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尊的异世生活目录

  • 字体
  • 背景
  • 滚屏

第十八章

  柏宁送完青年后就回了医院,他准备遵照青年的嘱咐将闻晨接回家照顾。
  柏宁到医院后,闻家人已经处理好闻晨的事,闻家父母和闻谨都在闻晨的病房等柏宁。
  
  “伯父伯母大哥,我把我朋友送回去了,他说他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希望闻晨的事不被外传,他说他也不需要感谢。”柏宁向几人打过招呼后,便把青年的嘱托向几人道出。
  
  “贤侄,我们知道了,但是话是这么说,但是大师帮了我们,我们却不感谢,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啊,你能帮伯父打听打听那位大师的喜好吗?我们送上我们的谢意聊表心意,绝对不打扰。”闻父对柏宁道,他是真心想感谢青年,他们闻家的家训里,知恩图报是放在前面的,后辈遵照祖先立下的规矩无论做何事时都怀有知恩图报的心思,否则闻家的家业也不可能在几经动荡中仍旧屹立不倒。
  
  人在做天在看,无论神佛是否关注,明眼人也看得出,安身立命于世,感恩之心不可无。
  
  “好的,我回头找他问问。”柏宁想到闻家的家风,便没再拒绝闻父说的话。
  
  “宁宁,这次晨晨多亏了你,伯母之前有怨过你,但是你救了晨晨,伯母在这儿谢谢你。”闻母说着,用方巾轻抚了眼睛里流下的泪水。虽然晨晨没事了,但是她想到就觉得后怕,她是无法接受失去儿子的。
  
  “晨晨说他喜欢你的事,我还是不久前知道的。他告诉我的时候,眼里满是欣喜和爱意。但是没过多久,他又告诉我说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你还有了儿子。他情绪低落,晚上朋友叫他出门散心他就去了,他那晚上就进了医院。我知道这不该怪你,但是还是忍不住迁怒你。伯母在这儿和你道歉,但是伯母还是想问句你和晨晨就没有可能吗?”闻母也是为儿子操碎了心,恨不得把所有他喜欢的都为他捧到手边,她听见闻晨说他喜欢男孩子,她也没觉得有错,晨晨想做的都是对的,谁让闻晨自小就是父母的小棉袄,比起不省心的大儿子,闻晨懂事又体贴,自然他们就更宠爱小儿子。他们家有大儿子继承家业,小儿子他们只希望能过的顺心随意。
  
  闻谨听见母亲的话,不顾形象的扯了扯嘴角,他们家偏心晨晨还真是偏心的没边了。如果是自己喜欢了男人,他爸他妈可不得打断他的腿。他也就这么个弟弟,不惯着他惯着谁,自己的弟弟自己怎么也要宠着。
  
  闻父也这么想的,但是不好意思问,他见夫人说了,他就在旁边当了透明人。他也知道这很强人所难,但是为了儿子的幸福,他豁出去老脸了。
  
  柏宁听见闻母的话,他不喜欢女孩子啊,略微思索了番,他又想起了闻母说的他的便宜儿子,“伯母,我想闻晨可能是误会了,他可见到的孩子不是我的,那是我朋友托我照看的孩子。我前段时间出国了就是去接这孩子的。”他回忆起他和闻晨互相利用的过往,他觉得那些日子很虚幻,明明是发生他的身上,但是他却觉得不是他做的,但是他又找不到更好的解释,难道真是他的悟性到了,所有的凡俗之事都释然了?否则以前看不懂外公的手札,怎么现在就能看懂。他和闻晨互相利用的那段时间,他不清楚他有没有喜欢过闻晨,但是之后他生病闻晨照顾他的那段时间,他的内心是有些悸动的。闻晨让他觉得莫名很熟悉,他们好像上辈子就认识。
  
  “伯母,我会和闻晨互相了解的。”柏宁想了想,回复道。
  “好,好孩子,那晨晨最近麻烦你照顾了。”闻母原想去柏宁家照顾闻晨的,不给人添麻烦,但是听见柏宁的话,她又改了主意,她现在跟过去了才是添乱,给她宝贝儿子添乱,让他们多接触多了解。
  
  “伯母,您不用客气。我之前生病了,闻晨也照顾了我,现在他生病了我照顾他是应该的。”柏宁笑着说道。
  
  闻谨在旁边听的牙齿都酸掉了,这迫不及待把自己儿子送去别人家的父母,绝对不是他谈个恋爱都要多方干涉的父母。为何父母对自己和晨晨差距就这么大呢?难道他小时候胡闹的事,他们耿耿于怀到现在?
  
  “宁宁,伯父在这里谢过你了,你有任何需求找伯父和你大哥都好。”闻父看事情妥了,这时候也说道。
  
  “好的,伯父,您放心。”
  
  几人带着闻晨出院回了柏宁家,柏宁将闻晨安置在了主卧。次卧很久没人住了,所以他也没收拾,虽然不脏但是会稍微有点灰尘。
  
  现在的柏宁可不记得自己会除尘的法术,他倒是知道宁老爷子手札中的清洁符怎么画,但是现在显然时间不允许啊,他就把主卧让给了闻晨。
  
  闻家父母和闻谨都是头次到柏宁家,见到柏宁家干净整洁,处处都透露出古朴的味道,空气中还有宁老爷子收藏的书籍散发的香味,心中的浮华渐渐消失,每个人心中都有岁月静好的宁静之感。
  
  闻父在心中赞叹道,“柏宁的外公不愧是德高望重的宁大师,家里的摆设、装饰无一不透露出宁大师的格局高远,能力强大。”
  
  闻谨对柏宁的外公知之甚少,倒是对柏宁刮目相看了,他没想到那个以前阴郁又急于求成的青年会有个这般处处透露出脱尘出俗的家。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
  
  一个人的外表可能掩饰他的内心,但是他的家却能看出他是个怎样的人。
  
  家是私密的地方,家是灵魂停顿休整的港湾,家的样子能从侧面反映出那个人真实的样子。
  
  闻家人都很满意他们见到的情况,他们也很放心晨晨在柏宁家。
  
  闻家人安顿好闻晨后,已经快到饭点了,闻母就提议借用柏宁家的厨房给几人做顿饭。
  
  为儿子的事,大家都劳累了几天,现在儿子的情况稳定了,她也有闲心做别的了。
  
  “伯母,肉类的食物可以打电话让超市送,后面的菜园子里有蔬菜。”
  
  闻父和闻谨则坐在客厅陪着玉子看电视,玉子长的粉雕玉琢惹人怜爱,尤其那异色的瞳孔格外吸引人,玉子还是个嘴甜的孩子,闻父和闻谨仔细判断后确定玉子不是柏宁的孩子,闻父和闻谨都很喜欢玉子,谁不喜欢乖巧懂事嘴甜的孩子呀。
  
  说起嘴甜,还是有原因的,玉绯知道这几个人类可是大佬现在的亲人,能不嘴甜嘛,他玉绯可是个聪明的神玉。
  
  闻母去到后院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她越发觉得柏宁家好啊,哪儿待着都浑身舒畅。
  
  她跟着柏宁走到菜园子旁,老远就看见这些绿油油的蔬菜,她伸手摸了吧菜地里的蔬菜,看着就能知道它鲜嫩多汁,口感极佳。她的视线往里移,竟然还看见了许多不是这个季节的蔬菜正长的生机勃勃。
  
  这还真是个好菜园子,她的菜园子里怎么就不能做到呢。
  “宁宁,你家菜园子是怎么种出别的季节的蔬菜的啊?”闻母好奇的问道。
  “这是外公开垦的菜园子,我也不太清楚。”他总不能说这是快福地,还有聚灵阵,别的地方肯定种不出吧,低调做人,不要炫耀。
  
  “宁大师可真厉害啊,小时候就听父亲母亲讲宁大师的事迹,现在可算是亲眼见到了。”闻母赞叹道。
  “嗯,外公就是很厉害。”柏宁回忆着记忆中那位老人,回答道。
  
  闻母指挥着柏宁摘了些需要的蔬菜,柏宁又多摘了些准备让闻母带回家。
  柏宁帮闻母把菜清洗干净后就去了客厅陪着闻父和闻谨,他摸着玉子的小辫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两人闲聊。
  
  饭做好后,几人吃着桌子上的菜都赞不绝口,直夸闻母厨艺好。玉子也吃的肚子圆滚滚的,吃过饭后就粘上了闻母,嘴甜爱笑的孩子有糖吃,哄得闻母心花怒放。
  
  玉子见跟着柏宁没饭吃,就想跟着闻母回家,闻母也喜欢玉子,谁让她只能眼馋人家的小孙子,今天她也有了小孙子啦。饭后,闻父闻母闻谨就带着玉子回了家,他们头也不回的留下了闻晨,抱着新到手的小孙子,开心的不得了。
  
  柏宁到了楼上,看着昏迷中的闻晨,陷入了迷茫,他该怎么照顾闻晨。
  他想到了园子里的灵气对人的身体好,他就准备了毛毯去了亭子里把躺椅铺好,他上楼抱了闻晨下去,将闻晨安置在了后院的亭子里。
  
  自己也无事,他找了宁老爷子的画符工具练起了画符。他回家后发现秦卿不见了,他记得秦卿是他捉的女鬼,她跟着自己回家了,自己将她关在屋子里怕她出去害人,可是她还是不见了。
  
  青年在封印柏宁记忆的时候,他前世的法术也被封印了,自然而然,秦卿借机离开了。
  
  柏宁在心中很怀疑自己遗漏了重要的记忆,但是他始终无法想起。随缘吧,万事皆有因果。
  
  夕阳给大地洒上了金色的光点,柏宁坐在闻晨旁边,看着阳光中的细小微粒在闻晨的睫毛处、头发上跳跃、舞动,四周静谧,唯有闻晨的心跳敲击着自己的心灵,谱了曲名为爱情的歌。
  
  他的心悸动了,那个伴着落日余晖的傍晚。
  
  
灵尊的异世生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