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 男神修炼的自我修养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毗湿奴对着达刹笑了笑,他垂下眼去看地上铺着的石板,那一片一片被打磨得光华的石板,上面雕刻着莲花,还有代表祝福的万字图样……除了这些,达刹更是在上面还专门加上了日月的纹饰,让地上的石板看起来更为生动可爱——仅仅是一块石板,达刹就能想到这么多,那么……他怎么可能是随便提出的要求呢?
  
  “尊贵的客人,我的女儿们貌美如花,她们拥有崇高而美好的品德,您可以带走其中的任何一个。”达刹继续劝说。在他低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毗湿奴的一双脚与众不同,正如他的父亲梵天的那双脚一样,与任何仙人、神人,都不相同。
  
  梵天的双足巨大,坐在莲花之中的时候,他的脚趾会凸显出一丝柔和来,而达刹见他的时候总会真诚地俯下头颅,用双手触摸那双脚以获得来自于他父亲梵天的祝福。
  
  而这位客人的双足却看起来更为奇特,他的每一步走过,都会有莲花生出,甚至连脚趾都像是花瓣一般……达刹并没有俯下=身去触碰客人的双足,但是他知道,这位客人必然不会比他的父亲地位低下分毫,而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嫁给他,那么……他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
  
  不得不说,达刹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他们兄弟十个人唯独达刹,一心一意致力于改造世界,而其他人,也除了他那个娶了他八个女儿的兄弟之外,其他人都对生育事情没那么在乎,何况达刹作为长子,他本来就认为自己该是其他兄弟的领头者,所以对于能提升自己的地位这件事,他总有自己的想法与算计。
  
  那罗陀看出了达刹的想法,不由得暗自发笑。
  
  虽然那罗陀并不认识眼前的陌生人,可是陌生人无论是从外貌还是从举止言谈,看起来都不会是能屈就达刹女儿的人,所以,那罗陀打算看达刹吃瘪。
  
  看人吃瘪,是那罗陀的爱好之一。
  
  那罗陀喜欢一边走一边用两块木板敲打出节奏来配合他的心情,而这个时候,有人吃瘪则是最好的调剂——如果吃瘪的人是达刹,那罗陀就会更高兴了,因为达刹实在是太一本正经,而那罗陀的性格又过于开朗。
  
  为什么不能一同快乐呢?那罗陀笑眯眯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位莲花足的客人。
  
  毗湿奴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生主,请原谅我不能接受你的提议,你的女儿们美好可爱,但是我对她们来说太过高大,这会让她们忙碌于准备食物而没有快乐。”说着,他指了指在一旁摆放好的牛奶粥,一翻手,牛奶粥就落入大厅中间的火堆之中,瞬间消散不见。
  
  达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毗湿奴说道:“它并没有消失。而是去了你父亲那里。我想,你应该为你的父亲准备五色花环,它应该是用火烧熔了的金子打造出来的链条串接而成的,上面缠绕着茉莉与蔷薇。最主要的,你还需要为他准备一条最华贵的纱丽,在太阳没有落下之前,在这团火里献祭这些。”
  
  达刹本不打算相信,但是牛奶粥到火里瞬间消失不见了,这让他心生敬畏,于是,他马上吩咐他的儿子们去寻找金子打造链条,又让女儿们去寻找那些花朵,而他的妻子则负责那条最华贵的纱丽。
  
  毗湿奴当然不会告诉达刹这些是为了梵天刚刚娶到的妻子萨尔斯瓦蒂准备的。
  
  实际上达刹已经很久没有去探望过他的父亲了,而他的父亲与萨尔斯瓦蒂成婚这件事,也没有昭告寰宇——在达刹看来,他肯定不会高兴父亲与一位从自己里掉落的女性结婚的,那就跟他的妹妹没有区别,而他父亲就相当于跟自己女儿结婚了!达刹才不会接受这个。他更不会理解那位“妹妹”其实就是他的父亲。
  
  达刹是古板的,也是温和的,只是他的温和建立于古板之上,没有他的古板,他也无所谓温和。
  
  同样的,达刹更是一个愿意服侍父亲的好儿子。
  
  既然尊贵的客人说父亲想要这些,他一定照做。
  
  “但是,尊贵的客人,为什么你知道我父亲需要什么?”达刹怀疑,这就是他父亲的化身——虽然他父亲一直以老年姿态示人,但他知道,他的父亲只是长了满脸的胡子而并非真的老年。
  
  毗湿奴笑道:“我知道的事情很多,宇宙的宽广辽阔,时间的纵横披靡,所有事物包括过去、未来、现在,我都可以在瞬息之间清楚明白。所以我知道梵天需要什么。”的确,他知道这一切,唯独对自己缺乏了解。
  
  达刹被这样的话震惊了。
  
  对于达刹以及那罗陀来说,他们对一切的了解实在是太过浅薄,而且他们被创造出来打上的第一个标签就是“不能说谎”,这也使得他们认为不会有人对他们说谎,因此,这位陌生的尊贵的客人就实在是太过了不起了,简直能跟他们的父亲媲美!
  
  被震惊的达刹更为虔诚了。他举起双手,哀求道:“客人啊,您如此尊贵又富有智慧,为了让我表达崇敬,您可以把我剩余的成年女儿都带走,这十六个女孩子可以做的事情足够多了。”
  
  毗湿奴摇了摇头,说道:“请把您最小的女儿请出来。”
  
  “可是,客人,凯亚蒂还未成年。”达刹有些犹豫。
  
  “不,我并没有向您提亲,生主,只是您最小的女儿必然会成为这世上所有光彩荣耀的母亲,所以我希望亲自赐福给她。”毗湿奴笑着后退了一步。
  
  达刹一听这话,马上满心欢喜,立刻亲自去找小女儿过来。
  
  他离开之后,那罗陀以一种打量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陌生人。
  
  毗湿奴晃了晃头,转过脸去看大门口。他知道湿婆就在上面看着。而湿婆大约是不想要让他赐福给凯亚蒂的。他来到人间的时候,湿婆就说过,不要随便赐给他人福祉,因为没有付出就不该有回报,而奉献,以自身的爱来回报神明,这才是能得到赐福的关键。
  
  但是毗湿奴却不这样认为。
  
  尽管他现在的确是看起来有些呆,但他有足够的智慧来告诉自己,谁该得到赐福,谁不该得到赐福。
  
  凯亚蒂在玩耍的时候会让自己的姐姐们先得到奖励,在回到家里遇到兄弟们的时候会首先讲述这一天的经历来安抚兄弟们担忧的心情,甚至因为年纪小个子矮,她为了不拖慢姐姐们,会提起长裙跑着追赶她们而不是让她们等待自己——这些小事足以证明她有得到赐福的权利,而苦修?那是什么?毗湿奴表示我看不见。
  
  对着天上做了个鬼脸,他转回来,看着满面堆笑的那罗陀,问:“仙人,你或者该暂时别笑了,不然一会儿出门下大雨,你就一整天不需要吃东西了。”
  
  “客人,这是为什么呢?”那罗陀问。
  
  “雨水会填饱你的肚子,但是雨水却不会给你带来力气,所以你最好出门之后合上嘴不要笑。”毗湿奴说得严肃认真,那罗陀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时候,达刹已经带着他的小女儿过来了。
  
  小姑娘笑得很甜美。她双手合十走到毗湿奴面前,祈求得到他的赐福——虽然在达刹跟那罗陀眼里,毗湿奴是个双臂的正常人,但是在小姑娘进门的那一刻起,她眼里看到的,却是一位高大的四臂巨人,他皮肤深蓝,头上戴着华贵炫目的金冠,一只手里拿着千瓣红莲,一只手里握着一柄金刚杵,一只手中托着放出金光的法螺,最后一只手虽然空悬,却好似托着天。
  
  小姑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但是她听自己父亲描述过她的祖父梵天也是四只手,而与她的祖父相比,这一位似乎更为高大,拿着的东西更多——在孩子的思维里,大、多,就是更厉害。
  
  所以小姑娘更加虔诚了。
  
  毗湿奴举起一只手赐福给她:“你将是这世上所有荣耀、珍宝、财富、光彩的母亲,当真实从你身上托生而出的时候,你就会成为一位女神,拥有比凡人更长的生命。”
  
  这是最好的赐福了。
  
  达刹感动极了。
  
  他的女儿与儿子们虽然并非神也不是仙,甚至他们比“人”活的时间要长很多,可他们毕竟还是人,还是凡人,如果不经过刻苦的修行就无法达到更高的境界——作为父亲,达刹希望他的孩子们都能比他活的长久,而他……却是能活过四个梵天年的。
  
  所以他不由得感激非常,主动对这位给他女儿赐福的客人行了大礼:“我不知如何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客人,请接收我的崇拜……”
  
  达刹的崇拜来得汹涌澎湃,他赞美客人,希望能得到更多关于他女儿凯迪亚的信息……这时,客人说到:“在她的女儿出生之后,她会收养一个来自于东方的孩子,这个孩子一身碧绿,生主达刹,他将是你兄弟极裕仙人复生的关键。”
  
  “那我该如何告诉我的女儿这些?”达刹问道,“客人,我尊贵的客人,这与我兄弟复生相关的孩子,他又叫什么名字?”
  
  “他叫,他从东方而来,将会成为最为著名的歌者,生主达刹。而你的女儿,也会因为他而大大有福的。”这位客人所说的话实在是达刹最为喜爱的,他马上双眼含泪,将最新鲜的牛乳敬献给了这位高贵的客人。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