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捡回来的野男人

第 9 章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第 9 章
祁新亚办事倒是很值得表扬,周五下午就把容百川的身份/证和驾照一起办了下来,闻愿下班顺便带着容百川去取,等他上楼的时候随手从零食袋里摸了个棒棒糖,忽然在门口听到一阵惊怒的声音:“你怀孕了?!”
  
  “没错。”
  
  闻愿自幼对声音就很敏感,听着这声耳熟,下意识朝着声源去看,那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生相比女生穿着普通很多,距离很近,闻愿把车窗关上,座椅放下,爬到后车座将后方车窗开了一条缝隙,将耳朵贴了上去。
  
  男人颤声问:“是,是他的吗?”
  
  女人声音冷淡,甚至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喜悦:“反正不是你的。”
  
  “幻薇!”女人走到了闻愿车前,被男人扯住了手腕,对方哀求道:“你去打掉,打掉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我以后会好好工作的,我,我在诚安做的很好,前几天我还被总裁助理问话了,他说我脚踏实地,会给我涨工资……”
  
  “够了郝明!”庄幻薇甩开他的手,道:“全天下不止我一个女人,你养不起我,就算再努力工作,你也给我买不了我想要的珠宝,你一个月的工资甚至还给我买不了一瓶MEOW的化妆品!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在一起?”
  
  郝明痛哭:“我会努力的,幻薇,我真的爱你,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很喜欢你……聂繁星他不会真心对你的,他,他今天还在给我们总裁送花,我们整个公司每个员工的桌上都插着他送给闻总的玫瑰啊!”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闻愿捏紧手指,轻轻咬牙。女人道:“别给我提闻愿!要不是被他撞见,聂繁星又怎么会跟我分手?!”
  
  “你对于聂繁星来说……”郝明捂着脸,含泪道:“肯定比不过闻总的……”
  
  “他不过身世比我好一点!”女人怒道:“他故作清高,让聂繁星追着跑,早晚会被腻烦,我现在有了孩子……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郝明,你就继续做你的小员工,我们以后各不相干,如果你跟着我惹聂繁星误会,我就捅死你!”
  
  高跟鞋蹬蹬离去,闻愿把那点缝隙关紧,外面传来一声大哭。他皱了皱眉,正想着是否拉开车门,便发现容百川快步走了下来。
  
  他绕过来,惊见车前有个熟人。
  
  两张折叠整齐的纸巾被送到郝明面前,他泪眼朦胧的仰起脸,发现竟然是容百川,顿时吓得站了起来。
  
  “如果需要帮助,可以联系我。”容百川看着冷淡,但语气不错,郝明急忙擦脸,红着眼圈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
  
  容百川上车,发现闻愿爬到了后座,还以为他刻意给自己让位子,刚调好座椅,就见闻愿拉开了后车门。
  
  郝明吓得舌头都打结了:“闻闻闻……”
  
  “你怎么来的?”
  
  “打打打打车。”
  
  “上车,送你回去。”
  
  “不,不用麻烦……”
  
  “我看过你的企划案,做的很不错,没交到我手里就被毙掉了,很可惜。”
  
  郝明眼眶通红,闻愿让出位子,他闷闷的坐上来,手脚都不知道朝哪儿放的样子。闻愿问了他地址,让容百川过去。
  
  “你对市场研究的这么清晰,把年度规划写的那么详尽,为什么感情的事那么看不透?”
  
  郝明眼泪又开始汪汪的流,闻愿把车内纸巾递给他,道:“我不是故意听到的。”
  
  郝明点头,小声说:“闻总也是受害人,我能理解……”
  
  闻愿笑了笑,刚才的那番话已经把他的决心定死了,他几个月前捉过聂繁星跟那女人的奸,所以算见过一次面,只是没想到,还会有后续。
  
  郝明不敢相信他在这种事上还能笑的出来:“闻总,聂总他……”
  
  “他就是个垃圾,你一直抓着不放那个也是。”他指庄幻薇。郝明低下头,抽泣道:“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你以后会前途无量,只要你把在她身上的心思收回来放到工作上,年后我会给你们涨工资。”
  
  “我,我还没转正呢……”
  
  “你做多久了?”
  
  “快一年了。”
  
  闻愿跟容百川在后视镜对视了一眼,道:“公司规定三个月转正,你怎么拖了那么久?”
  
  “工作不合格……”郝明低声说:“王经理说,一定要做出来一个合适的企划才可以正式录用,我们同批进来的都熬不住走了,我,我想在大公司可以多学东西,以后也可以赚更多钱……”他不可避免的想到庄幻薇,不由又是一阵鼻酸。
  
  把郝明送到目的地之后,闻愿道:“下个月转正,该涨的工资都会涨,公司亏欠你的都会补给你,你回去好好休息。”
  
  郝明受宠若惊的点头。
  
  闻愿没有跟他提感情的事,这些私事要他自己掂量。他关上车门后躺在后车座,忽然低笑出声。
  
  容百川迟疑片刻,将车子停在路边,探头担忧道:“你怎么了?”
  
  闻愿笑着坐起来扒着他的座椅,吐息如兰:“你觉得什么情况下,聂繁星会允许一个没见过几次的女人怀他的孩子?”
  
  容百川愕然:“不小心?”
  
  闻愿摇头,手指捏了捏他的脸,笑:“天真。”
  
  他声音柔软含笑,带着撩人的味道,容百川收回视线,道:“那会是怎样?”
  
  “当然是被耍了。”闻愿又捏他的脸,低声说:“你怎么这么笨!”
  
  容百川无奈:“你为什么这么兴奋?”
  
  “因为我可以看一场狗咬狗了呀。”闻愿开心的眯眼笑:“聂繁星肯定会想方设法把孩子打掉,而庄幻薇既然能留下孩子,心计绝非一般,如果我是她,我会把这件事闹的人尽皆知,让聂家退无可退。”
  
  容百川看他,闻愿这段时间被聂繁星缠的都快抑郁了,如今既然出了庄幻薇这样的事,正是跟聂繁星完全撇清关系的时候。
  
  闻家人再怎么不在乎他的处境,等聂繁星有私生子的事闹起来,也不可能让他去给聂家养孩子。
  
  容百川缓缓说出自己的看法:“聂繁星流连花丛,看似多情实则无情,如果这个女人够聪明,就不会只考虑乐观的一面,假如事情闹大,纵使聂家丢脸,可她的行踪也会被媒体捕捉,届时聂繁星若一意要把未出世的孩子杀死,那么所有人都会成为他的帮手。”
  
  到时候,庄幻薇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闻愿愣了愣:“那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容百川低声道:“考虑到最坏的打算,她不会先联系聂繁星。”
  
  “那,聂家人?”
  
  “告诉聂家人,等于告诉聂繁星。”
  
  闻愿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手机便忽然响起,他下意识接通,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闻总,我们见个面吧,有件关于聂繁星的秘密,我想告诉你。”
  
  尽管被容百川提醒过,真的接到电话闻愿还是很懵逼。
  
  “她,为什么找我?她清楚我想跟聂繁星解除婚约。”
  
  “大概有两个原因,一,郝明是我们公司的,她肯定对公司有所了解,你孤立无援,从商业考虑,你需要跟聂繁星联姻,如果舍不得放手,她会从你这里敲诈一笔钱。二,如果你讨厌聂繁星,想跟他解除婚约,从私人角度看待,你会帮她。比如把她找你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这件事势必会对聂家股市有影响,一旦聂繁星恨上你,聂家恨上你,解除婚约后,他们可能会帮其他人把你赶出诚安。”
  
  届时闻愿的人生,自然也很难由自己做主。
  
  闻愿大脑一阵发麻,他没想到区区一件小事,那个女人居然算计的这么深。
  
  而他的确可能会按照第二种方法去做,因为他确实想摆脱聂繁星。
  
  哪怕是第一种,听上去也很不爽啊!甚至那个女人可能拿完钱就把他们两个谈话的录音放出去,把锅扔给他。
  
  闻愿皱起眉,扭过脸,硬邦邦道:“你,你好像比我聪明一点点。”
  
  容百川重新发动引擎带他回家,还不忘给他戴高帽,道:“你肯定已经想到了,只是比较懒,没有仔细梳理出来。”
  
  闻愿懒是真的,没吭声,算默认了他的恭维,过了好一会儿,闷闷道:“那我该怎么做?”
  
  顿了一下,他说:“我懒得想,反正你肯定已经想好了。”
  
  容百川宠溺一笑,没有戳破他,道:“她应该还认为你不知道她有身孕,这样,明天去见面的时候,把你爷爷,还有聂繁星的父亲请过来。”
  
  聂家出了这种丑事,聂繁星不要脸,他老子肯定是要脸的,跟闻老太爷面对面,总不可能再说出继续联姻的话。
  哪怕他们真的决定息事宁人继续联姻,庄幻薇若是被强行打胎,也势必不会就此罢休。
  
  这倒的确是妥善解决这件事的最佳方法,甚至,闻愿如果不想去,都可以不出面。直接把庄幻薇的行踪汇报给他们两家就好了。
  
  闻愿眼睛又亮起来,差点忍不住想扑过去抱他。
  
  “到了。”车子在停车位停稳,容百川下了车,闻愿却没开门,一直到容百川帮他拉开车门才矜持的走下来。
  
  他跟容百川一起走进电梯,眼睛一直盯着他,笑吟吟的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一直进了门,他才缓缓开口:“百川,你这么聪明,以后要是想对我做坏事儿怎么办呀?”
  
  他微微侧头,眼神清澈而无辜,浅浅笑着的样子像一只施展媚术的妖精。
  
  容百川收回视线,沉声道:“我不会对你做坏事的。”
  
  “真的吗?”闻愿小步跟着,凑过来瞧他的脸,想要确定他的忠心:“真的不会对我做坏……”
  
  容百川突然在沙发上坐下,没来得及收回的脚被他一下子绊到,一个踉跄朝前扑,被男人一把环住腰拉了回来。
  
  “唔……”闻愿摔在他胸前,皱着眉仰起脸,小声埋怨:“你好硬呀。”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