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穿越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第八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八章

  钦使是个中年的内监,明显是个阉人,肥白细腻的一张脸,眉眼弯弯,眼角下垂,是一张讨喜的面容。他看见白毅,大袖飘摆着迎了上去,忙不迭地躬身长拜:"下臣见过白大将军!"

  白毅退一步还礼:"不敢,帝都钦使驾临,没有来得及远迎,得罪了。不知道钦使怎么称呼?"

  "下臣是太清宫司礼监的司礼大臣,陛下赐名白克勤,是这次使团的正使。我还有位副使百里莫言,是司礼监一等文书,"他转头往后面张望着,尖声尖气地喊,"百里莫言,百里莫言,人哪里去了?"

  随团的金吾卫上前一步,低声道:"百里副使说身体不适,进城之后便直接去休息了,没有跟过来。"

  "成何体统!"白克勤作色,狠狠一挥礼服的衣袖,"一个年轻人,哪里来得这般娇贵?还不如我一个半老头子!若不是有人保荐,这副使的位子哪里轮到一个一等文书?却不知道自重,病了就敢不来拜见白大将军?"

  "见不见我,并非什么大事,"白毅截住了话题,"既然钦使已经到了,那便立刻宣诏吧。"

  "白大将军说得是,说得是,"白克勤转过来,又是笑眯眯的一张脸,用满是讨好的低声道,"白大将军,陛下这次的诏书……你听了就知道了……下臣在宫里服侍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说如此盛赞一个臣子的诏书呢!"

  他在衣袖里暗暗竖着大拇指给白毅看:"以后白大将军,您在东陆军人里,就是这个啦!"

  白毅微微皱着眉,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白克勤已经退后一步,挺直了腰板,笑脸忽然变得铁板似的。他拉开手中的卷轴,绵软的声音也变得中气十足:

  "大胤皇帝谕敕楚卫国大将军白毅:

  我闻将军捷报,传诸群臣,莫不欢欣,帝都为之鼎沸。今次诸侯戮力,逆臣为之怯退,殇阳一战而捷,上则禀先皇帝余烈,下则托诸将士忠勇,我心大慰。

  白将军国之重臣,封食邑四千八百户,赐入朝乘马带剑,坐闻朝政。并赐青刚玉剑具、琥珀屏风、紫丣之璧、血纹之璜,将军子嗣,长子封男爵,食邑八百户。

  其余诸将领,亦有封赏,稍后即至。我已令快马驰报勤王诸侯,择日誊写表章,奉诸将军姓名,入太庙奏于诸先皇帝魂灵。大胤之国,万古不替!"

  随着白克勤的念诵,使团武士们纷纷上前,诸般赐物一一在白毅面前展现。青刚玉的剑具是皇室才能使用的礼器,紫丣之璧和血纹之璜则是皇帝祭天所用的两件礼器,历来只赐给无与伦比的安国之臣,琥珀屏风则是一件精美之极的玩物,用以摆放在书案上,以整块的琥珀雕琢而成,也不知是哪一代皇帝收藏的珍品,也被从皇室内库中调了出来作为赐物。军士们都被赐物的名贵所震惊,只是碍于白毅的威严,没有高呼赞叹。白克勤也满脸的笑意,不时地把目光从诏书上移开,看白毅一眼,想从他脸上看出那份感受了恩宠的激动来。

  可是出乎他的预料,白毅自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如果非要说有变化,只是更冷更硬,显得有几分难看。

  "只有这些么?"白毅忽地问。

  白克勤觉出那话里的冷硬来,心里嘀咕了一下,想起临走之前内监们都说白毅是个冷漠无礼的人,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对这丰盛的赐物大概还有所不满。他不敢表露出来,还是堆满了笑容:"这封诏书就这些了,是陛下草书而就,正式的封赏表章大概还得着大臣们撰写之后送来。白大将军是帝朝的擎天之柱,这可是不容草率的。"

  "我不是问封赏,我是问我军请求入帝都补给粮食和药品的事情,不知道陛下有没有什么示下?"

  白克勤猛拍额头:"这事情倒是我一时疏忽,给忘记了。陛下有几句不便写入诏书的话,托我带给白大将军。"

  他上前几步走到白毅的耳边,讨好地一笑:"陛下说,非常盼望立刻见着天下军武之首的白大将军,白大将军出仕楚卫国以前,还曾是我们帝都的金吾卫呢,和皇室的缘分真是深远。可是历来诸侯之兵不入王域,这已经是惯例了,白大将军龙虎之兵,新有杀戮,此时入京,怕有损帝都的祥和之气。诸位臣子也多有担心。所以陛下的意思,白大将军按照古礼具表恭请三次,陛下请钦天监测算星相,选择吉日。这样也方便堵那些老迈臣子的嘴。"

  "具表恭请三次,选择吉日?"白毅冷冷地看着白克勤。

  "都是些表面上的事,要不了多少日子。陛下自己,可是恨不得背插双翼,这就飞来见一见击溃嬴无翳那逆臣的龙虎之师的!"白克勤被那两道目光惊得心里发寒,不自觉地把话说得越发肉麻,完全不顾皇帝在偏殿嘱咐他要威严持重保持皇室威仪的话来。

  白毅沉默地看着他,许久,终于挪开了视线,望向天边。

  "哦,对了对了,还忘了一件事,"白克勤绞尽脑汁,忽然想到了什么,又一次眉开眼笑,讨好地凑了上来,"陛下听说白大将军缺医少药的事情,特地托长公主为将军搜寻药材,已经随着使团把药物送过来了!"

  白毅微微一怔,脸色和缓起来,不自觉地望向使团后面:"哦?请问都是些什么药材?"

  "是长公主为白将军搜集的血茸二十对、老参二十对、珍珠粉十两、水晶龙涎十两、白桦香十两……"白克勤滔滔不绝,这份药单他遵从长公主的嘱咐,背得滚瓜烂熟。

  他念着念着,看着白毅的脸色如同天空中暴风卷云一般的变化着,那双眼睛里喷涌而出的像是愤怒。他搞不明白到底怎么了,越念声音越小,最后呆呆地停下来,看着白毅。

  "白大将军?"他声音微颤。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白毅静静地问。

  "知道啊!下臣知道此次任务重大,每件事都反复琢磨,诏书和药单都是背熟。从离开帝都,下臣就在车里翻来覆去地背,生怕在白大将军面前出了什么漏洞。"

  "你不知道!"白毅的声音冷脆如冰。

  白毅忽地转身离去,白克勤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看见息衍和古月衣背着手站在不远处,神色也阴沉得很。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出错了,惹得这些位高权重的将军们不开心,便只能求助似的把目光投向息衍。他和息衍还曾在帝都有过一面之缘。

  息衍低头苦笑,缓步上前和白克勤见礼。

  "息将军,这白大将军,可是心情不好?"白克勤小声问道。

  "不好,很不好,此人一生就没有多少心情好的时候。"息衍笑着回答,从托盘上取了那枚紫丣之璧,在手里把玩。

  "息将军,那是……那是白将军的赐物,您的随后就来,随后就来。"白克勤想要阻止,却不便说。

  "我们没粮没药啊,这殇阳关前数百里飞地,我们勤王之师又不能去打劫。这时候要玉璧来做什么?要是换成饼子,白毅大概还会开心一些。"息衍笑笑,把玉璧放回托盘上,转身跟着白毅离去。

  漫天阴霾,铁灰色的云片自北方而来,萧杀地卷过整个天空。离群的大雁在天边划过一道婉约的弧线,似乎随时会坠落在群山之间。最终它奋力地振了振翅膀,钻进了浓密的阴云中。白毅、息衍和古月衣走在这片天空之下,三人都不说话,白毅忽地停步看那孤雁,疾风卷起他的白袍。

  "靠近帝都,觉得真冷啊。"息衍隐隐的有言外之意。

  "三日内要解决军士们用药的难题!如果补给跟不上,我军便首先撤离殇阳关。"沉默了很久,白毅道。

  "你不还等着钦天监推算星相,看看你进京的凶吉么?"息衍笑笑,"参拜太庙,那是你白大将军的荣耀啊!"

  "时间不够了,每一刻都有人死去。"

  四

  天启城,四面都是纱幕的水阁中。

  长公主斜倚在坐床上掩口而笑,压不住胸中的得意之情:"想必此时白毅已经收到了他要的药材和补给,真想亲眼看看他脸上的表情。"

  "这一招不过是拖延时间。白毅虽然会大怒,但是仅仅大怒,对他还不会造成损伤。白毅一代军王,真要激怒了他,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雷碧城盘膝坐在对面的一张坐床上,神色淡然。两张坐床中间烧着一盆炭,温暖而安静,炭盆里添了香料,烧起来还有暖香缥缈。

  "也许是我女流之辈的心眼太小,总想看见这些狂妄之徒无能为力时的嘴脸。看他白毅又能犟到何时!"长公主冷笑。

  "白毅太危险,若要对他出手,便要一击致命。若没有这样的把握,便不要去招惹他为好。"雷碧城闭着眼睛调理呼吸,静静地说道。

  "如何对他一击致命?"

  "那就要依赖长公主调兵遣将。长公主手里的四万军队,轮到他们出场了。无论金吾卫还是羽林天军,编为两队,一队向当阳谷谷口推进,一队向殇阳关下推进。时间所剩不多了,对白毅的合围就要完成,如果还留下逃生的路,殇阳关就不能算是白毅的无还之土了。"

  "羽林天军还稍好些,可是金吾卫……碧城先生是没见过那些放纵狂妄的孩子,在帝都里面他们还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放到战场上,以他们所受的训练和鼠胆,就是再多十倍,也不过是送给白毅吞掉的肉食。"长公主长叹,忧心忡忡,"碧城先生真有把握?"

  "天地间强弱之势不是绝对的,一只有毒的蚊子可以咬死一头犀牛,金吾卫组织起来也未必不是一支生力军。长公主从速派人奏请陛下,打开皇室的武库,如果我的情报没错,此时武库里有两万五千张精制的重弩。殿下便用这些重弩武装军队吧,它们是极好的弩,设计完美无缺,又很容易使用,威力和射程也都不错,即便是全无经验的人,也只需要半天就可以掌握使用方法。他们无需学习瞄准,只需要列阵投放便可以。阵形的图纸我已经为长公主画好,就在公主的手边。"

  长公主展开坐床边小几上的一卷图纸,浏览那些简约庞大的阵形。她不懂军学,却看得目眩神迷。

  "那些弩,真的有么?皇室的武库,自从喜皇帝死后还未打开过,里面有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将信将疑,两万五千张劲弩,制作起来也是很不小的一笔开销,她不敢相信皇室竟然早已准备了这批军械,更不知道雷碧城从何处获得的消息。

  "有的,其实九年之前,这些弩就开始准备了。"雷碧城道。

  长公主愣了一下。她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这一切,今天的这场纷争,在九年前就已经被算定。一切就像是棋盘上的争夺,棋子还没有被挪动,可是庞大的方案却早已制定完成。于是所有棋子都不得不按照这个方案推进。

  "这些弩,真如碧城先生说的这般管用?"长公主已经不得不相信雷碧城,可她依然有些疑惑。

  "射穿风虎铁骑的铠甲,"雷碧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已经足够了。"

  就在白克勤宣诏的同时,陈国军营中。

  营地中最大的一间兵舍是费安议事的场所,他靠墙端坐,微微闭着眼睛,陈国军团的统领们列为两排,坐满了整间屋子,正一个一个说话。

  "很快就要缺粮,只是三五天的工夫,"一名百夫长奏报,"辎重被离军烧得干干净净,剩下的一点粮食,不是士兵们带在身上的,就是火堆里抢出来的,吃不了多久。"

  "药品也缺得厉害,如今医官连止痛的药水都配不出来了。"一名参谋道。

  "可曾向友军借粮?"费安闭着眼睛发问。

  "借了,晋北国倒是答应了,送来的却是燕麦!燕麦是马吃的东西,这不是拿我军开玩笑么?"百夫长起身,狠狠地道。

  "不要为这些事乱了军心,需要粮食和药品的时候,自然会有,你们自相惊扰,没有必要。"费安慢悠悠地道,"补给也许就要来了。"

  一名亲兵疾步踏入:"将军,帝都的钦使已经到了营门前!"

  "帝都的钦使?"费安微微皱眉,"他们来得真快,那么我们出去看看。"

  军营门前,只有一个武士扶着一个长袍翻飞的年轻人站在风中,他们没有奉任何旗帜,也没有其他从者,如果说是使团,实在显得寒酸了些。可那个年轻人微微笑着望向远方,那种温和的自信,仿佛他拥有整个天下似的,令人无法抗拒他的尊贵。

  费安带着一众统领,走到了年轻人面前站住,冷冷地打量他,并不说话。年轻人转过来向他鞠躬行礼,他的动作优雅飘逸,是豪门世家子弟的礼节。

  费安并不回礼:"你身着皇室大臣的礼服,是从天启而来么?却只带了一个人,有什么信物可以说明你是陛下的钦使?帝都的大臣们我都熟悉,却从来不知道有您这样一位。"

  他忽地眯起眼睛,目光如锋芒射出。

  "我正是帝都使团的副使,我的名字叫百里莫言。"年轻人的双手笼在衣袖中,含笑而拜,"我的随从确实很少,显得寒酸了些。不过使团的正使白克勤大人现在应该正和白毅会面,大部分人自然都是跟着正使大人去了白大将军那边,而我托病赶来这里,是因为有人托我带口信给陈国的费安将军。"

  "口信?"

  "还有一些药物和粮食,虽然为了掩人耳目,实在也不便带得很多,不过总也是有益无害的。"

  "谁托你带来的?"费安摇头,"我不认识你。"

  "费将军何不让我进屋一叙呢?或许我给将军带来了好消息。即便不是好消息,我也不足为惧,我只是一个没有危险的瞎子。"

  "瞎子?"费安吃惊地看着百里莫言那双似乎含笑的眼睛。

  百里莫言正是微微地笑着,白衣飞扬,淡雅如莲。而他的瞳子却有些朦胧,眼神飘忽无着,像是汇聚在常人视力所不能达到的远方。

  吕归尘抱着一只用纹锦扎起来的食盒,走到自己和姬野所住的兵舍外,听见里面传来低语声。那是叶瑾的声音,轻轻淡淡,像是给什么人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你在外面可别多说话,无论遇见什么事情,安安静静的就好了,你说了,他们反而会笑你。"

  "他们若是真的笑你,你也不要着急,让他们笑笑又有什么?我们又不是没让人笑过,这殇阳关里都是粗人,惹怒了他们,他们会打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清楚的,只是说不出来。别动别动,一刻就好了。"

  "别人不管你,你自己要管自己啊,时时要记得自己洗头,头发都结在一起了,又很多天没有洗头了吧……别动,闭上眼睛,水就不会流进去了。"

  吕归尘愣了一下。这里是辎重营的中央,防备严密而且很少有人走动,所以息衍才下令把小舟公主安置在这里,同时也禁止普通军士靠近这间兵舍。这一处兵舍是准备给中级军官居住的,两间小房间寝卧,姬野和吕归尘一间,叶瑾和小舟一间,中间还有一个简陋的门厅。吕归尘听不出叶瑾是在跟谁说话,像是跟一个孩子,却又不是小舟,是个陌生人。而这里是不该有陌生人的。

  吕归尘警觉起来,按住刀柄,略微退开虚掩的门。他极小心,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要是能回家,一切就都好了。"叶瑾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没有发觉有人正从门的缝隙窥看,依旧低头用力揉洗手里的一把白发。她身边的老人低着头,趴在水盆边,顺从地任叶瑾摆弄。他偏着脑袋,正好面对门缝,明显是看见了吕归尘正从门缝里看进去,眼睛忽地一亮。他瞪大了眼睛和吕归尘对视,像是个顽皮的孩子,同时鼻子一抽一抽的,抽着两行清鼻涕。

  吕归尘吃了一惊,心里有点忐忑,觉得自己是个偷窥别人秘密的人,如今被发觉了。老人却不说话,闭上一只眼睛冲吕归尘比着鬼脸。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