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没养成就吃了

番外之熊爹的杀手锏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番外之熊爹的杀手锏
在k城市机关幼儿园有着这样一个小朋友,他拥有甚于同龄人的身高与气力,言语不多但非孤僻,平素嫉恶如仇,若遇不平事一贯遵循能动手就别吵吵的简实原则。这个才读幼儿园便显现出大哥潜质的酷小子名唤周宇辰,人送绰号辰哥。
  教过辰哥的所有老师都对他又爱又恨,爱的是他正直,勇敢,乐于助人,恨的是他太爱打架了,别的小朋友是从小班升到大班,辰哥是从小班打到大班。且不管面对糟心不已的老师,或是气愤不已的被揍孩子家长,辰哥都不惊不惶,一副“道歉?凭什么道歉?我揍他是锄强扶弱,我揍他是在教他如何做个乖宝宝”的无愧姿态。
  老师曾多次找辰哥的家长沟通,希望家长能够配合园方工作,加强家庭教育,切莫给孩子灌输以暴制暴的错误观念。家长虽然爱子心切,但也明确表示,一定配合老师工作,绝不会纵容孩子打架闹事。
  每每将打完架的辰哥领回家,他的两位父亲就会分工合作,一方进行思想教育,一方进行手动教育,然而两年多过去了,辰哥还是那个辰哥。在先天基因决定的性状面前,后天环境教育输的一塌糊涂。
  今天下午辰哥又和同学起了冲突,起因是班里的小霸王欺负新同学,抢了人家的画本乱涂。
  新同学个子小小的,长的也白嫩,就像颗颤巍巍的小果冻,被欺负了也不敢报告老师。眼见自己的画本被涂抹的乱七八糟,小果冻委屈又无助的掉起了眼泪。
  辰哥看看邻座无声垂泪的小果冻,望望被小朋友围在中间埋头调水彩的老师。新同学需要帮助,老师却在忙,要不还是自己来吧。
  辰哥一言不发站起身,越过小果冻去拿小霸王抢走的画本。
  小霸王长的胖墩墩的,肢体反应却不慢,“啪”地一声打开了横空伸来的手,继而凶巴巴的瞪向小果冻,不料却和辰哥看了个四目相对。
  小霸王暗叫:遭了,拍错人了!
  辰哥可不管他怎么想,眉头一拧就二次出手了,这次的目标不是画本,而是恃强凌弱且不思悔改的杨小胖。
  池洋接到老师的电话时正在医院排队拿药,听闻自家熊孩子一拳凿破了杨小胖的鼻子,池洋那原本只是有些不适的肠管顿时打了个绞刑结,直接把胃里未消化的白粥勒出来了。万幸,他吐的是粥,不是血。要是被熊孩子气吐血,把老婆放在心尖尖上疼的大狗熊说不定会打死自家熊崽儿。
  待到陪池洋就医的路希弄清前因后果,把拿药改输液的池洋送进点滴室,再乘车赶到幼儿园,杨小胖的家长已经到了好一阵了,并在等待的间隙里联系了辰哥的另一位家长。
  这已经不是辰哥第一次教杨小胖如何做个乖宝宝了,奈何杨小胖严重缺乏此类基因,只在一次又一次的战败里学会了遇刚则弱,欺软怕硬。
  周展也无奈了,在电话里说:“行了老杨,你也别摆事实讲道理了,千错万错都是我家小犊子的错,我这就去接他,接回家就打,你要不相信就帮忙拦着老师,我就地打也行。”
  “我不是这意思,你怎么管教你儿子是你的事,我不干涉,你别再让他打我儿子就行了。”杨宗瑞比周展更无奈,“是,我家这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他记打。从小班第一学期被你儿子狠揍了几回之后,他就知道你家那个是硬茬子了,没再主动招惹过。我们都避讳了,你家那个还是隔三差五的拿我家这个练拳头。说老实话,我都怀疑这是你授意的。”
  周展一脸莫名:“这话打哪说起?”
  杨宗瑞道:“别装糊涂,你也说句实话,是不是现在还记恨初三那年我带人堵池洋?我不是没把他怎么着吗?还他妈让你小子打住院了,躺了一个来月!”
  一旁听两位家长沟通的关老师恍然大悟:难怪俩孩子不对付,敢情你们周杨两家有世仇啊!
  路希满头黑线:这是怎样的孽缘啊?!
  “想多了不是?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我哪能记恨到现在?”周展哈哈一笑,“往事不要再提,你先带我大侄子去医院,该拍片拍片,该拿药拿药,回头我把医药费打你卡上,赶明儿再带我家小犊子登门道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杨宗瑞也不好再说什么,挂了电话刮了儿子一眼:“走吧少爷,去医院看看你的鼻子。”
  杨小胖蔫头耷脑的跟着父亲走了。
  惹了祸却从容淡漠事不关己的辰哥适时道:“老师再见。”
  张口欲言的关老师顿了顿,无力道:“再见。”
  兄弟俩站在夕阳西下的马路边等车,不是亲哥胜似亲哥的路希苦口劝导:“辰辰,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引发更多问题。你看,你每次和人打架,你爸都要代你赔不是,碰到不依不饶的家长,你洋洋爸爸还要带着礼物登门道歉。就算你不怕你爸用揍你的方式给人赔不是,也要体谅体谅你洋洋爸爸啊。你爸揍你,他心疼,登门道歉,他堵心,你舍得吗?以后别和小朋友打架了好不好?”
  辰哥酷着一张小脸沉吟半晌,郑重道:“我尽量。”
  余下劝导之言被“我尽量”三个字堵了回去,路希有心无力的样子与被道再见的关老师如出一辙。
  辰哥望了望巷口的生煎摊,道:“哥,借我点钱,我请你吃包子。”
  路希失笑:“打架打饿了?”
  辰哥淡道:“不是,回家要被我爸追着揍,我得吃饱点。”
  路希:“…………”
  当晚,池洋捂着隐隐作痛的老胃,有气无力道:“把拖鞋放下,你当教训乱撒尿的宠物狗呢?那是你儿子。”
  “老子揍儿子,天经地义。”周展继续举着拖鞋追打儿子,“给我站那儿!有胆打架没胆承担后果,你算什么男人?”
  辰哥:“站着挨揍那叫傻。”
  周展:“妈逼的你还叫板!老子打死你!”
  熊爹被激怒了,开始火力全开的追打熊孩子。
  池洋抱病在身,声音高点都震的胃疼,实在没力气陪他们折腾。
  窗帘后头缩着毛茸茸的一大坨,正是心理素质欠佳的小浩子。它的心是想保护小主人的,奈何实力不允许,就让它的心与小主人同在吧,阿门!
  周展一个回首掏将儿子擒在了手里,粗声道:“拖鞋还是巴掌,自己选。”
  辰哥梗着小脖子叫:“我没错,凭什么打我?”
  周展怒火中烧,把儿子按在腿上,扬起了比鞋底更硬的大巴掌。
  辰辰挨揍从来不哭不求饶,连接了他爸几大巴掌,硬是一声没吭。
  池洋心疼了,又怕明着制止助长熊孩子气焰,便伸出脚偷偷踹周展小腿儿,示意他悠着点,别真给孩子打坏了。
  周展扬着手没再往下落,粗声问:“知道错了没有?”
  池洋在旁唱~红脸:“辰辰听话,跟你爸认错,说以后不敢了。”
  被父亲好声一哄,辰辰反而红了眼圈,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儿,嘴唇却倔强的抿着,他还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周展怒极反笑:“行,你硬气,你牛逼,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气冲冲的去了儿童房,随手抓了几件衣服,打了个小包袱,出来把包袱往儿子怀里一塞,扯着他出了门。
  池洋以为他要送辰辰回老俩那边,连忙追了出去,却见熊爹扯着熊孩子去了对门,哐哐几声把杜君浩家的门砸开了。
  杜君浩看着门外的一家三口,微微蹙眉:“闹什么呢?”
  周展把辰辰往前一推:“交给你了,管得好让他认你当干爹,以后给你养老送终,管不好就扔了吧,我们不要了。”
  说完也不管杜君浩接收与否,拉着池洋回家去了,大门哐当一关,徒留楼道里的一大一小。
  杜君浩低头看着辰辰,面无表情问:“知道你爸什么意思吗?”
  辰辰仰头看着杜君浩,面无表情答:“知道,我上次和人打架他就说了,再有下回就把我交给你,让你用当年练兵的冷酷残暴练我,就不信我以后还不听话。”
  无声对视五秒钟,杜君浩让开门,辰辰抱着小包袱走了进去。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