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落雪满南山 > (16)若离

落雪满南山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16)若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且发出回声。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
  
  周末,陈知遇帮程宛搬家——她之前在单位附近找的那套房子,如今时不时便有一干小妖精登门骚扰,为了不给自己找事儿,另外找了一处地方。
  “何必非得往家里带?”陈知遇把瓦楞盒里的东西一件件翻出来,递给程宛。
  程宛笑一声,“不知道——可能给自己营造点儿这是因为爱情的错觉?”
  “你还需要这玩意儿?”
  “女人嘛,总是不可理喻的。”程宛接过陈知遇递来的一个相框,顿了一下,“这是你的硕士毕业照吧,怎么在我这儿?”
  
  “……”陈知遇无奈,“站我身后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女生,你说你看上她了,非要拿去收藏。”
  程宛屈指往照片里笑意淡漠的陈知遇的脸上弹了一下,“……你那时候还真年轻。转眼林涵都要结婚了。”
  “现在也不老。”
  “还是客气点,老当益壮?”程宛看他一眼,笑了笑,“能聊聊那时候的事吗?”
  陈知遇翻了翻口袋,摸出烟盒,抽出一支,见程宛伸出手,便把烟递给她,自己再拿了一支。
  两人坐在瓦楞盒上,一时间烟雾缓缓荡起。
  
  陈知遇有时候觉得很神奇,——别人出生入死的兄弟是男人,唯独他的是个女人。
  去美国念书那几年,一向厌恶学英语的程宛,为了他死命咬牙考了托福,跟去他学校看着他。他不记得有多少次,是程宛把烂醉如泥的自己从不同的酒吧拖回公寓,像上回他把她按在面盆里给她洗脸一样对付他——她更狠一些,寒冬腊月,一桶冷水直接浇在他身上,看他哆哆嗦嗦睁开眼,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其实那时候她自己也难受——喜欢的姑娘分手了,跟一个不知道打哪儿跑出来的男人恋爱,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那时候真怕你死了,”程宛缓缓吐了口烟,“总觉得你要是死了,我也撑不下去,所以拼命看着你,其实就是看着我自己。”
  
  陈知遇看她,“现在是不是该我看着你了?”
  程宛笑了笑。
  “烈酒后劲也没这么足,周滢女儿都有了,你是不是该放下了?”
  “说不准她又离婚了呢?”
  陈知遇丢去鄙视的一眼。
  
  程宛哈哈一笑,转头看他,一贯肆行无忌的眼里,生出些余烬般的怅惘,“……挺难的。”
  “觉得难,是因为你正在尝试。”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程宛不以为然,把剩下的半支烟丢进旁边的笔筒里,抬头看着他,跟那些七嘴八舌的学生如出一辙的兴奋八卦,“陈教授,我觉得你最近好像变了?”
  
  ***
  
  周三,陈知遇下了高铁直接赶去教室,比平常迟了十分钟。
  设备已给他开好了,讲台上一次性杯子装着的热水飘着淡淡的雾气,第三排的位置上搁着苏南的包,然而人不在教室。
  他莫名觉得有点儿怪异,像是习惯的东西突然被破坏了一样。
  
  快上课时,苏南才从门外走进来,目光在讲台上扫了一眼,却没落在他身上,低着头,到第三排位置坐下。
  他顿了一会儿,开始上课。
  两堂课加课间休息,九十分钟,苏南全程没往他这儿看一眼,到不得已要看PPT的时候,才把视线稍微往他背后斜一点。
  “布置的书目大家要回去看,下堂课讨论。下课。”
  
  苏南站起身,把本子和笔胡乱往包里一塞,拉链卡在布上了,她使劲扯了两下,还是没拉上,立时有点气急败坏。
  “跟谁较什么劲呢?”
  一句话从讲台上飘下来,她顿了一下,仍旧去扯拉链。
  总算拉上了,她把包随意往背上一挂,看也没看,匆匆一句“老师再见”,跟着其他学生离开了教室。
  
  陈知遇立在讲台上,把设备关好,摸了摸手表,百无聊赖地站立片刻。
  教室人都走光了,外面嘈杂的人声也渐渐远了。
  他走到窗边,视线去捕捉那一道背影,看着她远离院办大楼,穿过楼前树木的阴影,再也看不见了。
  心里一点难以排遣的焦虑,烦躁地伸手去摸烟盒。
  
  周六,陈知遇早早到了办公室,把一束还带着露水的姜花,搁在小茶几上。
  那股清淡悠长的香味,有点儿干扰他的思绪,他打开了电脑,却没什么查阅邮件的心思,只是一次一次地看着表,或者盯着电脑屏幕右上角跳动的时间。
  
  九点,苏南没到。
  手机响了一声,一条微信。
  “陈老师,抱歉我今天有事,不能过来帮您了。”
  
  他反复看了两遍,总算确信,傻学生是在躲着他。
  她拿什么理由躲着他?
  调研回来到现在一个月时间,他严格遵循“师”与“生”这两者的界限,把所有私心藏匿于严格的规训之下,从没说过任何一句越界的话,做过任何一件被人指摘的事。
  
  陈知遇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机,回复:到最后一刻才请假,是哪个老师教给你的规矩?
  “正在输入”闪了又闪,她只回过来一句”对不起”。
  
  *
  
  苏南等了片刻,手机再没反应,她抬起头来,向着对面面试她的学长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是学校的老师找我有点事。”
  书架另一侧,江鸣谦全程关注这边的动向,盘子里的三明治被他搅合得七零八落。
  半小时,苏南和面试的学长同时站起身,江鸣谦立即丢了叉子走过去,“学长,我请你吃中饭吧。”
  “下回吧,我现在赶着回去有事。”面试的学长拍一拍江鸣谦肩膀,“你暑假去帝都,我请你吃饭。”
  
  把人送走了,江鸣谦在苏南对面坐下,“怎么样?”
  “还行。”
  “你肯定没问题,上回他们招的那新媒体运营,问她会H5吗,她特好奇地问,H5是什么?”
  苏南笑了一声,“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反正你是要找实习,我学长这儿虽然是初创公司,但能学到不少东西。”
  “谢谢。”
  江鸣谦瞅着她,小心翼翼地问:“我一直好奇呢,你那天……为什么哭了?”
  苏南神色淡淡:“……想到以前的事了。”
  
  江鸣谦一笑,“还以为你被欺负了。照你的性格,肯定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吭声。”
  “我有这么怂吗?”
  “有吧?有一点……”江鸣谦摸了摸鼻子,“看着挺好欺负的。”
  
  苏南想笑一笑,却没能笑得出来,心里只是发堵,又格外的唾弃自己。
  “你饿了吗?要不坐一会儿,就能接着吃中饭了。”
  苏南看了看时间,“我回宿舍,还有作业要写。”
  “你作业怎么这么多啊?”
  “我是学硕。”
  “还好我报了专硕,”江鸣谦一笑,年轻的脸格外神采飞扬,“能跟你一起毕业。”
  ——心思也简单,对她的那点好感,直接就写在脸上了。
  
  两人一道走出咖啡馆。周六,学校文化街上熙熙攘攘。
  江鸣谦走在她身边,亦步亦趋,一米八五的个头,像条忠心耿耿的大狗似的,帮她隔开来往的车辆。
  走到校门口,江鸣谦停下脚步,“你回宿舍吧,我还得往院办跑一趟。”
  
  苏南点头,刚要转身,忽然瞧见马路对面,稳稳当当停着陈知遇的车。
  江鸣谦一溜小跑,穿过马路,消失在树影里。
  
  苏南立在原地,看着车窗落下来,陈知遇探出头,对她招了下手。
  踌躇片刻,到底还是走了过去。
  
  车驶出一阵,调头,往校外家属区的公寓开去。
  苏南坐立不安,眼睛望着窗外四下游移,生怕瞥见熟人。
  她能觉察陈知遇这会儿正压着怒气,不敢开口问,但多半是为了她今天上午没去他办公室帮忙,只得有些笨拙地解释:“……真的有事,上午有个面试,临时通知的我时间。”
  “什么面试?”
  “……暑假实习的。”
  
  以为陈知遇要出言嘲讽,却并没有听见他出声,眼角余光往前面镜子里瞥一眼,他正看着她,那目光……她说不出来,烫着似的立即别开了。
  车往前又开了一段,陈知遇一踩刹车,“下车。”
  
  苏南忙拿上东西拉开车门。
  陈知遇锁了车,目光凉凉地从她脸上略过,“我上去拿个东西,你在这儿等着。”
  
  路窄,远离了主干道,格外清静。
  路边高高砌起的石台上栽着迎春花,墨绿的枝叶垂下来。
  
  苏南背靠着石台,惴惴难安地等了十来分钟,看见陈知遇的从小区门口走了出来。
  
  他打开车门,把一份文件丢进车里,“嘭”一下摔上门。摸出烟盒,抽了支烟咬在嘴里,小砂轮摩擦着发出一声轻响,一缕青烟腾起。
  
  迎春花的叶子,一下被掐断了。
  那烟飘过来,燎着眼睛。
  视线里陈知遇的身影一片模糊,好像他从来也没有清晰过一样。
  
  陈知遇抬眼凝视,单刀直入:“说吧,考虑得怎么样了?”
  
  ——
  明天上午11点入V,三更合一,万字更新。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落雪满南山》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