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娇妻贵养

026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026章
楼少意晚上回来便看见了桌上的人参,他一挑眉:“这哪儿来的?”
  
  尤雅整理自己,准备待会儿去吃饭,闻言道:“絮儿拿过来的,说是以前她买了用不着,想着对我的病好,也不肯收钱。”
  
  楼少意笑了笑:“小丫头还挺有良心。”他与萧絮是不怎么见外的,反正有他能帮上的,他也疼萧絮,既然又是对尤雅身体有利的,更不会拒绝。
  
  他似乎对这东西挺懂的:“人参虽好,也不是灵丹妙药,要酌情补,不然身子吃不消,明日问过大夫后再用吧!”
  
  尤雅点了点头,这么大一只,应该也够用挺久的了,前世总感觉生活不如意,长大了还找过心理医生,觉得宁愿身体不好,也不想过那种压抑的日子,现在真的身体不好了,又觉得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能跑能跳不用忌嘴的日子,真怀念啊!
  
  吃饭的时候柳钰问起案子的事,萧途看了眼楼少意,这件事他们反复推敲琢磨,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但毕竟凡事都怕个什么意外,何况揣摩心思这东西,万一有个出入,可能就功亏一篑,所以也不敢再夸海口,只说尽力而为。
  
  尤雅去看楼少意,他抿着嘴一言不发,她心里有些担忧,若是这次失败了,怕是对他得有不小的打击,毕竟他真的很耗费了心力去准备。
  
  吃过饭回屋,他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只着一身干净的白色中衣,长发湿哒哒的,他皮肤本就白,泡了一会儿更是发亮似的,楼少意很俊俏,尤雅一直都知道,不过还是看的出了下神。
  
  “在做什么?”他擦了几下头发,低头去看她。
  
  “小游戏。”尤雅将写好的纸条拆成两张给他看。
  
  “真心话,大冒险?这是什么?”楼少意一下子没理解。
  
  尤雅将骰子拿出来:“咱们猜点数,谁猜错了就受罚,选真心话就诚实回答对方一个问题,选到大冒险就做到对方要求的一件事,怎么样?敢不敢?”尤雅的眼神带了丝狡黠。
  
  楼少意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兴致,饶有兴趣的敲了敲桌子:“好啊!”
  
  尤雅用酒杯扣住骰子胡乱摇了摇,还很大方的:“你先猜。”
  
  楼少意没赌过这东西,也并不怎么会,但他也输得起,随便猜了一个:“大。”
  
  尤雅点点头:“那我就小。”说罢也不卖关子,拿开酒杯一看,亮晃晃的一个五点!
  
  尤雅皱了皱眉,认命的将两张纸折起来,蒙着眼选了一张,打开一看,是大冒险,呼了口气:“你说吧!”
  
  楼少意觉得这游戏挺有意思的,还是第一次听说,看着她问:“真的做什么都行?”
  
  尤雅白了他一眼:“当然不行,你自己注意分寸。”
  
  分寸是什么?他们是夫妻,亲一下不失分寸吧?楼少意靠着书桌打量她,平时小丫头一本正经的,他也不好占便宜,楼少意收敛了表情,严肃道:“亲我一下算吗?”
  
  尤雅抬头看他,眼神不自觉的落在他的薄唇上,脸蹭蹭的窜红,她没想到楼少意这么直接,毕竟他们好像没这么亲热过,她玩这个游戏的本意,只是让他暂时忘了那些烦心事……
  
  “不过分吧?”见她呆住不动,楼少意俯下身凑近,声音低沉:“我可是你夫君。”
  
  尤雅也不是那种爱耍赖的人,自己挖的坑自己跳呗,深呼口气,小声道:“你闭眼。”
  
  见还真行得通,楼少意哪有不配合的道理,弯了弯唇将眼睛闭上,尤雅抿了抿唇,活了两辈子,还没亲过人,她紧张!可眼前这个人,是她名正言顺,又包容疼她的夫君,她心里上是并不排斥的,就是……害羞。
  
  “嗯?”等了半天没动静的楼少意刚要睁眼,忽然唇上一热,软软的唇贴了上来,他身子一僵,哪儿还管别的,伸手一把搂住她盈盈一握的小腰,占据了主动权。
  
  尤雅蒙了一下后,就彻底被带着走了,她真的没想到亲吻是一个这么让人头晕目眩的事,她被紧紧困着,全身宛若过电,等楼少意放开她,她还双腿发软,险些没站住。
  
  楼少意眼睛晶亮,带着笑意看着她两腮嫣红,眸光带水的娇艳模样,忍不住舔了舔唇,总算是亲了个爽。
  
  尤雅半晌才缓过来,气的一跺脚:“你耍赖!”
  
  楼少意难得见她这么娇嗔,忍着笑,话音却带着宠溺:“嗯,我耍赖。”反正人是亲到了,她怎么说都行。
  
  尤雅哪儿还有心思玩游戏,转身钻被窝蒙着头睡觉去了,楼少意慢悠悠的收拾东西,的确因为这个游戏,心情舒畅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尤雅醒来,身边已经没人了,她不紧不慢的起身,萧府人人作息时间不一样,除了晚上会一起吃饭,早中饭都是谁吃就先准备谁的,等她去了前厅的时候,萧絮刚好吃完。
  
  “刚起呀阿雅。”萧絮也不急着走了:“我二哥刚走。”
  
  尤雅想起今天的日子:“他没去酒铺吧?”
  
  萧絮摇了摇头:“今天酒铺要关门,那镖局离酒铺近,他怕牵扯进去,一会儿让大哥他们也来府上避避风头。”
  
  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这样确实保险些,尤雅喝着粥,有些担心楼少意,应该没事的吧!
  
  吃过饭,果然见楼励带着青灵来了,楼励什么都不知道,但向来很听楼少意的安排。
  
  尤雅这会儿没心情看书更睡不着觉了,披了衣服去后花园看梅花去,青灵在身后跟着:“二少奶奶,二少爷是去做什么去了?”
  
  尤雅淡淡的看她一眼:“不该你知道的别问。”
  
  青灵一噎,在身后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二少爷护着你,她才不想跟她低三下四的。
  
  这梅花开的正好,她正瞧着出神,身后柳钰的声音传过来:“楼夫人?”
  
  “军师?”尤雅闻言回头。
  
  柳钰就见一个身姿纤纤,一身火红的娇艳女子,站在梅花树下,跟一幅画似的,就那么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如果他手里有纸笔,必然会忍不住画下来的。
  
  “真巧。”柳钰在亭子里坐下,后面随从忙将棋盘摆了:“正百无聊赖,楼夫人能赏个脸下盘棋吗?”
  
  尤雅刚要说自己不会,一见摆的是军棋,刚好她也无聊,需要东西让她静心,又好久没玩了,点了点头,在他对面坐下。
  
  青灵在尤雅身后站着,怎么看怎么有些古怪,半晌她终于看出来了,这位军师,好似对尤雅有点意思?女人是真的很敏锐的,尽管柳钰没表现什么,但他每次趁尤雅低头沉思的时候,看过来的眼神都是□□裸的,除了萧絮那个心大的看不懂。
  
  青灵有些震惊,没想到连这位军师都喜欢尤雅?还是说只是贪恋她的外貌?但不管如何,她都觉得这两人之间好像有点什么,毕竟这位军师也很好看,地位更是胜于二少爷……
  
  “茶凉了。”也许是青灵的表情过于露骨,柳钰声音有些冷:“添茶。”明显就是对青灵说的。
  
  青灵一震,忙应了声,拿着茶壶去换热茶了,柳钰这才问道:“那是你的丫头?”
  
  尤雅扯了扯唇:“不是。”
  
  *
  
  一上午过去了,一点音信都没有,尤雅吃饭都没什么胃口,萧青河在萧絮的催促下去探听消息了,她午睡也不睡了,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慌。
  
  “阿雅。”萧絮虽然也急,但看着她的神色不太好:“你回屋歇会儿吧!”
  
  尤雅摇了摇头,双手握着茶杯,楼少意跟她说过的,自己又不亲自参与,应该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可楼少意对她撒谎了,他确实没功夫,不打算亲自去的,但又怕中途出什么差池,其他人不知道怎么应对,便借了身官府,混在了巡逻中。
  
  郑磊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诱饵,随手找了个官兵,与他在郊外一座废弃宅子里,当然,消息已经透露了出去,就看镖局那个内鬼是去找雇主确认,还是找郑磊灭口。
  
  一上午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直到中午时候,终于有一人出了镖局,立刻就有一人悄悄的跟了上去,楼少意压了压官帽,继续靠在镖局侧面的墙边等着。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有官兵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楼少爷,有信号了,刚才那个镖师发现了跟着的兄弟,把他伤了后,出了县里往城外去了!”
  
  那八成就是他了!因为这段时间严查,镖局的信件来往都是查过的,所以那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自己出马,大概他也是耐不住了。
  
  “跟着沿途信号去追!”楼少意也准备跟着去看看。
  
  “楼少爷。”那捕头忙按住他:“大人千叮咛万嘱咐,您不能去!交给属下就好了!必定能将人拿下!”
  
  楼少意确实没功夫,无奈也不去添乱了,点了点头,因为不知道那伙人到底有多少人,但身手一定不差,便将能抽调的官兵都派了去。
  
  他活动了下手臂,将帽子拿下来,刚好萧青河也过来了,低声问道:“楼兄,如何?”
  
  楼少爷扯了扯唇:“露出马脚了,其余的我就控制不了了。”
  
  萧青河点点头:“那就回去等消息吧,二嫂急坏了。”
  
  想起那个小女人,楼少意神色软了软:“恩,走吧!”可他刚抬起脚步,忽然听见镖局的大门吱呀又响了,他忙一把拽住萧青河,悄悄探头看过去。
  
  一个男子出来,四处看了看,神情严肃,听着周围没动静了,才快步往东边去了,楼少意忽然蹦出个之前忽略的点,脸色一变:“不好!内鬼不是一个人!”
  
  “什么?”萧青河没明白。
  
  可现在一个官兵都不在了!之前那个一定是出来引人的!他们都上当了!一个不慎,就全盘皆输!楼少意一咬牙:“青河,你先回去吧!”将官服一扯开,慌忙追了上去。
  
  萧青河哪儿能放心他,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好像出了什么事,也顾不得许多,抬腿跟了过去。
  
  尤雅这一等就是一天,萧絮也在旁边陪着,柳钰去了官府,连萧青河都没回来,她手撑着额头,微微闭眼,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连一直乐观安慰她的萧絮也沉默了下来,他们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的一群人,真的会没事的吧?
  
  萧絮先忍不住了:“这些人怎么回事?!事成没成的也得给个信儿啊!阿雅你别急,我去衙门看看去!”
  
  尤雅抬眼,声音有些疲倦:“我也去。”
  
  知道她待着也不安心,萧絮点点头,回去换了衣服,坐上马车两人去了县衙,县衙灯火通明,衙门里却没几个衙役,基本都派出去了,萧途和柳钰正在堂上,见她们两人来了,顿时一皱眉:“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萧絮忙问道:“爹,我…楼少意怎么样了?阿雅担心的不行。”
  
  萧途揉着眉心:“镖局门口的人都不在了,想来应该是发现了什么线索,去追了。”
  
  “楼少意也去了?那我哥呢?他们两个也不会功夫啊!”
  
  萧途哪儿知道,他也交代过要护好楼少意的,谁知他也跟着去了,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只能耐着性子等消息。
  
  柳钰抬头去看尤雅,她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但眼里的愁绪怎么也遮盖不住,模样有些楚楚可怜。
  
  萧途让两人在一旁坐着,便又和柳钰说起话来,夜越来越深,几人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
  
  “大人!大人!”忽然一个衙役急匆匆的跑进来,灰头土脸的:“找到人了!”
  
  几人同时起身,萧途忙道:“人呢?!”
  
  “死,死了。”两个衙役将人抬上来,那人没有外伤,脖子却勒痕明显,是被人掐死的。
  
  被灭口了?萧途脑袋一空:“怎么会死的?!没找到那伙人吗?楼少意呢?”
  
  官兵低了低头:“捕头让我们几个回来报个信,他带着其他兄弟去寻人了,楼少爷…失踪了,在镖局门口只发现了被撕坏的官府,是楼少爷穿过的。”
  
  尤雅嘴微张了张,整张脸登时煞白,抬步就往外跑,腿咣的磕在椅子上,也只是痛苦的蹙了蹙眉,一颗心抽抽的疼,满脑子都是他出事了!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