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可耻目录

左耳戴耳钉是同性恋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晚上正常更新XD
=========
开新坑啦!欢迎围观↓

  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一刻不停地追逐你的脚步,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留在最初相遇的地点,期盼着有一天你能够回来,
  
  就会看到,我在这里等你。
  
  *
  
  有些时候,明白某些事情,只需要一瞬间。会随着他的心情而起伏不定,会随着他的话语而失神大意。就连近来某些患得患失的心理都找到了原因。
  
  只是喜欢,仅此,而已。
  
  因为喜欢,所以在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后心疼无比;
  因为喜欢,所以想要靠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他;
  因为喜欢,所以在遇到有关他的任何事都会慌手慌脚束手无策。
  
  双手都放在对方的右手中被握住,温热的触感顺着指尖蔓延至心脏,化为有力的跳动。泛着凉意的水珠沿着少年白皙的手腕慢慢滑入袖口中,晕湿了米色的布料,变成了浅浅的棕色。
  
  诗取抬头,少年纤长眉眼甚是好看,浓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来回扇动,上挑的眼尾斜飞入鬓,深金色的瞳孔泛着水光如同正在融化中的巧克力。
  
  她不留痕迹地抽出自己的双手,移动方向拿掉那个已经化了很多变得小了一些的毛巾袋,只是那触目惊心的红肿依然存在,尽管比一开始好了很多但还是很严重的模样。
  
  “你今天是抽了什么疯?好好的耳朵非要去打个耳洞。”往日莹白的耳垂肿得通红一片,只是看着就觉得无比不舒服,可想而知若是放在自己身上该有多疼。
  
  抛开疼痛不讲,诗取完全不能理解打耳洞的人的心理,人有七窍,身上天生的洞已经够多的了,何必还要劳心费力地再去打那么多洞出来。
  
  少年吸了吸鼻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然后说道:“当初就是心血来潮再加上心情不好嘛……而且模特哪有没有耳洞的……”
  
  “既然是兼职的原因干嘛不打两个,打一个……怪怪的。”她还从来没见过只打一个耳洞的怪事,毕竟就方便考虑,两只都打了有可能省去不少麻烦,再说了左右都要破相还不如一次弄个利索,省得还有下次。
  
  “其实是准备两个都打的,但是……”少年委屈地抱怨道,“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疼嘛所以死活不想打第二次了!”
  
  “……。”诗取拿起滴滴答答不停地淌着水毛巾,瞅了一眼他那副受了十八辈子委屈的表情,突然之间很是无语,无论是打耳洞还是不打耳洞的原因,都让她这个正常人完全无法理解。
  
  “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不要总随着性子做事,适当地考虑一下后果吧,”诗取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向冰箱走去,打算换一些新的冰块来,同时忍不住地对他进行思想教育道,“这次只是肿了耳朵,下次万一肿成猪头别怪我不说认识你把你关到门外。”
  
  黄濑凉太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两个字的存在,他有着极高的天赋和优秀的外表,无论是生活还是学校,从来都没有受过任何委屈遭遇过任何失败,能看得出来他确实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很多,但终究……有些稚嫩和轻狂是藏不住的。
  
  他的人生至今为止太过一帆风顺,没有遇到过任何不顺心的事情,也因此造成了他现在这种敢想就敢做的性子。
  
  “怎么会?”少年坐在沙发上,好听的声音在只有两个人存在的屋子里飘荡着,“小诗取不是说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变的么,所以不会不认识我把我关在门外的。”
  
  “我是在以开玩笑的方式警告你以后不要这么任性,”诗取拿着换好冰块的毛巾走了回来,看着他那副肿得没样子的耳朵就没由来地火大,“你的粉丝们要是知道你是这么任性的人就不会喜欢你了。”
  
  “那……你呢?”
  
  “我又不是你的粉丝。”少女跪坐在沙发上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反应过来,也没多想就用包着冰块的毛巾再度覆上对方红肿的耳垂,然后下一秒就被少年的话吓得手一抖。
  
  “唔……所以无论我任不任性小诗取都会喜欢我,”少年熟悉的声音说着和原来语气一样的类似于撒娇的话,诗取一个手抖没拿住,包着冰块的毛巾就顺着对方的肩膀沿着胸膛骨碌碌滚到了少年宽大的手掌中,“这样说没错吧?”
  
  诗取下意识用手去抓掉下去的冰块包,结果被对方连手带东西一起握住,然后慢慢送回了少年的耳侧,最后不着痕迹地放开了手。
  
  “瞎说什么!”诗取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对方卷翘浓密的睫毛不停地来回扇动,如同两只展翅欲飞蝴蝶,少年的眼睛细且长,深金色的瞳孔还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活泼与可爱,过早接触到模特这个职业让他看起来又有着不同于这个年龄段的少年的精致。
  
  就算心里知道他这样说只是在单纯地撒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可禁不住心跳还是乱了好几拍。这种陌生的感觉奇怪又微妙,但是意外地并不让她去抵触,反而有些小小的开心。
  
  “好过分小诗取居然不喜欢我!嘶——”对方习惯性的张牙舞爪乱蹬胳膊乱蹬腿结果他挂着彩的耳朵就好死不死地撞到了硬硬的冰块上,虽然隔着柔软的毛巾但依然疼得哇哇叫,“好疼好疼好疼QAQ!!!”
  
  “活该。”虽然嘴上这么抱怨着,但终究诗取还是再次放缓了力道,小心翼翼地冰着他的耳垂,生怕他再痛得喊出来。
  
  避开他的目光装作很专心地看着他耳朵的模样,诗取悠悠然开口道:“说起来我才发现你这次是在左耳打的耳洞诶……”
  
  “怎么了吗?”见她那副正式又尴尬的神色少年更加好奇了起来。
  
  看他那表情,大概不知道这个在左耳带耳钉的意义吧,不过思来想去还是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开口,反正打耳洞的也不是她,就没了心理压力,大大方方地说道:“你不知道吗?左耳带耳钉就是同性恋的标志……”
  
  “……!!!!”少年蓦然瞪大双眸,深金色的瞳孔是满满的惊愕,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时因为疼痛而坚决拒绝店长把右边的耳朵也打上耳洞的提议后,对方那副惊愕随即叹息的表情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向来不知苦恼为何物的少年突然之间有些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让我想一想……”诗取挑眉,食指支着下巴歪着头,故作苦恼地猜测道,“你这次的罪是为了‘小青峰’还是为了‘小黑子’受的?”
  
  “小!诗!取!!!”少年一字一顿不满地嚷着,高大的身影和撒娇的模样同时存在并没有任何违和感,或许是看习惯了的缘故。空闲着的两只胳膊来回不消停地胡乱扑腾,“好过分怎么可以这样说我~~o(>_<)o ~~!”
  
  而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诗取本就由于跪着重心不稳的身子被他这么一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鼻尖撞到少年精瘦的胸肌上,磕得鼻梁发酸鼻尖生疼。淡淡的牛奶香气混合着青草味萦绕在鼻尖,诗取的脑袋“嗡”的一下子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单手支着对方的胸膛借力支起身子,如同触电般突然收手然后逃离似的站起身来和沙发上的少年保持距离,红着脸将右手握着的冰块包扔到对方那张精致的面孔上。
  
  “好心没好报!”不理会捂着鼻梁红了眼眶眼泪汪汪地看着她申诉着“好疼好疼”的金发少年,诗取瞪着黑色的杏眸剜了他一眼气冲冲地扔下一句话就跑到厨房做晚饭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见她转过头去,泪汪汪的桃花眸子瞬间一改可怜兮兮的神色,左手握着已经被浸湿的毛巾再度贴在红肿的耳朵上。那扮猪吃虎的模样隐藏得还真不是一般的深。
  
  少年最近非常糟糕的心情此时此刻一扫而光,整个人看起来都阳光了不少。小黑子的退部对于奇迹世代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特别是那封退部书……
  
  全国大赛的冠军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他们都已经从帝光毕业了,剩下的日子就会分道扬镳。再见面,也会穿着不同的队服面对面站在球场上,想想就觉得难过。
  
  那个执意退部的少年说,他们所努力的,并不是篮球,并不是那种依靠队友和同伴的运动,这不是他想要的篮球。他们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巨大的弊端。
  
  尽管赤司死不承认、青峰不屑一顾、紫原本就对篮球无感所以觉得无所谓、绿间除了向来对猴子都能做的灌篮不感兴趣,可是不得不承认,大家,都感觉到了这个矛盾的存在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只是不愿意去触碰罢了。
  
  他们都是十年甚至更久难得一遇的天才级别的选手,有着超于常人的自尊和骄傲,所以彼此配合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每次都会毫无悬念地取胜,但与其说这是一个队伍,倒不如说是自己打自己的球来得贴切——所幸中途有黑子的加入。
  
  但尽管如此,也没有太多的改变——反倒是他们把黑子影响了。
  
  只是这些烦心事……都和那个正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没有多大关系呢。
  
  少年的唇边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深金色的瞳孔映着霞光,波光潋滟又深不见底,如同一汪无底的深泉。
  
  还没有告诉她开学自己就要去海常报道的事,少年还在苦恼究竟要不要提前告诉她。
  
  ……还是先保密吧。
  
  就当做一个惊喜送给她。
  
  To Be Continued
卖萌可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