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 见鬼鲜花店

晋江字灵8

搜索

正在拼命加载..

晋江字灵8
又是一个满月日。
  
  可今天却不同,血红色的满月挂在空中,深浅的黑斑显得血月满目苍夷。
  
  老旧小区的路灯明明灭灭,一个穿着斗篷,遮住整张脸的怪人走进了小区,拉着长长的倒影,一跛一跛的进了楼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主人家的狗一直在叫,哀叫着看着穿着斗篷的怪人将主人拖出门去,地板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XXXX》
  
  ******
  
  舒玖第二天专门上网又看了一下这篇文,绿色的文章页面下面有很多回复,还有的回复已经搭成了高楼,读者在底下争论不休。
  
  №1 网友:= = 评论:《XXXX》 打分:-2 所评章节:1
  
  作者积点阴德好嘛,游乐场时间刚死了人,你就写成小说,消费死人,这样真的好吗?
  
  网友:??回复:楼主你能看看作者大人的发表时间好吗?明显是文章发表在先,怎么就是消费死人了?
  
  网友:小白猪回复:就是啊,楼主,大大这篇文都已经完结了,正在写番外呢,游乐场时间可能是巧合吧……
  
  网友:一二三四五回复:为什么我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网友:。。回复:是啊!被楼上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啊!!!这也太可怕了,难道真有变1态照着作者的文来杀人么?不然也太像了吧?
  
  舒玖翻到结尾看了看,作者写的还挺文艺的,凶手果然是因为救过马路的小女孩死掉了,都没有墓碑,在胡同的角落里,有人放了一块石头,上面横横竖竖的划了几道,也不知道风吹日晒之后,还有谁认的。
  
  文里这样写着,“这条街很特殊,它的左面是金融街,高楼林立。而它的右面是一片准备拆迁的棚户区,鱼龙混杂,那块不知画了什么的石头,就静静的立在棚户区的胡同里,望着曾经失去的,背靠没有抓住的,尽受时光的洗礼……”
  
  说实在的,舒玖觉得自己是个粗人,他实在没读懂作者是什么意思,把自己笔下的主角写的这么惨,也真是奇葩了。
  
  契科尔跳上桌子,甩着自己肉肉的尾巴,说:“咦,舒玖你也喜欢看恐怖故事?”
  
  舒玖关掉网页,把契科尔呼噜下桌子,说:“不要用爪子踩我的桌子。”
  
  契科尔跳下桌子的时候,还差点带翻了放在旁边的木盒子。
  
  舒玖眼疾手快接住木盒子,总觉得木盒子入手的感觉异常的微妙,到底怎么微妙他也不知道。
  
  舒玖顺势就拿着木盒子研究起来,他昨天明明看见木盒子像魔方一样转动,可是真拿在手里拧了拧,却纹丝儿不动,舒玖又怕拧坏了,就随手放在一边。
  
  阿福飘过来,看见木盒子,眼睛一亮,凑过去闻了闻,说:“玖玖,这是烛台吗?好香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舒玖额角青筋直跳,阿福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眼看就要伸出舌头来舔那个木盒子,舒玖赶紧拦住,说:“什么东西都吃,你也不怕拉肚子。”
  
  阿喜一听说有吃的,立刻凑过来,说:“我闻闻!”
  
  阿喜凑过来闻了闻,奇怪的说:“哪有香味,不就是个木盒子么,我怎么没闻到?”
  
  舒玖也深吸了口气闻了闻,他的确能闻到香味,阿福也闻到了,不过其他三只鬼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舒玖没有当回事,临近中午的时候接了一单,是买花的,想要下午就送到。
  
  阿喜拍着胸脯说:“舒玖你别去了,最近你出去太危险,我帮你去送花吧。”
  
  舒玖当然乐意让阿喜去送花,只不过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喜,阿喜飘在空中,抱着花,然后舒玖默默的摘下了戴在左手上的尾戒,眼前立刻只剩下了飘在空中的花,花飘呀飘,轻盈而……诡异!
  
  舒玖又默默的戴上了尾戒,说:“你这样送花,会把买家吓死的。”
  
  阿喜这才想起来,和舒玖呆的时间太长了,显然已经忘记了鬼和人之间不可逾越的代沟……
  
  阿寿笑眯眯的说:“我和阿喜一起去吧。”
  
  阿喜瞟了他一眼,说:“你去有什么用,你能变出实体来吗?”
  
  阿寿依旧笑着没说话,只是极为骚包的打了个响指,舒玖眼前白雾一腾,阿寿已经换了一身打扮,T血衫牛仔裤,像大学生一样,接过阿喜抱着的花。
  
  在舒玖眼里,阿寿只不过换了件衣服,但是阿喜却像嘴巴脱臼了一样,瞠目结舌的说:“你……你!你你你你……”
  
  阿喜“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反倒是阿福一脸崇拜的说:“阿寿你太厉害了,你竟然修炼出了实体!”
  
  说着拽了拽阿禄的袖子,眨着大眼睛说:“阿禄阿禄,阿寿都练出实体了,看来咱们修炼也要再努力一些才是呢!”
  
  舒玖瞬间就脑补了阿禄压着阿福,阿福嘴里恩恩啊啊的“修炼”场景……
  
  阿喜和阿寿下午就出门去了,送货的地点是郊区,还有点远。
  
  他们出门一个小时左右,舒玖又接了一个单子,要的比较急,阿禄就主动说他去送。
  
  阿福又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阿禄变出了实体,阿福也想跟着去,阿禄则是一脸怀疑的看了看趴在毯子上睡觉的契科尔,说:“你还是留在家里吧,还能和舒玖有个照应。”
  
  阿福从来都非常听阿禄的话,虽然他很想跟着阿禄身边,但是还是很乖的点了点头,阿禄摸了摸他的头,这才出门去了。
  
  因为是夏天,过了八点钟,外面才天黑下来,舒玖弄了点吃的,看着阿福因为没有阿禄在,无所事事的样子,特意发了阿福一根香烛,让他抱着去啃。
  
  阿福一边啃香烛,一边飘到舒玖身边,看着他又打开了那个绿色1界面,眨着眼睛说:“玖玖,你最近很喜欢看小说吗?真的很好看么?”
  
  舒玖其实不是喜欢看这个小说,只是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这些事情还有没有继续发生。
  
  舒玖还没说话,就听见楼道里有脚步声,有脚步声虽然很平常,舒玖这个小区虽然老旧,但是住户非常多,但是这个脚步声有些诡异,“咚——咚——”的频率很慢,声音很大。
  
  连睡在毯子上,冒着鼻涕泡的契科尔,耳朵都抖了抖,然后警觉的抬起头来。
  
  阿福抖了抖,说:“玖玖,好可怕啊。”
  
  舒玖干咽了口唾沫,心想着自己的台词被一个鬼给抢了,情何以堪啊!
  
  契科尔跳起来,昂着肉肉的脑袋,笑着说:“你们放心,我虽然受了伤,但是还保留着四成的力量,今天是满月,我的力量会比四成多!一般的妖魔鬼怪见到我都会吓得屁滚尿流!”
  
  契科尔正说话,大门“哐啷”响了一声,契科尔的耳朵和尾巴顿时竖了起来,身上的毛也都竖了起来。
  
  “哐啷!”
  
  大门又是一响,这回整扇门都往外凸去,似乎是在被人在外面生扯。
  
  “哐啷!”
  
  第三声巨响,舒玖家的大门应声而开,整扇门被人丛外面掀了开。
  
  一个穿着斗篷,遮住整张脸的怪人站在门外,一双散发着光芒的眼睛幽幽的盯着屋子里的舒玖。
  
  舒玖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说:“是那个人。”
  
  阿福钻进舒玖的怀里,契科尔呲着牙,大吼一声就扑上去,只不过还未咬到怪人的一片衣角,怪人忽然抛出一条绳索,那绳索就像活的一样,“唰”的一声将契科尔捆成了一团。
  
  契科尔摔在地上,挣脱不开绳索,一阵狂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满月的缘故,契科尔的吼声越来越大,冰蓝色的眸子慢慢变成了血红色。
  
  怪人并不畏惧契科尔的吼声,慢慢走进去,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条,阿福看见那纸条害怕的直打哆嗦。
  
  舒玖知道那纸条或许是符咒一类的东西,鬼魂向来很害怕这些。
  
  怪人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笑声,伸手去抓舒玖,阿福虽然打着哆嗦,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咬牙纵身而出,舒玖只来得及叫了一声“阿福!”,那怪人已经将手里的纸条抛出。
  
  纸条变成了绳子,把阿福的两只手紧紧的困住,在困住的一霎那,舒玖似乎听见了类似于烙铁一般的声音,阿福的手腕从透明一下变成了诡异的颜色。
  
  阿福嘴里“呜呜”的哭着,捆在手上的纸条似乎烫手,让他看起来异常的可怜。
  
  舒玖看着阿福抽泣的样子,冲上去将阿福抱在怀里,伸手去扯捆住阿福双手的纸条,入手果然是灼烧一般的疼痛。
  
  阿福一边哭,一边抽噎,“玖玖别扯,你是肉身,会受伤的。”
  
  舒玖看着阿福的手腕,已经急红了眼睛,也不听他的,使劲去扯那符咒。
  
  怪人喉咙里又发出咕噜咕噜的诡异笑声,舒玖只觉脖颈上一阵发麻,浑身猛地没了力气,“碰”的一声撞到了桌角,额头上瞬间流出血来,洒在地板上稀稀拉拉的。
  
  契科尔看见血液,双眼的红色几乎要滴出来,狂吼着,使劲挣着绳子。
  
  怪人不理他,托着昏迷的舒玖和阿福,咕噜咕噜笑着,走了出去。
  
  …………
  
  舒玖额头很痛,脑子里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磕的,还是被打的,他隐隐听见有哭泣的声音,声音很小,很微弱,就好像是阿福。
  
  一个像老树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主人要的,都在这里了,一个埋没人间的至阴之器,一个变得痴傻的百鬼之王……”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快捷键:←)上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11
   Top