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螭逸事目录

  • 字体
  • 背景
  • 滚屏

第五十六章云锦山

  “这是传箓坛。”经过一处法坛时诸葛甝向王恬介绍道,“可惜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是三元日来,说不定还能看到师兄登坛传箓。”
  “你看过?”
  “那倒没有……”诸葛甝指了指张迥说道,“彦超见过,他告诉我的。”
  “我年年都去看呢,人可多了。”
  “有今天上山的人多吗?”
  “那怎么可能有呢。今天上山那人多的……呀。”张迥还没说完,诸葛甝就将他拉到身边,又将他的脑袋揉搓了几轮,张迥才刚清醒一些又变得晕晕乎乎了。
  众人一路打打闹闹,越走越远,渐渐看不清身后的上清宫。
  穿过一片遮天蔽日的森林,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处洞开的山洞。
  “小心脚下。”一路都很沉默的鲁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是山顶?”王恬本来以为上清宫是在龙虎山山顶,可是没想到在上清宫后还有一大片连绵的山林。
  走了这么长的路,王恬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这就是龙虎山山顶。你看那上面,那就是登仙台。”诸葛甝指着前方的巨型空洞说道。
  王恬抬眼遥遥望去,只见前方突兀的出现了一处椭圆形的洞口,洞的另一边是白茫茫的云海。
  待到众人小心翼翼地穿过石洞,石洞另一侧却是翻滚的云浪。
  王恬一行人站在了云上。
  王恬觉得稀奇,蹲下身子摸了摸脚下,确实是一片云彩,甚至还可以打散,但那些云打散后又会重新聚在一起。
  而且就算是脚下无云王恬也是浮在半空中的,这云彩就像是障眼法一般。
  虽然看着王恬打散了云还是在空中,但是阿蒲的双腿却止不住地打颤,根本不敢乱动。他看见王恬又伸手去打散脚下的云连忙发出呜咽的声音。
  “二……二爷。”阿蒲的声音撕心裂肺,仿佛再多待一会儿就要昏迷。
  诸葛甝拿拂尘将王恬的手扫开,“别弄了。”
  “神君……”颜髦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云海欲言又止。
  “嗯?”
  “这是云锦山?”
  “哇……你怎么知道云锦山?”张迥听见颜髦的话眼睛都亮了。
  “没错,这就是云锦山。老祖天师在云锦山上炼成龙虎二丹,世人便将云锦山称为龙虎山。只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云锦山其实是在龙虎山之上,越过这片云海才能到达。”
  “这可是我们天师派的小秘密,轻易不与外人说的哦。”
  “白云似锦,是为云锦。这云海翻腾,确实名副其实。只是那上清宫……就是个幌子?”之前颜髦见到被上山的信众包围的上清宫,就觉得不太对劲,清修之地确实是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进入。
  现在颜髦知道了云锦山的秘密,他顿时豁然开朗。
  “也不能说是幌子吧,只是云锦山下的一座道观罢了。”张迥回道,“师父还让三师兄当上清宫的祭酒呢。而且登坛传箓什么的还是要到山下去。”
  几个人正说着,突然有一道雷光从前方飞来。
  还好诸葛甝反应及时,用拂尘将雷光打下,但是一束又一束的雷光接连不断地从前方飞来。
  “怎么会这样?”诸葛甝发现打落的雷光化成了一张张符纸飘落在地。
  “不应该啊……”张迥也是一脸疑惑,他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即便是因为他偷偷带着鲁直下山,也不用这么大阵仗迎接他们吧。
  还好诸葛甝身手敏捷,一束束雷光全都被他打落在地。
  眼看着雷光消失,但紧随其后却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法衣的男子。
  这人看着很年轻,但是眉间却有很深的一道纹,来时就是板着个脸,扫视了王恬他们几个后瞬间皱起了眉。
  “掌教师兄,别扔了,别扔了。”张迥跑到那人面前,边跑还边叫着。
  他声音极大,就好像生怕那人听不见一样。
  那人一脸凝重,他见到张迥跑到他面前后蹲到与张迥齐平的位置侧耳问道:“啊?你说什么?”
  【原来是因为耳朵不好使。】
  这时诸葛甝也小声对王恬说道:“这是我四师侄翟恭,现在是龙虎山掌教。他可是我师兄的得意弟子,这龙虎山的大小事务都归他管。只是……”诸葛甝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耳有顽疾,偶尔会听不见声音。”
  另一边的张迥和翟恭在大声交谈,也因为如此,王恬他们也听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一束束雷光砸向他们。
  
  原来是这云锦山上新设了符篆阵,而王恬一行人误触了符篆阵,这才导致了一束束雷光接连不断地砸下。
  而翟恭是过来看看王恬他们死没死的。
  还好,没死。
  “但是我们怎么触发的符篆阵?”王恬问诸葛甝。
  “这我哪知道……我之前可从没听说过这云锦山上有符篆阵。”
  张迥听见王恬与诸葛甝的对话,就向翟恭询问道:“怎么无缘无故要设个符篆阵?”
  “天师祭快到了。今年听说有朝廷来的大官会上云锦山,这为了保护云锦山的安全才设了个符篆阵。可没想到天师祭还有小半月,这符篆阵就被破了,又要再设一次了。”翟恭说完,颇为哀怨的望向王恬等人。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张迥一边拍了拍翟恭的背,一边示意王恬一行过来。
  之后一行人跟在翟恭的身后,平安无事的到达了云海的另一侧。
  “这就是云锦山?”王恬环视四周,一座又一座巍峨庄严的道观矗立在云锦山的各座山峰上。
  颜髦粗略的数了一数,道观竟然有五十多座。
  他不仅感慨道:“竟然这么多道观?”
  “不只有这些哦,还有好多座道宫和道院。”说起云锦山上的建筑张迥满脸自豪。
  
  在路过一处密林时,鲁直又开口道,“我要去给仙草浇水。”
  “那你先将药篓背到药圃。等我要用时去找你拿。”
  虽然鲁直药篓里的药材并不是张迥要的,他甚至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但是演戏要演全套,虽然鲁直相当耿直但是也不是傻子,张迥的小秘密可不能被他发现。
  鲁直点点头,接着便背着药篓脱离了队伍。
  
  鲁直离开后,王恬问道“仙草?”
  “大师兄掌管的药圃中有一株云锦仙草,据说当年老祖天师炼成的龙虎二丹里就有云锦仙草。”张迥顿了顿,“不过这云锦仙草可不容易种。大师兄种了这么多年,才只有一株开了花。”
  
  
灵螭逸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nnsf.me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