己的心眼……然而,毗湿奴并不为之后悔。
  
  着眼于整个世界,他不得不这样做,而仅仅之于他本身,他是舍不得这样做的,这是个无法解开的难题,世界与他自己,这二者之间孰轻孰重,他即便是个凡人也分得清楚。
  
  正如这些迟早会消亡的仙人,迟早会失去语言之主的神力的神明,迟早会丢弃誓言与正义的凡人……毗湿奴仍旧愿意给他们恩典,赐福于他们,而摩诃提婆却并不愿意如此。
  
  将重新结好发辫的头发盘到摩诃提婆的头顶,再用一串串的菩提子固定好这些,毗湿奴满意地打量起摩诃提婆的模样来。
  
  他不得不赞美摩诃提婆。
  
  摩诃提婆的容颜俊美,整个人展现出了原初之力,他是这一切的力量,也是一切的终点,他诞生于彻底的死亡,而彻底的死亡又是无法看破的毁灭,在毁灭之中诞生,就如同毁灭与创生的孩子,但实际上,他又是不生不灭的。
  
  毗湿奴笑着,说:“以后,人们也会在想到你的时候,叫你为发丝缠结者。”
  
  他这样说,只是在打趣。
  
  然而,湿婆却很欢喜:“这结,是你为我打的。”
  
  于是,毗湿奴得名号为腹有金胎者,而湿婆则得名号为发丝缠结者。他们两个人对视着,看透了这沧海桑田,也看透了亘古不灭的本源。
  
  婆苏吉赞叹:“礼赞发丝缠结尊无上大天摩诃提婆!这一刻我见证了无可比拟的至上情怀!”
  
  他赞美着,双手合十,跪在了尘埃。
  
  而两位无上上主,则对视微笑,仿若亘古以来从未变过。
  
  第二日,摩奴再来河边,见那原本不如他指甲大小的鱼儿竟然又大了许多,不由得惊讶非常,最终只好求他的父亲苏利耶跟他的兄弟阎摩一同,讲这条鱼放到大海之中。在大海里,这条鱼儿游走了,临走时候告诉摩奴不要离开。
  
  摩奴只能等待。
  
  过了一天时间,这条鱼才转了回来,然而,他回来的时候却已然与普通的鱼不同了,因他口中咬着一摞他只在生主手中见过的经典——韦陀典籍。
  
  摩奴的手开始发颤。
  
  而这条鱼却讲口中的经典丢到海岸之上,又从口中吐出一颗马头丢到一旁,说道:“苏利耶的儿子摩奴啊,这马头是属于阿修罗王诃耶竭梨婆的,他这颗名叫马颈的头已经不会再如骏马一样嘶鸣了,摩奴啊,你且将这颗头带走丢掉吧。”
  
  摩奴点头。
  
  “这一部韦陀经典是马颈从梵天手中偷走的,摩奴啊,你拿去取悦梵天,他会给你一艘巨大的船,而你需要这艘船——”
  
  “但是智慧的鱼儿,为什么我会需要一条船?我是个学成了许多知识的婆罗门,我不需要出海去谋求生计。”摩奴说道。
  
  “摩奴,你听我说。你的父亲苏利耶告诉过你,这世上有许多的摩奴,而你是第七个,你之前的六个摩奴啊,他们有的长得就像是猴子,也有人长得就像是一只蝴蝶,而他们谁也没能在这个世界上让他们的族类成为主宰,摩奴啊,你是个人,你知道他们为何会失败吗?”毗湿奴问。
  
  摩奴摇头。
  
  “因为他们不听话。”这回,毗湿奴可没有说那么多,他没有强调自己的语气,只是轻飘飘的,将事实告诉给了摩奴,“每一次发生危险的时候都会有神明降临世间,他告诉这世上的生灵,要毁灭啦要毁灭啦,快去做好准备吧——而生灵呢?他们今天吃饱了就忘了饿肚子的时候有多难受,他们穿得暖了就忘了天气冷的时候有多可怜,于是,他们的自大导致了灭亡。”
  
  摩奴马上受教:“伟大的灵鱼摩蹉啊,您的教诲是这样深刻 ,您的语言是这样精妙,您的智慧是这样高深,所以,说吧,您需要我怎么做,我绝对不会拒绝您说的任何话!只要您提出来,我马上就照做!”
  
  婆苏吉在湿婆身边见到了这一幕,他瞬间就对毗湿奴上主肃然起敬了起来。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