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降物

玩偶世界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玩偶世界
这里是一间更衣室。
  
  天花板上蒙着层最普通的碎花壁纸,旁边是两条长长的衣服架子,各色各样的衣服密密塞满了架子,从裙子到裤子,从男装到女装,旁边还放置有鞋与包,甚至还有十来顶款式不同的假发。
  
  坐在地上的岁闻茫然了那么一小会。
  
  人偶爆炸之后,他毫无抵抗能力地被抛了起来,他感觉天旋地转,更在旋转之间感觉到一阵恶心。
  
  然后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这个有些奇怪的更衣室。
  
  岁闻瞅着衣架上的衣服,他觉得它们看上去很不对劲,一时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于是他继续巡视着这间屋子。
  
  从左向右看去,当先的一面靠着墙壁的落地穿衣镜,但镜子的边框不是木头也不是钢铁,反而神奇地用了塑料材质……现在还有人用塑料包裹镜子吗?
  
  岁闻将疑惑放在心间。他继续向下看。
  
  镜子的旁边,椭圆的灯贴在墙壁上,正闪烁明亮而暖黄的光芒。
  
  这是正常的。
  
  但是灯的下边,又摆放着一个圆形的大鱼缸。
  
  鱼缸的水是蓝色的,里头的鱼是彩色的。
  
  岁闻突然明白这个更衣室为什么一直带给他某种奇怪的感觉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来到浴缸之前。
  
  透过蓝色的水幕,他清楚地看见游动在其中的鱼儿的材质。
  
  和镜子边框如出一辙的塑料就是鱼的身体。
  
  可塑料鱼们畅游水中,追逐摇摆,找饵吞食,欺负同伴,还有翻着肚皮仰泳假死的……每一样动作,都机灵可爱地和真正的鱼儿一样。
  
  岁闻想了片刻,将手伸向浴缸,还没碰触到水面,水里的鱼儿已经望风而逃。
  
  这时,他又在反射着头顶光的浴缸玻璃上看见了自己模糊的倒影。
  
  他心中升起了许多不好的预感。
  
  他慢慢转身,朝旁边的镜子看去。
  
  塑料边框的镜子忠实照出他的模样。
  
  他穿着件白衬衫,背蓝色背带裤,有一头咖啡色的头发,画出的五官,圆球似的手与脚。
  
  一个人形布偶站在镜子之前。
  
  暴怒的人偶把所有人都带入了它的世界。
  
  欢迎光临,玩偶的世界。
  
  “啪。”
  
  安静的空间里,忽然一道响声自岁闻背后传来!
  
  岁闻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听见更清晰的声音响起来。
  
  “啪。”
  
  “啪。”
  
  声音由远而近,由小变大,自闭合的门外响起,像有什么东西,正朝这里一路走来,最后,停在门口。
  
  情况不明,呆在屋子里的岁闻屏息凝神。
  
  然而,“吱呀——”一声。
  
  闭合的门被推开了,漆黑和比漆黑更黑的影子一同出现。
  
  一只黑鸟站在了门口。
  
  站在外头的黑鸟比此刻的岁闻矮三分之一左右,胖乎乎肥嘟嘟,羽毛蓬松,油光水滑。
  
  它站在门口,两只翅膀并不安然贴在身体上,反而向前交叉,抱于胸前,一根细细的,闪亮白光的狭长物正被它抱于怀中。
  
  岁闻提起的心猛地一松。
  
  他认出了对方,时千饮。
  
  紧张的气氛消散无踪,但空气依然安静,没有人说话,想要说话的岁闻和时千饮都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岁闻和时千饮面面相觑。
  
  布偶和黑鸟面面相觑。
  
  片刻,岁闻将手伸入吊带裤的大口袋,掏摸了半天,总算用圆滚滚的手掌黏出一张小卡片来。
  
  接着,他照着空气挥了一下,一个比平常可爱许多、还换了个粉色封面的旧书从卡片中跳了出来。
  
  岁闻操纵旧书显示:“见到你真好……”
  
  时千饮走上前,他没办法操纵旧书,于是举起翅膀,直接在旧书空白页面上书写:“一点都不好。”
  
  岁闻稀奇:“为什么?”
  
  时千饮:“因为现在,我经受了平生未见的耻辱。再来一百个契约也没有用,等我出去,先解决你……”
  
  岁闻:“……”
  
  时千饮:“……”
  
  两人都没有动,只有时千饮在书上写出的那句话,慢慢显示,点点消失。
  
  岁闻久久不语,然后他揪掉了对方的一根羽毛。
  
  时千饮:?
  
  他警惕岁闻:你干什么!
  
  岁闻不解释,运用高度压下时千饮,用力揉毛,尽情享受。
  
  时千饮:???
  
  时千饮奋力挣扎:你给我走开!
  
  岁闻淡定搂住时千饮,尽情摸索与享受。
  
  反正出去两人还要打一场。
  
  那现在,当然是能怎么舒服就怎么来了——已经好奇对方漂亮的羽毛很久很久了!
  
  ***
  
  两人会合一处,未知的世界好像也变得不太恐怖了。
  
  岁闻从这间更衣室中走出来,更衣室的外边是条长长的走廊,走廊是漆黑的,但走道的尽头存在光源。走到这里,有两条楼梯,一条往上,一条往下。
  
  站在楼梯之前,岁闻试着问了问旧书:“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和时千饮会出现在这个童话的世界里,变成娃娃?”
  
  旧书和两人一样不能说话,但它依旧可以将字显示在白纸上边。它回答岁闻:“降物师,你还记得物忌的第四个阶段吗?”
  
  岁闻:“物禁?”
  
  旧书:“物禁的禁,所指不单是禁止,更有禁闭的空间的意思。人偶已经变成物禁了,我们现在,正存在于它的空间之中……”
  
  昏暗的灯光之下,缓缓浮现文字的旧书十分诡异。
  
  两人看着彼此,不理旧书,继续向前。
  
  进都进来了,还能怎么样,别说只是在人偶制造的空间里,就算是在人偶的身体里,他们也得继续前进……
  
  沿着楼梯一路向下,眼前豁然开朗,室内变成了室外,一大片美丽的薰衣草田出现在岁闻和时千饮眼前。
  
  有风一吹,整个薰衣草田层层荡漾,如同浓紫海浪,
  
  岁闻和时千饮发现了藏在薰衣草田中的一个布偶。
  
  它戴着草帽,弓着背,埋下脸,手拿一个小铲子,一下一下的铲着。
  
  两人朝这个布偶走了两步。
  
  布偶默默前挪一步。
  
  两人又朝这个玩偶走了两步。
  
  布偶默默朝前挪了三步。
  
  岁闻确定自己的猜测了,他召唤出旧书,在旧书上写下一行字,然后让旧书出现在前方布偶身旁。
  
  会飞的书本还是比较惹人注意的。
  
  草帽布偶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
  
  一眼之后,它一丢铲子,蹬蹬蹬跑到岁闻和时千饮身前。
  
  书本也跟着回来了。
  
  空白的纸业上还显示着之前岁闻写的那句话:“我是岁闻。”接着它又显示,“说不出话可以在书上写字。”
  
  草帽布偶写道:“我是费羽。这是哪里?”
  
  岁闻:“人偶的玩具世界。”
  
  费羽:“……”
  
  明明布偶的脸都是画上去的,在写完这句话的时候,岁闻依旧从陡然僵硬的费羽脸上看见了晴天霹雳般的痛苦。
  
  好久,僵硬的费羽弱弱写了句:“真的?”
  
  岁闻安慰费羽:“开玩笑的,其实我们都在做梦。”
  
  这个安慰也太没有诚意了!
  
  费羽乱糟糟地想了一会,接受了自己变成布偶进入人偶世界的事实。
  
  然后他的脑筋就可以转动了:“你们一路走下来的时候,有看见其他的布偶吗?”
  
  岁闻:“没有。”
  
  费羽:“我看了一个,但是当时害怕就绕路走了。现在想想,它穿着粉红裙子扎着辫子,也许是陈兮兮!”
  
  有了方向,队伍就由费羽带路前进。穿过这片盛开的薰衣草花园,几人又进入了个苹果树花园,沉甸甸红彤彤的果子缀在树枝上,将树枝都压弯了。
  
  岁闻这回知道人偶手上的苹果和薰衣草是从哪里来的了。
  
  过了这片树林,再向前走,就是一个小花园,花园草木丰茂,有喷水池和秋千。
  
  一个红裙子扎辫子的布偶正坐秋千上,一荡一荡,还歪头扬手,跟众人打了个招呼。
  
  看见这一幕后,岁闻就确定这个布偶是陈兮兮了。
  
  毕竟,好像,他们一圈之中,只有陈兮兮这么大胆……
  
  旧书再度派上用场。
  
  岁闻第三次写道:“我是岁闻……”
  
  粉色布偶瞅了一眼,立刻跳下秋千回复说:“我是陈兮兮!岁闻弟弟,为什么大家都变成了人,就你变成了一只鸟?”
  
  时千饮:“……”
  
  陈兮兮还没说完呢:“变成鸟就算了,为什么还那么宝贝地抱着一根筷子?这根筷子有用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时千饮拔出了刀!
  
  陈兮兮奇道:“你冲我拔筷子干什么……”
  
  岁闻连忙按住时千饮,大家还在危险地带,不能内讧啊!
  
  他又操纵旧书,在空白的纸面上写道:“你少说两句。”
  
  陈兮兮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她纳闷问:“这本书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要说什么就必须写字,而你可以直接让书显示出字来?”
  
  这个问题太过犀利。
  
  连像只蛾子似绕着众人翻飞的旧书都僵在了原地。
  
  陈兮兮又写:“还突然停下,一副特别心虚的样子……”
  
  一句没有写完,前方突然传来瀑布一样的哗哗声。
  
  站在花园中的几人对视一眼,突然拔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声音很近,绕过花园的转角,众人就看清楚了所有的情况。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副奇景。
  
  脚下的花园,旁边的屋舍,还是正常的样子。
  
  但除了这些之外,前方更有一张巨大的桌子和一把巨大的椅子。
  
  以及坐在椅子上的,巨大的娜娜。
  
  不是娜娜变大了,是他们变小了。
  
  他们变成了比人偶还小的布偶,人偶则变成了人类的大小。
  
  现在,这个巨大的桌子上还摆放一个杯子,杯子中有把银勺子,银勺子靠着杯壁,柄上牢牢绑着个人,正是他们的物理老师,董友军!
  
  岁闻一眼看见董友军,再向左右看去。
  
  果不其然,他立刻在桌子的不远处看见了一张精致的小床,小床上边,董深和他妈妈全被小毯子裹成茧,排排放在小床上。
  
  董深此时正焦急扭动身体,但似乎没什么作用,小毯子牢牢束缚着他。
  
  这时候,人偶动了。
  
  一直不能说话的它奇异出声了。
  
  它说:“你,欺负,我的主人……”
  
  说完,提起桌上的水壶,将壶口对准勺子上的董友军,浇下水去。
  
  哗啦啦——
  
  瀑布声再度响起!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