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捡回来的野男人

第 19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19 章
闻愿看着挺高兴,他终于要结婚了,再也不用像个商品一样去跟人互相打量,探讨彼此身后的价值再决定是否‘门当户对’了。
  
  婚姻登记处的门大敞着,容百川却一直没有下来,闻愿收敛起自己愉快的神情,抬脚踢他:“干嘛呀,等我下去给你开门吗?”
  
  容百川从车上下来,帮他拉开了车门,闻愿手臂放在车门上看他:“这是什么表情,你不愿意?”
  
  “我现在的身份不是真的。”
  
  “能用就行了。”祁新亚办的是有效证件,闻愿还带着他去银行办过业务,也都能用,所以领证当然也是可以的。
  
  闻愿的户口早就独立了出来,而容百川只要办个户籍就行,钱上的事儿,对闻愿来说很轻松就能解决。
  
  他抬步朝里面走,容百川站着没动,闻愿走了两步,于是又转了回来,一张秀气的脸变得冷酷:“你不想结?”
  
  “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闻愿看了他一会儿,笑了一声:“你块头够大,□□也不小,怎么骨子里是个怂包呢?我让你艹我你不敢,带你领证你也不敢,容百川,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干脆给海洋生物做枚饲料多好,你说是不是?”
  
  “不是不敢,只是……”
  
  “别碰我!”
  
  闻愿甩开他的手,道:“你今天不要回我那儿了,该滚哪儿滚哪儿去!”
  
  他坐上驾驶座,将容百川的手机扔出去,踩着油门儿上了高速。
  
  风景疾退,身边的手机传来了叮叮的响声,闻愿看都不看,足足开了三小时,到了海边的某个知名度假村,刚开好房,就被人叫住了:“闻愿?”
  
  他转过身,发现是聂繁星的大哥聂明煦,眉头顿时皱起:“聂先生。”
  
  聂明煦示意他在落地窗前一坐,闻愿走过去坐下,对方一笑,道:“你那个很有名的保镖没跟来?”
  
  “他那样的人还能入的了你们聂家的耳朵啊?”
  
  聂明煦并没有在意他的无礼,“繁星的事是聂家对不起你,白白浪费你的时间……可他现在真的喜很后悔……”
  
  闻愿抓起钥匙,聂明煦识趣的没有继续:“好,不谈他了,我听说你从诚安自立出来了,关于你那个游戏项目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他眼神真诚,闻愿却满不在乎:“你是想帮忙,还是想分蛋糕呢?”
  
  聂明煦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想帮你,哪怕你跟繁星不能在一起,可我多少还是你的学长不是吗?”
  
  闻愿冷冷看着他,聂明煦又道:“是这样,司正集团最近有进军国内市场的意图,已经在弄城等东部一些城市设立分公司,他们准备统一一下国内各分部的制服,或许你们诚安可以拿下这个订单。”
  
  闻愿挑眉:“我怎么不知道这个消息?”
  
  “就是因为还没有露出风声,所以我才特别告诉你,这样的话,如果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准备竞标。”
  
  闻愿眼珠转了转,道:“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公布竞标?”
  
  “估计也就这几个月的样子,他们在东部的工程都是聂家承包的,现在已经彻底完工,装修的话估计会花上两三个月,在这段时间内,肯定会有消息露出来。”
  
  聂明煦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顺便递给他一杯,道:“听说司奇耀很重视这次国内的市场开发,会亲自过来,所以这次的订单金额至少在五个亿,诚安在服装行业是老牌子了,如果抓住司正集团这个大招牌,或可能东山再起。”
  
  “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
  
  聂明煦一笑:“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跟楚珩一见面的。”
  
  “那是谁?”
  
  “司家的养子,司奇耀的弟弟,喏,他来了。”
  
  闻愿抬眼看过去,门外停了一辆闪闪发光,浑身都弥漫着‘我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的限量版迈巴赫,车子停了很久,里面没有人下来。
  
  闻愿皱眉,喝了口水,道:“国外几个国家都被他们垄断了,这回来国内又想搞什么?”
  
  聂明煦道:“商场上眼光不能这么狭隘,如果司奇耀能像在意大利一样带动我们国家的经济,这是好事。”
  
  闻愿撇嘴,他的手指又响了起来,闻愿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道:“介意我继续坐在这里吗?”
  
  “不介意。”
  
  那辆拉风的迈巴赫终于有人下来了,青年似乎刚刚挂断电话,捏着手机跟聂明煦点了点头,他们私交似乎还算不错。楚珩一走进来,目光瞬间落在了闻愿身上,眼皮不经意的跳了一下:“这位……?”
  
  “诚安的副总裁,闻愿闻先生,我们今天碰巧遇到,准备叙旧。”
  
  闻愿跟他握手。
  
  聂繁星虽然不是个东西,可聂明煦说的的确没错,跟司正集团的人打好交道,对诚安日后东山再起是很有帮助的。
  
  楚珩一礼貌的握住他的指尖,在旁边坐了下来,他们聊得东西都很公事化,大概是一些关于企业的发展之类,这方面闻愿也能侃侃而谈,楚珩一略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他以为闻愿坐在这里,其实是聂明煦身边的小情人之类呢。
  
  “对了,你大哥到弄城了吗?”
  
  楚珩一道:“还没有,他现在人在纽约,还有些事要忙。”
  
  这当然是瞎话。司奇耀一个月前就已经暗中来到中国,在跟一个政界大佬在邮轮上洽谈的时候遇到了恐怖分子袭击,至今下落不明,家里人都快急疯了,可这件事上面没有指示,他们也只能暗中托关系寻找。
  
  潜水队下去了一批又一批,可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楚珩一这次过来,除了要忙分公司的事,同时也要配合金睿合在东部进行地毯式搜索,但其实希望寥寥。
  
  楚珩一也觉得,司奇耀大概已经被海洋生物分食了,因为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以他的能力绝对早就跟家人联系上了。
  
  可这些事,他们不可能向外人说。
  
  司奇耀是个天才,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否认,失去司奇耀的司家,说去失去了大半江山也不为过。
  
  闻愿觉得自己最近听到司奇耀的名字有点儿频繁,他们又聊了一些,楚珩一提出要去游泳放松一下,闻愿便站了起来:“我就不去了,先上楼休息。”
  
  楚珩一见状挽留道:“一起吧,待会儿还能聊点别的。”
  
  “不了,我自己开车来的,累坏了,你们玩。”
  
  楚珩一失望道:“好吧,那你好好休息。”
  
  闻愿上楼之后,聂明煦笑道:“怎么,喜欢他?”
  
  “欣赏。”楚珩一道:“他说话的态度让我想到我大哥,他们都很相信自己。”
  
  闻愿叫人送上来了一些吃的,窝在洒满夕阳的沙发上。
  
  飞行模式重新打开,短讯便飞快的传来,容百川给他打了五通电话,还有若干信息。
  
  闻愿抿着唇,看都不看便直接一键删除了。
  
  他不想听任何解释,不结就是不结,他也懒得去管,反正这辈子又不是找不到男人了,也不是非容百川不可。
  
  手机快要没电了,容百川站在家门口,闭上眼睛,后脑勺抵着墙,站了很久。
  
  闻愿就是这样极端,喜欢的时候百分百喜欢,讨厌的时候百分百讨厌,生气了就是生气了,一条消息不回,一个电话不接。
  
  海边温度很低,但窗户关着室内又打着暖气,他睡的很香。
  
  半夜,容百川的手机终于无力的关机,他站在漆黑的走廊内望着天花板,跺了跺脚,声控灯便亮了起来。
  
  闻愿没有回来。
  
  闻愿一觉睡到早上九点,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裹上风衣,又在度假村外面买了围巾和口罩,一个人优哉游哉的朝海边走。
  
  风很大,闻愿走了两步,又返回去买了个羽绒服换上,然后去买帽子,正在镜子前试戴的时候,身后跃入一个人影。
  
  他转身看向楚珩一:“早。”
  
  “早安。”楚珩一似乎很爱笑,他长得斯文,为人也十分斯文,笑眯眯的样子很容易博取好感:“你也要去海边?”
  
  “嗯,太冷了,所以配一下装备。”闻愿把毛线帽戴在头上,因为装备的太厚,看上去有些笨拙,楚珩一含笑看了他一会儿,建议道:“我觉得那个红色的更适合你。”
  
  “太骚气了。”闻愿说:“这个墨绿色也好看。”
  
  他晃着脑袋上的绿帽子,对着镜子咧了咧嘴,楚珩一眸色闪了闪,道:“明煦早上回去了,说家里有急事。”
  
  “他们家事儿一向挺多。”闻愿把自己的毛线帽扶正,扯下来盖住耳朵,道:“你要买吗?”
  
  “我拿个灰色的吧。”
  
  “我觉得绿色好看。”
  
  “……我还是喜欢灰的。”
  
  闻愿哈哈大笑,先一步走了出去。
  
  冬天来海边挺遭罪,闻愿是因为心情不好,楚珩一却一直盯着海面,神情忧伤,像是在缅怀什么。闻愿心里有些疑惑,但别人的事他也不想管那么多,惬意的海边谈工作又有些突兀,他索性也不说话了,跟着摆出一副忧郁的神情,十分高深的凝望着海面。
  
  实在太冷,他没忧郁太久就打了个喷嚏,准备回去。
  
  恰好容百川打来了电话,闻愿看了三秒,觉得差不多也晾够他了,这才避开楚珩一接起来放在耳边。
  
  容百川听到了里面呼呼的风声:“你去海边了?”
  
  “对,海风吹着我的大脑,正在带走垃圾一般的你。”
  
  容百川无奈,声音沙哑:“我在门口等了你一夜,早晨才在便利店充了电,你一直每回来,我很担心。”
  
  “跟我有什么关系?”
  
  容百川心知他还在生气,越加放柔声音:“我去接你好不好?”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